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四十三):几代亲上亲

作者:kylelong  于 2013-1-29 21: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关键词:穿越小说, 连载


第二天傍晚,我和晓菁(小羽)顾不上时差了,短暂休息了一会儿,就去拜见了居住在青浦区的阿建父母,还有阿建姐姐一家。这也是计划中的事情,而且很重要。

 

民国时期的母亲,曾在遗书中谈及来福一家对我们龙府的大恩大德时就说过,这是一定要报答的。虽然不是我的生母,但她生前的嘱咐,我一直就是牢记在心。从她做主让我娶了“菁金静”,到让晓菁管理家庭财产,从安排大嫂小妹两家去法国避难,到安排我们小家庭去美国定居等等,都是她老人家心中早就想到过的计划。当时家里很多人都觉得这些都是我个人的主意,其实,母亲看得很远,想得很多。经历过风雨的人,才知道如何去规划未来。这也是她老人家留给我的最大财富!


2082年春,我与晓菁(小羽)结婚5周年纪念的时候,当晓菁(小羽)读到我一直暗中保存的那份母亲遗书之后才明白这些事情,也更加觉得自己对惠子和文静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也是使得我对“指腹为婚”、“网络情缘”、“时空婚恋”的晓菁,有了更深的感情。当初我还很担心如果把那份母亲遗书给晓菁(小羽)看了,晓菁(小羽)会有一些什么想法。后来才让我感觉到自己对晓菁(小羽)的内心和性格了解,真的是很少。

 

“爸妈,这就是二少爷和二少奶奶!”

 

一进门,阿建就给我们介绍他父母。看见阿建的父亲,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来福,那个模样简直就是一样的!阿建曾提到过,两老虽然是退休在家,但精神还是不错的。据说两老一直在老年大学学习书画,有时候也练练太极。

 

“二少爷,二少奶奶,早就盼着今天的见面了。阿建讲了很多时空穿梭的事情,爷爷他们也讲过很多,我们也不是太明白。可一见你们两位,就感觉很亲切,面善啊!一家人似的!”两老赶紧与我们握手拥抱,眼泪就这样刷刷地流出来了,完全控制不住,我和晓菁(小羽)也跟着两眼泪汪汪的。

“多亏了龙府的老爷老太太、大少爷,还有你们二位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我们一家才会有今天。”

“我们应该是一家人,还客气什么。来福他们,也就是你们的曾祖父母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才有龙府的今天!我和晓菁是没齿不忘的。这些年来,你们也吃过很多苦,还一直看护着我们的家业,我们是一定要感谢的!”

 

给二老送上我们从多伦多带来的深海鱼油、卵磷脂和蜂胶等礼品后,阿建的父母回忆了他爷爷,也就是阿狗曾经多次讲述的那段上海旧事。

 

民国34年(1945年)8月,我们一家离开上海后不久,上海的日本人就投降了,上海重新回到了国民政府手中。然而第二年夏天,国共内战就开始了,上海的有钱人都往外跑,美国、法国、新加坡、南洋以及香港、台湾等地。来福按照我的授意,在上海西郊找到了一处居住地,一家人过着隐居生活。那个时候,上海市区十分混乱,由于物资缺乏、米荒严重、物价飞涨、百业萧条,市民大量失业,社会治安恶化,杀人抢劫的事件不断发生。

 

19495月,上海被解放军占领之后,来福也曾经来上海市区看了看,仍旧是比较混乱,几处老屋被上海市政府占用,还有士兵把守。最后,一家人还是呆在原来居住的地方,一住就是几十年。虽然也有过几次搬家,但都是在附近那一带。文革期间,那就更加混乱了,来福一家基本上就没敢来上海市区这边。

 

90年代中期,上海市开始清理大型文物保护单位。那时候,阿建的父母在市总工会工作,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拿出原来的房契证明文件,希望索回我们在上海的3处房子。但由于没有当事人在场,文件也不齐全,一直就搁置了,但上海市文物保护厅同意让阿建父母参与管理。与此同时,阿建的父母也多次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国大使馆和驻巴黎总领事馆等方面联系,希望打听到大嫂小妹两家的下落,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直到几个月前,方芳与阿建联系上之后,再加上玲儿的努力,以及我们从多伦多传过去的文件,还有原来保存在东方汇理银行的文件,房产这件事才开始落实。随后,我们聘请了专业律师,开始了申请国家赔偿的程序。

 

与阿建父母和姐姐姐夫告辞之后,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谈到这件事。晓菁(小羽)觉得我们给阿建一家的补偿,应该更实际一点。

 

“我们现在手中也没有多少现金。上次听你说,花旗银行的现款,大部分都买了股票或有投资,现在也取不出来。要么,就等国家赔偿之后再说?”

“嗯,那个也只是迟早的事。那你觉得给多少合适?”

“他们一家人也不少,上海的房子又这么贵,挺拥挤的,至少应该给人家买两套房子吧,你觉得呢?”

“好吧,就听你的,也应该如此。”

 

两天后,巴黎的侄女雪梅一大家(带着两个儿子的两个小家)、侄孙女一家,以及年迈的侄子侄媳也到达上海,阿建把他们接到金陵中路(即解放前的恺自尔路)的住处。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还不敢相信,而见面的那一刹那,犹如梦境一般!个个都流出了开心而激动的泪水,尤其是我和晓菁(小羽),简直不敢相信世上还会有这种事情。60多年啊!分散的家人,总算是相聚了!过去的故事太多太多,经历的人生苦难真是说不完啊!

 

当然,大家也谈到了小妹妹夫一家,这是最遗憾的事情。如果当初能够不急着回国,也就可以逃过这一劫了;如果能够打听到小侄子小侄女的下落,我们也算是有些欣慰了。可什么时候才是一个结局呢?未来还会有多少期待呢?

 

还有一点,就是远在2080年的惠子和文静她们,让大家感到十分不安。当看到龙府大家庭相聚的那一瞬间,我猛然意识到自己曾经犯下的那个重大错误,不该让惠子和文静她们留在2080年。

 

侄子小虎有点埋怨地教训说:“小杉子、小菁子,这件事虽然不完全是你一个人的错,有多方面的原因,而且也是不可抗拒的,可你们总不能把惠子和文静她们丢在一边不管吧?”

“是啊,两个女人,带3个孩子,没有帮手,可想而知啊!”侄媳虽然是第一次与我们见面,但也有些不满意。

“虽然你们比我们辈份大,但我们可还是比你们年长,经历的事情多。你们要听我说的,不要嫌我罗嗦!”

“是的!记住了!”

“我们会与惠子和文静她们团聚的。”我和晓菁(小羽)一一答应,不敢多说。这个很明显是我的过失,可晓菁(小羽)却觉得是她为我做出的那个决定,让惠子和文静她们留在2080年。这样一来,晓菁(小羽)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抱紧晓菁(小羽),大家也跟着哭了……

 

本来想与晓菁(小羽)、方芳,还有茜儿约好保守秘密的,不要说出“时空穿梭”的真相,可这件事只是对于不知情的亲朋好友,但对于自己家里人,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好在几个月之前,方芳和玲儿早就开始给大家解释这件事了。再加上我们昨天收到的来自2082年的圣诞贺卡,大家才感到有些欣慰,能够理解我们一家人的暂时分离,感受到来自未来亲人的温馨祝福!

 

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星星辰辰如何称呼这些“晚辈”,而且我和晓菁(小羽)按照辈份来称呼他们,也感觉怪怪的。尤其是那个玲儿,“曾舅爷”前“曾舅爷”后的,搞得我很难堪,本来按照年龄我才大她不到10岁。后来我提议:大家相互之间,直接叫名字,不要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称呼辈份了,大家也基本上习惯了西方文化。何况,一家团聚才是最重要的!

 

在北大做教授的侄孙说:“虽然时空穿梭很难理解,但我们只相信事实,相信眼前的实物和证据。”随即拿出表妹早就准备好、由律师办理的各种房产手续证明以及东方汇理银行的存款、股票、债券和珠宝等相关文件的复印件。

“是啊!”80多岁高龄的大侄子小虎对我和晓菁(小羽)说:“舅舅舅妈,虽然我看见你们一家没有什么变化,但这种感觉,这份亲情,是无法改变的。”德高望重的大侄子是房间里年龄最大的了,虽然我的辈份最高。

“可你又在称呼我们‘舅舅舅妈’了,还不改口?”

“哈哈!改不了啦!”

 

这时,阿建过来了,问我:“二少爷,我爷爷告诉过我父亲,说您当时离开上海时,这处房产的房契和地契的原件在东方汇理银行,还有两份附件,一份在您那儿,一份在我们家。”于是,便拿出发黄的房契和地契的附件。我也拿出附件,但还是崭新的。原件的复印件,以及这两份实物一对,印章完全吻合!

 

为了去附近的法国餐厅预定圣诞节家宴,表妹数了一下人数,总共有20多人,包括阿建那边一大家。我让方芳打电话把舅爷、舅舅、舅妈和表哥也请过来,大家一起开心聚聚,见一见回国的亲戚们。其实这也是与往年一样的礼节,只是今年比较特殊,亲戚多一些。而在我心里,还有更多的期待,没有告诉大家。

 

不过,我还是想起了辰辰身份的事情,成风和Apple的影子总在附近。那天晚上,阿建带我和晓菁(小羽)去了地下室。因为事先告诉过阿建,要把地下室封闭,不让外人进去。可我们找遍了每个房间,几乎都是空的。

 

“年代太久,而且装修过几次。”阿建说。

“革委会占用的时候,你父亲应该知道一些具体情况吧?”

“是啊,但只是说一些杂物都堆放在地下室了,而且还烧掉不少。”

“那就难说了哦。”

“青浦区那边有没有呢?”

“我们那边也有好几次搬家,不会留什么的。”

“想想再说吧。”我和晓菁(小羽)有些遗憾,但也没有办法。离开1945年上海之前,家里还是有很多值钱和值得纪念的东西的。如果找不到辰辰的衣物,我们也就无法去探秘民国时期的那些宝藏了。晓菁(小羽)也说,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1224日平安夜晚上,上海“雅克红房子餐厅”第一西餐厅,灯火辉煌,热闹非凡。

 

我们龙府这一大家人就有10多个,而表妹那边一大家和阿建那边一大家,是这个“旧上海龙府”以外的客人了。我和晓菁(小羽)是双重身份:既有解放前的家庭生活,又有21世纪的家庭生活。在谈论这事的时候,很多人觉得还是比较麻烦的。

 

我和晓菁(小羽)的亲生父母亲都在重庆,要把我和晓菁(小羽)的这段跨世纪的姻缘向双方父母解释清楚,我是无能为力的了,只好不邀请他们来上海参加这次聚会。我们自己的小家庭打算春节前回重庆拜见双方父母,而且按照老家传统,还要在重庆补办一个2012年的中式婚礼。在这之前,我和晓菁(小羽)也都与各自的父母电话联系过了,我和晓菁(小羽)就算是“私定终身”,携子回乡了,虽然感觉有些仓促,解释起来不是太容易,因为星星辰辰毕竟已经两岁多了,但现实也是无法回避的。

 

然而,当大家与我舅爷见面时,新的奇迹又出现了!

 

舅爷从一个金属盒子里拿出一张发黄的旧照片,我一看就知道是1942年我与晓菁结婚时的全家大合影,与其他人保存的大合影照片完全一样。

 

“我不是你舅爷!你才是我的亲舅舅!”这个舅舅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激动得手在发抖。

 

“怎么回事?”大家都感到是十分惊讶,莫非表妹的父母亲也是我们大家族的?

“难道您是盛儿?”因为心中早就有这个推测,我问眼前这么熟悉的“舅爷”,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

“对啊!要不是看看照片,对比眼前的你和晓菁,我还真不敢相认。你过去来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你是我侄子,是阿刚。现在才知道,你原来就是我舅舅,龙府二少爷!”

 

表妹过来说:“表哥,嗨!也许今后要改口了。其实,我爷爷真不是你的亲舅爷,这是几天前我爷爷才告诉我的。是这样的,文革期间,我曾祖父母,也就是你的小妹妹夫两个,因为被诬告为‘里通外国’,被上海革委会抓去游街,后来又被红卫兵整死。我爷爷20多岁时,孤身逃到重庆,被你奶奶一家收养。再后来,你就成了我表哥。对吧,爷爷?”表妹又转身问她爷爷。表妹如此简洁地表述了一番,大家感到很震惊,无法理顺亲缘关系了。

 

“嗯,是啊。”只见舅爷又拿出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那是小妹一家4口在上海的合影!背后的文字是:195064日于上海外滩。

“没错!”我一看照片,就更加肯定了。

“可是,芬芬呢?”晓菁(小羽)问。

“芬芬在文革的一次游行中走散,至今没有找到。”

“可是……可是我应该怎么……怎么称呼您呢?”晓菁(小羽)结巴了。

“晓菁,我们就不要为难舅爷了,还是就叫舅爷吧!”

 

“好啦,现在我可以给我哥打电话了,他刚才还说马上到的。”表妹拿出iphone。我一阵感慨,这世上居然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原来,我叫了几十年的表哥,居然是我的……算了,不计算了。

 

望着大家惊讶的神情,舅爷开始讲述那段尘封的历史。

 

原来,“舅爷”自从逃到重庆之后,心里一直惦记着上海。因为“舅爷”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小妹和妹夫)说过,我们的家就在上海。改革开放初期,“舅爷”一家被平反,然后才回上海定居。前几天,“舅爷”听表妹说了我们“天方夜谭”的故事,才决定拿出证物,与我们一家相认。如果从辈份上讲,表妹方芳和茜儿玲儿应该是堂姐妹关系。

 

大家正高兴、正想听听故事,这时,餐厅大门开了,服务员领进来一对祖孙。我一看,再次惊呆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20 11: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