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原本不起眼!魏李倒掉 解放军中这一派冒起

京港台:2024-7-6 23:14| 来源:上报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原本不起眼!魏李倒掉 解放军中这一派冒起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杜政评论文章:习近平(专题)和普京多次信誓旦旦的相互表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共和俄国的渊源极深,中共历来有一批将领由俄国(包括前苏联)培养,这肯定对未来世界可能的战争有影响。而这些中共军中的留俄派,也和军中本土派有天然的藩篱。

  中共早期的大佬说过“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中共军队中也一样,除了河南帮、福建帮、山东帮之分,还有近年的越战派、台海派之分。还有一个鲜有人提及的“留俄派(或称留苏派)与本土派之分。

  军中“留俄派”冒起

  6月27日,中共两个前任国防部长魏凤和和李尚福被宣布开除党籍,7月中旬开的三中全会将走“追认”开除的程序。去年底已担任国防部长的董军,看来终于有望进入中央军委。

  董军上任国防部长之际,他的亲俄标签就引起关注,并被认为是中俄关系进一步拉近的体现。

  虽然中共对俄乌问题表态中立,众所周知,中共暗中援俄,事实上公开也挺俄,两国官方往来在俄乌战争爆发后反而越来越密切。中俄关系密切还体现在中共人事上,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亲欧美派中共官员多退位,而亲俄派则在外交、军事和国防工业领域大受重用,其中国防部长一职的任命是新的动向。

  董军与俄罗斯防长通话可以不需要翻译,他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读大连海军学院时即已经熟练掌握了俄语。他在海军训练部任职期间,曾参与向俄国购买现代级导弹驱逐舰的谈判过程并多次赴俄参与试航、验收。

  董军还曾在俄国的最高军事机构“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受训过,当时是他担任海军副参谋长期间,在习近平上台之后。董军现在作为军中“留俄派”上位的代表人物,可能也是习的必然选择。

  董军还只是前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帝国,为中共政权培养出来的第二个国防部长。上一个是曹刚川,他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毕业于前苏联的炮兵军事工程学院指挥系。

  

  董军与俄罗斯防长通话可以不需要翻译,他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读大连海军学院时即已经熟练掌握了俄语。(美联社)

  李尚福落马前几个月曾访问俄罗斯,参观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他称感谢该学院从1996年起培训中国学员,该学院毕业生目前在中共军队中担任高级职务。绍伊古则回应说:在这所俄罗斯最高军事学院留学的中国军人数量,将是外国军人中人数最多。

  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前苏联时期曾先后被称为伏罗希洛夫总参军事学院和伏罗希洛夫高等军事学院。1918年成立于莫斯科,学员多为30岁左右的校级军官,学制两年,毕业后不久授予将级军阶。

  另一家知名军事学院——伏龙芝军事学院,是前苏联陆军培养中级指挥和参谋军官的军事院校,亦为俄罗斯联邦军队综合军事学院的前身。1998年9月,伏龙芝军事学院与马利诺夫斯基装甲兵学院合并为俄罗斯联邦军队综合军事学院。

  中共军队中,现任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部长刘发庆是空军中将,早年曾赴伏龙芝军事学院留学两年。

  “留俄派“还有现任国防大学政委郑和上将,官方简历显示,他是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战役战术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军事学硕士学位。

  现任南部战区海军副参谋长李晓岩少将和北部战区海军副司令员柏耀平少将,均曾经赴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指挥学院学习。

  2001年中共官媒有一篇文章,提到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导弹系军事运筹学教研室主任沈治河副教授,曾在库兹涅佐夫海军学院留学。

  事实上中共许多军校都有学生赴俄学习的机制,特别是大连的军校,像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本身就有许多曾经留俄的教官任教。故此,前苏联或俄罗斯军事思想一直在中共军队中生根发芽。

  

  伏龙芝军事学院是前苏联陆军培养中级指挥和参谋军官的军事院校,亦为俄罗斯联邦军队综合军事学院的前身。(维基百科)

  留俄派和本土派互相看不起

  相对于留俄派,中共军中本土派在人数占优势,翻查近几届中央委员员会的资料,军中高层一直是本土派占据,且以参加过越战的较有地位、有优越感,他们自认是实战派,以中共军委副主席张又侠为首。

  张又侠参加过1979年和1984年的中越战争,年逾70的他实际上也是凭这个资历而被习近平留任。

  现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央联参部参谋长刘振立早年参加过对越战争,曾镇守前线一年多,获一等战功。

  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王鹏中将参加过对越老山战役。

  中共军委副主席何卫东上将毕业于陆军指挥学院,曾就读于国防科技大学。

  西部战区司令汪海江上将参加过越战。

  其他本土派的将领多在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及各地军事学院学习。

  不过,这些本土派将领,许多简历上写著某某军事院校结业,实际上多是在职的学习或短期学习,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不像留俄派可以公款出国,在俄国的军事院校浸淫两年。这也是留俄派看不起本土派的原因。

  但留俄派被视为学院派,没有实战经验,只有花架子,也被本土派看不起。这是董军升任国防部长在军中有争议,以致进入军委迟缓的原因之一。

  中共留俄派曾“武装反攻中国”

  因为跟前苏联的渊源,当年中共军方的留苏人员,曾卷入里通外国、武装反攻中国的丑闻。

  鼓吹暴力革命的马列思想,在1920年代初被一批受到蛊惑的知识青年引进中国,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要“将红色旗帜插遍全球”。中共成立后就是作为苏共控制的共产国际的一个分部。

  1920年代后期中华民国与苏联交恶时,中共的创办人陈独秀已辞去中共总书记职务。1929年发生中东路事件期间,陈独秀极力反对中共中央听从斯大林“武装保卫苏联”、与中国作战的要求。

  但陈独秀无法制止中共中央听苏俄的指令,当时中共主要领导人李立三公开宣称:“武装保卫苏联,即将是全国的武装暴动。”

  1929年,在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的刘伯承,与在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特别班学习的叶剑英等人参与所谓“国际义勇军”,前往伯力组建被称为“红河赤卫队”的“远东工人游击队”,与国民政府军张学良部作战,协助苏联进攻中国黑龙江海拉尔之役。

  刘伯承1927年11月与吴玉章等30人赴苏联学习,先后在高级步兵学校学习。1928年6月出席了在莫斯科秘密召开的中共六大,1928年底,转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0年8月毕业,任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部部长。

  在苏联学习并以参加攻打中国作为“实习”的这批中共党员,后来许多成为中共建政的骨干人物。也就是说,苏俄至少在人员培训和思想控制角度,培植起整个中共傀儡政权。

  最早创办中共的陈独秀,则被中共认为党性不强,“跟著群众的落后意识跑”,在1929年被开除出党。

  留俄派在对美战争中恐难当大用

  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陷入泥沼,对中共军中留俄派的名声也有影响。相信中共最高层现在肯定对俄式战争思维和打法不够自信。

  出于历史原因和意识形态关系,中共军方人员多年来主要是留俄,基本没有留学欧美的,缺乏“西方军事通”。

  当然,自1980年代打开国门之后,中共就经常以不同方式派出隐藏身份的军官出国,他们带有“偷师”、窃密的特别任务。

  虽然中共与一些西方国家也经常有军事交流,但缺少共同演习。比如2004年曾有中法海军联合演习。而美国主导的环太平洋军演2018年后就不让中共军队参加了。

  近年中共扩张野心引发印太地缘政治变化,中共随时面对头号敌人美国的威慑,又难以做到知彼知已,不得不跟泰国联合演习了解美式打法。泰国本来是美国的盟友,两国经常一起参与军事训练和演习。由于泰中近年密切,令美国也有所顾忌军事机密泄露问题。

  与此同时,中共空军近年采取重金收买手段,通过民企招揽前任西方战机飞行员,来训练中共的战机飞行员,并深入了解西方空军的运作模式,抄捷径取得最新战术战法。这已引起包括美国在内之“五眼联盟”的警觉。

  这些情况都说明,现在的中共军中的留俄派,在实战中确实作用有限,也没有获得多大的信任。董军当上国防部长,其实也只是充当军事外交的礼仪角色,留俄派的真实地位可见一斑。

  习近平6月中旬在延安举行全军政治会议,喊话枪杆子要始终掌握在“忠诚可靠的人手中”、“军中绝不能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随著在去年以来一批习提拔的将领落马,不管留俄派还是本土派将领,在大清洗中也难以免祸。

 

相关专题:解放军,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12 06: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