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十四):家有地下党

作者:kylelong  于 2012-11-22 07: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评论

关键词:穿越小说, , 地下党, 连载

 

俗话说,好事成双。这次可是真的有了!而且还是好事成三!

 

6月中旬,我与晓菁从杭州度蜜月回到上海,有两份工作等着晓菁:一份是东方汇理银行的临时职员(那时懂英文的女性显然没有21世纪时多),另一份是上海新华影片公司的临时演员。晓菁兴奋得简直要晕倒了!毕竟,自己可以挣钱养家了,感觉上好很多,不用担心被别人指指点点。尤其是那个临时演员,晓菁说什么也要去试试镜头。可母亲知道后,非常不高兴,尤其反对晓菁去演戏!做戏子,那可就丢了我们龙家的面子!

 

“晓菁啊,你来我们龙家是做二少奶奶的。你去工作,这叫我们家的面子往那儿搁啊?人家会说我们家穷,杉儿也不会挣钱,你是不得不去工作。”

“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新时代啊!报纸上都在宣传,新时代的女性应该独立,有自己的工作。再说,二少爷的薪水已经相当不错了,您说呢?”晓菁开导母亲说。

“对啊!妈,我们家是穷是富,别人一看就知道了。晓菁出去工作,主要是打算将来为我们家理财啊。妈,您看,大嫂不识字,小妹也不太懂得理财,只有晓菁对理财比较感兴趣。您说呢?”

“嗯,这话在理。我年纪也大了,家里的确是需要有人来理财。不过,那个什么影片公司,绝对不要去!我坚决反对。”

“行!都依您的。”我忽悠着,要顺着长辈,这事儿不能强来。

 

回房后,我又安慰晓菁说:“你可以先去东方汇理银行,因为这是你的专业,尤其是你懂英文法文,趁这个机会,掌握银行的工作程序、了解一些金融信息,这对家庭理财还是很有帮助的。至于影片公司那边,梦安娜说,你可以每周抽一点时间先去学习,找机会上镜头。我‘掩护’你,OK?”

 

“杉哥,你真好!就听你的安排。”

“晓菁,你在多大学过法文?”

“是啊,当时课程不是很多,就选修了法文。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这叫凡事皆有因果。”

“可不是吗!?”

 

晓菁同意我的建议,端午节之后,就去银行上班了。因为是临时职员,有半年的试用期。同时,按照梦安娜的介绍,晓菁也去上海中华电影学校报名参加了演员训练班,开始了“地下演艺生涯”。大哥大嫂,还有小妹妹夫,都瞒着母亲。生活,开心就好,偶尔对母亲说说假话,也不会影响家庭和睦。

 

让晓菁感到最尴尬的,是在银行人事处填写表格。那个主管说要用英文,一看到晓菁的名字,就大声念出来:“Xiaojing Wang!”可这位主管似乎又想说一点上海腔,让在场的全体职员听上去就成了:妖精王!这下子,晓菁很快就“成名”了,都说银行新来了一位“妖精王”!不过呢,看看晓菁的打扮,我只是觉得比较现代和时髦,但那个年代的人看来,也许真的有点“妖精”。

 

再说我与晓菁去杭州度蜜月的事儿。

 

晓菁一直就没有去过杭州,当然也没有去过北京和广州。高中毕业之后,就出国念书。暑假回国3次,就在上海、昆明和青岛玩过,而参加工作之后,就一直忙工作。之所以选择杭州,是因为上海新华影片公司的一位副导演要去杭州采风,有随行摄影师。那时候,上海市面上国产的照相机太落伍了,简直看不上,效果很差。家里那部德国产的照相机,看上去比较古老了,感觉是那种大底片的,而且上海一般的照相馆冲印技术也不咋地。还不如就找上海新华影片公司的摄影师帮忙。上次,我与晓菁的婚礼以及晓菁生日的摄影师,也是请的公司的。

 

其实,我和晓菁的婚礼仪式、拍电影、照相等等,还有临时演员的事情,虽然表面上是梦安娜的鼎力相助,但实际上,据我的猜测,公司的老板和演职员还是看在惠子的面子上安排的,并不像小报上说的那样,说什么惠子是“含泪远走香港”。当然,也许“龙二公子”的确有些多情,但也决不会是薄情郎。另一方面,我在医院工作,公司里的人也是经常找我帮忙的,生活就是这样,互相帮助嘛!

 

民国时期,上海到杭州的交通还算方便,虽然也是日本人占领。去杭州,也就是看看西湖和雷峰塔。我去过杭州,但那是我上大学时期的事情,是时空穿梭前的故事。只是那时候雷峰塔是2002年重建的,而民国时期,就只有一个残缺的遗迹。

 

“杉哥,这火车上的感觉,就像电影中一样,又小、又脏、又慢,摇摇晃晃的,还咔嚓咔嚓响,我担心掉下去。”

“那当然,我们每天都生活在电影里。我们对于40年代的印象,都是从电影里获得的。”

“好恐怖啊!杉哥,我还是想回21世纪。”

“我也是啊,需要时间和机遇吧!”

“不过呢,有一点比较好,就是人少很多。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上海,大街上基本上不会有拥挤和堵车的现象。”

“战争啊!所以,人少。现在全国还不到4亿人呢!”

“那倒也是。”

 

到了杭州站,我和晓菁惊呆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天安门!”古色古香的宫庭式传统建筑,雄浑而宏阔!我都没有见过!相比之下,上海火车站在被日本人轰炸之后,只剩下部分建筑在维修,破破烂烂的。杭州一游,让我和晓菁对旧中国又增添了一份认识和了解。

 

再说端午节。

 

第一次在上海与这么多人一起过端午节,很热闹的,以前从来没有过。母亲十分虔诚的佛教徒,说什么也要大家去打听上海最好的寺庙。因为端午节时各佛教寺庙都要举行驱鬼祈福仪式,大举法事,祈福驱鬼。

 

来福说,最近的要数静安寺和沉香阁。静安寺是三国时期所建,而沉香阁是明代万历年间所建。

大哥说,城内的寺庙,都被日本人占了,还是远一点比较清静。据说普陀的玉佛禅寺虽是光绪年间所建,但建筑比较完好,法事活动也很多。

 

其实,在21世纪时我就知道,上海南郊的龙华寺,是上海地区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古刹,我在上海读书时就去过几次。传说为三国时期吴王孙权为其母所建,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母亲一听就喜欢,龙家怎能不去“龙”的寺庙呢?马上就让来福去准备和安排,全家都去。

 

礼拜天那天上午,一大家人都去了龙华寺。虽然没有21世纪那么金碧辉煌,寺院也小很多,但总的规模还是可以的,古色古香,保留了很多古迹。开始时,大家一起拜佛、听经;后来,大家又一起去抽签。大哥抽中的签最好:

 

为客金成万斛船,

顺风吹送落阳边;

桥头花柳泽如绵,

生意津津在眼前。

 

老和尚说大哥将会生意兴隆,母亲和大嫂开心得不得了。

 

我和晓菁就只问姻缘,我们的签是:

 

孜孜求利莫贪饶,

昨宵过了又今朝;

宽心勒马往前去,

莫过江边独木桥。

 

老和尚解释道:“要尊重现实,情感的事,不可强求”。晓菁一听就迷惑了:“什么叫强求?我和杉哥是指腹为婚的。”

 

老和尚没有发话,母亲接着说:“这还不清楚?就是说那个张惠是狐狸精,杉儿不要与她来往了。杉儿的现实就是与晓菁好好生活。”母亲说出这话,显然是为了安慰晓菁,但内心还是蛮喜欢惠子和孙子的。

 

我站在一旁,不敢说话。大哥却说:“妈,人家张惠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只是姻缘浅而已,人家不一定就是狐狸精呀?”

谁知老和尚又说了:“这位少爷命中注定不止一位太太,只是要顺势而为,将来定会有回报,但切不可去冒风险。”

“难道还是张惠?”晓菁的小嘴翘得老高。

“你不是不信佛吗?”我一句话,让大家都笑了。

“你还笑话我!你入了天主教,居然也拜佛?”晓菁回了一句,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民国31年(1942年),宋子文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在全国推出了“关金券”,以1元当法币20元在市场流通,增加发行20元、50元、100元、500元等面额券,并出现了千元大钞,与法币并行流通,国家财政混乱不堪。

 

据晓菁说,6月底,由中央银行统一发行货币前夕,四大银行发行的法币总额已增加到近250亿元。从此,关金券失去原来发行时的关税职能,而成为大面额的流通货币。后因法币快速的贬值,中央银行又多次发行大面额关金券来代替法币流通。接着,关金券也开始贬值。7月初,国民政府宣布全国货币发行集中到中央银行一家后,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随即停止发行纸币。

 

我也是个钱币收藏爱好者。在20世纪末期,收集过很多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的纸钞,还有1分、20分、半元、1元的镍币。当时不清楚为什么如此复杂,现在明白了。晓菁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业务熟悉之后,也开始正式上班;每天回到家里,就是谈论银行的工作,还有那些花花绿绿的纸钞。不像21世纪的中国,就只有人民币一种(当然,港币、澳币和台币除外)。而来福每天开车要接送我们两个,我们俨然已经成为大上海这座远东第一大城市里最普通的一个小家庭。

 

然而,我和晓菁返回21世纪的事情,就这样暂时搁置了。

 

夏季来临的时候,我正式成为“上海同德医院”的内科大夫了,院长给我加了薪水,家里的收入多了,而且院长给我配备了一名护士。当时,家里就我和晓菁有正式工作,小妹妹夫他们在外面打打零工。大哥大嫂每天不知道在忙乎什么,后来据说与董老板的生意谈成了,正打算买新船,自己开辟一条新的航线。当然,也是货运。这样,小妹和妹夫他们又可以有事情做了,去大哥公司帮忙。再后来,又听大哥说,有时候也帮杜老板做点运输生意。

 

有一天晚上,母亲让家里所有人一起到母亲那边吃饭,讨论家庭开支问题。母亲说,虽然是富裕人家,但花钱还是要有计划的。

 

“我们和小妹她们马上就要重新开业了,以后就会减少二弟和弟妹的压力。”大哥先发话了。

“没事,大家也不必有什么顾虑。毕竟,我现在薪水已经增加了,晓菁也有工作了。我觉得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我们家还是很幸运的。”我安慰大家说。 

“是啊,老爸很有先见之明,让二哥在上海工作,我们才有这个依靠呀!”小妹一番感慨。

“嗯,一家人团结一心才是最重要的。”母亲又问我大哥:“重庆那边的情况如何?”

“据秋生说,已经有些眉目了,还是很有希望的,只是还要等等。”听到这话,一家人感到非常兴奋,唯有母亲不动声色,好象还有别的心事。

 

不久,我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

 

大哥经常来院里找院长,而且每次谈话都是晚上,门关得死死的。我一般不会晚上来,但有时候也过来看看,居然发现大哥的车子。

 

后来,我就直截了当地问大哥。大哥说,可以告诉我,但千万不可声张。我一听就明白大半。原来,大哥和院长都是地下党,“上海同德医院”就是一个掩护所,而且院长经常派人去南洋采购药品和物资,然后利用大哥的货船转运到抗日前线。我当然是支持啊,就凭我现在的想法,也是支持的,不论我是真的二少爷还是假的二少爷。抗日有什么不应该呢?还会有谁反对呢?蒋中正也是抗日的,除了那个汪精卫。

 

“这件事,你就只能知道这么多,其它的也不要过问。”大哥再三叮嘱。

“嗯,我知道。上海是日本人的天下,我们都要处处小心。”

“还有,你们医院人多,情况比较复杂。凡事要多留一个心眼。”

“知道了,我会留意的。但我有点担心家里人。”

“嗯,这个我们都考虑过了。上海的地下党很强大,军统中统都有我们的人。”

“是吗?”

“嗨!我又说漏嘴了。你最好别再问了。”

 

在医院上班,我一般就在自己的诊室。但有一次我去护士值班房询问一个病人的情况,看见一位漂亮护士,觉得很面熟,似乎在哪儿见过,就是不记得名字。那位护士也是看我半天,也不说话,但感觉有点怪怪的,会不会是什么军统或中统?要么是日本特务?敌特电影看多了,我也疑神疑鬼的,觉得还是小心为好,尽量不要惹事。

 

后来又问了我的护士萍萍,萍萍说那个护士叫阿茜,来医院半年多了,人倒是不错,但性格比较孤独,似乎没什么朋友。这就更加令我起了疑心。

 

不过,说起这个萍萍,我也是有些疑心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多疑)。有一次,我从院长那儿回到自己的诊室,还没进门,就听见萍萍在给谁打电话,而且是说日语。我推门之后,萍萍马上改说汉语,说了一些不相干的话,然后就挂机了。

 

莫非这个萍萍是日本人?但表面上也看不出来。后来,我悄悄告诉了大哥,让大哥去找院长打听打听。

 

有时候晚上没事干,我也听听中央广播电台,虽然晓菁不喜欢听那个,但也愿意陪我一起听听。那时候又没有电视电脑,总得了解一点外面的消息。

 

――民国31221日消息,蒋总统偕夫人宋美龄飞抵印度首都新德里,对印度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并就中国远征军出兵缅甸,与印度达成谅解备忘录。

――民国31528日消息,日本中国派遣军南京总部12师团在冀中地区摧毁共匪老巢之后,遭遇国军第81军第35旅伏击,伤亡惨重,国军节节胜利。

――民国3161日消息,美军在中途岛海战中大获全胜,经过三年苦战,夺回太平洋上日军占领各岛屿,星条旗在琉球岛和钓鱼岛上迎风飘扬。

 

……

 

“喂,杉哥,你好反动啊!”

“怎么啦?”

“这是敌台呀!”

“什么敌台?这是民国吔!再说,这些都是抗日的消息。难道你想去延安?”

“延安?你是不是又想起你的张惠了?红苹蓝苹的,要是哪天中统军统找上门来,我们还没地方躲呢!”

“我不说了。”

“好啦!杉哥,我知道你喜欢张惠,可我又没说张惠不好,嗯!”晓菁又是一番粘粘乎乎、死缠烂打,我也不希望惠子成为我和晓菁之间的“火药桶”,两人之间的这种情感交织与心灵沟通,让婚后的生活增添了情趣。

 

……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猪扒戒 2012-11-22 12:16
  
0 回复 kylelong 2012-11-24 13:14
猪扒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6 00: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