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洛杉矶唐人街老年生活两重天

京港台:2024-3-1 06:53|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洛杉矶唐人街老年生活两重天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洛杉矶专题新闻报道!
专题:聚焦加州 相关报道!

  在洛杉矶唐人街,许多华裔老年人生活在类似于国泰老年公寓的大楼里。他们有家人或社工照料,享受着安全、健康的生活,偶尔还能外出游玩。然而,同时也有许多孤独老人由于各种原因散居在拥挤的出租屋里。他们缺乏家人的陪伴,无依无靠,甚至没有人可以交谈,更没有娱乐活动可参与。

  洛杉矶中华总商会主席庄佩源表示,在洛杉矶的华裔老年人群中,住在政府补贴公寓的老人们生活得非常健康。他们不仅享有退休金,还能获得政府津贴的支持。护理人员精心照料着这些老人,定期组织出游活动,帮助他们保持健康的心态。

  在美国华裔老人社区的幸福生活

  谭汝衡今年88岁,来自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居住在国泰公寓的9楼。他回忆自己已经在美国生活了30多年。刚到美国时,他在一家餐馆工作了6年多,后来因为脚受伤而无法继续工作。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工作过。他搬到老人公寓20多年了,并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帮助。

  “我现在生活的很好,每个月拿政府补助1010美金,政府还安排医疗护理人员给我,吃饭是护理买菜煮饭,洗衣服、看病、日常看护都是护理人员帮忙,政府来付钱,发生任何事情,政府都会派社工来照顾,带老人去医院看病等等,”谭汝衡说。

  谭汝衡表示,在唐人街,他们公寓并不是条件最好的。有些公寓还会按老人的需要来安排福利,比如打麻将、去商场、外出游玩等,这些都是社工的工作,政府来付钱,通常是一个大巴车,带老人去喜欢的地方跑一跑,或者是观看一些娱乐表演。

  “这对老年人的心理健康很重要。我在这里住得很舒适。30多年前我来美国时,中国还没有养老制度,至少在我离开时还没有,现在不清楚是否已经有了,”谭汝衡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冯启湄今年68岁,来自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在美国已经生活了20多年。她居住在国泰公寓的12楼。因为先生生病后去跟孩子一起住,现在公寓只剩下她一个人,之前她和先生两个人一起住。

  “这里生活很方便,楼下买吃的、买东西都很方便,我现在自己还能走动,所以很方便。没什么能力的老人就需要护工帮助,我们都有家庭医生,看病很便捷。我们的钱都够用,在这里养老心情很好,很高兴、很开心,”冯啟湄说。

  冯启湄表示,她经常与其他老人们聊天,一起在楼下休息,有时大家还会一起去吃饭、喝茶。他们的经济状况很好,既有退休金又有政府的补助,生活得很滋润。“以前有个名叫陈经理的管理员,非常关心老年人,大家都很喜欢他,并希望他能重新回来工作,”她说。

  “在美国养老最开心的就是没有精神负担,不用担心没钱、没有人来帮助,这些顾虑都没有。每个月剩下来的钱就拿来用了,我们都有白卡和联邦政府的补助,一分钱药费都不用付,所以不用担心没钱看病,”冯启湄告诉美国之音。

  方若哲(Ruo Che Fang音译)今年81岁,来自中国广东省中山市。她表示,由于孩子住得比较远,她基本上是依赖护理人员的帮助,他们帮忙购物、做家务,让她没有任何烦恼,内心感到非常安心。

  “我住在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助理给我买,经济来源除了退休金又有政府补助,光补足每个月有1040美金。每天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八九个老人家一起下楼走路、慢跑,偶尔去饭店吃点自己喜欢的东西,”方若哲说。

  方若哲1985年40多岁时从中国来到美国,来了差不多40年了。他说,在中国的40多年里她每一天都出去做工,没有不开工的时候,然而中国大陆有太多太多的政治运动,搞完一个又一个,令他不胜其烦。

  “中国大陆有太多太多的运动,我不喜欢,搞一个运动完了又一个,变化太大了,有时候刚变好一点,但运动一来又不好了。在这里没有运动,什么都没有,也没人督促你,你是自由的,中国大陆就不一样,不行的,”方若哲告诉美国之音。

  方若哲指出,住在这里的老人平均每个月能有1千美金的补助,因为联邦政府、州政府、市政府补贴的钱加起来就有这么多,另外老人居住房子的房屋津贴是不计算在老人津贴里面的。

  “比如说两个人住,只付房租500块,虽然房租总额是1500,但政府支付1000。一个人住是300块,房租1300,政府付1000,所以比较幸运和舒服。正常来讲,一个人拿1000块的政府津贴,300交房租,剩下700自己用。两个人拿2000块的政府津贴,500交房租,剩下1500自己用,”方若哲说。

  华裔单身老人面临的生活挑战

  然而一些住在私人出租屋里的老年人们,境况跟国泰公寓的老人相比就显得天差地别了,虽然都在唐人街,这些老人就不那么幸福或幸运了。

  “还有一些老年人不符合政府津贴的申请条件,比如有些人从未有过在美国的工作经历,还有些人不符合身份条件。这些年龄介于65至75岁之间的老人生活条件就相对困难,” 莊佩源告诉美国之音。“他们中的不少人不懂英文,也不会说国语,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做。他们虽然每月也能领取1000美元左右的津贴,但其中480美元必须用于支付房租,剩下的钱还得用于日常吃喝等开销,所以远远不及那些居住在政府补贴公寓里的老人的生活水平。”

  居住在单身公寓的吉米·田(Jimmy Tian)是广东客家人。1980年从广东搬到越南,2019年12月又从越南搬到了美国。最初在菜市场做杀鱼的工作,可是后来由于肾脏原因,喝水稍多身体就会肿胀、全身疼痛,无法继续工作。因为排队时间过长,他到现在还没有等到进正规老人公寓的机会,只能孤身一人住在商业的单身公寓里。

  “现在每天都要吸氧气,最需要有人照顾。因为爸爸妈妈已经走了,没有家人了,只有我一个人。因为肾有问题,一个星期去医院三次,看病的时候找私人朋友帮忙,朋友再申请政府付钱,”吉米·田说。

  吉米·田说他自己经常需要一个人从楼梯上拉上来6小桶水,这个最辛苦。

  “因为生病做不了工作,每个月房租480块,最近几年房东想涨房租,但政府不同意。政府每个月给我1千美金津贴,”吉米·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居住在单身公寓二楼的张先生是广东开平人。他指出,住在这里的都是单身老年人,台山人比较多。

  “我2010年来的美国,一直住在这里。我来了之后一直没工作,不符合政府津贴申请标准。这里每个房间住的都是一个人,一层楼只有一个公用洗手间、一个淋浴、一个厨房,条件非常简陋,只能省着点儿自己煮饭,”张先生告诉美国之音。

  住在单身公寓的胡豪旋是广东台山人,于2015年来到美国,今年73岁。他独自一人在此居住,既没有亲人照顾,因为身份问题,也不符合领取政府资助的资格。

  “我自己留了一点钱,但肯定不够花。因为我个人原因,来(美国)不够10年,没有资格申请政府资助,我来到美国已经65岁了,找不到工作,只有自己积蓄的一点钱来用,有人能帮我一点当然最好,因为有钱才能搞定一切。房租、吃饭等,我现在很省很省,每个月大概花1千块左右,”胡豪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相关专题:洛杉矶,加州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4 21: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