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核爆情缘(1)

作者:kylelong  于 2011-3-17 07: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爱情婚姻|已有44评论

 

 

 

东京消息:公元2011年当地时间3111446分,日本发生里氏9.0级地震,震中位于宫城县以东太平洋海域,震源深度10公里,地震引发海啸及伤亡。

 

从网络中看到消息的当天,我立即给在东京办事的表妹打了电话,表妹说她已经买了回国的机票,晚上回上海。同时,我也立即通过旅游公司买了一张多伦多至上海的机票。第二天晚上,我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因为我在多伦多巴佛士街和上海南苏州路各开了一家私人诊所,经常往返于多伦多和上海之间。表妹是我同学,研究生毕业,在上海做我助手。因为我家安在多伦多,上海那边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表妹打理。这次日本地震,我担心表妹出事,本来安排下个月回国,这还是提前看看情况吧。

 

在飞机上,也有很多人在关心日本地震的最新消息。747机舱内的大屏幕不断有新闻播出。飞机经过国际日期变更线时,我听一个可怕的报道:

 

华盛顿消息:公元2011年当地时间315日,日本核电站危机目前持续扩大,继福岛核电站爆炸后,宫城县的女川核电站和茨城县的东海核电站也相机发生爆炸。国际空间站检测到地球北部磁极正向西伯利亚和日本海一带偏移,中国东海附近上空出现微弱的虫洞迹象。

 

当时很多人在睡觉,我感到有些恐慌。立即打开笔记本电脑,接通了网络,查阅着“虫洞”的信息……忽然,舷窗外面有一道蓝光闪过,机身有些晃动。随即,我便失去知觉。

 

“二少爷!二少爷!”

我被人推醒。睁开眼睛一看,我正坐在办公桌前。

“二少爷,大少爷来信了。”只见一位长衫打扮的人递给我一封信,还是竖写的信封。我觉得十分怪异:“我在哪儿?”

“二少爷,您在家里。您睡了有一阵子了。”长衫打扮的人站在一旁。

“我……我的电脑呢?”

“电……什么脑?您还是先看看信吧,似乎有急事。您看看上面有‘加急’。”

 

我打开信件,开始阅读十分不太清楚的繁体毛笔字。匆匆阅读之后,感觉好像是说家中有难,让我赶紧回家一趟。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用手掐了一下自己,感觉还挺真实。蓝光?虫洞?难道是时光穿梭?

 

“你……你叫什么?”我问长衫打扮的人。

“来福。二少爷!”

“哦,来福,我刚才睡觉,把什么都忘记了。现在什么年份?”

“民国313月。二少爷。”

“民国31年?西历多少?”

“西历不知道。二少爷,您看看这个表,上次您好像教过我,我记性不好。”来福从我书桌上的一叠文件上拿出一张表,原来是“国历-西历表”。对照一查,是1942年。我推开窗子,看了看街景,又从沙发上拿起《申报》,还有一份封面是身穿旗袍的影星周璇的《电影杂志》。我开始镇定下来,原来我来到了1942315日的上海,而且我似乎还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还有大哥在老家重庆。不管如何,我还是先生存下来再说。

 

在来福的帮助下,我从书架和抽屉里拿出一些文件,开始阅读“我自己”,看看“我”到底是谁。

 

从资料上显示:民国28年(1939年),从圣约翰大学毕业之后,我获得了医学学位,并在上海一家私立医院实习。父亲并不希望我回重庆老家,毕竟西医在上海很有前途,而重庆仍旧是中医的天下。

 

当时的重庆,中国民族工业发展迅速,但与此同时,同行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父亲经营的一家轮船(货运)公司,就是在我毕业前夕破产的。也许正因为父亲看到了经商的险恶,有远见,另一方面,父亲也看出我不是经商的料,才极力支持我行医。父亲去世后,虽说在后来大哥和小妹接管了父亲的部分业务,但始终不能达到父亲当初的水平。

 

民国308月,日本人第N轮轰炸重庆之后,城市变得很乱,土匪横行。大哥这次来信,就是要我马上回去帮忙处理公司的杂务,并把母亲和大哥和小妹两家人接去上海躲避。我虽然还是孤身一人,因为在上海还算是比较稳定的职业,没有后顾之忧,父亲还给我在恺自尔路(即解放后的金陵中路)买了这处房产,雇了管家。虽然日本人占领了上海大部分地区,但我当时的住所和工作的“上海锋笛医院”位于法租界,基本上还是比较安全的。

 

来福不仅是管家,还是司机;来福的老伴李妈就在厨房给我做饭。接信3天后,来福开车送我直接去上海仁德码头。据来福说,仁德码头的董老板与我父亲有生意上的来往,两人是至交。我们一家来往上海重庆都不用担心,而且是上等客舱。

 

一周后的下午,回到“民国首都”重庆朝天门码头的那一霎那,我看到的那个城市,已经不再是我90年代印象中的模样了:大片大片残缺不全的房屋,市区内仍在营业的商店很少,而且就与电影《重庆谈判》中的情景非常相似,街道上几乎看不到儿童,到处都是抗议日本人的标语,城市上空不时传来防空警报声。

 

正在茫然之际,突然有人问我:“您是龙二公子吧?”我回过头,看样子好像是一位管家。他递给我一封信,是大哥的笔迹,说是昨天老屋已被国军强行征用,一大家人都在王叔家里暂避,让我下船后立即随王叔的管家过去。我回想起来福曾经说过,王叔是父亲的挚友,也是同窗。还说我小时候经常在王叔家玩耍,时常弄一些蚕茧给王叔的女儿晓菁看,而晓菁就给我米花糖吃。

 

在王叔家拜见过母亲和大哥大嫂之后,我就马上去了王叔的书房。

 

“王叔!”我敲门。

“进来吧,门开着呢。”

 

进入书房,我发现一位白胡子长者正在与一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小姐对话。

 

“啊,是你?”年轻小姐好像十分惊讶。

“你是?”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但估计是王叔的女儿晓菁,不然,她也不会这样说。

“哈哈!杉儿啊,怎么?不认识啦?晓菁啊!”王叔指指身边的年轻小姐。

“哦,是啊!好几年不见,我居然认不出了。”我只好胡乱搪塞了。

 

与王叔交谈之后,我基本上同意了王叔与大哥的计划。这时,晓菁端着一盘水果过来了。“爸,我想与杉哥说几句。”“好啊,马上下楼去吃饭啊!”王叔说完,晓菁就把我拉出书房。我随晓菁走进她的闺房。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4 个评论)

0 回复 jjsummer95 2011-3-17 11:01
龙老师的灵感够快的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11:03
jjsummer95: 龙老师的灵感够快的
   是早就写了,这下刚好碰到。
0 回复 德州龙 2011-3-17 11:33
kylelong:    是早就写了,这下刚好碰到。
真是那么有缘?
0 回复 TCM 2011-3-17 11:44
有缘
0 回复 瑞典林 2011-3-17 17:24
龙老师有缘。
0 回复 以后彩虹 2011-3-17 18:31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20:03
德州龙: 真是那么有缘?
有缘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20:03
TCM: 有缘
   祝你开心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20:03
瑞典林: 龙老师有缘。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20:04
以后彩虹:   
  
0 回复 瑞典林 2011-3-17 20:32
kylelong: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20:37
瑞典林:   
早啊。今天休息?
0 回复 瑞典林 2011-3-17 20:39
kylelong: 早啊。今天休息?
今天休息,你有skype吗?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20:55
瑞典林: 今天休息,你有skype吗?
没有安装。
0 回复 瑞典林 2011-3-17 20:56
kylelong: 没有安装。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21:48
瑞典林:   
  
0 回复 瑞典林 2011-3-17 21:49
kylelong:   
去装
0 回复 kylelong 2011-3-17 21:50
瑞典林: 去装
嗯,回家装。办公室不可。
0 回复 瑞典林 2011-3-17 21:51
kylelong: 嗯,回家装。办公室不可。
    
0 回复 周蓉蓉 2011-3-17 21:53
哈哈,意识流哈。喜欢看。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4 18: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