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将中企中标项目转给印企,斯里兰卡"亲印反华"...

京港台:2024-3-27 13:03| 来源:观察者网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将中企中标项目转给印企,斯里兰卡"亲印反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马尔代夫、尼泊尔、孟加拉国民众近期高呼“印度(专题)滚出”的背景下,维克拉马辛哈(Wickremasinghe)领导的斯里兰卡却成为印度“最忠实的伙伴”,甚至频频曝出“背刺中国”的新闻——先是贴靠印度需求,宣布禁止外国科考船在斯港口作业,后来又取消中资企业中标的工程项目并将项目转包印企。

  为什么拥有科伦坡港口城、汉班托塔港区等重磅“一带一路”项目的斯里兰卡会公然“亲印反华”?看起来风头正劲的印斯关系背后有哪些龃龉和暗流?刚刚经历史上最严重经济危机的斯里兰卡未来还将迎来什么重大变局?

  当前正值斯里兰卡总理古纳瓦德纳(Dinesh Gunawardena)来华访问(3月25-30日),很有必要把这些问题掰开揉碎,认真讲一讲。

  在南亚“印度滚出”浪潮下,印斯关系反而“全面开花”

  前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因无力招架斯里兰卡疫情期间烈度空前的经济社会危机,被愤怒的群众赶下台,灰溜溜遁走海外。2022年7月,原总理维克拉马辛哈未经民选仅受议会表决就出任总统一职。

  

  维克拉马辛哈(右)宣誓就任临时总统(图/斯里兰卡总理办公室)

  面对国内经济烂摊子和美西方围绕“中国债务陷阱”的施压行动,维克拉马辛哈政府和印度“双向选择”:一方面,印度急于巩固南亚基本盘,希望利用斯里兰卡经济危机“乘虚而入”,有针对性地挤出中国影响力;另一方面,斯里兰卡也畏惧招来西方和印度的联手打压,因此极力避开中国,以为能少惹麻烦。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2022年下半年以来印度就开始通过贷款、援助、投资等途径支持维克拉马辛哈政府,据印方称2022年紧急援斯金额就高达40亿美元。这也开启了印斯关系“蜜月期”。

  此后,印斯大张旗鼓推动双边合作,涵盖货币支付、能源、贸易等涉及国民经济运行的关键领域。

  货币支付领域,2023年斯已给予印度卢比“指定外币”地位,鼓励在双边贸易中使用印度卢比结算。在此基础上,莫迪政府还积极推动印度卢比直接在斯投资,为印企在斯开疆扩土创造便利条件。此外,在印度大力推动下,斯宣布支持“统一支付接口”(UPI)服务,并于2024年2月正式启动该服务,直接沟通两国数字支付系统。

  能源领域,斯印2024年2月宣布合作推进连接南印和斯北部城市的海底输电线路项目,这意味着斯里兰卡电网未来将成为印度大电网的一部分。

  文旅领域,2024年3月1日,斯官员出席印《罗摩衍那》主题展时强调,“《罗摩衍那》是两国共同文化叙事,有助于形成文化共识”,并称印斯关系已达“不可逆转”的卓越高度。

  此外,印斯2023年10月重启“全面经济技术合作协议”(ETCA)谈判。

  印斯并不只是单纯发展密切双边关系,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两国走近,很大程度上以牺牲中国利益为代价。

  例如,在印度阻挠下,斯方将中企已中标的项目转交印企。

  2021年,中国中腾微网(Sino Soar)-天诚同创(Etechwin)合资企业赢得斯里兰卡“混合可再生能源系统”项目,包括在代尔夫特岛(Delft)、阿纳赖岛(Analativu)、奈纳岛(Nainativu)建设530千瓦风力发电、1700千瓦太阳能发电、2500千瓦的柴油发电备用系统,再加上2400千瓦时容量的储能电池。2022年该项目无故被斯暂停,直到2024年3月1日斯才正式宣布取消中企项目中标资格,并将项目交给印企U-Solar。

  

  印媒报道截图

  再如,印竭力阻止中国科考船在斯水域作业。

  印曾大力炒作中国科考船“向阳红03号”在印度洋地区活动是“安全威胁”,并向斯施压“不得批准中国科考船的停靠补给申请”。随后维克拉马辛哈政府拒绝接受中方“向阳红03号”科考请求,但却允许印潜艇“卡兰杰”号(INS Karanj)在科伦坡港补给。

  斯酝酿社会不满情绪,维克拉马辛哈政府前景堪忧

  临危受命的维克拉马辛哈政府面对斯里兰卡国内的烂摊子,必然需要大刀阔斧地推动深度改革,才能推动国家走出史所罕有的困境危局,但改革也面临史无前例的巨大阻力。

  面对外债难偿、外汇枯竭、通胀猛增的国运险情,维克拉马辛哈政府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纾困资金,以帮助斯度过危机。然而,想要获得IMF援助,就必须满足其改革条件,特别是开源节流以创造“可持续的财政金融”。

  为满足IMF要求,维克拉马辛哈政府采取增加新税种、上调企业和个人所得税税率、提高电价、取消燃料补贴等一系列措施。2023年3月,IMF最终批准向斯提供29亿美元救助金。

  然而,在史上最严重经济危机中挣扎的斯里兰卡普通民众,却因为维克拉马辛哈政府的改革而背负更加沉重的生活负担——工资毫无提高,但税赋负担和日常开支却迅猛上涨。

  斯里兰卡中下层民众未直接感受到IMF援助益处,但却直接承受冲击,不满情绪持续酝酿,认为“维克拉马辛哈政府牺牲普通民众利益,为特权阶级牟利”。2022年下半年以来,斯里兰卡多次暴发全国性示威游行,抗议维克拉马辛哈政府“只会增加人民负担,但从未采取措施改善民众生活”。例如,2024年1月,斯里兰卡主要反对党统一人民力量(SJB)还在科伦坡发起万人抗议,抨击斯当局的“极端经济政策”。

  此外,为压制日益不满的社会情绪,维克拉马辛哈政府2024年1月24日以打击网络犯罪为名通过《网络安全法案》(The Online Safety bill),授权斯当局成立有权删除社媒言论、限制互联网访问等的“网络安全委员会”。然而,在民生凋敝、愤懑高企的背景下,这部法律被视为维克拉马辛哈政府强压民意的暴政,不仅受到专业人士的广泛质疑,也引发普通民众的强烈不满。

  斯里兰卡民众怒值郁积,催化左派政党登台?

  当前,斯里兰卡社会弥漫着“幻灭情绪”。普通民众不光对维克拉马辛哈领导政府大失所望,同时也不满于常年盘踞斯里兰卡政坛的“建制派”政党,认为这些“精英政治”都是窃国共谋,根本无法代表民意。

  在这种特殊背景下,长期处于边缘地位的左派政党反而获得广泛青睐,在各种民意调查中处于领跑地位。因此,在预计于今年9-10月举行的总统大选、明年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左翼国家人民力量(NPP)都体现出最大赢面。

  斯里兰卡2024年1月民调显示,NPP支持率高达40%,中左翼反对党统一人民力量(SJB)以30%支持率位居第二,而拉贾帕克萨家族代表的斯里兰卡人民阵线(SLPP)支持率仅为 8%,维克拉马辛哈领导的UNP支持率仅6%。

  这表明,斯里兰卡内政局势可能处于重大变化的前夜,未来出现“向左转”在所难免,而NPP有望成为这一潮流中引领变局的主导力量。

  NPP是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JVP)现任领袖迪萨纳亚克(Anura Kumara Dissanayake)2015年创建的政治联盟。NPP以JVP为核心,囊括28个政党和组织,其中大多处于边缘地位。尽管NPP在2020年大选仅获3.84%选票,但未来很可能 “咸鱼翻身”在各类民调中均处于领跑地位,跻身斯最受欢迎政党。

  

  迪萨纳亚克(资料图/斯里兰卡媒体)

  在斯里兰卡社会“左转”的背景下,NPP长期以来被视为特立独行的政策主张,反而获得了巨大民意支持:外交方面,NPP主张“不结盟政策”,声称要让所有利益攸关方透明参与地缘政治竞争;经济方面,NPP主张公有制、国家主导工业化、国有化,激烈反对维克拉马辛哈政府货币紧缩、国企私有化等改革措施;治理方面,NPP强调大力反腐,特别是UNP等建制派政党深入骨髓的系统性腐败。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主导NPP的JVP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纲,是斯政党中主要的“反印政党”。

  20世纪80年代,JVP已故创始领袖维耶维拉(Rohana Wijeweera)曾主讲“印度扩张主义”系列课程,并将印度描述为“斯里兰卡利益大敌”。此外,JVP曾激烈反对1987年由时任斯总统贾亚瓦尔德纳(J.R. Jayewardene)与印总理拉吉夫·甘地(Rajiv Gandhi)签署的《印度-斯里兰卡和平协议》(Indo-Sri Lanka Peace Accord),该协议推动斯里兰卡议会通过极具争议的斯宪法第13修正案——该修正案由印度提议,旨在解决作为主要民族的僧伽罗人和作为少数民族的泰米尔人之间的冲突,但修正案中将警察执法等权力下放到省议会,将威胁斯国家统一。

  协议签署后,JVP领导起义反对印干涉斯内部问题,但这场起义很快就被斯政府军强力镇压。2022年6月,戈塔巴雅政府未通过招标程序直接将风电项目交由印阿达尼集团接手,而NPP正是谴责阿达尼集团的主力之一。

  在斯里兰卡社会大幅左转的背景下,莫迪政府担心NPP掌握政坛,格外积极推动接触政策。2024年2月初,迪萨纳亚克受邀率领NPP代表团访印,会晤印外长苏杰生、印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多瓦尔等印核心决策者,并讨论“地区安全与双边关系”等议题。

  有媒体猜测,NPP此访表明其战略已从“敌视印度”转向“示好印度”。对此,NPP代表团2月10日返斯后,迪萨纳亚克坚决表示,与印度高层会晤并不意味着NPP奉行的“政治与经济政策”会有所改变。他还指出,如果未来NPP胜选组阁,希望印能在信息技术等领域对斯援助。这表明,NPP已转变为更务实的政治组织,未来即使放弃“反印”立场,也必然更重视大国平衡。

  结语

  在马尔代夫穆伊祖政权推动全面“去印化”战略、尼泊尔新左翼联合政府回归传统友华路线、孟加拉国“印度滚出”运动声势正隆的区域背景下,看似处于对印蜜月期的斯里兰卡其实也正在酝酿重大变局。

  虽然维克拉马辛哈政府高度亲印,但其民意支持率却处于垫底地位,极大概率会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中失去政权。与此同时,具有“反印”传统,且代表中下层阶级的左翼NPP反而有望获得更大政治权威。

  在不久的将来,中斯关系或许能摆脱印度和西方遏制,实现触底反弹,甚至成为中国反向经略印度的重要途径。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15 15: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