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间谍战争:中情局如何秘密帮助乌克兰对抗普京

京港台:2024-2-28 05:05|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间谍战争:中情局如何秘密帮助乌克兰对抗普京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茂密森林中的乌克兰军事基地似乎被遗弃和摧毁了,它的指挥中心已被烧成废墟,那是战争初期俄罗斯导弹袭击的结果。

  但这只是地面上的情况。

  不远处,一条隐蔽的通道通向一个地下掩体,乌克兰士兵在那里跟踪俄罗斯间谍卫星,窃听俄罗斯指挥官之间的对话。在一个屏幕上,一条红线显示了一架爆炸无人机穿过俄罗斯防空系统的路线,它从乌克兰中部的一个地点飞往俄罗斯城市罗斯托夫的一个目标。

  这个地下掩体是乌克兰军方的秘密神经中枢,在俄罗斯入侵后的几个月里,它取代了被摧毁的指挥中心。

  还有一个秘密:该基地几乎全部由中情局资助,部分装备也由中情局提供。

  “百分之一百一,”最高情报指挥官谢尔盖·德沃雷茨基上将在基地接受采访时说。

  这场夺去数十万人生命的战争如今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华盛顿和基辅之间的情报伙伴关系是乌克兰自卫能力的关键。中央情报局和其他美国情报机构为针对性的导弹袭击提供情报,追踪俄罗斯军队的动向,并为间谍网络提供支援。

  但这种伙伴关系不是在战争时期建立的,乌克兰也不是唯一的受益者。

  它在十年前生根发芽,在三位风格迥异的美国总统领导下,由那些经常敢于冒险的关键人物所推动,时断时续地发展起来。长期以来,乌克兰的情报机构一直被认为已遭俄罗斯彻底破坏。但如今,乌克兰已成为华盛顿对抗克里姆林宫最重要的情报合作伙伴之一。

  乌克兰森林里的监听站是中情局支持的间谍基地网络的一部分,这个网络是在过去八年里建立起来的,包括沿着俄罗斯边境的12个秘密地点。战前,乌克兰通过收集截获的情报向美国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这些情报帮助证明俄罗斯参与了2014年马来西亚航空公司17号航班被击落的事件。乌克兰人还帮助美国追查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俄罗斯特工。

  大约在2016年,中情局开始训练一支名为2245部队的乌克兰精英突击队,该部队缴获了俄罗斯的无人机和通信设备,以便中情局的技术人员对它们进行逆向工程,破解莫斯科的加密系统。(该部门的一名军官是凯里洛·布达诺夫,他现在是领导乌克兰军事情报部门的将军。)

  中情局还帮助培训了新一代乌克兰间谍,他们在俄罗斯境内、欧洲各地、古巴和其他有大量俄罗斯人的地方开展活动。

  这是一种深度的关联,以至于当拜登政府在2022年2月俄罗斯入侵前几周撤离美国人员时,中情局官员仍留在乌克兰西部一个偏远的地方。在入侵期间,这些军官传递了关键情报,包括俄罗斯计划在哪里发动袭击,以及他们将使用哪些武器系统。

  “没有他们,我们就不可能抵抗俄罗斯人,也不可能打败他们,”当时担任乌克兰国内情报机构SBU局长的伊万·巴卡诺夫说。

  这种情报合作关系十年来一直是严守的秘密,如今,其中许多细节由《纽约时报》首次披露。

  在200多次采访中,乌克兰、美国和欧洲的现任和前任官员描述了一种伙伴关系,这种关系一度几乎因为相互不信任而破裂,后来才稳步扩大,把乌克兰变成了一个情报收集中心,其截获的俄罗斯通信之多,一开始超出了中央情报局基辅情报站的处理能力。由于是在讨论情报和敏感的外交事务,许多官员要求匿名。

  现在,这些情报网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因为俄罗斯采取了攻势,乌克兰则更依赖于破坏和远程导弹袭击,这需要远在敌后的间谍。而这些网络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风险:如果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停止向基辅提供军事资金,中情局可能不得不缩减规模。

  为了安抚乌克兰领导人,中情局局长威廉·伯恩斯上周四秘密访问了乌克兰,这是他自入侵以来的第十次访问。

  从一开始,一个共同的对手——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把中情局和乌克兰合作伙伴拉到了一起。普京一心要避免乌克兰被西方“抢去”,经常干预乌克兰的政治体制,精心挑选他认为会让乌克兰留在俄罗斯轨道内的领导人,但每次都适得其反,导致抗议者走上街头。

  普京长期以来一直指责西方情报机构操纵基辅,在乌克兰煽动反俄情绪。

  据一名欧洲高级官员称,2021年底前,普京正在考虑是否发动全面入侵,当时他会见了俄罗斯主要间谍机构之一的负责人,后者告诉他,中情局和英国军情六处正在控制乌克兰,并将其变成针对莫斯科的行动的桥头堡。

  但时报的调查发现,普京及其顾问误读了一个关键动态。中情局没有强行进入乌克兰。美国官员往往不愿完全参与,他们担心乌克兰官员不可信,也担心会激怒克里姆林宫。

  然而,一个由乌克兰情报官员组成的小圈子竭力讨好中情局,并逐渐让自己成为美国人眼中的关键人物。2015年,时任乌克兰军事情报部门负责人瓦列里·孔德拉蒂乌克上将在与中情局副站长的会面中,毫无预兆地交出了一堆绝密文件。

  最初的那批文件涉及俄罗斯海军北方舰队的机密,包括俄罗斯最新核潜艇设计的详细信息。没过多久,中情局特工团队就经常带着装满文件的背包离开他的办公室。

  “我们明白,我们需要创造信任的条件,”孔德拉蒂乌克说。

  2016年之后,随着双方伙伴关系的加深,乌克兰人对他们心目中华盛顿过于谨慎的做法感到不耐烦,开始发动暗杀和其他致命行动,这些行动与白宫以为乌克兰人已经同意的条件相悖。愤怒的华盛顿官员威胁要切断援助,但他们从未这样做。

  “双方的关系越来越牢固,因为双方都看到了合作的价值。美国驻基辅大使馆——我们在那里的基地,我们在乌克兰的行动——成为了有关俄罗斯的信息、信号和其他所有信息的最佳来源,”一名前美国高级官员说。“我们根本看不够。”

  关于这一切的发生,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谨慎的开始

  中情局在乌克兰的合作关系可以追溯到2014年2月24日晚的两通通话,也就是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的整整八年前。

  当时,数百万乌克兰人刚刚推翻了亲克里姆林宫的政府,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和他的情报头目逃往俄罗斯。混乱中,一个脆弱的亲西方政府迅速掌权。

  政府的新任情报负责人瓦连京·纳利瓦伊琴科来到国内情报机构总部,在院子里,他发现了一堆正在焚烧的文件。在室内,许多电脑上的数据已经删除,或感染了俄罗斯的恶意软件。

  “里面空无一人。没有灯光。没有负责人。没有人在场,”纳利瓦伊琴科在接受采访时说。

  他来到一间办公室,打电话给美国的中情局和英国的军情六处驻当地的负责人。当时已近午夜,但他把他们召集到大楼里,请求他们帮忙从头开始重建该机构,并提议建立三方合作伙伴关系。“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纳利瓦伊琴科说。

  局势很快变得更加危险了。普京夺取了克里米亚。他的代理人煽动分离主义叛乱,最终在该国东部引发了一场战争。乌克兰处于战争状态,纳利瓦伊琴科请求中情局提供高空图像和其他情报,帮助乌克兰捍卫领土。

  随着暴力的升级,一架没有标识的美国政府专机降落在基辅机场,机上载有时任美国中情局局长的约翰·布伦南。据美国和乌克兰官员称,他告诉纳利瓦伊琴科,中情局有兴趣与之发展关系,但只能以其能接受的步调进行。

  对中情局来说,未知的问题是纳利瓦伊琴科和亲乌克兰的西方政府还能存在多久。中情局之前在乌克兰吃过亏。

  1991年苏联解体后,乌克兰获得独立,随后在相互竞争的政治力量之间摇摆不定:一派希望与莫斯科保持密切关系,另一派则希望与西方结盟。在之前担任情报部门负责人期间,纳利瓦伊琴科与美国中情局建立了类似的合作关系,但当乌克兰重新向俄罗斯靠拢时,这种合作关系也随之解体。

  布伦南解释说,现在要获得中情局的援助,乌克兰人必须证明他们可以向美国人提供有价值的情报。他们还需要清除俄罗斯间谍;乌克兰国内的情报机构国家安全局(SBU)里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例如俄罗斯人很快就知道了布伦南所谓的秘密访问。克里姆林宫的宣传机构发布了一张PS过的中情局局长化了妆、戴着小丑假发的照片。)

  布伦南回到华盛顿后,奥巴马总统的顾问对挑衅莫斯科深感担忧。白宫制定了秘密的规则,这激怒了乌克兰人,而中情局内部的一些人则认为这是一种束缚。这些规定禁止情报机构向乌克兰提供任何“合理预期”会造成致命后果的支持。

  结果导致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中情局本应在不激怒俄罗斯的情况下加强乌克兰的情报机构。但红线从来都不明确,这导致双方的合作关系持续紧张。

  在基辅,纳利瓦伊琴科挑选了他的老搭档孔德拉蒂乌克担任反间谍部门的负责人,他们创建了一个新的准军事单位,在敌人的后方开展行动,收集中情局或军情六处不会提供给他们的情报。

  这支部队被称为第五局,成员都是乌克兰独立后出生的军人。

  “他们与俄罗斯没有任何联系,”孔德拉蒂乌克说。“他们甚至不知道苏联是什么。”

  那年夏天,从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坡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17航班在乌克兰东部爆炸坠毁,近300名乘客和机组人员遇难。第五局成员在坠机几小时后就拿出了电话窃听记录和其他情报,并迅速指出俄罗斯支持的分离主义分子要对此负责。

  这给中情局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并首次做出了有效的承诺,为第五局和其他两个精英单位的成员提供安全通讯设备和专业培训。

  “乌克兰人想要鱼,但出于政策原因,我们无法提供那条鱼,”一名前美国官员说道,鱼指的是可以帮助他们对抗俄罗斯的情报。“但是我们很乐意教他们如何捕鱼,并提供飞钓装备。”

  秘密圣诞老人

  2015年夏天,时任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调整了国内情报部门,并安排了一位盟友来取代中情局信赖的合作伙伴纳利瓦伊琴科。但这一变化在别处创造了机会。

  在这次调整中,孔德拉蒂乌克被任命为乌克兰军事情报机构HUR的负责人,他多年前在这个部门开启了职业生涯。这是一个早期的例子,说明个人关系比政策转变更能加深中情局对乌克兰的介入。

  与国内情报机构不同的是,HUR有权收集国外情报,包括俄罗斯境内的情报。但美国人认为培养该机构的价值不大,因为它没有提供任何关于俄罗斯的有价值情报,而且它被视为亲俄罗斯人士的堡垒。

  为了建立信任,孔德拉蒂乌克安排了一次与美国国防情报局官员的会面,并交给他们了一叠俄罗斯秘密文件。但国防情报局的高级官员仍心存疑虑,不鼓励建立更密切的联系。

  孔德拉蒂乌克需要找到一个更愿意合作的伙伴。

  几个月前还在国内机构就任的孔德拉蒂乌克访问了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情局总部。在这些会面中,他遇到了一位举止风趣、胡须浓密的中情局官员,此人当时已被任命为下一任基辅情报站站长。

  经过一天漫长的会议,中情局带着孔德拉蒂乌克去看了一场华盛顿首都队的冰球比赛,他和那位即将上任的基辅情报站站长坐在豪华包厢里,对来自俄罗斯的明星球员亚历克斯·奥维契金发出嘘声。

  当孔德拉蒂乌克把有关俄罗斯海军的秘密文件交给中情局时,那位站长都还没抵达基辅。孔德拉蒂乌克承诺说:“还会有更多东西。”文件被送到了兰利的分析人员那里。

  分析人员判断这些文件是真实的,在那位站长抵达基辅后,中情局就成了孔德拉蒂乌克的主要合作伙伴。

  孔德拉蒂乌克知道,他需要中情局来加强本国的机构。中情局认为这位将军或许也能帮助它们。因为中情局的办案人员受到严密监视,很难在俄罗斯境内招募间谍。

  “对俄罗斯人来说,允许自己被美国人招募绝对是最严重的背叛和叛国行为,”孔德拉蒂乌克说。“但被乌克兰人招募只不过是朋友间喝啤酒聊聊天罢了。”

  新站长开始定期拜访孔德拉蒂乌克,后者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一个水族箱,里面黄色和蓝色——乌克兰国旗色——的鱼在一艘沉没的俄罗斯潜艇模型周围游来游去。两人的关系变得密切,这也促进了两个机构之间的关系。乌克兰人还给新站长起了一个亲切的绰号:圣诞老人。

  2016年1月,孔德拉蒂乌克飞抵华盛顿,在弗吉尼亚州中情局园区内的斯卡特古德庄园开会,该机构经常在这里接待来访的贵宾。中情局同意帮助HUR实现现代化,并提高其拦截俄罗斯军事通信的能力。作为交换,孔德拉蒂乌克同意与美国人分享所有原始情报。

  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开始了。

  金鱼行动

  如今,通往秘密基地的狭窄道路布满了雷区,这是俄罗斯入侵几周后乌克兰布置的一道防线。俄罗斯导弹曾击中该基地,似乎迫使其关闭了一段时间,但几周后,乌克兰人就回来了。

  借助中情局提供的资金和设备,德沃雷茨基手下的人开始进行重建,不过是秘密进行的。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只在夜间以及俄罗斯间谍卫星不在头顶时工作。工人们还会把车停在离工地较远的地方。

  在地堡里,德沃雷茨基指着通讯设备和巨大的计算机服务器,其中一些是由中情局资助的。他说,他的团队正在利用该基地侵入俄罗斯军方的加密通信网络。

  “这是侵入卫星并破译秘密对话的东西,”德沃雷茨基在带着《纽约时报》记者参观时说。他还说他们侵入了中国和白俄罗斯的间谍卫星。

  另一名官员将两张最近制作的地图放在桌子上,作为乌克兰如何跟踪俄罗斯在世界各地活动的证据。

  第一张显示了俄罗斯间谍卫星在乌克兰中部上空经过的路线。第二张展示了俄罗斯间谍卫星如何飞越美国东部和中部的战略军事设施,包括一个核武器设施。

  德沃雷茨基表示,在斯卡特古德的关键会议后,中情局于2016年开始交付设备,提供加密无线电和用于拦截敌方秘密通信的设备。

  除了基地之外,中情局还负责了一项在两个欧洲城市开展的培训计划,教授乌克兰情报官员如何令人信服地扮演假身份,在俄罗斯和其他善于根除间谍的国家窃取机密。该计划被称为“金鱼行动”,这源自一个笑话:一条讲俄语的金鱼向两个爱沙尼亚人许诺满足他们的愿望,以换取自己的自由。

  在笑话最后,其中一个爱沙尼亚人用石头砸了金鱼的头,说道:任何讲俄语的东西都不可信。

  参与金鱼行动的军官很快被部署到沿俄罗斯边境新建的12个前沿作战基地。孔德拉蒂乌克说,乌克兰军官在每个基地都维护着收集俄罗斯境内情报的特工网络。

  中情局官员们在基地安装设备来帮助收集情报,还挑选出一些金鱼行动计划中最有能力的乌克兰毕业生,与他们合作去接近潜在的俄罗斯情报来源。这些毕业生随后在乌克兰领土上训练潜伏特工,以便在被占领时展开游击行动。

  中情局通常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全信任一家外国机构,并开始与其开展联合行动。乌克兰人只花了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就达成了这一点。这一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开始生成大量有关俄罗斯的原始情报,以至于必须将它们运送到兰利进行处理。

  但中央情报局确实是有一条红线的。他们不会帮助乌克兰人实施致命攻击行动。

  “我们把情报收集行动和那些真刀真枪的事情分得很清楚,”一位前美国高级官员说。

  “这是我们的国家”

  这个区分让乌克兰人感到很不满。

  最初,当美国人拒绝提供俄罗斯境内的卫星图像时,孔德拉蒂乌克就很恼火。不久之后,他请求中情局协助策划一项秘密任务,派遣HUR突击队员进入俄罗斯,在俄军使用的火车站安放爆炸装置。如果俄罗斯军队试图夺取更多的乌克兰领土,乌克兰人就可以引爆炸药,以减缓俄罗斯的推进速度。

  当基辅情报站站长向上级汇报后,用一位前官员的说法,他们“简直要疯了”。中情局局长布伦南给孔德拉蒂乌克打了电话,确保他们取消这次任务,并让乌克兰保证遵守禁止致命行动的红线。

  孔德拉蒂乌克取消了这次任务,但他也得到了不同的教训。他说:“今后,我们不会再与你们的人讨论这些事情。”

  那年夏末,乌克兰间谍发现俄军正在俄占克里米亚半岛的一个机场部署攻击直升机,可能是为了发动突然袭击。

  孔德拉蒂乌克决定派遣一个小组进入克里米亚,在机场埋设炸药,以便在俄罗斯发动进攻时引爆。

  这一次,他没有征求中情局的同意,而是向2245部队求助,这支突击队接受了中情局的精英准军事组织——地面分队——的专门军事训练。训练的目的是传授防卫技术,但中情局的军官明白,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乌克兰人可以把这些技术用于进攻性致命行动。

  当时,乌克兰军事情报机构未来的负责人布达诺夫将军是2245部队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他以大胆的敌后行动而闻名,与中情局关系密切。中情局对他进行过培训,而且当他在顿巴斯战斗中右臂中弹后,还非同寻常地将他送往马里兰州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接受康复治疗。

  当时还是中校的布达诺夫伪装成俄罗斯士兵,带领突击队员乘坐充气快艇穿越狭窄的海湾,在夜间登陆克里米亚。

  然而,一支精锐的俄罗斯突击队等着他们。乌克兰人发起反击,打死了几名俄罗斯战士,包括一名将军的儿子,然后撤退到海岸线,跳入海中,游了几个小时才回到乌克兰控制的领土。

  这是一场灾难。普京总统在一次公开讲话中指责乌克兰人策划恐怖袭击,并承诺为牺牲的俄罗斯战士复仇。

  “不用怀疑,我们不会让这些事就这么过去的,”他说。

  在华盛顿,奥巴马政府怒不可遏。时任副总统、援助乌克兰的倡导者拜登打电话给乌克兰总统,愤怒地抱怨了一番。

  拜登在电话中说:“这造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这段电话录音被泄露并公布到了网上。“作为朋友,我想告诉你的是,现在我在这里替你们争取要难得多了。”

  奥巴马的一些顾问曾想关闭这个中情局项目,但布伦南说服了他们这样做只会弄巧成拙,因为在中情局调查俄罗斯干预选举的同时,这种合作关系已经开始带来针对俄罗斯的情报。

  布伦南在电话中再次向孔德拉蒂乌克强调了遵守红线的重要性。

  孔德拉蒂乌克很不满。一名同僚透露,他回复道:“这是我们的国家。这是我们的战争,我们必须战斗。”

  华盛顿的负面反应让孔德拉蒂乌克丢了饭碗。但乌克兰没有退缩。

  就在孔德拉蒂乌克被撤职的第二天,乌克兰东部被俄罗斯占领的顿涅茨克市发生了一起神秘的爆炸事件,一个电梯被炸毁,一个名叫阿尔谢尼·帕夫洛夫的俄罗斯分裂主义高级指挥官在电梯内,他以别名“摩托罗拉”为人所知。

  中情局很快发现行刺者是第五局的人,这个间谍组织接受过中情局训练。乌克兰国内情报机构甚至向参与人员发放了纪念布章,每个布章上都缝着“Lift”,这是英式英语里电梯的叫法。

  奥巴马的一些顾问又一次勃然大怒,但他们都是“跛脚鸭”——当时距离特朗普对阵希拉里的总统大选还有三个星期——而暗杀行动仍在继续。

  在被占领土的一栋大楼里,一个乌克兰特工小队设置了一个无人操纵的肩射火箭发射器。它正对着一个名叫米哈伊尔·托尔斯特赫(又名吉维)的叛军指挥官的办公室。据美国和乌克兰官员称,特工使用遥控扳机,在吉维进入办公室后立即发射了火箭将其击毙。

  一场影子战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俄罗斯人用汽车炸弹暗杀了乌克兰精锐突击队2245部队的指挥官。在前往基辅与中情局官员会面的途中,指挥官马克西姆·沙波瓦尔上校乘坐的汽车突然爆炸。

  在他的守灵仪式上,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站在基辅办事处站长旁边一起默哀。随后,中情局官员和乌克兰官员用威士忌向沙波瓦尔上校致敬。

  孔德拉蒂乌克说:“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那都是一次打击。”

  蹑手蹑脚地绕过特朗普

  特朗普2016年11月在美国大选中获胜,让乌克兰人和他们的中情局合作伙伴们紧张不安。

  特朗普曾赞扬普京,否认俄罗斯在美国大选中起的干预作用。他不信任乌克兰,后来还曾试图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施压,要求他调查特朗普的民主党竞争对手拜登,导致特朗普第一次遭到弹劾。

  但不管特朗普说什么、做什么,他的政府常常与他各行其是。这是因为特朗普把对俄罗斯强硬的人放在了关键位置上,包括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迈克·庞皮欧和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约翰·博尔顿。两人访问了基辅,以强调他们对秘密伙伴关系的全力支持,并把这种关系扩大到了包括更专门的培训计划和建设更多秘密基地方面。

  森林中的基地扩大后包括一个新的指挥中心和营房,在那里工作的乌克兰情报官员人数从80名增加到了800名。在那段时间,防止俄罗斯干预未来的美国选举是中情局的当务之急。乌克兰和美国的情报官员在探查俄罗斯情报机构的计算机系统上进行合作,以找出试图操纵选民的特工。

  在一次联合行动中,HUR团队蒙骗了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的一名官员,使其提供了信息,让中情局能将俄罗斯政府与名为Fancy Bear的黑客组织联系起来,该组织与许多国家的选举干预活动有关。

  泽连斯基2020年任命布达诺夫领导HUR,后者在谈到这种伙伴关系时说:“它反而得到了加强。它已系统性地成长起来。合作的领域不断扩大,规模也变得更大。”

  这种关系如此成功,以至于中情局希望与其他同样致力于打击俄罗斯的欧洲情报机构复制这种关系。

  俄罗斯屋是中情局负责针对俄罗斯行动的部门,该部门的主管曾在海牙组织了一次秘密会议。来自中情局、英国军情六处、HUR、荷兰情报部门(一个重要的情报盟友),以及其他机构的代表们在会上同意共享更多有关俄罗斯的情报。

  结果是形成了一个针对俄罗斯的秘密联盟,而乌克兰人则是其中的重要成员。

  走向战争

  2021年3月,俄罗斯军方开始沿着俄乌边境集结部队。几个月后,乌克兰边境上集结的俄军越来越多,不清楚的是普京是在佯攻还是在为战争做准备。

  在那年11月和接下来的几周里,中情局和军情六处向他们的乌克兰合作伙伴传递了一个统一的信息:俄罗斯正在准备全面入侵乌克兰,斩首乌克兰政府,在基辅设立一个听从克里姆林宫命令的傀儡政府。

  据美国官员说,美国和英国情报部门拦截到的信息是乌克兰的情报机构没能获得的。新情报中有俄罗斯打算杀死或抓获的乌克兰官员名单,也有克里姆林宫想扶植上台的乌克兰人名单。

  泽连斯基和他的一些高级顾问们似乎不相信这个情报,甚至在中情局长伯恩斯2022年1月赶赴基辅向他们通报了情况之后。

  俄罗斯快要入侵时,中情局和军情六处的官员们最后一次前往基辅与他们的乌克兰同行们见面。军情六处的一名官员在乌克兰人面前流下了眼泪,因为担心他们会被俄罗斯人杀死。

  在伯恩斯的催促下,一小部分中情局官员获得了美国人大批撤离乌克兰的豁免,他们搬进乌克兰西部的一个酒店建筑群。他们不想抛弃他们的伙伴。

  没有终局

  普京2022年2月24日发动入侵后,美国政府在乌克兰的唯一存在是留在该酒店的中情局官员。他们每天在酒店与乌克兰联系人见面,向他们传递信息。以前的束缚已被取消,拜登的白宫已授权间谍机构提供情报支持,用于对付乌克兰领土上的俄军致命行动。

  中情局的通报中常常包含惊人的具体细节。

  2022年3月3日,也就是战争爆发后的第八天,中情局的那个小组提供了俄罗斯未来两周行动计划的准确概述。同一天,俄罗斯人在被围困的马里乌波尔市外开辟了一条人道主义走廊,然后向使用该走廊的乌克兰人开火。

  中情局称,俄罗斯人打算把战略港口城市敖德萨包围起来,但一场风暴推迟了进攻,俄罗斯部队从未占领该城。那之后的3月10日,俄罗斯曾打算对六个乌克兰城市进行轰炸,并已将为进行轰炸将坐标输入了巡航导弹的制导系统。

  俄罗斯人还试图暗杀乌克兰高级官员,包括泽连斯基。据乌克兰的一名高级官员说,至少在一次情况中,中情局与乌克兰的国内机构分享了情报,帮助挫败了一起针对总统的阴谋。

  俄罗斯停止对基辅的进攻后,那位中情局情报站长非常高兴,他对一名乌克兰情报官员说,他们正在“用重拳打俄罗斯人的脸”。

  几周内,那个中情局小组回到了基辅,中情局还派了几十名新官员来帮助乌克兰人。美国一名高级官员谈到中情局在乌克兰相当规模的存在时说,“他们在扣动扳机吗?没有。他们在帮助确定目标吗?绝对是。”

  新官员中的一些被部派到了乌克兰的基地。他们核查了乌克兰准备打击的潜在俄罗斯目标的名单,将乌克兰人掌握的信息与美国的情报进行比较,以确保其准确性。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中情局和军情六处曾对乌克兰同行进行过培训,内容包括招募线人、建立秘密行动和游击队员网等。在战争的最初几周被俄罗斯占领的赫尔松南部地区,这些游击队员网迅速行动起来,孔德拉蒂乌克说,他们暗杀了与俄罗斯合作的当地人,还帮助乌克兰军队将炮火对准了俄罗斯军队的位置。

  2022年7月,乌克兰间谍看到俄罗斯的车队在为穿过第聂伯河上的一座战略桥梁做准备,并告诉了军情六处。英国和美国的情报官员们随后用实时卫星图像迅速核实了乌克兰人的情报。军情六处将情报转达给了乌克兰军方,让其得以用火箭弹摧毁了俄罗斯的车队。

  在地堡里,德沃雷茨基说,现在有一个防御俄罗斯攻击的德国防空系统,有可防范化学武器的空气过滤系统,还有一个专用电力系统,在电网出现故障时可供使用。

  随着众议院的共和党人考虑是否切断对乌克兰的数十亿美元援助,乌克兰一些情报官员现在向他们的美国同行提出的问题是,中情局是否将抛弃他们。“这以前在阿富汗发生过,现在也将在乌克兰发生,”一名乌克兰高级官员说。

  在谈到伯恩斯上周对基辅的访问时,中情局的一名官员说:“我们已向乌克兰展示了多年的明确承诺,这次访问是美国将继续履行承诺的又一个强烈信号。”

  中情局和HUR已建成了另外两个拦截俄罗斯通讯的秘密基地,加上孔德拉蒂乌克说仍在运行的12个前沿行动基地,HUR现在收集和生成的情报比战争中的任何时候都多,其中的大部分与中央情报局分享。

  “你在任何地方都得不到这样的信息,除了在这里,而且是现在,”孔德拉蒂乌克说。

 

相关专题:普京,乌克兰,俄罗斯,间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8 13: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