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续:神秘人曝光 涉430亿元

京港台:2024-6-8 13:08| 来源:南方都市报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续:神秘人曝光 涉430亿元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被称为“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有了新进展,该案因涉及6.1万枚比特币,按照市值预估超过30亿英镑,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当地时间5月24日,英国伦敦萨瑟克区刑事法庭对华裔(专题)女子温俭(JIAN WEN)涉嫌洗钱一案作出判决,温俭被判处6年8个月监禁。此前,温俭因多起大额消费却难以解释支付的比特币来源而被英国警方盯上,2018年10月,英国警方突袭温俭住处,查获包括笔记本电脑、U盘等一批电子设备,在随后的侦查中破获6.1万枚比特币。

  案件历时近6年侦查,据英国伦敦萨瑟克区刑事法庭认定,温俭并非主谋,而是背后另有其人。其系华人(专题)女子张雅迪(Yadi Zhang)保姆,涉嫌帮助雇主洗钱。张雅迪于今年4月在英国落网,仍待英国法院进一步审理。英国伦敦萨瑟克区刑事法庭同时透露,这笔巨额加密货币来自张雅迪在中国境内实施的经济诈骗。

  多位关注本案的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证实,张雅迪实名钱志敏,是天津蓝天格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据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2017年底通报,蓝天格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资金高达430亿元,约有12.6万名投资者卷入其中

  潜逃英国数年之久,钱志敏被捕,5月16日,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再次对外发布通告称,自2018年2月以来,公安部门一直在积极推进国际执法合作追逃追赃,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钱志敏发布红色通缉令。案件进入转折点,接下来将对钱志敏如何追诉、巨额资金如何追回成为焦点。

  

  智能养老+虚拟货币

  短时间非法集资超四百亿

  蓝天格锐爆雷已有近7年。

  据天眼查显示,天津蓝天格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从事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为主的企业,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其法定代表人为任江涛,也是唯一股东。多方信源向南都记者证实,任江涛实为钱志敏的前台代言人

  社交媒体上至今仍有“你给格锐三年时间,格锐给你三世富贵”的宣传照片流传,这几乎是每一场蓝天格锐推介会的标配口号。蓝天格锐先后以“金融科技”“智能养老”为噱头,推出多款短期理财产品,投资期限一般是6至30个月,承诺年化收益率最低 100%,最高300%。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该公司的理财产品多瞄准老年人,通过拉人头的方式,短时间内在全国成立了几十家分支机构圈钱。

  

  蓝天格锐推介会。

  “生命环”是其圈钱的主要产品。一则蓝天格锐发布于江苏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官网的招聘信息揭示了其套路,该招聘信息显示,蓝天格锐对外宣称以尖端电子计算机芯片研发为主营业务,在短时间内打造成为行业翘楚。2015年推出“生命环”项目,引领中国智能养老产业的新高峰。结合智能电子设备、大数据计算与落地服务,甚至得到了国家部委背书,公司还将在天津规划建立全国第一座智能养老产业园。

  据了解,“生命环”仅对外免费发放的数量即达到上亿,并设立“生命环”项目服务中心,全国设立两百余家实体门店。然而南都记者查询发现,该产品仅仅是宣称拥有诸多专利的蓝天格锐公司唯一注册专利,实质为并无多少技术含量的智能监控手环。

  

  蓝天格锐“生命环”宣传信息。

  多位受害人证实,该产品为幌子,实则靠吸引投资者购买金融理财产品。此外,蓝天格锐还以虚拟货币投资为名吸引大批投资者。有受害人披露,蓝天格锐曾组织投资者去参观该公司的比特币矿机。但据英国警方证实,该公司对外宣传的比特币矿机实为报废产品。

  彼时,互联网金融正势头强劲,民间投资热潮兴盛,以投资理财为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并不少见。一位受害人表示,其母亲在被蓝天格锐公司销售团队带至日本(专题)豪华游轮旅行后,投资了约2500万元人民币(专题)购买蓝天格锐的一款产品,但获得的返利不到投资的一半。蓝天格锐爆雷后,至今仅退还160万元人民币。

  近期,亦有媒体披露了蓝天格锐短期内维持运转的方式以后来投资者的钱返还给前面的投资者。这一运作模式也得到了一位了解本案人士的证实。据司法认定,2014年8月至2017年7月,蓝天格锐陆续吸纳资金402多亿人民币,向128409人返款341亿多元。用于购买珠宝款项9568万多元,用于购买不动产款项9189万多元,用于日常运营支出2.1亿多元,“生命环”客户服务中心项目支出1.2亿多元,其中还有11.4亿多元被用于购买比特币。

  钱志敏当时出于何种目的购买比特币尚无人知晓。据了解,2014年6月,钱志敏以任江涛的名义开设数字货币交易账户,在比特币交易在中国仍然合法化时,于加密比特币平台兑换大量比特币。当时加密资产监管规范尚未出台,全球反加密资产洗钱制度尚未建立,比特币价格还未暴涨,仍在一千美元以下徘徊,钱志敏的比特币投资显然难以兑换对外宣称的300%收益。

  颇为微妙的是,这一击鼓传花的骗局原本能更早露出马脚。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披露,2016年8月17日,该公司经理吴小龙曾在辽宁凌海市某商务宾馆举行产品推介会时被人举报涉嫌传销,并因涉嫌非法集资与另一名组织者遭刑事拘留。

  吴小龙被抓后,钱志敏请托他人为吴小龙办理取保候审,经中间人时任凌海市自来水公司副书记、副经理霍建牵线,最终,此案的主办民警、时任凌海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张烈以吴小龙主动交代犯罪事实且羁押期限届满、主要犯罪事实尚未查清、案件尚未办结为由,办理取保候审。事后,霍建收取贿赂670万元,张烈收取贿赂830万元。

  吴小龙被放出之后,蓝天格锐的骗局又持续了一年多,直到2017年7月底,蓝天格锐以财务系统升级为由暂停返利,受害者在多地报警。

  钱志敏从不以真名示人

  潜逃境外曾在泰国被扣押

  2017年12月27日,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正式发布通告称,已对蓝天格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因该案案情重大,涉及人数众多,公安部经侦局曾专门在天津召开专题会部署侦办此案,包括主要涉案人任江涛在内的50名嫌疑人陆续被捕,但钱志敏却一直潜逃境外。

  至少在2017年7月蓝天格锐爆雷前,钱志敏即谋划出逃。据相关中国司法文书显示,钱志敏经赵某帮助偷越国境,而公安部2017年“猎狐”行动案例披露了对蓝天格锐一案的追逃细节。2017年6月,周某、张某、赵某等逃亡境外,接办案单位情况报告后,公安部“猎狐”行动办派工作组赴泰开展工作,次年1月2日,泰国警方将其三人抓获并当场缴获赃物价值7000余万元,1月6日,三人被押解回国。南都记者获悉,钱志敏一行正是在泰国被拦截,唯有钱志敏逃脱。

  另据温俭一案的英国司法文件显示,钱志敏持有缅甸和圣基茨和尼维斯两国护照,2017年9月,钱志敏持名为张雅迪(YADI ZHANG)的圣基茨和尼维斯护照抵达英国,从此长期在英国生活。也是在此期间,钱志敏雇佣温俭为保姆,在后续的大额消费中引发了英国的反洗钱审查。直到今年4月,钱志敏因涉嫌获取、使用或持有犯罪财产出庭受审,其真名才正式被外界知晓。

  多位受害人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钱志敏一直颇为神秘,在国内对外使用“花花”这一化名,鲜少在众人面前露面,偶尔出现也戴着面纱。有知情人士表示,这或许与钱志敏身负旧案有关。

  一份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2013年3月下旬,赵某加入钱志敏等人组织的“香港(专题)瑞银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投资山茶油项目”为名,通过网络宣传、现场授课、实地考察等手段吸引他人加入。该组织实行会员制,要求每人缴纳2800元获得加入资格,多投不限,以下线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2013年11月,赵某被抓后,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获刑两年,钱志敏则被“另案处理”。而就在赵某获刑不久,钱志敏在天津成立天津蓝天格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重操旧业。

  在外界眼中神秘又神通广大的钱志敏,在温俭眼中却是一个可怜的女性。据了解,早年钱志敏曾因一次意外车祸双腿残疾,出行依靠轮椅,温俭在英国庭审中陈述:钱志敏身体残疾,常年卧床极少外出,平日靠电脑游戏和比特币交易消磨时间,夜晚还常因噩梦惊醒。

  案发被查获6.1万个比特币

  2018年10月31日,英国警方突袭了位于伦敦北部汉普斯特德的一座红砖庄园,这里是温俭的住处。警方在屋内查获笔记本电脑、U盘等电子设备及约6.9万英镑现金,并在后续侦查中查获了藏在数字钱包中的6.1万个比特币。按照市值预估,6.1万个比特币的估值折合超30亿英镑,这是英国历史上查获最大的比特币洗钱案。经后续调查,英国法庭认定,温俭系助手协助雇主钱志敏从事比特币洗钱活动。

  

  英国警方在温俭的住处查获了藏在数字钱包中的6.1万个比特币。

  公开信息显示,温俭现年42岁,出生于中国普通的工薪家庭,因结识英国丈夫在2007年持配偶签证移居英国西约克郡,育有一子,但因婚姻不和于2010年离婚。离婚后,她在英国边打工边上学,并在英国利兹获得法律和经济学学士学位。2017年,她搬至伦敦,在一家中餐馆做外卖员,生活一度拮据,住在地下室。当年9月,她通过华人微信群看到一则管家招聘信息,条件优越,遂应聘为钱志敏的助理。钱志敏刚抵达英国,自称是“国际珠宝商”,每月付给温俭4000英镑的工资。温俭需要负责其日常起居、担任翻译,并帮助其处理财务。二人共同租住在伦敦一处六居室的房子里,每月租金为1.7万余英镑。

  认识钱志敏后,温俭的生活有了巨大的变化,不仅住上豪宅,还得以将自己的儿子送入私立学校读书。

  在伦敦,她的主要工作是为钱志敏“买买买”。据报道,二人通过出售比特币,购买了多块名表,数万英镑的高级珠宝、女装。从2017年秋至2018年底,温俭一直在替钱志敏寻觅购置房产,直到2018年夏,计划用3600万英镑购置两套北伦敦的豪宅时,引发反洗钱审查,最终因大额房产投资却无法解释付款的比特币来源而被英国警方盯上。

  在过去一年半的案件审理中,温俭曾否认了非法洗钱的指控,将矛头直指钱志敏。她表示,自己是被钱志敏利用了,并不了解其复杂的身份和比特币的来源。但英国检方认为,温俭自知在处理犯罪财产。

  事实上,一些细节也表明她对钱志敏以及比特币的来源曾产生怀疑。英国检方指控,温俭与钱志敏同行时,避开与中国签订引渡条约的国家,前往瑞典时还曾在网上搜索“中国引渡条约瑞典”的相关信息,两人经常乘汽车出行,最大限度减少边境检查。

  今年3月,英国伦敦萨瑟克区刑事法庭陪审团裁定其洗钱罪名成立,5月24日,英国萨瑟克区刑事法庭对温俭(JIAN WEN)涉嫌洗钱一案再审,温俭因协助其雇主洗钱被判处6年8个月的监禁。

  6.1万亿比特币何去何从?

  受骗者能挽回损失吗?

  温俭被调查后,钱志敏曾一度不知所踪。据英国媒体报道,钱志敏于今年4月在英国落网,其中的细节尚不为人知。

  当地时间4月24日,钱志敏在英国威斯敏斯特地方法院首次出庭。据英国检方指控,钱志敏从2017年10月1日至2024年4月23日于英国各地获取、使用或持有犯罪财产,但她否认了指控,表示不认罪也不申请保释。目前,钱志敏仍待英国法庭进一步审理。

  随着钱志敏落网,天津蓝天格锐一案也取得突破性进展。此前2019年6月,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曾发布通报称,蓝天格锐的主要涉案人任江涛在内的50名嫌疑人已抓获,28人移交审查起诉。另据公开信息显示,此前收取贿赂保释吴小龙的张烈、霍建也在2022年6月29日被立案调查。2023年4月27日,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张烈犯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100万元;霍建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目前,该案的追逃追赃进入关键节点。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经警方封存扣押犯罪财产,蓝天格锐一案专门成立清退工作组,于2022年11月30日发布公告,开展集资参与人信息线上登记,包括集资金额和受损金额。2023年1月5日和2023年6月8日,工作组再次发布补充登记公告,如今已有一些网友陆续反馈收到了部分退款,但与此前的投资额相比无疑是杯水车薪。

  另据英国司法文件显示,英国警方在钱志敏、温俭洗钱案中查获的6.1万枚比特币,主要是钱志敏在中国实施犯罪的收益购买。随着比特币价格飙涨,6.1万枚比特币如今已涨至数百亿人民币,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分析认为,若这笔巨额比特币能追回,将对案件受害人追赃挽损有决定性意义。

  目前,按照英国法律程序,英国皇家检察署已向高等法院提起了民事追偿,并决定在今年9月召开钱志敏、温俭涉案财物处置听证会。根据2002年《英国犯罪所得追缴法》之规定,如果没有第三方主体提出异议或者异议申请被驳回,上述涉案财物将会被正式没收,一半归英国警方所有,另一半归英国内政部所有。

  碍于中方与英国并无引渡协议,钱志敏要引渡归国尚需依据国际刑事司法协助程序与英国协商,而要追回这笔钱,也意味着中国相关部门及人员需要在未来的4个月内,充分收集证据材料并提交给英国法院,证明英国当局扣押的6.1万个比特币系钱志敏非法吸收的受害者资金所得。

  颇为玩味的是,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今年3月,英国伦敦警察局曾对外表示,中方尚未要求归还这笔钱。5月16日,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则发布通告称,自2018年2月以来,天津市公安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钱志敏发布红色通报,并持续与英国等国家执法部门开展国际追逃追赃协作,目前,公安机关正在积极推进各项追逃追赃工作。一位了解本案的知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实际上早在2018年,中国公安部门即与英国开展交涉,此次钱志敏在英国落网,也与中方提供的线索有关。

  南都记者了解到,根据2013年中英签署的《中英刑事司法协助条约》规定,双方在刑事侦查、起诉和审判程序中相互提供最广泛的司法协助,包括限制、冻结、扣押和没收犯罪所得和犯罪工具。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学者向南都记者表示,2013年《中英刑事司法协助条约》为中国与英国方面开展刑事司法协助提供法律依据,但关于返还或者分享资产的条件和安排,以及返还和分享的比例并无详细规定,因此国际追赃能追回多少目前并无明确国际规则,在该案中仍需国际合作协商,部分先行案例中为各国一半。

  天津东方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刑事与合规部主任王欣告诉南都记者,按照上述协助条约,中英双方相互请求和提供司法协助,应当通过各自指定的中央机关直接联系,中方的中央机关为司法部和公安部,由其出面与英方协商,如果中英刑事司法协助程序启动受阻,国内受害者还可以通过境外民事程序追回自身的合法财产,即聘请英国律师或者请中国律师再委托英国律师在当地进行民事诉讼。“从国家协商的方案而言,其侦查协助固定证据的能力无疑更强,但需要更多决策程序,从私人救济来看虽更为直接快捷,但固定证据难度较大费用也更高。”他说。

  多位学者、业内人士都曾提及该案追逃追赃的困难之处,直言目前中英两国的国际执法合作仍需进一步加强,尤其是中国涉外法治人才欠缺,也导致中英双方开展国际执法合作存在困难。长期研究数字经济犯罪的孙啸天近期则撰文详细分析了该案涉及的复杂的追赃困境,比如需要证明赃款的流向:受害者账户的合法资金—蓝天格锐公司的账户—犯罪嫌疑人钱志敏在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账户—英国警方扣押比特币的专用“冷钱包”。他表示,上述过程中,证明难度较大的是后半段,即涉案比特币的链上洗钱证据。由于虚拟货币的去中心化、匿名性等特征,链上追踪溯源及证据收集需要由专业的技术团队来完成。技术团队收集到链上证据之后,国内侦查机关还需要向虚拟火币交易所发出调查取证申请,获取链上交易的KYC信息(客户首次开户登记资料),证明涉案比特币交易的幕后卖家是钱志敏及其保姆温俭。

  此外,如果英方愿意按照资产分享制度返还部分涉案比特币,后续的资产回流、发还受害者等工作也存在一定难度。目前国内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国内无法直接将比特币进行出售变现,也将给后续资金处置带来难题。

相关专题:英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23 06: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