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考证:1988年上海甲肝大流行是因拖粪船运毛蚶吗?

京港台:2024-7-10 10:22| 来源:一个生物狗的科普小园 | 评论( 14 )  | 我来说几句


考证:1988年上海甲肝大流行是因拖粪船运毛蚶吗?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化工产品与食用油“无缝衔接”运输引发的关注越来越多。在全民对食品运输工具突然高度关注的时刻,“拖粪船装运毛蚶导致上海甲肝大爆发”的说法火爆起来:

  

  1988年初上海暴发严重甲肝疫情,造成30万人感染。这是中国传染病史上极灰暗的一章。绝大多数中国人也知道这场甲肝疫情是由食用毛蚶或者更准确说是食用未完全煮熟的毛蚶所致。

  食用有甲肝病毒污染的毛蚶感染甲肝,这是明确的,可毛蚶体内的甲肝病毒来自哪里呢?是否是因为运输过程不干净,像现在一些人提出的拖粪船装运毛蚶所致?

  简要考证后,我对该说法极为怀疑。从查到的资料看,不排除当年有毛蚶运输不干净的情况,但甲肝疫情是因为拖粪船装运的说法严重缺乏证据,可以说是一种误导。

  拖粪船装运毛蚶的说法倒不是当下才出现,网上能找到2022年一篇《小小毛蚶竟是甲肝发病的真正元凶》,作者为新华社高级记者陈辉,小标题《1988年上海震惊世界的抗击甲肝大流行回眸》,有相关描述:

  

  文章提到“这些运粪船未经任何消毒处理就运回一船船的青菜、农产品和毛蚶,然后卖到各家各户的饭桌上”。给人的印象是运输船成了主要污染源。不过要注意,这里说的是船只曾经运过有机肥料,和现在流传的拖粪船转运毛蚶,亦有区别。

  而且同一篇文章里提到过去上海毛蚶来自山东养殖,88年甲肝爆发是启东捕捞的毛蚶,启东本身是甲肝高发区域,水域污染也严重。运输属于“二次污染”:

  

  当然,里面提到的粪水喂毛蚶相当惊悚。

  只是查找其它资料,运输导致甲肝污染一说并没有太多佐证。反倒是上述描述,找到原始出处后会发现有过度演绎之嫌。《小小毛蚶竟是甲肝发病的真正元凶》一文中说《解放日报》对当时的报道,实际是甲肝疫情后的反思文章《记住大自然的“惩罚”》,新闻报道与评论反思显然不能等同:

  

  《小小毛蚶竟是甲肝发病的真正元凶》一文里“这些运粪船未经任何消毒处理就运回一船船的青菜、农产品和毛蚶”,同样摘自《解放日报》上的那篇反思,只是不仅省去了引号,还省去了关键前置:“完全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这一省略,将甲肝疫情爆发后,原作者看到苏州河上无遮盖运粪船时的反思推测,魔改成了甲肝爆发前是如此运送毛蚶。

  而其它资料里,能找到明确证据的其实是毛蚶捕捞地有严重生活污水污染,导致毛蚶带上了甲肝病毒,不是运输不当,比如《亲历-上海改革开放30年》一书中有上海甲肝疫情内容:

  

  里面提到启东毛蚶捕捞地附近长期有粪便污染。也就是说,运输前,当地捕捞的毛蚶已经被污染了。而这也与彼时启东本地的甲肝高发对应。

  甲肝疫情期间分管卫生的上海副市长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启东毛蚶多有甲肝病毒

  

  除了这些新闻记事,再看当时医疗公卫方面的报道。复旦档案馆2020年有一篇《上海甲肝大暴发中的上医人身影》,关于当年上海科研人员如何证实毛蚶为甲肝元凶是这样描述:

  

  “直接打钻取出海底毛蚶,用甲肝固相酶联免疫吸附法(ELISA)和cDNA分子探针杂交方法,证明吕泗海底毛蚶体内确实有甲肝病毒存在”。这就证明当时导致甲肝疫情的毛蛤,在原产地里已经有严重的甲肝病毒污染

  关于运输污染,这篇文章的记述是:

  

  有运过肥料未经清洗的农船运过毛蛤,使得污染加重,但农船运输肥料的比例未知,原文只是说“有的农船”,此处肥料是否能等同于大粪也不确定。可明确的是启东水域本身存在大量人畜粪便污染

  上海甲肝疫情的一些论文提到的也是在捕捞点的毛蚶检测到甲肝病毒:

  

  同时期另一篇来自上海医学院的论文,将疫情与捕捞点的生活污水污染相联系:

  

  综合这些,上海甲肝疫情元凶毛蚶,明确的污染源是在捕捞地有严重的生活污水污染,导致出现甲肝病毒污染。运输过程中的污染顶多算是也存在可能。

  逻辑分析,如果真像《小小毛蚶竟是甲肝发病的真正元凶》所言“运粪船未经任何消毒处理就运回一船船的青菜、农产品和毛蚶”,当时农产品运输不规范显然不只是毛蚶。若运输阶段是主要污染源,那流行病学调查为何显示是食用毛蚶的人显著高于未食用的人,其它农产品没有牵连其中?

  更大的可能是,上海甲肝暴发后反思食品卫生安全,不仅启东毛蚶捕捞地的污染问题被找到,连带农产品运输以及上海本身的卫生管理都成为反思内容。像《解放日报》刊发的反思评论提及上海的市容卫生形象,即属于此。这种扩大范围的反思当然必要,毕竟农产品运输不规范、市容环境卫生,也都可能影响健康。

  更何况上海甲肝疫情爆发,溯源下来的起点是毛蚶原产地生活污水导致的环境污染,再钻过了食品安全监管漏洞,又碰上存在风险的特殊饮食习惯(生食)。因此,彼时对污染处理的深度思考完全合理。

  但咱不能张冠李戴,为了当下的叙事去改编真实的历史,虚构出“未经清洗的拖粪船装运毛蚶导致上海甲肝大爆发”。

  从三聚氰胺到煤油车运食用油,那么多个食品安全危机,我们求的不都是一个真相吗?如果我们不断为了当下的叙事方便牵强附会,甚至不惜魔改历史,最终,我们离真相只会渐行渐远。

相关专题:上海疫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19 07: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