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十二):教堂盛婚礼

作者:kylelong  于 2012-11-17 11: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关键词:穿越小说, 婚礼, 连载

 

民国31年(1942年),春暖花开的5月,在母亲的敦促下,大哥大嫂、小妹妹夫给我和晓菁安排了西式婚礼。母亲虽然是佛教徒,但也觉得在上海办现代婚礼,还是按照流行的时尚做法比较好。

 

按照老家的习俗,我和晓菁的婚礼要等3年之后,可这兵荒马乱的年代,母亲、大哥大嫂、小妹妹夫也都赞成破了这个习俗。主要是晓菁没有意见,因为晓菁觉得我是她唯一可以依靠和值得信赖的人。而我的内心和思绪,也完全被晓菁所占据,过去的事情已经十分遥远,我和晓菁的婚事也就水到渠成了。

 

再说,我们从重庆带来的钱财,买房子、买车子、打发亲戚,消耗了不少。父亲在东方汇理银行和中法工商银行存下的财产,我自己只有四分之一,而且只能在结婚之后才能使用。秋生那边又一直没有消息,重庆方面的很多不动产暂时又无法讨回。晓菁呆在“我们家”,或者说嫁给我,也是她最好的选择了。还有一点“家里人”都不知道的,就是我与晓菁有一段21世纪的网络情缘。

 

“杉哥,我已经决定嫁给你了,不管你是K哥还是二少爷。”

“晓菁,我也决定接受你的一切,无论你是MJ还是大小姐。”

“你会象你写的爱情小说里的人物一样,永远爱自己的心上人吗?”

“当然!晓菁,你是我永远永远的心上人!”

“喂,这是对暗号啊?还真以为是什么上海地下党?”

“看你说话的样子,本来就是应该很严肃认真的么!”

“不过呢,话虽如此,但我就是希望你能够当面回答我,看你说话时眼神对不对!”

“你是不是网络文学看多了?”

“招招都灵,你就接招吧!”晓菁低头一笑。

“是吧?”再一看晓菁,双手捂住脸,不让我看了。“好吧,坚决接受领导统一指挥!”

“你呀!说风就是雨的!”

 

不过,在我看来,我和晓菁仿佛就是一对来自天堂的恋人,在一种神秘而强大的自然力安排之下,即将步入爱的殿堂,无论前面的道路多么艰难,我们都要一起面对。

 

在这之前,大哥把我和晓菁的生辰八字拿到算命先生那里去测算。当年指腹为婚的时候,就已经算过一次了;母亲一看这次结果,几乎完全一样。门当户对的,还有什么疑问。然后就敦促大哥他们赶紧带我和晓菁去领结婚证书。至于说健康证明,那就太简单了,我自己虽然没有医师执照,但同德医院的医生们都很乐意。

 

“晓菁,刚才在户口上,我发现你还是重庆女子师范毕业的呢?”

“真的?我都没有注意这个。”

“也许,你们家的户口都在妈那里保管着。”

“那我不是可以去当教师啦?”

“算了吧!你不是说,你一直在重庆开一间化妆品店么?”

“什么都不是。我还是想去银行做职员。”

“嗯,这个要好好计划一下。还有,我上次就说过,这上海也没有做美甲的,如果你去开一家美甲店,肯定赚钱!”

“你说得轻巧,美甲工具倒是可以凑合弄一些,可那些消毒水、指甲油、水晶粉、抛光蜡等等,你给我弄来?”

“这么复杂?还是省点事吧!”

 

那天早上,按照约好的时间,我和晓菁到了市政府民政处,交了健康证明、照片、户口、手续费,还有主婚人母亲的姓名电话地址、董老板的姓名电话地址,介绍人就是大哥大嫂,证婚人是圣若瑟堂(St. Joseph's Church)的路易斯神父。

 

第二天,当我和晓菁拿到“结婚证书”的时候,简直就看傻了:比我21世纪在多伦多办的医师执照还要大,而且那个色彩,大红大绿的,简直就是出土文物一般,那么老土。

 

“杉哥,怎么这样的啊?”

“我也不知道啊。民国时期,大概都是如此。”

“看这里,荷花、金鱼、鸳鸯、蝴蝶、白头鸟、喜鹊,倒是很吉祥的。”

“看看有没有把名字写错啊。”

“不会吧?”

 

拿到母亲那边,一家人看了又看,高兴的不得了。母亲连说“百年好合”“百年好合”。文静在一旁特开心,一弯腰,赶紧说:“给龙二少爷、龙二少奶奶请安!”

 

“啊!不敢不敢!”晓菁赶紧回礼。

母亲笑道:“杉儿啊,晓菁啊,这丫头想必是要急着过去照顾二少奶奶了,你们还不赶紧生个孙子给我?”

“吔!”屋子里充满笑声,晓菁红着脸,低头不语。文静也不说话了,似乎也是若有所思。

“妈,看您急得!”就小妹可以顶嘴。

 

那时候结婚,尤其是在上海这种大城市,大力倡导婚礼节约,勤俭持家,杜绝赌博。中式婚宴的那种几十上百桌,的确是有些浪费。

 

据市政府民政处发给我们的宣传材料中讲,早在民国23年(1934年)219日,蒋中正在南昌行营扩大纪念周上发表了题为《新生活运动之要义》的演讲,标志着新生活运动的开始。此后,一场声势浩大的新生活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主要就是要提倡中国的传统美德,振兴中华。具体口号就是“振民风,安社稷,定江山,御外侮”。一时间,搞集体婚礼的人很多。

 

后来,上海一些小报有这样的消息:“新生活运动”,其中就包括消灭共匪。然而,蒋中正没有想到的是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很多都是地下党。共产党始终都是很强大的,直到如今。不过呢,“弘扬中华传统美德”这一点,我和晓菁还是非常赞同的,毕竟我们婚礼的费用,并非我们自己挣的,而是“时空穿梭”的缘故,让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富裕的家庭环境。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当时远东第一港上海港的进出口贸易每况愈下。董老板和杜老板主要经营国内生意,但在南洋航线上,也有一些生意。那个时候,进口水果不多,董老板每次都要给我们带不少新鲜的进口水果。晓菁一看,高兴死了。

 

“杉哥,好新鲜的香蕉和葡萄啊!要是有加拿大的Gala果,那就好了!”

“我也喜欢吃多伦多的嘎啦果。不过,听董老板说,太平洋战争之前,这个嘎啦果也是有的,都从美国过来,他们称‘姬娜果’。只是现在战争期间,美日是对头,美国商贸航线就断了。”

“杉哥,要是我们婚礼那天,有Gala果招待朋友们就好了。”

“嗯!我来给董老板打个电话,看他有没有办法弄一点点。”

“杉哥,你真好!不过,不要太麻烦人家啊!”

“没事,只要你喜欢!”

 

婚礼前几天,我们根本睡不着觉。518日那天,一大清早,我和晓菁就开始忙了,来福送我和晓菁到达天主堂街(即后来的四川南路)的圣若瑟堂的时候,已经是早上9点左右。此时,圣若瑟堂早已人声鼎沸、十分热闹,教堂街道附近的树木上都早已点缀鲜花彩带。教堂前面的草坪上,很多人在布置婚礼现场。主建筑上的尖顶和十字架,在阳光下,显得异常夺目。

 

进入教堂的休息间,我和晓菁就开始分别化妆准备了。日程安排,就有大哥大嫂和路易斯神父去做。我们倒是省事不少。

 

按照大哥大嫂的安排,除了我们一大家人以及上海的亲戚,还有教堂的教友们、同德医院的同事们、仁德码头的董老板一家、东方汇理银行的客户总经理曹经理一家、上海新华影片公司的部分演职员、复旦大学的一些学生等等,还有法租界商会总联合会主席杜月笙及其随从们。之所以邀请这么多人来,我是希望能够让晓菁和我在这个人生最美好的时刻,有一个一生中最地道的上海西式婚礼。

 

本来,我们是不愿意与上海青红帮的杜月笙有什么往来的,我也知道杜月笙是上海最大的黑帮头子。但法租界是杜月笙的天下,他既是法租界商会总联合会主席,又是纳税华人会监察。不仅董老板对他要毕恭毕敬,上海新华影片公司也有杜月笙的股份。据梦安娜说,上海总商会年初曾经搞过一次全上海大选美,惠子是其中最靓丽的佳丽之一。后来,上海各界名流多次邀请惠子去他们家里参加派对,惠子都婉言谢绝了。我猜测这也许就是惠子躲避到香港的原因之一。来福还说过,杜月笙经营的法租界三大赌场之一——公兴俱乐部,“我”是经常去光顾的。

 

但是,后来有一件事,改变了我对杜月笙的看法。那次在回重庆的客船上,我听梅子讲过,上海沦陷后,杜月笙拒绝日本人的拉拢,于193711月迁居香港。他还担任过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后来的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赈济委员会常务委员和上海党政统一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暗中从事谍报和暗杀汉奸等活动。今年初,杜月笙筹建了重庆医院,有300多张床位,各科设备齐全,是当时最先进的战时后方医院,受到舆论的普遍称赞。另外,杜月笙在收购、抢运战略物资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据说还赠送了八路军很多防毒面具,抗战有功。

 

这次杜月笙偶然回到上海,正好遇到了,就送了请帖。没想到,杜月笙居然真的来了。还有,据我们院长说,他也与杜月笙打过交道,有一些医疗物资方面的交换。这么一个大人物,我还是希望见识一下的。

 

杜老板来的时候,的确是浩浩荡荡,黑压压一片,高级轿车就有5辆,教堂附近的停车场都不够用了。5位杜太太,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后来,我才知道,杜老板也是想通过这个活动,尤其是电影公司的宣传,来提高自己的人气。

 

“杜老板!有失远迎!”我立即上前作揖。

“哪里哪里!龙二公子大婚,我怎能不来捧场?”

 

随后,杜老板一一介绍了一同而来的5位太太。然后说:“令尊大人在重庆也是一方人杰,本人是万分佩服。”

“沧海桑田啊!不谈这些了。”大喜的日子,这家伙还提这个。

“这次到重庆,还听说令堂将龙府让与国军某部,以抵抗日寇,实在令晚生敬仰!”

“为国效力,人人有责。听说杜老板大力倡导宴请节约,今天的婚礼仪式,也是响应杜老板的勤俭之风啊!”随后,我带杜老板去见母亲。

 

“龙老夫人,晚辈有礼了!”杜老板鞠躬,很有风度的样子,让我吃惊。

“杜先生多礼了。重庆医院的事情,全国百姓都是知道的。相比之下,我们也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一直坐着的母亲本想站起来,被小妹和文静劝坐下来。

 

杜老板一挥手,两个手下将一块很大的匾额抬了上来,杜老板示意让母亲揭开看看。小妹和文静扶着母亲从藤椅上起来,母亲揭开一看:抗日巾帼。

 

“哎哟,这个让我怎么担当得起啊!”

“不多不少,正是您!”

“多谢了!”母亲转过身来,对我说:“杉儿,还不带杜先生去喝酒歇息?”

“是的!妈!”

“龙老夫人,您休息,我随处看看。”

“请便。”

 

“龙二公子,听说少夫人美若天仙,赛过嫦娥。今天,我可是带全家老小来贺喜的!”

“杜老板说笑了。小民一个,岂敢岂敢啊!”

“我还听说少夫人不仅精通银行业务,还懂得洋文,真是女中豪杰啊!”

“生活所迫嘛!新时代女性,也要工作,养家糊口。”

“你看我家那几位太太,除了会说darlingmoney之外,剩下的就是麻将和珠宝了。”

“您太谦虚了!有了枕边人和金元宝,还愁什么呢?况且您家的太太们,个个都是美貌出众,一定会让杜家兴旺发达!”

“说起这事,以后还得请你大哥鼎力相助。”

“我大哥?走,我带您去见他。”

“请!”

“请!”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01: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