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健身房界爱马仕突然倒闭,戳破北上“中产幻觉”

京港台:2024-5-17 21:04| 来源:凤凰WEEKLY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健身房界爱马仕突然倒闭,戳破北上“中产幻觉”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24年,最不体面的告别是什么?

  是一家精品健身房突然倒闭,让无数北上中产陷入「断崖式分手」的伤痛。

  4月30日晚,精品健身房SPACE向会员及物业方发布《告知书》,宣布:

  北京上海所有门店,将在5月1日起停止运营。

  

  几小时前,SPACE的线下健身房还在正常上课;

  几个小时后,突然被通知快乐老家一夕倒闭。

  至此,SPACE在互联网中拥有了清晰的人设——精品渣男:

  婚内连夜卷钱跑路,只留一张电子分手信。

  

  〓 图源:小红书用户@宇宙书信局

  不过奇怪的是,以往健身房突然跑路,用户总会全网讨伐。

  但这一次,被分手的中产们却一反常态,互联网上,都是他们的惋惜之情。

  一条流传甚广的高赞评论是:

  “那些年的情爱与时光,终究是错付了。”

  

  我好奇了,人到中年,居然还会失恋吗?

  

  SPACE跑路,中产女孩失恋了

  中产跟SPACE的告别,绝对是2024年最真挚的情书。

  真挚到让人产生一夜回到“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错觉。

  “留下一页纸,再也不见”;

  “好像被渣男骗财,走不出来了”;

  “难道所有美好的开始,都会以不体面的方式完结吗?”

  在中产笔下,SPACE的倒闭跑路,让他们失去了“快乐老家”:

  “心痛又空荡,我们唏嘘的不是课包,而是无可替代的快乐……”

  

  如果没有媒体和自媒体的采访,光看中产在社交媒体发布的帖子,人们根本想不到SPACE的跑路情节有多恶劣。

  在公众号“懒熊体育”的采访报道中,截至SPACE宣布倒闭那天,有会员还剩一万多元的课包没有上完。

  会员们组织的维权群,有将近800人填报损失金额。少则几千元,多则五六万,据“懒熊体育”粗略估算,未销课总金额超440万元。

  

  有会员在30号收到了课程取消的通知,本以为是预约人数不足的常规取消,没想到是彻底分手的前兆。

  很快,约课的小程序就搜不到任何课程,门店的电话也打不通。

  “直至1号早晨,才看到上课老师在群里通知可以去太古汇物业登记维权了。”

  有教练反映,他们的私人物品也没办法取出;

  还有部分学员,衣物和鞋子至今还被锁在门店里。

  SPACE北京国贸店的闭店通知,甚至是国贸商场张贴的。

  

  可就在一天前,SPACE还是北京和上海高端写字楼和商圈的标志性健身房。

  五位数课钱的损失,一大群受损失的会员,未销课的440万元。

  如果是别的连锁品牌携手倒闭,用户反应大多是维权、报警、在社交平台奔走呼告。

  而这群SPACER的悲伤情绪,仿佛并不来源于金钱的损失,更多的是离开原来社群的不舍,和找不到平替的心碎。

  

  甚至有用户在知道SPACE倒闭后,专门上大众点评,给它补了一个五星好评,作为对这些年的回应:

  “事到如今,我能想起来的全是美好和感恩……”

  

  中产对SPACE的情绪有多复杂呢?

  既有对过去缱绻时光的爱, 也有对“断崖式分手”的怨。

  但爱大于怨。

  就像一场盛大的断崖式分手,SPACER们大概率会尝试认识新人,但依然觉得渣男更好。

  

  〓 图源:小红书用户@忆慈Yici

  一个健身房倒闭,为什么消费者反而感觉比投资人更难受?

  而且,为什么发声的都是女性?

  

  SPACE,靠什么狙击中产女孩?

  在会员们的回忆里,有SPACE的地方,塑造着一种典型的中产理想生活方式——

  SPACE总是开在市中心的高端商圈,且青睐商场顶楼。

  装修偏好大落地窗的设置,视野开阔。

  每家场馆请国外艺术科技公司来设计,灯光、音乐,就连健身房的气味都是精心设计过的。

  

  洗浴区提供干净的毛巾、香喷喷的洗发水沐浴露,lululemon的瑜伽垫。

  之前还会给顾客提供脏衣袋,让客户在洗澡前把运动完的衣物装在里面。虽然是赠品,但是质量好到让人完全可以反复使用。

  这里的每个细节中都暗藏品位,拿捏着中产的心。

  

  在选址上,每一间SPACE的场馆里都有大窗户,光线极好,场馆都请国外艺术公司来设计过。

  来健身的人很难不对镜自拍——然而几乎每个来SPACE运动的人,也都有一张透过巨大落地窗,隐隐看到繁华CBD林立高楼的自拍。

  “因为光线很好,显得我皮肤很透亮,带着一点点刚运动过的红晕。”

  

  在课程设计上,它也别有用心。

  和市面上多数重视器械锻炼的健身房不同,SPACE健身房里的器械几乎只有单车,团课主要集中在瑜伽、芭蕾和舞蹈这几项。

  

  〓图源:SPACE官网

  不仅不侧重于力量训练,还把音乐作为卖点,打出“运动社交”的名片。

  这样的双向筛选,令SPACE健身房里含直男率很低。

  对女用户来说,这极大减小了在健身房被“随地大小爹”的概率,反而拥有了更多空间书写女性故事。

  在小红书博主@宇宙书信局 征集到的SPACE会员故事中,有网友在SPACE交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她们“一起约课逛街,一起抢购Lululemon”。

  甚至连恋爱,都选择去SPACE谈。

  

  〓 图源:小红书用户@宇宙书信局

  有人在“分手信”里无不惋惜:

  “上课时候姐妹们在单车骑的飞起,下课以后休息区响起各种外语会议电话的声音,好舍不得这群优秀的卷王小姐姐。”

  另一方面,比起传统教练,SPACE健身教练更像是音乐表演者和社群领袖。

  SPACE有专门的音乐策展部,提供音乐素材给教练,音乐的加入让上健身课的会员很容易被调动情绪,从而感到快乐。

  更何况,这些教练的履历也卷上加卷——

  有的是lululemon的品牌大使,有的是Groow、ELECTRO的品牌挚友,更有不少小某书的几万粉KOL。

  SPACE有不同国籍的老师,有的课甚至是全英文教学。

  拥有一位健身教练,和拥有一位Lululemon品牌大使健身教练,他们的本质是相同的,但除了本质都是不同的。

  尤其是对于追求生活品质的中产阶级而言。

  

  原本,健身就是自我塑造、自我认同、自我标榜的磨砺之茧,在这样的环境里流汗运动,它会给所有人一种生活的幻象:

  在这里健身,确实能让我显得更好。

  

  毕竟从踏入中国大陆的那一刻起,SPACE就开始树立自己的高富帅人设。

  2016年,LuluLemon在中国大陆还没有一家正式的零售店的时候,SPACE就开进了北京三里屯北区,面积900平方米。

  开店当天,就玩起了名人效应。

  邀请了包括泰勒·斯威夫特和杰西卡·阿尔芭的私人教练等明星助阵;

  郑恺、吉克隽逸等明星出面站台,吴彦祖也曾是这家健身房的投资人之一。

  别人还在努力打知名度的时候的时候,SPACER已经是吴彦祖的嫡系弟子了,你说有没有排面吧。

  

  首店开业后的一年多,迅速在北京、上海以及台北扩展至6家门店,巅峰时期门店超过10家。

  2018年还获得由阿里巴巴基金领投的1亿元的B轮融资。

  背靠资本,SPACE一度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富二代”。

  更让中产心动的是,近乎“完美”的SPACE,还拥有完美的价格。

  SPACE定位中高端健身,消费对象多在25—45岁之间的中等收入人群。大多数课程为45分钟到1小时,单次课时费在100-288元,以月付模式为主。

  如果办理最高档位的月付卡,每节课可到59元。

  

  对比超级猩猩团课80-100元的单价,SPACE虽然定位中高端但并没有“高不可攀”。

  反而是一种性价比之选。

  要知道,就连被打工人戏称为“穷鬼健身房”的乐刻,单买一节团课都要79元。

  虽说开通会员可以免费约课,但单月的会员费一般也在299元左右。

  在同行衬托下,巅峰时期的SPACE凭借综合实力杀出重围,被中产称为团课天花板。

  

  有人说过,中产的秘辛在于,用一些小钱,换不足为外人道的美好感受。

  从这个方面来讲,可接受的价格,加上可享受的服务,对沉浸在「断崖式分手」悲痛的中产而言:

  SPACE跑路后,它营造的生活方式却自此断流了。

  所以SPACE提桶跑路之后,受害者中产不得不感慨一句:

  SPACE,没有平替。

  

  精品健身房的倒闭 是中产生活方式的坍缩?

  中产和SPACE之间,其实不只是甩与被甩的关系,还有“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楼塌了”的唏嘘。

  脏衣袋渐渐没了,某些门店里坏了很久不修的锁柜,屏幕不亮的坏掉的单车……一切都在慢慢滑向某个深渊。

  如果从宏观来看,其实情况早就不妙了:

  从2022年开始,上海港汇恒隆店、杭州湖滨银泰店、上海新天地的门店依次关闭。

  只不过当时还有很多人以为只是单个门店的问题,“希望space再开新店”。

  

  直到这次SPACE跑路,健身相关的业内人如梦初醒:“居然连SPACE也倒闭了?”

  毕竟在中产健身赛道,SPACE曾是业内的佼佼者。

  过去几年,会员们在SPACE约课要靠抢,受欢迎的课程后面甚至有几十人排队候补。

  它极高的用户黏性,高端的品牌认知,牢牢占据着中产的生态位。

  市中心高昂的地租、购买团课音乐的版权花销、健身房的装修、品质满满的洗漱用品......

  吸引中产的种种细节里,都需要金钱的雕琢。

  这些被人津津乐道的细节,也是它的催命符。

  

  在过去的8年里,阿里投资的那一个亿早就烧完了,SPACE这个“富二代”的手头越来越紧。

  过去几年,为了完善线上课程的产业链条,Space收购了家庭健身公司My shape(一家主推AI智能私教家庭的品牌,包括Ai健身电视、健身镜),但并没有为其品牌带来更多有效的投资回报。

  SPACE门店收入虽然不低,但显然无法填补过去烧出的窟窿。

  富二代身份早就开始失效,宠出来的用户却没法瞬间成为新的娘。

  

  在闭店前,SPACE曾尝试了多次“自救”:

  推出更多样化的会员卡,关闭部分战略门店以降低运营成本、跟lululemon昂跑等运动品牌跨界合作、邀请瑜伽大师开课、建立线上健身板块等。

  甚至在倒闭前几天,还推出了力度前所未有的年卡优惠活动。

  然而这些举措收效甚微,最终SPACE还是走向了末路。

  

  在此之前,国内中高端瑜伽健身门店梵音、一兆韦德等就曾经历过闭店风波。

  整个行业的数据也不乐观。根据《2023中国健身和健康生活方式行业报告》,2023年中国健身房的闭店规模超过20%。

  健身房行业本就身处寒冬,精品健身房们还要拼命维持高富帅人设;

  而其他没有“中产包袱”的健身房,早就身段灵活地找别的路子了。

  更为平价的乐刻健身房开起了200至300平米之间的小型健身房,租金低,负担小。

  它的推行了月付制会员卡,健身房也是24小时营业,旨在吸引碎片化时间多、钱少、不稳定的打工人和学生。

  

  这些招数不是SPACE不知道,只是它不能。

  吸引中产的每一分品质背后,它都需要海量金钱装点门面。

  在钱捉襟见肘的时候,型男也会秒变渣男。

  中产生活,归根到底还是门生意。

  生意失败,徒留一夜失恋的中产怀念这8年里的快乐时光。

  他们写的分手小作文里细数运动给自己带来的各种好处的同时,也陷入深深的迷茫:

  究竟是某种精品健身房倒闭了?

  还是自己的生活方式在坍缩?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24 03: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