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我尼泊尔姑娘,嫁大9岁中国人,生一混血宝,幸福

京港台:2024-2-29 12:15| 来源:真实人物采访 | 评论( 25 )  | 我来说几句


我尼泊尔姑娘,嫁大9岁中国人,生一混血宝,幸福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我是小花,今年23岁,尼泊尔人。四年前,我在加德满都大学读书,兼职在酒店做翻译。

  机缘巧合,我认识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男生,名叫小袁,大我9岁。短短一个月,我们相识、相知、相爱,可是家人却反对我们交往。

  疫情来袭,我被困在家里整整六个月,我很想念小袁,“行也思君,坐也思君”,止不住流泪、叹息。

  终于有一天,我趁家人下地干活,偷偷溜了出来。穿过荒原,走过小路,几个小时后,我见到了小袁,我们禁不住相拥而泣。

  谁知,这时楼下大厅却传来一阵阵大声的叫喊:“把我妹妹交出来!”

  原来是哥哥们来到了酒店!

  

  (在中国结婚)

  2001年,我出生在尼泊尔喜马拉雅山区的一个偏远农村家庭,距离加德满都有50里。

  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父母是地道的农民,依靠微薄的收入养活一家人。家里比较贫穷,没有大米,每天只能吃玉米。

  我从小放羊、种菜、洗衣服,帮父母做家务。虽然家里很清贫,但家人却很宠爱我,每当我闹着不想吃玉米时,妈妈就会单独给我做香喷喷的大米饭。

  我不想天天吃玉米,就想好好读书,改变命运,去外面过更好的生活。

  我自小学习很刻苦,记忆力也很好,半个小时就可以背下一篇课文,成绩一直很好。

  家里人也很重视我的教育,母亲卖掉珍藏多年的金耳环,给我交学费。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顺利考上了加德满都大学。并且幸运地得到了国外人士的资助,我基本不需要付学费,只需要交生活费就行。

  

  (我和小袁)

  在大学里,我学习依然很努力,学会了英语、尼泊尔语、印地语,还学习唱歌和舞蹈。

  我上午读书,下午去酒店做翻译。为了节省开支,我不坐公交车,每天步行30多分钟去学校、酒店,中午在酒店简单吃一点面条。

  没想到,惊喜却不期而遇。

  2020年的一天,我在酒店接待一个来自中国的团队,“你好!”一个大眼睛、清秀的男孩子微笑着朝我走来,他羞涩地,结结巴巴说着英语,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殷切地看着我。

  他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像女孩子的声音。我被他的声音吸引,热情地回答他的问题。

  后来才知道,他叫小袁,来自中国江西,28岁,比我大九岁,来尼泊尔留学学英语。

  接下来的几天,他总是找各种借口接近我,向我请教英语。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惊喜地在人群里发现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在追随着我。

  

  (我在娘家一边干活一边唱歌)

  我们逐渐熟悉起来,一起聊天,一起吃土豆,品尝美食,一起游览,猴庙、佛塔、提那寺都留下我们的身影。

  小袁从不抽烟,不喝酒,不说脏话,总是很有礼貌。他细心地照顾我,送我礼物,微笑着看着我,真诚地问我是否喜欢。

  他的善解人意让我又惊喜又不安,禁不住地猜想:他是不是在追求我?

  认识三个星期后,我送了他一盒巧克力。

  然而,一切美好总是短暂的。

  当我告诉家人谈了一个中国男朋友时,他们坚决反对,认为离得太远了,怕我去中国受委屈;而且他比我大很多,怕我受欺负。

  但我却认为年龄大的男孩比较成熟,能照顾人,能赚钱养家。

  一个月后,我请小袁和我一起回家,他见到家人很紧张,尼泊尔语说的很磕巴,手脚不停的晃动,很受拘束。

  爸爸对他很不满,把他赶出家门。

  

  (我和老公喂小羊)

  后来,我和家人怄气、争吵,坚持要和他交往。终于又过了一个月,父母同意让他再来一趟。

  在尼伯尔,男女认识一个月就可以上门提亲,准备结婚。老人都很重视初次见面的仪式。

  谁知这次,不懂风俗的小袁只简单地提了一兜水果就过来了。我的两个哥哥认为他态度傲慢,小气,没有诚意,明确表示反对我们在一起。

  我又急又气,送小袁走过山路,看着他失落的背影,我的心都要碎了。

  “我迈过人间万物,从不慌张,唯独你踏过山水,归来那一刻,我方寸大乱。”

  不久,疫情突然来袭,城市和农村都被封锁了,我被困在家中。小袁经常给我寄衣服和礼物,安慰我,鼓励我。他的关心就像一束温暖的光,照亮我的寒冬。

  被封的6个月,我们每天都打视频电话,抱怨无休止的疫情,倾诉对彼此的思念,和对家人的反抗。

  

  (在尼泊尔结婚)

  然而,我还是止不住地想念他,他深情的双眼,轻柔的声音,在我读书时、在我干农活时、在我睡梦里一次次闪现。

  家人对我的看管也很严格,不让我出去。我多次和家人求情,想去见小袁,但是他们认为我还太小,要求我大学毕业后才能交男朋友。

  我对小袁的思念越来越强烈,情不自禁地流泪,夜里辗转难眠。

  一天,我趁家人下地干活时,匆忙收拾了两包衣服,偷偷溜了出来。

  穿过静寂的田野,奔跑在泥泞的道路上,天很冷,风很大,但我的心里却充满了喜悦和激动。

  几个小时后,当满身疲惫的我出现在小袁面前时,他的双眼闪着炽热的光芒,惊喜地抱起我。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心突然安静下来。

  那一刻,所有的思念,所有的艰辛,都融化在拥抱中。

  然而,让人猝不及防的是,很快,我的两个哥哥就出现在酒店,他们脸色发青,推开满脸堆笑的小袁,怒气冲冲地大声喊:“把我妹妹交出来!”站在大厅里大吵大闹。

  

  (老公和女儿)

  酒店人员和旅客都围着指指划划,不断发出笑声。

  我的双腿不自觉地颤抖,心脏“砰砰”狂跳,担心、无奈、生气交织在一起。

  幸好,在加德满都居住的姐姐和姐夫听到消息后立刻赶了过来。他们请了一个翻译,帮忙沟通,小袁也一再承诺会好好对待我。

  经过一番沟通和劝解,哥哥们终于松了口,同意了我们的婚事。

  在尼泊尔结婚,女方是需要准备嫁妆的,但由于我是私奔,父母没有时间为我准备任何嫁妆。所幸小袁根本不在乎这些。

  2020年底,我们在加德满都举办了简单的婚礼。让我遗憾的是,由于疫情,母亲和哥哥们没有出席,只有父亲和姐姐姐夫参加了婚礼。

  小袁非常体贴,他为我购买了18多万尼币的黄金首饰,在婚礼上我带着金光闪闪的首饰,和他并肩站在一起,感到非常温暖,非常幸福,自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

  

  (我和女儿可欣在餐厅)

  婚后,小袁给我取了中文名字—袁小花,永远是他心目中最美的花朵。我们在加德满都租了房子,由于疫情的影响,不能外出工作,于是开始拍摄一些尼泊尔风土人情的视频,在网上分享。

  2021年9月21日,我生下了女儿袁可欣,小袁和我俩人忙得手忙脚乱。我向妈妈学习如何照顾孩子,并依照尼泊尔的风俗为女儿描眼线,希望她的眼睛长得又大又黑;全身抹满油,愿她躲避邪祟,健康成长。

  小袁对我们的风俗很不理解,但是表示尊重并接受。

  短短不到一年,我从家里的小公主转身为人妻、为人母,这种巨大的转变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曾经的我期待的是读书、工作、旅行、肆意人生,而现实却与我的想象大相径庭。

  有时候看到女儿哭闹不止,或者和小袁有沟通障碍时,我就感到郁闷,发小脾气,而小袁总是很有耐心地哄我,哄宝宝。

  平时,我们一起照顾宝宝。小袁继续学英语,并给我请了一位老师,学习中文,我对语言有着很高的天赋,很快就能用中文流利地和小袁交流。

  

  (小可欣3岁了)

  慢慢地,我学会了做美食和照顾孩子。通过拍摄视频和带货,我们的经济一点点好转。小袁经常给我买衣服和礼物,自己却不舍得花销。

  德赛节,小杨给父母送了一只小羊。然而,父母却很喜欢这只羊,一直精心喂养,舍不得宰杀。

  我们经常探望父母,给父母、哥哥嫂嫂带礼物,还拿钱给父母修房子。父母和哥哥们逐渐接受了他,并开始喜欢这个女婿。

  亲戚朋友们看到我生活得这么好,都非常羡慕,夸我嫁对了人。

  今年,我们在加得满都开了一家服装店,主要出售当地特色的服装和首饰。

  我们计划等服装店赚更多的钱时,就给父母盖新房子。

  2023年12月,我们决定来中国举行婚礼。在尼泊尔结婚,男方不出彩礼,而女方却要准备嫁妆。一般来说,父母会给女儿陪嫁牛羊或者摩托车。

  

  (我穿中式礼服好看吗)

  而因为我们家里条件较差,父母就给我陪嫁两只羊,现在羊很小,暂时在老家先养着。

  到中国后,我被看到的景象震撼了:道路宽阔整洁,汽车川流不息,高楼整齐漂亮。高铁站,机场都是超级大。

  小袁的家人热情地招待了我,做了丰盛的饭菜,送了我许多礼物。婆婆带我去商场买了很多衣服,有大红色的呢子大衣、中式旗袍,还有裙子。亲戚朋友都送给我大红包,祝福我们。

  中国婚礼和尼泊尔婚礼有很多不同,尼泊尔婚礼时间长,需要吃三天流水席。而中国婚礼很隆重,穿红色的中式礼服和洁白的婚纱拍婚纱照。

  我看着镜子里高高盘起的发髻,鲜艳的衣服,粉红的面颊,感到自己美如天仙,心里温暖而感动。

  在华丽的宾馆里,我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我穿着大红色的礼服,在美妙的音乐声中,拜父母、拜天地、喝交杯酒。

  

  (在中国结婚)

  听着亲戚们的阵阵称赞:“真漂亮”、“天造地设一对”、“百年好合”……我紧紧依偎在小袁身边感到很开心,很甜蜜,觉得以前的种种辛苦都值得了。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我们举行婚礼后,带着中国亲戚送的很多礼物,准备回尼泊尔。

  老公的弟弟开车送我们到宜春高铁站,当我坐上飞驰的高铁,不禁惊叹这惊人的速度,如风驰电掣般,仅仅4个小时,就到了广州。

  我们坐地铁到达广州白云山批发市场,给娘家人买了衣服,包包,很多礼物。

  我已经能够流利地和中国的店员交流沟通。

  我们从广州坐飞机到四川成都,再转飞加德满都。

  回尼泊尔后,我继续上学。同时,我们一起经营服装店,拍视频。

  我们计划等赚更多的钱,就买个大房子,再生两个宝宝,携手共渡人生。

  

  (漂亮的婚纱照)

  “爱一个人,攀一座山,追一个梦。”做中国媳妇,我很开心,也很幸福!

  中国和尼泊尔习俗有很多差别。尼泊尔人吃饭时用手抓,上厕所也用手。而中国人吃饭用筷子,去厕所用纸。

  在尼泊尔,男人地位比女人高,男人干完活就可以休息、抽烟、打牌;而女人不仅要干活,还要做饭、洗衣、照顾孩子。而小袁和我一起分担家务,带孩子,开服装店,串亲戚。除了我去上学的时间,我们几乎形影不离。

  跨国夫妻走到一起很不容易,远离自己熟悉的家乡,克服语言、饮食、文化差异,不断磨合,相互适应。

  我们在一起五年了,经历结婚、生子、开店,一直在努力克服这些困难,等我们完全克服了这些困难,我们会更了解彼此的国家,做两国人民友谊的见证。

  “爱情是一朵生长在绝壁的花,想要摘取,必须要有勇气。”

  愿我们的故事能激励更多的人,相信爱情的力量,追寻自己的幸福!

相关专题:尼泊尔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8 13: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