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纳瓦尼之死:普京追随着列宁斯大林的嗜血统治

京港台:2024-2-19 04:55| 来源:法广中文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纳瓦尼之死:普京追随着列宁斯大林的嗜血统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普京头号政敌纳瓦尼2月16日猝死,西方舆论普遍指为“谋杀”,俄罗斯总统普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法国世界报周六的社论就以“纳瓦尼遭谋杀”标题。

  社论说:无论纳瓦尼身在何处,是自由还是在监狱,是在住院还是健康状况良好,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他的存在已经让普京无法忍受。纳瓦尼之死说明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决心镇压一切形式的反对派,哪怕是完全丧失自由的反对派。

  该报指出,“直接将纳瓦尼之死归咎于普京,西方领导人没有犯错。事实上,正是这位前克格勃军官在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里建立起来的镇压政权,终结了纳瓦尼对俄罗斯专制制度的挑战。”

  费加罗报则指出,普京追随列宁和斯大林的血腥统治,那些敢于反抗克里姆林宫主人的尸横遍野。

  纳瓦尼在生前发出的一则信息中说,“我梦见一个自由和幸福的俄罗斯”,他深信,有一天,普京的独裁将崩溃,俄罗斯成为自由之邦。但是,他在北极圈的一个监狱里悲惨地死去,俄罗斯当局在 2020 年未能毒死他,随后又用非人道的残忍手段让他慢慢死去。费加罗报援引分析指出,这表明俄罗斯的不幸和苦难持续存在:1917 年被布尔什维克罪恶政权绑架的俄罗斯,除了 1990 年代之外,一百年来一直无情地监禁和消灭其反对者。

  从这个角度来看,普京的政权,是一个由独裁者统治的罪恶的、黑手党式的帝国资本主义,是列宁和斯大林主义的延伸。即使是勃列日涅夫集团,也不至于杀死萨哈罗夫或索尔仁尼琴(尽管索尔仁尼琴曾遭下毒)。前克格勃军官入主克里姆林宫,你能想到在纳粹政权结束九年后,前盖世太保官员会在德国掌权吗?普京的上位重新激起人们对 1991 年前苏联极权制度最残酷时期的联想,叶利钦曾极力想摆脱这种联系,但从未成功。

  在普京统治的 24 年里,那些敢于反抗克里姆林宫主人的人可谓“尸横遍野”。如今,监狱人满为患,仅仅因为一条反战推特,或者佩戴彩虹色耳环就会被囚禁。虽然规模无法与苏联时期相比,却更有针对性,手段复杂毒辣。但镇压的目的是一样的:让所有持不同政见者的思想和行动瘫痪。

  普京 2000 年一上台就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镇压。最初,镇压是有选择性的,首先打击那些质疑普京上台之谜的人,尤其针对的是那些对 1999 年 9 月普京就任总理后不久发生的致命袭击事件(在伏尔加顿斯克和莫斯科郊区的工人阶级中造成数百人死亡)进行调查的人。这些袭击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被归咎于所谓的 "车臣恐怖分子",使得这位前克格勃人员得以打着 “祖国救星 ”的幌子,通过发动第二次车臣战争来竞选总统。

  2000 年,在一种集体歇斯底里的情绪中,俄罗斯社会上绝大多数人都沉醉于复仇之中,他们投向了叶利钦向他们介绍的那位目光冰冷的年轻军官的怀抱。试图质疑前述袭击惨案的罕见人物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1999 年秋天,一位居民在Riazan市一栋公寓的地窖里发现了一些装着无名尸体的袋子,『新消息报』总编辑尤里-舍科奇金(Iouri Chekotchikhine)决定调查,结果不幸中毒,在痛苦中死去。谢尔盖-尤申科夫(Sergei Yushenkov)上校是一名自由反对派军官,他刚刚注册了一个新党,正在对 9 月发生的袭击事件进行调查,却死于自家公寓门口的机枪扫射。

  当时的另一位知名记者阿尔乔姆-博罗维克(Artiom Borovik)也死于直升机坠毁,他当时作为一家调查机构的负责人正在Riazan市无名尸首事件进行调查。早在 1999 年冬天就谴责伏尔加顿斯克和莫斯科郊区袭击事件背后有 "俄罗斯势力之手 "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州州长、亚历山大-列别德将军,因声望极高有可能成为普京的替代人选,也在一次直升机 "事故 "中丧生。

  普京在车臣发动了一场残暴的战争,这场战争夺去至少 10 万人的生命,但《新报》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Anna Politkovskaia)敲响了俄罗斯在车臣犯下的大规模罪行的警钟。她描述了酷刑、对平民的暴行、变成死亡陷阱的过滤营,同时还帮助俄罗斯士兵的母亲寻找在战争地狱中失踪的儿子。她不断警告,许多自由派精英与普京调情,严重低估或忽视了车臣惨案的严重性,车臣惨案正在催生新的俄罗斯法西斯主义。2006 年 10 月,普京生日当天,她在购物回家的途中,在莫斯科公寓的楼梯间被机枪扫射中弹身亡。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 50% center'>订阅

  当镇压对象针对所有反对势力,包括商界领袖、政党、媒体展开时,纳瓦尼也参与到反对派之中,他在 2011-2012 年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中激发了反对派的力量,但遭到了普京的暴力镇压。2013 年和 2014 年,在基辅颜色革命最激烈的时候,普京策划了一场反攻,吞并了克里米亚,然后在顿巴斯发动了战争。俄罗斯历史学家帕斯托霍夫(Vladimir Pastoukhov)认为,这场帝国战争不仅是继进攻格鲁吉亚之后重新复辟苏维埃帝国的第二幕,也是转移俄罗斯民众愤怒之火和维护其权力的一种方式。

  2015年,鲍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在距离克里姆林宫 100 米的地方被暗杀,这位富有魅力的自由派领导人曾公开反对战争,并谴责俄罗斯军队在顿巴斯的存在。普京希望摧毁任何可能阻止他发动战争的人物,这场战争也为追捕反对者提供了理由。

  随着对乌克兰的大规模入侵,俄罗斯政权正以同样的野蛮手段打击基辅及本国的政治反对派。那些留下来试图反抗的人一个个被投入监狱,穆尔扎(Vladimir Kara-Mourza)就是一例,他在两次中毒后因谴责战争而被判处 25 年徒刑。一位俄罗斯知识分子惊恐地说:“没有任何保障了,没有人是安全的,他们是食人者”。这个政权不会停止。在俄罗斯、乌克兰或其他任何地方,没有人是安全的,"她警告说。"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群魔》中描绘了虚无主义革命者的形象,他们是秘密组织的成员,声称有权谋杀和侮辱。在布尔什维克统治下,数百万人经历了这种恐怖,而现在这种情况再次重演。

  星期五,抵抗普京的知识分子之一、记者谢尔盖-帕霍缅科(Sergueï Parkhomenko)赞扬了纳瓦尼“尽自己所能,阅读、思考、反抗强加给他的非人条件”的勇气,但帕霍缅科痛苦地指出,在普京“慢慢谋杀”纳瓦尼的三年中,西方有很多人仍然希望与这位独裁者谈判:

  “他们仍然准备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继续下去,达成协议。如果普京继续下去,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有继续下去的授权。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一点”。

相关专题:普京,俄罗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9 06: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