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十): 女人是麻烦

作者:kylelong  于 2012-11-13 10: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6评论

关键词:穿越小说, 女人, 连载

 

第二天早上,江面上有些薄雾。一大家人在昨天遭遇的抢亲和追杀所产生的恐惧情绪,已略有缓和。

 

我们在宜昌要换一艘大客船,大哥他们几个把所有家人的行李都一起转过去了,我只能帮着带孩子们小心走过木跳板,还有1个孕妇和几个怀抱婴儿的亲戚。因为晨雾让跳板有些打滑,船工们在跳板上铺了一些麻袋。

 

码头上,又出现亲人分离的场景。亲戚又少了一些,有一些是王叔家的亲戚,免不了哭哭啼啼地拥抱告别。多数人是去南方找各自的投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相聚。这年月,哪儿有安全的地方?我开始有些担忧了。

 

客船出航后,我见过母亲,问起晓菁爸爸妈妈的事情,母亲才告诉我昨晚的事,说秋生把王叔送到西医大夫诊所的时候,已经没救了。秋生和靖石两人留在重庆处理两家房产的事情,还有我们家船运公司最后的一笔商船转卖。

 

晓菁的母亲,实际上是晓菁的小妈,上个月已经带着晓菁同父异母的弟弟去了成都,王叔早就安排好了。而晓菁的生母已经去世好些年了,来福居然没有告诉我,差点“露馅”。后来,母亲把王叔去世的消息告诉晓菁时,晓菁又惊吓得昏过去了。

 

如果要说感情的话,我觉得晓菁与王叔之间的感情可能并非通常的父女感情,对于晓菁来讲,毕竟才做了一个礼拜的“女儿”。我猜想是因为晓菁感觉现在是真正的孤身一人、身无分文。唯一可以依靠的王叔也去世了,以后怎么生活?想到这里,我似乎觉得自己对晓菁还是应该有责任的。

 

昨天与晓菁见面时的那种惊喜,更让我充满自信。如果晓菁所言都是真的,那么我和晓菁不仅都是21世纪来的人,理应在这个战乱时期成为共患难的朋友。况且,晓菁与“我”还是指腹为婚的,看上去又比我小很多,无论今后是否真的结婚,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是不能漠不关心的。而惠子的事情,我也只好暂时放一边了。虽然我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惠子,但眼前最大的问题是晓菁,因为内心又多了一份21世纪同龄人的纠结。

 

“妈,晓菁情绪还好吧?”午餐之后,我再次去见母亲。

“好多了。杉儿,晓菁一直惦记着你。你现在来得正是时候,以后要多多关心她,啊!”母亲吩咐着,我也只好点点头。

 

后来,我又问母亲土匪“抢亲”的事情。原来,晓菁在重庆是闻名一方的美人胚子,若不是与“我”指腹为婚,早就门庭若市了。

 

在去年端午的一次庙会上,晓菁和几个姐妹去龙多山上香拜佛,被城西楠竹帮的土匪小崽子秦少爷看中了。于是,秦少爷亲自上门提亲,被王叔当场拒绝。晓菁也是不会答应的,秦少爷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而且,晓菁毕竟是与“我”从小就在一起玩大的,在感情上交往很深。即使曾经有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那也是耍小性子。

 

后来,秦少爷带人多次上门闹事,还向王叔和“我”大哥所在的重庆商会姜会长施压,但最终还是没有得逞,所以才会有这次抢亲。据说,“龙府”被国军强行征用,也是秦少爷出的馊主意。好在王叔和大哥早就有准备,增加了人手和“家伙”。

 

在一家人的公共行李间,大嫂带我找到了自己的那只棕色皮箱。一旁还有一只枣红色的精致小皮箱,大嫂说可能是晓菁的。我打开一看,里面尽是女性的衣物和化妆品,就一起拿了出去。

 

在船上的第三天,待晓菁情绪比较稳定之后,我到客舱里找到晓菁,并把皮箱送了过去。

 

晓菁见到我,情绪又有些激动:“K哥,我现在好乱啊!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好想我的家!好想回到21世纪!这里兵荒马乱的,又是飞机轰炸,又是枪声炮声,爸爸又去世了。”说完,又开始哭了。

“晓菁,你有没有去你21世纪的家里看看?”我递给晓菁一条手绢。

“去啦!什么都没有!都是被炸毁的平房。我家原本在沙坪坝区朝天广场花园18楼,可现在还是平房,都是废墟!”晓菁哭着脸,眼睛似乎有些浮肿。

“别担心,晓菁!有我呢!我会照顾你的!”说完这话,我感觉自己是不是有点宝玉的味道,惠子的事情还没有着落,见了姐姐就忘了MM,见了MM又忘了姐姐。可这事,我也是不能自主,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一个男人,无论怎样,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还是要有点同情心的吧!

 

过了一会儿,晓菁问我:“K哥,嗯~杉哥,这几天,你妈一直说‘杉哥’‘杉哥’的,我也听习惯了。

“随便你什么叫都行。”

“嗯。你现在上海当医生,那你原来在多伦多做什么?”

“也是医生啊,反正都是给病人看病,差不多。只是现在还是实习,估计明年就会成为正式医生了。你呢?”虽说我与MJ(就是晓菁)在网络中认识也有1年多了,但相互之间只是在聊天时泛泛而谈,从来没有谈论过自己的职业、家庭和个人生活。

“哎呀,别提了。我刚到重庆那天,一个说是我闺蜜的同学,就拉我去一家化妆品店,说是我与她合开的,可我一直没有去经营。后来,我说我不想做了,就把股份低价转给她了。”

“你是生意人?那么原来在多伦多呢?”

“我原来是多伦多大学经济系毕业的,在多伦多TD银行还有份工作。可我现在什么都不是,没有工作,身无分文,孤身一人,就连自己的证件也没有了。”

 

晓菁低着头,越说越沮丧,在阳光的映照下,我好像看到了眼眶里的泪水。晓菁,或者说是MJ,那样一种忧伤的神情,让我顿生爱怜。原来,晓菁的确也是这般美人胚子,长长睫毛上的泪珠诉说着川妹子内心的痛楚,薄薄的嘴唇镶嵌在一张粉嫩的水蜜桃脸颊上,欲言又止。早年听说川妹子很能吃辣子,说话声音比较嘶哑,可晓菁说话却是如此清脆,竹林细雨一般。

 

“别灰心,晓菁!至少你现在还是大小姐,生活还是可以保证的。当然,我没有强迫你与我成婚的意思。指腹为婚,太老土!回家的事情以后慢慢再说,千万不要说漏嘴啊!”

“嗯,这个我知道。我也是喜欢婚姻自主的人。杉哥,你在多伦多有家人吗?”晓菁开始有些关心我,心情似乎也有些好转。

“我老家也在重庆,渝中区南苑花园,父母都是重庆医大的。只是多伦多有一个女友。”

“那你不是又耽误人家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向她解释?”听晓菁的意思,好象是在试探我的口气。

“我也不知道。晓菁,现在是民国抗战时期,我们必须先生存下来,然后才能考虑回家的事情。对吧?”

“嗯。”晓菁点点头,总算平静下来。

 

“喂,晓菁,那天在家里,你怎么一眼就认出我了?我完全没有准备。”我回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唉,还说这个呢!我在重庆的那几天里,我爸和你妈每天都在说我和你的事情。还说只要你一回家,就要我和你马上成婚,烦死了。开始,我也没有把你和龙二公子联系在一起,不知道龙二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眼就认出你,是因为你在网站有照片啦!我每天都要看你的博客,喜欢看你写的东东。”

“我也只是随便写写,打发时间而已。”

“杉哥,你很会写爱情故事。你的那些‘虚构’情史,真的都是假的吗?我都不知道应该叫你杉哥还是K哥了。”晓菁瞪大眼睛,我才发现晓菁是3层眼皮,小嘴说话的时候很是迷人,够味儿。

“故事嘛,一半一半吧。不要相信网络哦!至于称呼我什么嘛?那就看你自己的习惯了。我也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但我还是喜欢叫你晓菁。”

“我本名叫陈小羽,1986520日生。”

“我本名叫方刚,1979825日生。”

 

然后是一阵沉默。

 

晓菁犹豫了一会儿,低声说:“我能不能拥抱一下你呀,二少爷?”说完,腼腆一笑,有点不好意思。

“嗯?二少爷?拥抱一下当然可以。但不可叫我二少爷,OK?”当我把真假晓菁在脑海里分开之后,觉得相比来福说的王大小姐,这位21世纪的晓菁或者小羽,还是比较真实可爱一些,虽然最初只是一种同情。我拥抱着晓菁,可以闻到晓菁身上的体香,感受着晓菁轻盈的身躯和柔软的肌肤。

 

“好厚实!”晓菁赞许道,似乎这就是她一直等待的依靠。

“小蛮腰!”我第一次感受晓菁的温柔与魅力,有些不忍松手。

 

我突然发现晓菁的长直的头发有些金黄,问道:“大小姐,你染发?”

“没有啦,天然的。你也不许叫我大小姐!我还不知道现在上海是否有染发店或烫发店。还有我的指甲,你看!”晓菁伸出有装饰花纹的粉色指甲,一看就是21世纪才有的美甲工艺。

“我哪知道啊?到了上海,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你不陪我啦?杉哥哥?”晓菁开始粘乎乎了。

“当然陪你。我们可以一起重新开始吗?”我突然觉得早先的那种同情之心,此刻已经变得有些爱慕之心了,或者说是晓菁的这般缠绵,让我无法拒绝美人的柔情。

“开始什么?”晓菁明显在假装不知道。

“你说呢?”

 

与晓菁拥抱在一起,真的就是那种心灵的归属感。在这民国的水上船舱里,相拥摇晃的是一对来自21世纪的网友,也是一对指腹为婚的20世纪40年代的情侣。是时空穿梭,将两个世纪连接在一起,也是这时空穿梭,将两个素不相识的“老情侣”相拥在一起。似乎感觉自己有一种新生,时空穿梭10多天以来,第一次有回到21世纪的感受,前几天那种郁闷的心情,真的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突然,门开了。“啊,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我什么也没看见。”原来是“我”的小妹。看见我与晓菁这样,小妹赶紧把门带上,出去了。晓菁脸通红,责怪我没有关好门,小拳头打在我身上。但晓菁似乎感觉到了我身上有什么东西。

 

“里面是什么?”说完,就把手伸进我的西装上衣口袋。我还没反应过来,晓菁就已经从口袋里拿出那照片和信件了。看见小兰子的照片,晓菁惊讶得大叫:    “啊!才几天,你就有女朋友啦?”

“不是这样的。这个是……”我想解释。

“等等,我看看信再说。”晓菁将我推开。

 

晓菁看完信,照片和书信掉在甲板上,晓菁目光一下子呆滞了。我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将张惠和小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原本这件事就应该当天告诉妈的,就因为秦少爷抢亲而一直没有机会说。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还是挺老实的。“龙二少爷”的麻烦,再次让我感到尴尬和棘手。与其隐瞒我与惠子之间的事情,还不如早点说个明白,即使到了“母亲”那里,我也是可以说清楚的。何况,遇到这个“假”的晓菁之后,我又似乎觉得惠子比较遥远了,见异思迁?不会的!其实,现在的我,也没有真正决定好到底是要赶紧结婚,还是要赶紧返回21世纪。如果是要结婚,我都不知道如何选择了!

 

听完我的“坦白”,晓菁让我出去,自己要一个人静一静,想明白之后再说。

 

我回到自己的客房,小妹过来了,说母亲叫我过去。

 

“杉儿,你和晓菁都是大人了,到上海之后,就把亲事给办了。现在我就做主了,啊!”母亲很严肃,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妈,是不是太突然了?王叔刚刚去世,老爸也还没有走3年。”

“我知道。可现在兵荒马乱,世道不太平啊!土匪都抢到家里来了!你还是不是男人?谁可以做主!嗯?!”母亲生气了。

“妈,可……”我实在无法继续与母亲顶嘴,只好把惠子母子的事情说出来了。

 

“张惠?是不是那个上海‘双金’的金玫瑰?”

“嗯。”

母亲想了想,慢慢说:“早就听来福李妈他们说起过。孙子还是要的,毕竟是龙家的香火。回上海之后,我和你大哥到张府拜访一下,你也要去,态度诚恳一些,看能不能让张惠做二房,晓菁做正房。这件事,要从长计议。”

“可人家惠子根本就没有打算做小。”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想娶惠子,也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那天惠子的一番话,很显然是不愿意与晓菁相争,更不愿意与晓菁分享。在这两个女人之间,我现在真的是很难选择了。二房?怎么可能?那两个女人每天不吵翻天才怪!

“没有可是。张惠毕竟是个戏子,你是堂堂龙家二少爷!”果然被来福猜中。看来不能硬来,就慢慢拖吧。

“这样吧,我来跟晓菁说说,听听她的意思。”

 

有时候我也这样想:虽然惠子是上海新华影片公司的职员,但她是否还有其它“业余活动”,我根本不了解。抗战时期的上海,军统、中统、地下党,还有日本人,表面上也是分辨不出来的。而且,蓝苹、红苹,会不会与共产党有什么牵连?那天我把惠子抱在怀里,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而晓菁就不同了,这个晓菁是21世纪的留学生,背景还是比较清楚的,至少不会是什么特务,我的个人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既然是指腹为婚,老人的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嗯,这还差不多。如果你说不通,我再来。再说,你爸和晓菁她爸,也都是有二房的。刚才,玉儿看见你和晓菁两个很亲热的嘛,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母亲一番话,我无言以对。

 

离开母亲的客舱,我叹了一口气,暂时算是轻松了,该说的都说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个“龙二少爷”,生活中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真是搞得一团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1 回复 云间鹤 2012-11-13 10:58
女人是麻烦!
2 回复 kylelong 2012-11-13 11:09
云间鹤: 女人是麻烦!
  
1 回复 秋天的云 2012-11-13 11:10
   龙老师写穿越来穿越去,我都有点搞不清楚谁是谁了?
6 回复 kylelong 2012-11-13 11:15
秋天的云:    龙老师写穿越来穿越去,我都有点搞不清楚谁是谁了?
  
0 回复 xinsheng 2012-11-13 11:51
麻烦!
0 回复 ryu 2012-11-13 13:21
kylelong , 你在写长篇?
0 回复 追求永生 2012-11-13 18:43
估计龙兄的续篇是《男人更麻烦》。
0 回复 kylelong 2012-11-13 20:17
ryu: kylelong , 你在写长篇?
学习写写
5 回复 kylelong 2012-11-13 20:17
xinsheng: 麻烦!
谈谈你的感想?
2 回复 kylelong 2012-11-13 20:17
追求永生: 估计龙兄的续篇是《男人更麻烦》。
那个留给女人写
4 回复 新手登陆 2012-11-13 20:55
这个世界,人离不开“麻烦”但又讨厌和恐惧“麻烦”!
0 回复 燕山红场 2012-11-14 03:52
    龙老师的巨著是穿越时空,地域的:真的是《时空客》啊!
0 回复 kylelong 2012-11-14 07:33
新手登陆: 这个世界,人离不开“麻烦”但又讨厌和恐惧“麻烦”!
这就是生活
0 回复 kylelong 2012-11-14 07:33
燕山红场:      龙老师的巨著是穿越时空,地域的:真的是《时空客》啊!
   真实故事。
0 回复 ryu 2012-11-15 08:02
kylelong: 学习写写
辛苦啦!
0 回复 kylelong 2012-11-15 08:23
ryu: 辛苦啦!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24 08: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