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权威民调显示拜登在多个摇摆州落后,该如何解读?

京港台:2024-5-17 08:54| 来源:美国华人杂谈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权威民调显示拜登在多个摇摆州落后,该如何解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总统拜登最新动态!

  周一(5月13日),《纽约(专题)时报》和锡耶纳学院公布了在摇摆州进行的新民调的结果,该民调被公认质量很高,因此其结果被大量媒体关注,引发了众多选民讨论。而这份调查结果显示:前总统川普在六个关键摇摆州中的五个领先其民主党对手拜登(专题)。

  具体来说,川普在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佐治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这五个州的登记选民中领先于拜登。拜登在登记选民中领先的唯一战场州是威斯康星州。

  从数字来看川普优势明显。川普在亚利桑那州和密歇根州的支持率领先了7个百分点,在佐治亚州领先10个百分点,在内华达州领先了12个百分点。

  《纽约时报》首席政治分析师内特·科恩(Nate Cohn)指出,这些数字自去年11月以来基本没有变化。然而,科恩指出,自那以来,“……股市上涨了25%,川普在曼哈顿的刑事审判已经开始,拜登的竞选活动在战场州投放了数千万美元的广告。”但民调显示,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这些事态发展帮助了拜登,伤害了川普,或者平息了选民的不满

  其他民调也显示出类似的结果。538同样是一个相当权威的民调和研究机构,该机构定期发布民意调查平均值——研究显示,均值比由单一调查公司进行的调查更准确。而在本周三新公布的全国民调平均值中,川普以41.2%对40.5%的微弱优势领先于拜登(截至周三下午美东时间1:30)。

  不过,专家提醒媒体和选民要谨慎解读数据。因为民调的准确性越来越值得打上一个问号,尤其是在距大选尚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此外,细究数据还会发现,拜登在五大湖的摇摆州并不落后,而这为他指出了一条获胜的路径,尽管这个路径目前看来非常狭窄。

  民调的准确性值得怀疑,尤其是相距大选尚远时

  尽管民调常用于反映公众意见,但近年来的选举中,民调结果有时严重失准。例如,2016年大选中,民调普遍预测希拉里·克林顿将获胜,但结果是川普胜出。即使在2020年大选中,虽然大多数民调正确预测了拜登的胜利,但整体误差率是40年来最高的。

  民调的准确性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包括样本选择、数据收集方法和统计误差。不同的民调机构采用不同的方法进行调查,有些通过电话,有些通过在线调查,导致数据质量和准确性有所不同。标准的误差范围通常为3%,但《纽约时报》201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大多数历史民调的实际误差幅度接近6%或7%。

  首先,选民告诉我们完全矛盾的事情。大约60%的人告诉民意调查人员,川普应该退出大选。但是将近一半的人说他们会投票给他。哪一个说法更可信?有大量的研究表明,选民说他们想要什么与他们的投票方式并不一致。无论是油价、乌克兰战争还是候选人本身,受访者往往给出相互矛盾的答案,表明他们要么不理解问题,要么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第二,即使你认为民意调查在某种程度上是可靠的,也没有证据表明在总统选举前一年甚至半年进行的民意调查是准确的。民主党顾问西蒙·罗森伯格(Simon Rosenberg)是为数不多的在2022年中期选举前指出所谓“红色浪潮”并不存在的人之一,他最近写道:“到头来,民意调查只是一个瞬间的快照,并不能预测任何事情。政治上的事情总是在变化,变化是永恒的。”

  从历史上看,距离大选越近,民调的结果也可能越趋近准确。东北大(专题)学政治学副教授尼克·比彻姆(Nick Beauchamp)说:“人们通常认为,提前这么久进行总统选举的民意调查是不可预测的。随着选举临近,民调的准确性会上升,错误率会下降,而现在我们处在一个误差相当于抛硬币的区间。”

  《国家杂志》(National Journal)的娜塔莉·杰克逊(Natalie Jackson)说,在“两党都召开了各自的全国代表大会,进入9月之前”,不要过于看重民调结果。

  政治学家还会坚持认为,许多被记者视为重要事件的事件实际上似乎对选举结果没有重大影响。这包括总统候选人之间的电视辩论和两党夏季的提名大会。在全国代表大会上,候选人在获得正式提名后的几天里,民调数字通常会出现小幅反弹或上升。在辩论中,被观众和记者视为赢家的候选人可能会看到他们的民调支持率短暂上升,而这种上升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

  甚至连临近大选时的民调也未见得准确。加州(专题)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商学教授唐·摩尔(Don Moore)等人分析了11个选举周期的1400多个民意调查数据,发现在选举前一周进行的民意调查中,只有60%的民意调查准确预测了赢家。

  当然,民调也不是一无是处。它可以提供公众对事件和候选人的广泛看法,并显示出意见变化的趋势。它也可以提供一部分信息,让选民能够认真、批判性地评估选举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和争论的问题。而这正是最近这两个重要民调结果的意义。

  如何看待纽约时报摇摆州民调结果?

  大多数州的投票结果都是可以预见的:纽约州长期以来一直支持民主党;阿拉巴马州支持共和党。但《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近期调查的是摇摆州——拜登和川普都有机会获胜。每位候选人都需要赢得一些摇摆州的选票才能入主白宫。

  这个结果对民主党来说不太好,但他们到底应该有多担心呢?

  首先,拜登在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和内华达州等阳光地带的战场上似乎落后很多,但在五大湖的摇摆州,拜登的表现要好得多。

  在这三个州,他与川普的差距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大。首先,这些数字是询问登记选民(Registered voters)。

  但并不是每个登记选民都投票:有些人对候选人不感兴趣,有些人就是懒得投票。2020年,有1.68亿人登记投票。实际上只有1.58亿人去投了。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当《纽约时报》询问那些表示计划投票的人(而不仅仅是登记选民)时,结果变得非常接近。

  在这些计划投票的人(Likely voters)中,拜登实际上在密歇根州领先一个百分点,而不是落后七个百分点。他在宾夕法尼亚州落后三个百分点,在威斯康辛州落后一个百分点,但在误差范围之内(这些民调的误差在正负3.5%以内)。

  因此,在密歇根州、在拜登长大的宾州,以及在威斯康辛州,竞选基本上势均势敌。

  这些调查还凸显了拜登团队的努力方向:年轻选民和非白人选民是民主党联盟的两大基石,他们对拜登尤其不满,主要是因为美国的经济状况。

  拜登目前的困难主要来自非白人选民。选举建模网站Split Ticket的分析师拉克什亚·贾恩(Lakshya Jain)告诉Vox新闻,“在阳光地带,白人选民通常更保守一点。民主党在阳光地带的优势来自少数族裔。”

  他以佐治亚州为例:黑人选民约占选民总数的30%。如果拜登在争取黑人选民方面遇到困难,那将对他在该州的总体支持率产生重大影响,因为民主党经常以巨大的差距失去白人选民。

  此外,拜登也需要争取年轻人。他在30岁以下选民中的支持率接近持平,自2004年以来,民主党在每次选举中都至少领先18个百分点。

  尽管巴以冲突持续绵延,但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是拜登支持率下降的驱动因素。

  贾恩指出,在2020年曾经投过拜登的选民中,只有1%多一点的选民表示将因为加沙问题倒戈,而且再拆解数据甚至还会发现,这部分人当中,有17%是因为认为他对巴勒斯坦太偏心了。拜登支持率下滑,更大的原因显然是经济。大约90%的年轻选民和85%的拉丁裔选民认为经济状况一般或糟糕,川普在经济方面得到了这两个群体更好的评价。这些迹象表明,拜登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最后,还有一些额外的核心信息值得关注: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的表现比拜登更好,并且获得了民主党选民本身的更高支持。拜登在这6个州总共落后6个百分点,而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在可能的选民中领先4个百分点,差距为10个百分点。

  这表明,2024年可能是民主党分裂投票之年,也可能是这些民主党人“回家”并最终投票给拜登的一年

  当然,这对民主党人来说仍然不是最好的消息。川普在阳光地带州的领先优势自上次时报/锡耶纳调查以来一直在增加。《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弗兰克·布鲁尼(Frank Bruni)因此提醒民主党人绝不可在此时松懈。他写道,“他[拜登]需要做得更好——更积极地捍卫自己的政绩,更具体地为自己的第二任期辩护,展现出更多的力量,更有效地传达他和对手之间最重要的区别:拜登真的爱美国,而川普真的只爱自己。”

  拜登的获胜路径已经缩小——至少就目前而言如此

  NBC新闻的高级政治编辑马克·默里(Mark Murray)在新闻通讯中写道,这些调查“突显出拜登赢得必要的270张选举人票的道路似乎要窄得多。”

  《华盛顿邮报》的亚伦·布莱克(Aaron Blake)写道:“周一让人们对(拜登)仍然面临的艰难的连任之路进行了现实检查。”然而,布莱克相信拜登可以扭转局面,他写道:“拜登根本没有赢得他本应稳赢的选民。虽然有迹象表明他可以扭转局面,但他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

  538的资深选举分析师纳撒尼尔·拉基奇(Nathaniel Rakich)在分析了最新的民意调查平均值后指出,虽然川普在全国民调中以0.7个百分点的优势暂时领先,但美国是通过选举团选举总统的,而不是普选。而根据538的州级民意调查平均值,虽然拜登在竞争最激烈的州落后,但在那些选举人票足以让他当选总统的州,他仍然领先。

  这就给了他一条赢得选举人票的路线——中西部地区,即传统的“蓝墙”州: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这些州在2020年大选中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而在2024年也被视为必争之地,从前面《纽约时报》的民调来看,这里也恰恰是拜登和川普咬得最紧的三个州。如果拜登能赢得这三州,再加上他在2020年至少以六个百分点获胜的所有其他州和地区,他将获得270张选举人票。

  这完全在可能的范围内。要达到这个门槛,拜登只需要从现在到11月在这三个州的平均民调中增加2个百分点,这并不需要多大的增长。此外,它在合理的民意调查误差范围内。因此,虽然川普目前在总统竞选中领先,但这种领先并不安全。

  与此同时,民主党人不应该对他们面前的任务抱有幻想。赢得上述三州将要求拜登积极提高支持率。这条路线也让竞选团队没有犯错的余地:如果拜登输掉这三个州中的一个,他就需要拿下一个或多个更具挑战性的阳光地带州来弥补。

  还有一个问题:要想通过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获得270张选举人票,拜登还需要赢得内布拉斯加州第二国会选区的选举人票,他在2020年只赢了6个百分点。内布拉斯加州第二区的民意调查很少,但现有的民意调查显示,川普目前在那里领先。

  如果川普赢得内布拉斯加州第二区,而拜登赢得密州、宾州和威州,那么选举人团将以269比269平手。根据宪法,这将把选举扔给众议院,每个州的代表团(不是每个代表)将获得一票,需要达到50票中的26票才能选出总统。在这种情况下,川普很可能会获胜,因为共和党人可能会在选举后控制大多数国会代表团,即使他们没有在众议院占绝对多数。

  自1824年以来,众议院一直不需要介入决定总统选举,但从选举地图来看,今年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并不为零。

相关专题:拜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9 01: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