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三十九):保护小护士

作者:kylelong  于 2013-1-19 09: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关键词:穿越小说, 小护士, 连载

11月中旬,东京早已进入秋季,天气开始转凉,东京皇城的枫叶煞是好看,给白粉堆面的日本艺妓MM们增添了绚丽的背景。

 

我无心去欣赏这份艳丽,和Apple 匆匆登上了飞机。从成田机场到飞机上,到皮尔逊机场,我一直觉的有几双眼睛在盯着我和Apple。难道是警方?在回家的路上,我联系了小羽和阿茜,也很正常,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但我内心还是有一种不祥之兆,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多伦多的秋季,枫叶红遍我们所在的小区。小公园里的儿童乐园,已经没有了孩子们的嬉戏,都躲到室内玩耍,反而是小松鼠们的天下了。

 

“小羽,这就是我跟你说过多次的Apple!”

Apple,这是我太太Diana

Kyle,你怎么把仙女弄到自己家里来了?”

“上帝赐予的!”

“哼!因为这个Kyle脸皮太厚太重,我飞不走了!”

“果真?!”

 

两个女人拥抱之后,就开始谈正经事儿。

 

Apple的建议和要求之下,也是为了小羽和孩子们的安全,Apple就暂时住在我们家。毕竟,Apple出生武术世家,是忍者后裔Julyoung因为自己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就回自己宿舍去了。

 

一看到星星辰辰,Apple大叫起来:“かわいい(真可爱)!”

 

也许是Apple意识到辰辰很可能就是自己的亲人,对辰辰特别关爱,亲个不停。Apple一直与辰辰逗乐,搞得星星有些不开心了。当然,Apple也看得出来,偶尔也与星星一起玩,平衡一下。看得出来,Apple是一个喜欢孩子的女孩,完全不是电视剧或动漫中那种忍者的冷酷。

 

我和小羽在二楼卫生间洗漱,准备休息了。

 

“刚哥,假如这件事是真的,你觉得Apple会不会有什么企图?”小羽知道藏宝图的事情之后,对Apple表现出一种担心和怀疑。

“应该不会吧?认识Apple有好几年了,而且,在日本的那段时间,Apple也一样被追杀,痛失家人。”

“假如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给你看的呢?为了获取你的信任。”小羽瞪大眼睛,一本正经的样子,那种怀疑顿时变成一种肯定,让人觉得疑点重重。

 

“你分析得也有道理,我们只能见机行事。我还是去一次纽约,你现在就与阿茜联系,只说见面,但不要说具体的事情。”

“为什么?”

“我担心电话会被人窃听。”

“好的。这几天,我也一直与阿茜在网上聊天,她好像没有提到过任何与辰辰有关的事情。难道你觉得阿茜会私藏什么东西?”

“不是这个意思。网络上也不要说这件事。辰辰进我们家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东西遗漏。还有,我们离开1945年上海的时候,你有没有把辰辰的所有东西都带上?”

“没有啊!辰辰小时候的衣物,好像都打包了,我让李妈放在地下室了。”

“几十年过去了,那包东西还会在地下室吗?”

“很难说。如果真的丢了,那我们不是必死无疑?想想都怕!”

 

“樱花手绢!”我和小羽几乎同时想到了!

 

我赶紧拿出那个装有两张黑白照片的小包包,又仔细看了看照片的正反面,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包包内外也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如果是藏宝,中山陵和灵谷寺可是最佳之处。

“可紫金山这么大,没有具体地址,怎么找?”

“所以说,樱花手绢很可能就是藏宝图!”

“这样吧,我去纽约找阿茜,你联系方芳,还有阿建,让他们保护好老房子,不要让任何外人进入。但不要告诉他们有关宝藏的事情,以免节外生枝。”

“嗯,我记住了。”

“多伦多这边,我想Apple暂时也会保护你们的。”

“阿刚,我好害怕啊!”

“没事的,如果他们要宝藏,那就随它而去,我们又没有什么奢望。你说呢?”

“嗯。阿刚,我相信你!”

 

一周之后,我去了纽约。临走之前,与阿茜通了电话,感觉一切都还正常。

 

从机场到阿茜宿舍的地铁里,我看到了一个黑影,从行为方式和衣着打扮来看,很可能是日本人。如果说是秦少爷,似乎又说不过去。换乘地铁之后,那个黑衣人也跟着,无法摆脱。为了不让阿茜有麻烦,我决定出站,去打的。

 

在一个人多的地铁站,我悄悄下了车,然后飞速出站。然而,黑衣人还是跟了出来。正当我回头一望的时候,我发现黑衣人盯着我,然后举起了手。我立即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赶紧低头躲在拐角,可这时,枪声已经在我耳边响起。顿时,现场一片混乱。

 

匆匆上了出租车,就立即与阿茜联系上了。

 

“阿茜,是你吗?”

“嗯,是啊。K哥,你在哪儿?”

“我在出租车上。我们现在能否见面谈谈?”

“嗯。你开车到中央公园西侧南段的Times咖啡厅,我在那儿等你。OK?

“好的,不见不散。”

“嗯,88。”

88。”

 

甩掉跟踪后,我觉得很纳闷:这么容易就甩掉了?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莫非对手已经早有预谋?或者已经拿到什么东西?如果这人与东京的日本黑帮是一伙的,就表明这个黑帮很大,纽约也有他们的人,多伦多也不会例外。

 

在咖啡厅外围,确定一切安全之后,我走进去,看见阿茜已经在靠窗子的一角坐下了,阿茜也看到我了,挥挥手。

 

K哥,什么事情啊?电话里不能说啊?”

“萍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她是辰辰的姑妈。”

K哥,你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现在谈这件事情?”

“萍萍前不久刚刚被暗杀。她的死,可能与藏宝图有关,而且也与你有关。”

“啊?萍萍被暗杀?她在哪儿?”

“萍萍90多岁了。我前几天去东京看她,结果,就在见面前几个小时,萍萍死在自己家里。”

“啊!真是可惜!这么好的人,还是我结拜姐妹呢!什么人干的?”阿茜眼圈红了,说不出话来。

“东京警方正在调查。阿茜,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自保,大家都不能出事。”我给阿茜递上餐巾纸。

K哥,你就别兜圈子了。痛快点!我想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担心室内有监听,就带着阿茜去公园散步。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这几个月来的经历,以及我对整个事情的分析。听到我一直在被追杀的消息,阿茜表现出有些恐慌的样子。

 

“那你觉得我能帮什么忙?我有什么危险吗?”

“危险可能会有,所以希望你要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最好搬家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去中国吗?要不就去多伦多,和你们在一起?”

“也没有必要。我可以帮你请一个私人保镖,暗中保护你。生活总得继续吧?”

“好吧,都听你的。”

“阿茜,你离开多伦多时,拿过一条绣有樱花的手绢,在不在?”

“在啊!我前几天还找过一次呢!好像放在一本什么书的夹层里。”

“嗯,还有,阿茜,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你问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选择,只要是我知道的。”

“当初,辰辰抱给我们的时候,军太太或萍萍给了一些什么衣物或者物品?”

“让我想想啊。辰辰出生后,是我帮她洗了个澡。因为是早就计划好的,辰辰妈说话我听不懂,不过,萍萍能够听懂,她也在一旁帮忙的。两条毛巾、帽子、头巾,好像没有衣服。因为天气冷,最后用一件军大衣一包。”

“军大衣?”

“对呀?我估计是日本军人穿的那种。”

“似乎见过。”

“是啊。不过,看你这么一惊,我倒是觉得:如果真有藏宝图或什么密码之类的,应该在军大衣里面。那条手绢的图案很一般,不像是什么地图或密码。我当时只是觉得很有日本风情,就留下做个纪念。”

“阿茜,手绢现在哪儿?”

“在我公寓里啊。”

“走,赶紧去看看。我担心已经被别人抢先一步。”

“不会吧?我这么倒霉?!”

 

二人到了公寓,果然被我猜中,大门已经被人撞开。推开门之后,家里一片狼藉,阿茜十分沮丧,坐在沙发上,然后抱紧我,吓得哭了。

 

“没事,家里的东西砸烂了,可以再买,只要人安全。阿茜,你先想想手绢在哪儿。”我安慰着阿茜,就像对待自己的表妹。

“嗯。在民国上海,就是被日本人追杀,在这里,还是被日本人追杀。日本人为什么总是跟我过不去?”

阿茜 ,这话可不能当着星星辰辰说啊!”

“哦,知道了!”

 

我陪阿茜走进卧室,不久,阿茜在一本词典的双层硬皮封面里拿出了那条手绢。

 

“就是这个。”我看到阿茜脸上露出一丝喜悦。

“太好了。”我情不自禁地与阿茜拥抱起来,一种“中大奖”的感觉油然而生。然后对阿茜说:“你先报警吧,然后准备搬家。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阿茜报警的时候,我把手绢反反复复仔细看了好几遍,没有发现任何有用信息,没有文字或数字,就是两朵樱花,手工绣的。虽然手工十分精细,但还是看得出来人工的痕迹。想必是辰辰亲身母亲或者萍萍的手艺了。

 

我刚站立起来,就听见一声枪响,子弹穿过窗子玻璃,打在身后的沙发上。我拉起阿茜就跑出房间,一边掏出手机报警。这时,我听见外面的警车已经来了,顿时才有安全的感觉,而阿茜还是吓得面色煞白。

 

K哥,我好怕啊!我想去多伦多和你们在一起。”

我抱紧阿茜,希望能够给予她一些安慰,并说:“这件事是针对我们的,不是针对你。你应该还是安全的,我们那边可能更不安全。”

“可我原来也答应过辰辰妈和萍萍,万一辰辰出事了怎么办?我内心不安啊!”

“我们正准备把这件事给警方谈清楚,要求警方立案。”

“嗯,希望能够快点解决。不知道这帮人是什么人。”

“我觉得都是日本黑帮。”

 

我和阿茜在楼下的警车里,看见四周有一些附近的居民围着几辆警车在谈论。不久,一名警官从阿茜房间出来,询问了我们一些情况,我又把在东京和纽约遇到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整个事件的前后都说了,除了时空穿越的事情之外。如果要说这个时空穿梭,肯定会被认为是精神病者,电影看多了,人们对警察的做事方式早就清楚了。

 

不过,这位警官似乎比较有头脑,对我们说:“这样吧,我来向上级汇报,申请陪你去一次多伦多,与你太太和Apple见面谈谈,希望把这件事情搞清楚。我只是代表警方,请相信我。”

“那就太好不过了。可阿茜的安全问题……”我提出要求。

“我们会安排的。这个你们就放心。顺便问一句,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

“亲戚!他是我表哥!”阿茜很直爽,搂着我的胳膊。

“嗯~我们从小就认识,阿茜也去过多伦多,与我们一家很熟悉。”看阿茜如此样子,想笑,但也只能跟着阿茜忽悠警官了。

“你们有没有向多伦多的警方报警?”

“还没有。感觉似乎那边还比较安全。”

“这样吧,我们先安排你们在宾馆住几天,待我手续完成之后,我们一起去多伦多。OK?”

“太感谢了!”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事情就打我电话。”我接过名片一看,中英文双语,原来是一位华裔,叫成风,很有雷厉风行的味道。

 

在宾馆的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日本人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或藏宝图。但如此大动干戈、四处射杀,岂不是自我暴露、打草惊蛇?这其中定有诡异

 

另一方面,我也觉得晓菁(小羽)和孩子们也应该是安全的,我和阿茜也会是安全的。最近的一系列恐怖事件,并没有对我们一家产生任何损失,完全是为了某个目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4 09: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