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缅甸内战进入第四年 军方急拉拢中国以避免垮台

京港台:2024-2-24 05:46|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缅甸内战进入第四年 军方急拉拢中国以避免垮台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缅甸内战进入第四年之际,缅甸军政府领导人公开赞扬中国是缅甸的好朋友,试图重新加强与北京的关系。观察人士分析,缅军对中立场前后矛盾显示其在国际上孤立无援的窘境,但近期推出的征兵法极有可能逼迫反对派大举反抗,彻底改变缅甸情势。

  海外流亡缅甸人媒体《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2月21日(周三)报道,中国云南省省长王予波与缅甸军方最高领导人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本周二在缅甸首都内比都(Naypyitaw)会面。这是缅甸政府自上个月透过中国斡旋下,与少数民族武装组织达成正式停火协议后,中国政府官员首次访问内比都。

  据报道,兼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的王予波与缅甸军政府官员,讨论了恢复缅甸与云南之间边境贸易和货物流通的可能性。

  在此之前,敏昂莱于上周日于仰光一座体育场举办的庆祝春节活动上,称中国是长期支持缅甸的“好邻居”和“好朋友”,并表示,他非常感谢中国和中国人民,在国际舞台上就缅甸内政采取“正确立场”。

  虽然缅甸军政府和中国官方近期看似互动频频,不过先前的“1027行动”,这场由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和若开军(AA)组成的“三兄弟联盟”(Three Brotherhood Alliance)进行的协同攻击,使军政府自2021年2月夺权以来面临最大挫败,双方因此关系下探。

  《伊洛瓦底》指出,敏昂莱在“1027行动”后于11月的一场紧急会议上表示,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使用的无人机是中国制造的。此外,缅甸军政府并于随后允许部分人士在仰光举行反华抗议活动。

  长期观察缅甸情势的澳大利亚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管理学院国际企业学系副教授慧慧嬁(Htwe Htwe Thein)分析,军政府近几个月举措显示其并不信任中国,但在国际舞台中极度 孤立无援的窘境下,又需要中国提供支持的矛盾立场。

  缅军与北京相互猜忌

  慧慧嬁告诉美国之音:“军政府一方面不愿意看到他们正在节节败退,以及他们遭据称得到中国协助的‘1027行动’攻击的局面,他们一直对中国明显对武装团体的支持持批评态度。 但同一时间,军方领导人也需要中国的帮助和支持,因为军政府正失去国际支持。当军政府批评了(跟中国有关)的事件后,他们认为需要取悦中国政府、与中国政府保持良好关系。 ”

  在澳大利亚伯斯声援缅甸民主的活动人士佐奈宁(Zaw Naing)也与慧慧嬁想法一致,认为即便敏昂莱表面上做足面子给北京,但实际上相当忌讳中国掌控当地经济命脉,双方在各怀鬼胎下很难加强合作,军政府恐难借此确保其政权稳定。

  佐奈宁对美国之音说:“缅甸军政府即便在政变之前也从来没有喜欢过中国,他们经常说,我们不喜欢中国人控制我们的经济或其他事情,但当他们看到有利可图时就忘了这一切,开始与中国人做生意。中国也知道如何控制这些将领,所以中国不太在乎军政府,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军官很腐败,因此也很高兴跟他们做生意。 ”

  美国智库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缅甸项目主任杰森·塔尔(Jason Tower)则对美国之音表示,军政府遭“1027行动”削弱势力后,间接促成当地反中抗议意 在表明,试图对中国采取更敌对的立场将是否得到国际支持;不过,当军政府发现情况变得更糟时,只好重新加强与北京的关系,但由于其近几个月来未能有效打击涉及 中国公民的诈骗行动,更加深了中国对于军政府的不信任。

  塔尔说:“我认为中国仍然非常怀疑,军政府为中国投资提供安全保障的能力、以及打击犯罪的承诺,但军政府肯定是在试图迎合中国政府的一些要求和需求。因此,我认为参加庆祝春节活动的军政府正在皎漂港(开发案)上做出一些让步,试图证明在战场上与这些民族武装组织的战争中持续败下阵来同时,为什么中国政府应给予军政府更多的支持。”

  “中国中心性”左右局势

  虽然缅甸军政府并不信任中国,但佐奈宁说,由于北京台面上同时与军政府和少数民装武装组织关系良好,其对于缅甸局势可以说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因此无论敏昂莱想继续维持其统治合法性,还是缅甸反军方的民族团体希望早日终结政变,中国的立场的确十分重要。

  佐奈宁说:“中国仍在向缅甸购买很多东西,中国是缅甸最大的消费客户,为目前的缅甸军政府提供财政支持,这就是为什么军方并不真正在乎西方制裁。他们正在衰弱中,但只要中国提供支持,他们就不会垮台。另一方面,民族团结政府(NUG,缅甸反对派成立的影子政府)也试图与中国合作并进行谈判,向中国解释他们想要什么。所以目前的情况非常复杂。

  《伊洛瓦底》也于本月刊登由总编昂索(Aung Zaw)撰写的“缅甸政变三年后,中国成为赢家”(Three Years After Myanmar's Coup, China Emerges the Winner)的评论文章指出,毫无疑问,缅甸政变以来西方制裁已削弱了缅甸经济,使得中国成为军政府财政援助和政治支持的重要国家,而现在,少数民族武装部队控制的省份也在中国的干预下变得更加自治,预期北京当局将加大对掸邦北部的投资。依目前情势,中国的影响力已经变得如此强大,对于缅甸来说,与北京搞砸关系根本不是一个选择。

  和平研究所的塔尔对此分析,尽管中国在缅甸的建设,像是中缅边境贸易、以及中国进军印度洋的关键设施—在若开邦投资的皎漂港,几乎都因内战冲突而几乎停摆,但目前局势非常明显的是“中国中心性”,也就是大致上以北京利益作为主要考量的战略方向,正左右着缅甸政局。

  塔尔说:“细看中国在缅甸冲突中的定位,它是现在唯一真正参与调解的一员,向军政府和民族武装组织施加巨大压力以达成停火,然后它实际上出来执行停火协定、试图防止边境地区的冲突及重启贸易。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是所谓中国的中心性正在凸显,且中国以相当激进的方式介入并影响冲突。”

  征兵法恐彻底改变缅甸情势

  虽然中国介入斡旋缅甸局势让缅甸军政府获得些许喘息的机会,不过“三兄弟联盟”似乎对内战冲突持续无解感到不耐,稍早发下豪语,缅甸军事政权将在今年被铲除。

  据《伊洛瓦底》所见的由“三兄弟联盟”发出的农历新年贺词,这三支武装联盟表示,今年是龙年,“是被中国人视为最吉利的生肖。我们希望龙年的 意义和祝福能够满足所有缅甸人民的愿望...特别是,我们相信,全体缅甸民众的消除军事独裁的愿望,可以在龙年被实现。”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少数民族武装团体的下一步动作,但和平研究所的塔尔分析,军政府在此之前颁布的今年4月起强制全国征兵的法令,这项“极为愚蠢”的政策,确实很有可能逼迫这些团体跟缅甸民众再次揭竿起义,彻底改变当地情势。

  塔尔说:“征兵法案事实上是缅甸军队的终结,你将看到大批民众逃离该国。你会看到更多的人开始拿起武器,因为他们没有其他选择。如果他们要被迫为军队而战,那他们还不如加入人民防卫军(PDF,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抵抗团体)并以其他方式战斗。这给了少数民族武装组织,特别是兄弟联盟现在采取行动的理由,因为他们知道现在他们的敌人处于非常弱势的状态。”

  科廷大学的慧慧嬁认为,“1027行动”成为缅甸内战的转捩点,目前情势的确偏向反对派,但她也示警,即便缅甸地方民族武装组织成功夺回城镇,军政府的反扑力道绝不可小觑 ,否则缅甸反抗势力可能因胜利的轻忽,导致更多无辜生命被牺牲。

  慧慧嬁说:“对(缅甸)反对派来说,这是充满希望的一年,其中许多人已经在谈论重建国家、很多策略会议正在召开,他们知道2024 年将是关键的决定性一年。但同时间,情势会更加不稳定,因为军政府不会和平撤离,他们很可能会反击并进一步破坏稳定。”

相关专题:缅甸,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8 08: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