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华裔女孩被中美夫妇争抢7年 结局却令人唏嘘

京港台:2024-5-8 05:37| 来源:阿呆爸育儿 | 评论( 57 )  | 我来说几句


华裔女孩被中美夫妇争抢7年 结局却令人唏嘘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华裔相关新闻,最新动态!

  17年前,一场横跨7年的中美抚养权纠纷案,震惊世界。

  8岁女孩被美国白人当墨西哥人养大,却得知一个疯喊“还我女儿”的中国女人,是她的亲生母亲。

  她小小年纪,就命名美国抚养权新法案,让中国国侨办出台新规定,父亲却说“接她回家就是一个错误”。

  中美两个家庭抢她7年,都想赢得她,又把她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

  这个经历坎坷的女孩,叫贺梅。

  

  01

  华裔(专题)“怪”小孩

  “贺梅!安娜!我是妈妈!”

  美国一家超市里,4岁的小女孩转过头,发现一个中国女人激动地喊自己,还伸出双臂想抱住她。

  女孩本能地全身一缩,往后退,警惕而不知所措。

  叫罗秦的女人脸上,写满失落:“贺梅,妈妈想着你啊!”

  

  中国阿姨,您认错人了吧?

  女孩刚要开口,想起那声“安娜”,确实是自己的名字。她怎么会知道?

  没等女孩明白过来,身后的贝克太太尖叫起来:“快来人!她要绑架孩子!”

  贝克太太上去就跟罗秦撕扯,贝克先生抓紧时机,抱起她藏进大衣外套里,像逃亡一样跑出超市。

  女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像这样的怪事,伴随她整个童年。

  

  她是黄皮肤,却从小住在美国白人贝克夫妇家,全家闭口不提她的亲生父母是谁。

  贝克家给她取名安娜,但街上时不时有人叫她中文的“贺梅”,路人们还指着她窃窃私语。

  

  她像寻常美国孩子一样上学,却隔三岔五在报纸、电视上看到自己的照片,同学们天天议论她。

  贝克夫妇对她温柔耐心,但和律师谈起一对中国夫妇,就全程黑着脸。四人碰面,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那对中国夫妇里,就有超市里的女人罗秦。

  她每天跑到贝克家对面,在风里雨里哭喊:“贺梅!贺梅!”就算贝克先生报警,把人赶走,过几天她又来。

  女孩害怕窗外撕心裂肺的声音,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贝克太太连忙捂住她的耳朵安抚,全家多次搬迁。

  她不理解,自己到底为什么经历这些,一个劲扑到贝克太太怀里,委屈哭泣。

  直到8岁那年,美国田纳西州最高法院,即将宣判贺梅案的最终结果;

  人们告诉她,她是那对中国夫妇的亲生女儿贺梅。多年前,是贝克夫妇抢走了她。

  如今,法院判谁赢,她就要跟谁。

  02

  她究竟是谁家的孩子?

  1999年冬天,罗秦含着泪把贺梅送到贝克家,那是女儿出生的第27天。

  天气再冷,她和丈夫贺绍强都会准时拜访贝克家,简单寒暄几句,就迫不及待往里瞧。

  小贺梅似乎是听到她的心声,高兴地爬出来,冲她笑着拍手,索要拥抱。

  

  罗秦差点哭出来。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哪个母亲舍得把孩子寄养到陌生人家呢?

  丈夫贺绍强很有出息,从中国农村来到美国读硕士,毕业前就被一家公司高薪内定。

  那时,罗秦摸着肚子里的贺梅,未来一片美好。

  谁知,一位女同学因向贺绍强借钱被拒,诬告他性侵。学校不分黑白,没等开庭就取消他奖学金,开除学籍。

  一夜之间,贺绍强的高收入、高学历、好工作全都化为乌有。

  祸不单行,身怀六甲的罗秦遇上女同学的丈夫,竟被一脚踢进医院,足足躺了2个多月,贺梅被迫早产。

  他们刚因母女平安松口气,看到1.2万美金的医药费,瞬间坠入地狱。

  罗秦生完孩子不到一个月,就不得不和丈夫一起,没日没夜地打黑工,存钱打官司,还巨额债务。

  他们哪有条件带孩子?

  所以心里再不舍,也只好接受少年法庭和收养中心的建议,把女儿寄养到富人贝克家,忍受骨肉分离。

  谁知,这竟是羊入虎口。

  贝克夫妇早就想领养一个亚裔孩子,一眼相中贺梅。

  开始还打着帮助贺家夫妇的旗号,找各种借口留下她;

  得知贺绍强被开除学籍,随时可能被遣送回国,贝克看机会来了,开始明抢。

  贺梅2岁生日那天,为了不让他们一家拍全家福,贝克直接报警把两人赶走。

  贺绍强被惹毛,一纸诉状把贝克告上法庭,誓要夺回女儿。

  富有的贝克不慌不忙,联手金牌律师、地方法官,一会延迟开庭,一会延后归档文件,成功把贺梅和亲生父母隔开4个月。

  

  等再次开庭,贺家竟成了被告。

  “按照田纳西州法律,贺家父母4个月蓄意不见孩子、不支付赡养费,构成蓄意抛弃小孩,应被剥夺抚养权!”

  

  贺家夫妇当庭冲贝克的律师怒吼,却毫无招架之力。

  2年后,法庭宣布支持贝克的诉求,把贺梅的抚养权转交给他。还发出一纸接触禁令,如果贺家父母私自见女儿,就要坐牢。

  贺绍强两眼一黑,罗秦当庭大哭。随后化悲愤为力量,决心跟贝克家斗到底,坚持上诉5年。

  只是,两人生生错过了贺梅的童年。曾经笑迎他们的女儿,再也回不来。

  

  03

  赢得她的人,她难以接受

  2002年,罗秦被捕入狱的新闻,一举把贺梅案推上头条。

  思念女儿过度的她,在贝克家门外被警察带走,被关进污臭的监牢里33小时,大小便一度要在里面解决。

  而她的肚子里,已经怀有贺梅的弟弟8个月。

  新闻一出,瞬间引爆中美两国的舆论。

  “美国司法机关,居然帮有钱人抢华人(专题)的孩子?”“让8个月孕妇坐牢,毫无人性!”

  在美华人决定团结起来,帮贺绍强和罗秦渡过难关,赢回女儿。

  

  当时,贺家夫妇打黑工的每一家店,都收到法院的传票,没人敢用他们,两人失业后差点连饭都吃不上。

  华人迅速成立贺梅基金会,从社会各界筹得大笔资金。贺家夫妇感动难言,连连道谢。

  好事成双。拖了4年的性侵案终于开庭审理。

  人证、物证都站不住脚,贺绍强沉冤得雪。心里一块沉重石头可算落地。

  然而,贝克的发难还在继续。

  律师向移民(专题)局举报,贺家夫妇是无学籍的非法移民,应被立即遣送回国。

  这下,贺家彻底慌了。

  一旦他们被强制送走,贝克不战而胜,做梦都会笑醒。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所幸,就在移民法官即将落槌之前,中国驻美大使馆的一封密信及时送到,判决结果立即180度大转变:

  贺家夫妇可在贺梅案庭审结束后,放弃入籍美国,自行回中国。

  两人喜极而泣。

  

  最关键的是,华人岳东晓找到反败为胜的证据——

  当初签订的贺梅寄养协议上,从未出现过“领养”字眼,且贺家随时可收回抚养权。

  官司稳了!

  

  有了中美舆论施压、中国驻美大使馆监督、决定抚养权归属的证据,贝克家有什么手腕都不好使。

  2007年,历经长达7年的至暗时刻,贺家父母迎来渴望已久的胜利!

  罗秦终于能堂堂正正把女儿揽入怀中,含泪说出:“贺梅,我们回家。”

  

  然而,贺梅一把推开她,扒着贝克家外的栏杆大哭,说什么都不肯离开8年的“家人”。

  贺绍强和罗秦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团聚的喜悦凉了大半。

  没办法,只能等贺梅慢慢接受原生家庭,通过心理评估,再带回国。

  起初,贺梅坚称自己是墨西哥人,只吃墨西哥食物;父母想跟她交流,都被拒绝。

  罗秦没有怪她,而是拿出贺梅婴儿时的照片,一张张跟她聊;又接来贝克家的小女儿,同吃同住。

  让贺梅明白,父母从来没有抛弃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未来回到中国,她一样有机会和贝克家见面。

  终于,贺梅笑了。

  04

  与坎坷的童年和解

  三人回国当天,机场围了10多家媒体。民众纷纷称赞,这场“中美大战”的胜利,特别长脸。

  谁知,大家的高兴劲还没过去,贺绍强和罗秦竟然离婚了。

  “也许让贺梅回到家,就是个错误,”贺绍强说,“当初我早就想过放弃,是罗秦坚持要要回女儿。”

  他们扛过美国7年腥风血雨,却没撑过一家团聚的第3个月。

  

  贺绍强一家在老家

  罗秦不认为是贺梅的问题。

  失去共同目标后,夫妻俩的性格矛盾再也藏不住,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把贺梅和弟弟妹妹都被吓得不轻。

  贺梅硬着头皮,用蹩脚的中文劝父母别吵了,但根本劝不住。贺绍强吵上头,甚至动手打罗秦,警察都赶来了。

  这日子,罗秦过不下去一点,坚持要离婚。结果贺绍强连生活费都不给,还试图向罗秦索要10万元赔偿。

  

  逢年过节,贺梅生日,贺绍强都懒得打个电话。只在镜头前亲近贺梅,或者采访要用她照片时,联系一下。

  相反,随着时间流逝,曾经剑拔弩张的罗秦与贝克一家,关系意外地缓和不少。

  一年暑假,贝克主动邀请3个孩子去美国玩,罗秦同意了。

  

  贺梅在那里长大,一去就如鱼得水。弟弟妹妹也很高兴,从美国回来后,欢快分享那边的见闻。

  罗秦见孩子们喜欢美国,就打算等手上有钱,送他们去那边上学。

  2011年,罗秦一拿到300万的拆迁款。立马联系贝克家,拜托他们照顾的贺梅和弟弟。对方自然求之不得。

  回到熟悉的田纳西州,贺梅却没有想象中快活。

  

  她从不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名字。不想看人们如何强调,她是一个抚养权争夺案的受害者,多么可怜。

  无论走到哪里,她都是一个“怪”小孩。夹在两个国家、两种文化、两个家庭之间。

  好像中美都有家,又在哪都无家可归。

  

  直到18岁时,贺梅在大学申请作文里写:

  “我学会一种新的语言(汉语),去过被曲解的中国;我学习怎样去爱我的原生家庭,去理解各种不同的观点;我有勇气分享自己的故事。”

  “那些曾经深深困扰我、从前难以理解的点点滴滴,都让我收获成长。”

  

  成年的贺梅发现,解决痛苦的最好方式,就是直面它。于是挣脱迷失、彷徨,主动与童年和解。

  这篇文章,帮助她被一所高校的国际关系专业录取,还拿到全额奖学金。

  2024年,贺梅本科毕业,她说想当一名优秀的美国外交官。

  如果梦想成真,她将成为中美沟通的桥梁。

  05

  贺梅是一个不幸的孩子。

  贝克夫妇以她为筹码,一味争夺自己的利益;父亲打官司赢得她之后,又果断放弃。

  他们的行为自私自利,甚至毫无道德。

  无论如何,孩子不该是大人斗争的工具,沦为牺牲品。

  童年每发生一次大动荡,都如同换一次空气,他们怎么受得了?

  衷心希望贺梅早日走出阴霾,人生重回正轨。类似的悲剧不再发生

相关专题:华人,华裔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16 10: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