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华裔探访安全毒品注射点 疾呼关上毒品水龙头

京港台:2024-2-23 04:51| 来源:温哥华港湾 | 我来说几句


华裔探访安全毒品注射点 疾呼关上毒品水龙头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华裔相关新闻,最新动态!

  大温华裔(专题)Long先生经常在社区做义工,极具社会责任感。此次列治文“受监管毒品使用所(Supervised Consumption Site)”SCS 动议引发民众强烈抗议事件中,Long先生也积极参与,签名反对建立Stand-alone (独立)SCS ,并两次前往示威现场。

  Long先生今年一月曾和Project Hastings 的25位学生义工在温哥华市中心向无家可归者分发御寒物资与食物。Long认为帮助这些人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因为大家都享用相同的公共资源,特别是近年来医疗服务紧张。这些人病痛非常多,数据显示超过半数都曾用过紧急住院治疗。少一个进院,就会帮多一个普通人有机会就医。

  Long先生在社区常与低收入人群聚会,每周最少一次义务帮忙协会、教堂提供晚餐,有许多无家可归者前来参加聚餐,所以Long对他们较有了解。

  

  去年九月,是北美首个受监管注射点Insite Supervised Injection Site在温哥华成立 20 周年。Long先生当时实地探访了位于E Hastings的注射点。之前第一次探访时无法进去,需要预约,并且对方问了一大堆问题。此次因为20周年庆祝而欢迎交流,Long从两个比较友好的员工那里获得一些信息:

  1.注射屋除了注射以外,没有提供其他毒品使用方法的设备,建筑物不符合吸食的设施标准。隔壁另一家协会在后巷搭出一个露营式的大帐篷供吸食使用。

  2. 注射屋不供应非法毒品,只供应一些使用毒品的配件。

  Long先生曾问如没钱买又上瘾怎么解决?员工说隔两间就有间社区疹所,同是PHS 协会开的,里面有医生,会开些合法的代替药品过来注射。代替品效果如何?员工说使用毒品到注射阶段已经是病入末期了,代替品不够强,只能暂时稍微缓解,不能真正代替真品,之前市中心东区有组织提供会员非卖品的纯毒药。

  3.注射中心有毒品测验机,不查身份,不理来源都会免费检查。

  4.这位工作人员在此地做了3年,亲手在注射点附近急救过不下百人,营业时间是早9点-下午2点。每天一早开门前,就有人排队等候。Long先生在中午时段去,逗留了约15分钟见有约10人进门等候注射或取配件。

  5. 员工通过电脑资料查询到20年共提供4.6百万次服务,成功抢救避免了1.1万人使用毒品过量(overdose)而死。

  Long先生询问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措施?多少人会上二楼及三楼?据Long介绍,二楼有12个独立房间,提供戒毒治疗,三楼有18个房间,可向需要者提供康复、找工作和住所的服务。员工无法给出数据,也无法告知哪里可找到数据。有关二楼床位的使用率,他说需要看天气,连续几天雨的话,全部床都占满,阳光普照那天就大部分床位是空的。

  Long又问员工个人期望有多少人会从一楼上二楼?他说每天一个,之所以这么少是因为必须要吸毒者自愿戒毒才会推荐上二楼,员工不会劝也不提治疗。Long问这不是违背注射中心的初衷吗?员工回答说如果提出给吸毒品治疗会有反效果,这些人会拒绝,甚至以后不再来。

  6.每天都重见这班人回来使用,没感觉吗?员工也说很无奈。有关戒毒能否成功的问题,政府花大钱但没有提供足够的康复治疗项目,吸毒者又没家人、亲戚朋友关怀,治疗过程很艰难。没看到希望和支持,就算是自愿的,很快就放弃。那如用立法非自愿戒毒呢?员工觉得也难行,政府需要增加资源配套给戒毒康复治疗。

  从Long先生的探访可以看到,理想很丰满,现实却不尽人意。因此,Long强烈建议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的政要们,都需要实地去注射点看看真实情况再做决策。

  

  此外,近日在抗议列治文建立“受监管毒品使用所”示威现场,Long先生发现大部分反对者对药物毒品认知与政府有很大的距离,在权力不平等的情况下,居民肯定会吃亏。各有各理就只有以力量斗决,当权者占优势,居民只能以联署请愿、集会抗议及选票为手段。

  Long先生希望通过相关信息科普,提高大家的认识,以便拉近华人(专题)与主流的思维来共同解决问题,避免鸡同鸭讲。了解多一点对方的观点,以便下次找出真正致胜的策略,孙子兵法不是有句“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吗?他也认为,这次输了是另一个好机会唤醒更多沉默的选民,只靠口水炮是不行的,必须有更多人站出来发声,投票!通过这次抗议来增加自己的力量,抗议群中缺少多元文化,事前没全员动员支持联署,并通知各族裔、宗教、社团派大量义工站出来齐发声。

  Long先生也看到大部分反对者的焦点都是在治安问题,而动议申请者与支持者则是以救命为由,现要市议员选择,生命或社区治安?答案肯定是生命,因为他们认为治安问题可以解决而人命关天、一去不回。

  另一方面,许多反对者认为毒品过量都是无家可归者(homeless )的专利,带来严重治安问题。但是数据显示2022年有12%毒品过量死亡者是homeless,2023 年,80% 的不受管制的毒品死亡发生在室内(48% 发生在私人住宅,32% 发生在其他室内住宅,包括社会和支持性住房、SRO、庇护所、酒店和其他室内场所),19% 发生在室外车辆、人行道上、街道、公园等。所以支持者认为要救的不只是无家可归者,所以焦点又不一致。

  此外,Long先生指出Overdose这词含糊不清,容易让人误解以为是过量,引起他人觉得是使用者咎由自取、不值得怜悯。但从被救活者数据统计,近9成的使用者都说事前没有服过量,而检查报告是毒品里渗了强度比海洛英强50倍的芬太尼。无良心的贩毒团伙以十分之一的成本暴利渗混芬太尼卖给用家。所以即使同量使用也会超毒致死overdose ,官方报告也渐渐改overdose death 为 Illicit drug toxicity death。

  关于Safe supply、Safe drug,反对者说no drug is safe(没有毒品是安全的) ,一些支持者也同意此说法,但仍然支持建注射点是因为另一解读。买来的毒品 unregulated,来源不明没检验,是unsafe,如经过了注射点测验过就变了,是 Safe。现在政府正在修改"safe drug" 名词为 "Prescribed alternatives"(处方配制的替代品)。Save lives 反对者觉得继续注射使用不是在救命而是继续害人,但支持开注射点的人认为避免毒品过量死亡,就是save 了 lives ,但并没计划到下一步要他人戒毒,因目前政策只能自愿性戒毒,没了生命,怎么戒毒?

  Long先生不支持目前大温那些stand-alone  OPS( Overdose Prevention Society ) 独立 OPS场所及注射点。首先是因为从非法交易买来的毒品不合“法”,也未充足“理”,即使避免了在场使用毒品致过量的可能性,但地球并没停下来,下次呢?明天呢?天天重复使用?如使用者外出旅游或工作呢?别地方有OPS 及注射点吗?那么毒品过量的机会依然存在,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温市的 IS 又稱SIS (Supervised injection site )也是个SCS ,是经过联邦批准而立。OPS 是省健康紧急法下设立,不需经过联邦批准。

  第二,既然认为毒瘾是医疗健康问题,就必须要向专业医疗人士诊所、医院求医,不应该交这项医疗工作给私人非牟利机构操作。

  列治文计划建立的“受监管毒品使用所”虽然会由VCH 公营在医院操作,有医务人员,但可惜也是个stand-alone 独立使用所,只是使用毒品,无戒毒治疗。况且于“法”也有问题,因病人要自己向非法渠道购买毒品,于“理”也不足,未能真正解救病人重生。

  因此,笔者十分赞同Long先生对此的观点:

  “我个人则不以左、右思想考虑,而以法、理、情做基础分析。

  我们想想如果某些患了顽疾的病人到地下、无牌药房买了非法没安检过的禁药,到医院要求特殊房间,另加医护人员站旁把关使用自己带来的药自医,这个要求合理吗?医院够资源符合他的要求吗?

  又或者某些人在地下、无牌酒吧喝过量的酒,以免车祸伤死发生,要求政府开条安全通道让他自己开车回去。这可不是单次,每天好几次,天天如此。请问政府有够资源提供此种服务吗?如果因“情”救他而提供服务,是否传达信息认同他从非法得来的药、酒OK ,间接鼓励他继续买,助长非法活动、推广非法地下市场呢?于法不合。”

  

  Long先生还提到另一个争论问题,反对者说开了这么多家注射屋,过量死亡者不减反升,注射点没效。支持者却有数据证明仅E Hastings一间InSite,20年来救了11,856人避免过量死,在场零死亡。但Long认为真正问题是,虽然救了万人,但因没关上水龙头,政策误导间接鼓励合法吸毒,又加上好几万新人入场,减一加三,(整个社会过量死亡)总和怎不会是不减反升呢?

  笔者非常认可Long先生疾呼的关上毒品危机水龙头观点:

  “地板湿了,2位老板都想打扫干净,双方争论如何花大钱弄干净,左边老板花钱买纸吸水,右边老板争驳要买床单会吸更好,但没有一方建议先关上地板上面一直滴水的水龙头。

  至今我还没看到哪方拿出一个实际预算如何积极加强截止毒品供应的水龙头,减少新用者加入吸毒队伍,尤其是学校宣传、教育青少年,严厉执法、赶绝毒贩。不先关上水龙头,左拖地或右拖地,地板却永远都不可能干净。

  只说花钱加多警察,多盖戒毒病床,问题是警察已说10年前开始已无心无力抓人。温哥华市中心东区毒品供应通行无阻,反而是警察最先推荐非刑事法的机构,不谈改革警力,修改司法,只花钱加聘又有何用呢?最早那间戒毒所已开了20年,至今都无法告诉大家成果,床位满或空是看天气变化,那再加多几千间又会有何不同呢?

  每个人都知道治疗、戒毒才是正道,但不晓得现今毒性的厉害不象以前,关起来数天加上意志力就能戒掉毒瘾,所以 harm reduction (减少伤害)是戒毒中有必要一环,所有政党都已同意。只不过是方向、执行都不对焦,如我曾提的,不关上水龙头,无论是哪党执政,地板还是湿的。

  省市能干的还有许多办法:不放卖毒品牌照;派警察在学校巡逻,严格执行抓毒贩(甭管抓了放,放了抓)都有阻吓作用;prevention (防止)毒品危害应是学校教科书必修课,广告、宣传毒品的危害性等等教育阻止辅导学生免入歧途。

  四柱方案是各党都认同的解决办法,可惜目前三级政府都未能有效地协调执行,效果未达人意。”

  应对毒瘾的四大支柱方法最早于 20 世纪 90 年代在欧洲实施,基于四个原则:减少伤害、预防、治疗、执行(Harm reduction、Prevention、Treatment、Enforcement )。但笔者以为,卑诗省之所以存在如此严重的毒品危机,正是因为一些支柱长期处于崩塌状态,比如预防,看看官方网站介绍的预防措施吧,我们真的做了么?到底谁在做?!

  

  

  

  毒品政策预防计划的目标

  该计划将:

  减少毒品使用对个人、家庭、邻里和社区的伤害

  延迟首次使用毒品的发生

  减少有问题的物质使用和物质依赖的发生率(一段时间内的新病例率)和患病率(人群中某一时间的当前病例数)

  改善公共卫生、安全和秩序。

   毒品政策预防计划的建议

  计划中有27条建议。他们制定了实现目标的全面战略。

  他们呼吁提供公共教育、就业培训和就业机会、支持性和过渡性住房以及便捷的医疗保健。他们还呼吁针对温哥华的年轻人及其多元化的民族文化和原住民社区采取针对性的预防措施。

  这些建议涉及大麻种植业务和甲基苯丙胺实验室,以及注射器回收系统的需求。该计划还呼吁加强对烟草销售的限制,并采取社区伙伴关系的方式来制定和实施全面的酒精战略。

  最后,该计划呼吁进行立法和监管改革,为目前所有非法药物建立一个监管体系,从而提高我们控制潜在有害物质的能力,并限制有组织犯罪分子对这些药物的控制。

   该计划的好处

  预防有问题的药物使用可以降低社会成本以及对个人和社区的伤害,从而为公共利益做出贡献。重要的预防目标包括延迟青少年吸毒的发生和解决吸毒的根本原因。个人通常会做出最好的选择,但虐待、贫困或家庭成瘾史等因素可能会限制这些选择。

  在四大支柱中,预防需要社区所有部门在持续一段时间内做出最大程度的承诺和协作,才能取得显著成果。但从长远来看,预防将对减少毒品使用造成的伤害产生最大的影响。“”

  所以说,水龙头不关,其它努力对真正解决毒品危机而言又有何用?此外,毒品问题不该成为党派之争,列治文相关动议的反对者及支持者在某些方面也有共同之处,求同存异、彼此倾听,才是解决争议之道。因为无论持何种观点,我们及我们的后代都生活在同一社区!

相关专题:华人,华裔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加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7 11: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