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马克龙杀了个措手不及 解散国会也反杀自己

京港台:2024-6-16 16:23| 来源:Newtalk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马克龙杀了个措手不及 解散国会也反杀自己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蔡筱颖观点:欧洲议会选举结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紧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并提前举行应在2027年进行的国会大选。 被称为“疯狂政治豪赌”的目的,虽说是“要通过投票来重新选择议会的未来”,震撼全国的却是措手不及的混乱,从议会停滞多项法案,到街上不断示威,并引发股市恐慌重挫,还有在最后一刻才得知这一决定的总理阿塔勒(Gabriel Attal) 在立法竞选活动的最初几个小时内消失不见,而各地方政府马不停蹄的改变度假前的轻松运作,兵荒马乱的筹备选举事宜。

  马克龙宣布解散议会后,总理府的一切活动似乎都停止,直到11日上午,阿塔勒才重新出现,参加了复兴党的议会党团会议,并接受总统指示,领导国民议会的选举,阿塔勒在11日晚间新闻宣布,他将作为多数党领袖领导这场竞选活动。

  民调机构埃拉贝(Elabe)12日编制的晴雨表指出,阿塔勒支持率连续第五个月高于马克龙,这在马克龙2017年执政以来尚属首次。 2022年总统选举第一轮支持马克龙的选民中,阿塔勒的信任度上升5%,达到78%,比马克龙高出7%。 第二轮支持马克龙的选民中,阿塔勒获得60%的信任度,比马克龙高出9%。

  埃拉贝民调显示,7成法国人认为马克龙对其阵营来说是个障碍。 复兴党内呼吁阿塔勒领导竞选,因为“一定不能是另外的人,很明显,这意味着不应是马克龙领导”,消息人士告诉法新社,“应当把阿塔勒的照片放到竞选海报榜首,而不是把共和国总统的照片置入竞选海报”,以“避免风险”。

  在国民议会,议员们突然失业,使得这届议会任期的几项标志性法案,都在祭坛上被牺牲了。 例如,备受关注的生命终结和协助死亡法案,5月27日开始审议关乎协助终止生命的法案被迫中途夭折,为这项法案所做的一切都化为乌有。

  

  解散国民议会的决定也引发市场恐慌。 14日星期五,CAC 40指数下跌2.66%,至7503.27点,创下2024年迄今为止的最大单日跌幅。 整个星期,该指数下跌6.2%,这是CAC 40指数自2022年3月4日收盘以来最糟糕的一周,当时乌克兰战争爆发,该指数下跌了10%以上。

  而在街头,担心极右派国民联盟(RN)在国民议会解散后掌权,马克龙于9日宣布解散议会后,10日就有抵制国民联盟及其主席巴德拉(Jordan Bardella)的示威活动,之后每天都有如火如荼的抗议示威在法国多个城市遍地开花。

  15日下午2点,法国各大工会和左派联盟“新人民阵线(Front Populaire )”更在法国全国发起180 多场反对极右示威游行,巴黎反极右示威活动也在共和广场举行,民众高举“共同反对极右”“人人都痛恨法西斯”的牌子,高喊“巴德拉 滚出去,共和国不是你的”,“国民联盟惹怒了年轻人”,甚至“没有法西斯分子的邻居, 我们的社区没有法西斯分子“。

  大规模的动员是要呼吁法国民众行动起来,把握现在所处的历史性时刻,但这场反对极右派的示威活动,根据警察总部的数据,全法有25万人走上街头,巴黎则有7万5千名示威者,根据总工会的数据,法国有64万人示威,在首都则有25万名示威者走上街头。 但这些数据都远不如2002年的全民众志成城的反对极右派,当年,巴黎有40万人走上街头,全法各地有150万人游行。

  尽管18-24岁的人群中,人民阵线以54%的投票意向位居第一,因为“情况很严重,我们必须介入”。 但根据埃拉贝进行的民意调查,极右派国民联盟在6月30日和7月7日的立法选举中势头强劲,预计将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31%的选票,领先于左派联盟28%的选票,执政党复兴党得票率估计仅为18%。

  游行结束时,暴徒一如以往袭击街道设施,并与警察发生扭打。 巴黎警方之前就担心,有可能重蹈反对退休制度改革时期的覆辙,一开始队伍秩序很好,但在抗议活动结束时发生暴乱,必须严防极端分子趁机制造暴乱。

  国民联盟主席巴德拉谴责周末举行的示威活动,“不能以拒绝接受投票结果的方式来对抗民主”,并承诺,如果他们获得胜利入主总理府的话,会组建一个“民族团结政府”。

  国民议会解散三天后,马克龙12日解释他突然解散国民议会的理由为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不能对欧洲大选的结果无动于衷或充耳不闻,我们必须有所行动。”

  他认为,极右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崛起,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政治事实。 解散国民议会只会让事情变得更明朗,而不是将权力的钥匙交给了极右派,而是出于信任人民、民主和国家,作出唯一符合共和国利益的决定。

  马克龙强调,提前举行国会选举意味着“允许法国人选择谁来执政”,如果人们对目前的情况感到恐惧,那么现在是时候敲响警钟了。

  针对政界在这几天的合纵连横,马克龙抨击极左和极右派,称“价值观之战正在公然展开”,“今天极左人士提出的是社群主义和宽松主义,而极右人士及其盟友提出的是放弃共和国、它的价值观及其基础来解决不安全问题。”。 马克龙的多数派开始与其他政治团体进行接触讨论,但排斥极右,与反犹和、反议会的极左党派。

  马克龙谴责共和党主席西欧蒂(Éric Ciotti)与国民联盟之间的结盟是“与魔鬼签订契约”,指责右翼背弃了戴高乐将军的政治遗产。 西欧蒂11日令人震惊的宣布,希望与国民联盟结盟,这是法国现代政治史上首次有传统政党领导人支持与极右派结盟,引起了该党高层的强烈不满,决定开除西欧蒂,但是,这一决定当天被法国紧急司法判决无效。

  马克龙还指责极左派不屈法兰西在国民议会制造了有时持续和令人担忧的混乱,并批评极左分子“犯有反犹太主义、社群主义和反议会主义的罪行”。 几天前还无法想像的左派联盟已组成“新人民阵线”以期阻止极右派上台。 在意大利出席七国集团峰会的马克龙则批评纯粹基于选票决定的新人民阵线,其分歧的内部“极不协调”,彼此间想法相反,“这是疯狂的,不严肃的”。

  马克龙表示,“面具正在掉下来”,“价值观之战正在公然展开”,有两个极端集团选择了不属于责任的经济方案,它们向人民许诺的礼物并没有资金支持。 马克龙呼吁选民向极端势力说不,希望通过建设性的和开放的对话来团结人民,求同存异。

  尽管马克龙批左驳右,然而,根据CSA最新民调,58%的法国人认为,如果执政党在立法选举中失败,马克龙应该辞职,除65岁及以上人群(47%)外,所有年龄段的赞成比例都超过了50%。 在18岁至24岁的年轻人当中持这种观点的比例甚至高达76%。 他们认为,如果被迫面临“共治”局面,马克龙不应续任总统。 其中,63%的极左派不屈法兰西选民和83%的极右派国民联盟选民希望马克龙辞职。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执政党复兴党的选民中,也有30%要求马克龙在失败后辞职,他们认为,在“共治”的情况下,马克龙不应继续担任国家总统。

  然而,马克龙这星期已两次申明,无论立法选举的结果如何,他都不会考虑辞职。 他认为辞职是荒谬的,他想掐灭这个根本不存在的谣言,它太荒谬了。 很明显,总统选举是五年一次,2022年的大选结果为期五年,共和国总统必须对立法选举给出一个方向和愿景,但“总统不是来参加立法选举的”。

相关专题:法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9 09: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