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堪比二战前德国?中国战略金属储备引发关注

京港台:2024-6-21 05:27|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22 )  | 我来说几句


堪比二战前德国?中国战略金属储备引发关注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星期二(6月1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宣布成立两党“政策工作小组”,“专注于对抗中国对关键矿产供应链的控制”。

  中国对稀土、锂、铜(Copper)和钴(Cobalt)等关键矿产资源的控制和储备,越来越引发美国和西方的关注。除了担心在关键矿产对中国太过依赖之外,中国对关键矿物的控制和储备也令美国和西方担忧中国在为潜在的战争做准备。

  在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近日举行的一个听证会上,有专家指出,中国政府在铜矿石领域的战略储藏,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的战略储藏“有相似之处”。

  铜和钴同时具有军事和民用功能。铜无论对于基础设施的建设,还是电动汽车的制造,都不可或缺。另一方面,由于铜的抗腐蚀能力,它对于武器装备,包括子弹、飞机、舰船的制造,也同样不可或缺。专家们相信,跟踪中国对战略金属和其他能源的储备,监控其异常活动,可以为中国潜在的敌对行动提供早期预警。

  中国是第一大铜矿石加工国

  美国内政部下属的科研机构、国家地质勘探局(U.S. Geological Survey)有关环球铜矿的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继续是世界第一大铜矿石加工、提炼国,其加工、提炼产出占据全球44%。尽管中国本国的铜矿石产出仅占全球不到8%,而且储藏量只占全球储藏量的4%。

  除却加工、提炼产能遥遥领先世界,业界人士还注意到,尽管近几年中国房地产行业出现大幅下滑,产能过剩,基础设施建设出现停摆,但是据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中国铜矿业正在以极端高速扩大,新的铜矿加工和提炼设施层出不穷。

  路透社6月13日的一篇报道指出,“尽管中国国内需求前景并不明朗,但是中国从国外进口的未锻压的铜(unwrought copper)仍然强劲,5月一个月就进口了514,000吨,比4月份高出17.4%,比去年同期高出15.8%。”

  路透社的报道还说,中国从国外进口的未经加工和粗略加工的铜矿石也都有增加。与此同时,4月份一个月,加工过的铜产量为114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了9.2%。

  中国钴矿石储备过去10年翻了50倍

  除了铜以外,中国对另一项战略金属钴的市场占有和储备也令人瞩目。

  美国矿石经济学家大卫·哈蒙德(David R. Hammond)告诉美国之音,钴具有多重战略意义,包括在电动汽车和新能源产业。与此同时,钴也是喷气发动机以及军用雷达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高度军事用途。

  非洲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钴矿,产能占据全球大约四分之三。目前,中方控制了刚果民主共和国19个钴矿当中的15个。除此之外,中方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钴矿石加工、提炼国。

  根据业界人士观察,中方为了确保对世界钴矿资源的近乎全面控制的局面,反复利用价格战,力图打消其他国家对钴和其他关键金属的开发、生产。

  最近一两年,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开始着手重新布局,试图打破中国在关键矿产供应上的主导地位,然而,就在美国政府拿出资金,鼓励在美国国内开采钴矿的几乎同时,钴的价格大跌,在很大程度上迫使已经开始进入研发状态的位于爱达荷州的钴矿项目停止作业。

  矿石经济学家哈蒙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价格暴跌、市场价格目前低于生产价格,是导致这一项目停产的原因。而从时间点上看,似乎过于巧合。

  尽管钴的价格暴跌,2023年一年内,中国在刚果的钴矿继续大幅增产。业界人士怀疑 ,中方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将投资门槛设高,进而打消其他投资者进入这一产业、进而挑战中方的念头。在此之前,中方就是采取类似的手段,迫使其他国家退出另外一种关键金属锑(Antimony)的国际市场。

  美国国家地质勘探局的经济学家和矿石专家安德鲁·加利(Andrew Gulley)在接受美国之音书面采访时指出,尽管中方在2022年期间控制了全球44%的钴矿产能,中国政府仍然计划将2023年全球钴矿产能的57%库存起来。

  加利在他的研究中注意到,中国政府从2014年到2024年这十年内,国家战略储备部门购买的钴矿石从2014年的300公吨,上升到2023年的8,700公吨。而2024年度计划购买额几乎是2023年的两倍,即150,000公吨,十年间战略储备翻了50倍。

  美国前派驻非洲地区的特使J·彼得·范(J.Peter Pham)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虽然中国近年在非洲的投资有所下降,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他们在战略矿石和金属领域的投资有任何显著下降。很显然,这是因为这一领域被中国政府认定具有战略意义。

  战略储备,堪比二战前的德国?

  美国矿石咨询公司Dei Gratia Minerals创始人兼科罗拉多矿业学院下属的佩恩公共政策研究所(Colorado School of Mining Payne Publ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员的格里高里·威舍尔(Gregory D. Wischer)6月13日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USCC)的听证会上指出,中国对铜和钴等战略金属的控制和使用与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具有相似之处”。

  他以书面证词的形式分析了中国政府在铜矿石领域的战略储藏,并将之与二战期间德国的战略储藏做了比较。

  “典型的情形是,中国要购买战略储备资源,一般不会对外公布;在选材方面,他们着眼于本国出产数量大大低于需求的那些矿石,尤其是铜矿石;他们同时还把重点放在具有特殊用途的稀有金属上,比如钴。”他写道。

  威舍尔指出,美国国家地质勘探局(U.S. Geological Survey)1938年的时候形容德国当时矿产以及矿产加工能力的语言,和今天业界形容中国在矿产开发以及加工能力方面的语言非常相似。他说,当时的报告说,在当时世界上主要工业化国家当中,德国经济架构的一个明显特征是它在金属加工领域的能力,远远超出本国出产相关能源的数量。

  威舍尔在呈交给国会的书面证词中指出,“当下,中国也在开采一定数量的金属矿石,但是,它所加工、提炼的矿石,数量远远超出境内矿石产出。”

  他表示,有鉴于此,德国1939年入侵波兰前的战略储备行为,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中方是否有可能是在侵犯台湾前做准备工作。值得指出的是,USCC6月13日的听证会上,与会的多位专家指出,中国正在为台海冲突以及与美国正面开战的极端情况做好准备。与会专家同时强调,美国需要从军事、金融、能源、粮食等多个角度,加大对中国储备能力以及战争动员动态的关注。

  威舍尔说,要进一步了解中国方面加强铜矿石战略储备的目的,一个角度是观察书面上的消费和实际消费两个数据之间的差额。他以德国为例说,德国在1937年和1938年期间,shu mian s的铜矿石消费量要远远大于实际使用的铜矿石消费量。

  威舍尔指出,德国从1935年开始,就不让外界知道真实的矿石消费实情。现在的情况是,外界也很难得知中国战略矿石产品的储备和消费实情。他指出,中方对于锌矿石等其他对于中方不具有同等战略意义的金属的储备,在信息管控方面,没有那么严格,但是对于具有高度战略意义的铜矿石,在信息管控方面,就严格得多。

  这位分析人士说,中国政府隐藏战略储备具体数目的方式可以有很多,比如对外说都是为了经济发展,但实际上一部分是拿去做战略储备的。另外,由于中国政府和企业之间的特殊关系,政府方面完全可以勒令矿产企业和政府配合;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可以让地方上进行金属战略储备,而且这些储备资源就留在地方上,而不是转移到中央储备地点。

  威舍尔还指出,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还于1936年宣布金属产品管控,并且说那是政府制定的旨在国家经济自给的“四年计划”的一部分。这与中国的表现类似。中国2020年底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在描述中国政府的能源储备战略时说,“国家储备与企业储备相结合、战略储备与商业储备并举。”

  威舍尔还提醒说,无论是当初的德国,还是今天的中国,关系到关键的、和军事有关的战略储备信息,矢口否认,或者故意误导,都是观察过程中有可能会遇到的。

  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反制行动

  除了为战争进行可能的准备之外,分析人士说,在中方成功掌握了市场绝对主导权之后,中国还把战略金属当成在国际政治、经济博弈过程中的一个“棋子。”

  继去年八月宣布对鎵和镉进行出口限制之后,中国政府去年底还宣布对石墨等稀土元素以及矿物加工设备实施了出口管制。

  不过,中国的做法已经让西方国家以及一些发展中国家觉醒。媒体分析,“美中特设委员会”的最新举动旨在削弱中国在关键矿产供应方面的主导地位,以降低美国在半导体、风力涡轮机和电动汽车等各种产品中所使用关键矿产的对华依赖。

  2022年3月,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授权使用《国防生产法案》, 鼓励国内生产制造电动汽车电池所需的材料,支持锂、镍、钴、石墨、锰等关键矿物的开采和加工。

  除了美国之外,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在内的民主价值同盟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加强了对中国在境外矿产企业投资的审核,以保护国家资产和资源,降低对体制对手在相关领域的依赖。

  在中国总理李强6月15日访问澳大利亚前不久,澳大利亚官方表示,基于国家利益考量,澳大利亚国库部长吉姆·查默斯(Jim Chalmers)下令多名与中国有关联的投资者出售澳洲稀土矿商北方矿业(Northern Minerals) 股份。

  2022年,加拿大政府公布新规定,外国国有企业对加拿大“关键金属”的投资需要经过特别批准。政府列出了一项包含31种稀有金属的清单,认为这些物资可能会威胁加拿大的经济可持续发展。

  除了诸多工业国已经把关键矿产供应链安全提升至战略高度之外,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在采取措施加强对战略金属的控制。2014年到2017年间,印度尼西亚禁止镍矿石出口,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镍生产国,迫使中国公司在印尼境内加工这种金属。 津巴布韦从2022年底起开始禁止手工开采锂矿,锂未经加工不得出口。2023年,纳米比亚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 去年,墨西哥颁布法令,将其锂储量国有化。玻利维亚撕毁了其国有锂生产商与外国公司之间的协议。

 

相关专题:德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20 02: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