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四十四):韩国添亲情

作者:kylelong  于 2013-1-31 09: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关键词:穿越小说, 韩国, 连载

正当圣诞家宴前的谈话进行到高潮时,餐厅大门开了。从大门进来的,正是从首尔赶来聚会的Julyoung和她奶奶!真是令我感到意外,我还以为她们不会来了呢!阿建这才过来悄悄告诉我,Julyoung和她奶奶说要给大家一个惊喜,所以,没有提前通知我和晓菁(小羽),只是让阿建去机场接。

        

当这对祖孙走进大厅,舅爷惊呆了,看了又看,又比较了Julyoung,用手指着Julyoung的奶奶,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了。大厅里也是鸦雀无声,就等舅爷发话。大家等了很久很久,舅爷终于发出一句颤抖而轻声的呼唤:“阿飘(韩语汉字:朴,박)!”

 

Julyoung奶奶也激动地言语:“盛儿!真的是你吗?”这预料之中的惊讶与团聚,还是让我和晓菁(小羽)感到兴奋。真的是这样的吗?

 

Julyoung和她奶奶在中间的沙发上坐下之后,舅爷开始讲述他和阿飘的那段从来没有流露的真情故事。

 

1950年元月,我随父母从法国巴黎回国之后,一直希望住回原来在上海的住所。不过,当时的政府已经没收了全部财产,好在后来上海市政府给了我们一家一个安身之处,安排父亲在一家中学教书,母亲则是在一个副食品店做营业员。我那个时候念高中,但学习进度跟不上,尤其是国语成绩。

 

19506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全国动员参军,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参加了志愿军,去了朝鲜。19511月中旬,我们部队发起了攻占汉城(首尔)的战斗。虽然比较艰苦,部队伤亡惨重,但毕竟部队向前在推进,一直打到汉城(首尔)。

 

一天夜里,我所在的小分队接到任务,去市郊一个集中营去营救无辜群众。据说,里面很多人都是从中朝边界的村落过去的,被当作间谍。其实,那个时候,中国和朝鲜的边界没有现在这么严格,很多朝鲜族的同胞两边走动,两边都有亲人朋友。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阿飘的。我当时看见阿飘一个人很弱小,弱不禁风的样子,立即产生一种伶香惜玉的感觉。好象当时她还有几个同伴,一直聚在一起。我向队长要求护送她们几个回村子,就这样,我和一个来自江苏的小赵一起,护送姑娘们回家。

 

到了村子之后,我们就被村民们强迫挽留了。因为村子里很多人会说汉语,大家沟通没有问题。据说,村子里年轻的男人已经没有了,连年战争,都被日本人抓去当兵,有的战死,有的还在战场。村长是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他希望我们能够为这里的村子留种,让这一带的家族能够延续香火。就这样,我和小赵就留下来了。

 

从汉城(首尔)到村庄的路上,一路过来的这几天里,我已经对阿飘产生了好感,阿飘也是,相爱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我清楚地记得,村口有一颗很高很大的杨树。那天晚上,月光有些朦胧,就在那颗杨树下,我和阿飘就这样相爱了。那颗杨树的后面,有一间草屋,阿飘带我进去之后,感觉味道怪怪的。我问阿飘,她告诉我,那间草屋是村子里专门做泡菜(Kimchi)的。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喜欢韩国泡菜了。

 

一周之后,大部队路过村子,我们也随大部队转移了。临走时,阿飘送我一件定情物,那是阿飘亲手绣的一个香囊,里面放有当地的一种野花,叫金达莱。

 

说到这里,舅爷拿出香囊,小小的兰花布,水滴形状,不是那么很精致,但一看就知道是手工制品。Julyoung的奶奶一看,眼泪哗哗地就流出来了。

 

Julyoung接过话题,继续回忆:

 

我们老家在延边,我很小的时候,就随父亲去了汉城(首尔)。父亲是一个木匠,当时在城里找到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日本人来后,父亲失去了工作,我们一家就逃到了后来居住的那个“金坪里”。因为父亲会手艺,家里的生活也还算可以。母亲本来有孕,在逃难时流产,后来就得了顽疾,不久就去世了。

 

没过多久,战争又来了。政府派人来村里搜查,硬说我们一家是间谍。父亲和我都被关进了监狱,而且是分开关押。一个月之后,我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再后来,志愿军来了,把我们送回了村里。

 

阿飘歇了一会儿,继续说:

 

盛儿走后第二年,我生下了Julyoung的母亲Soyoung,得到了村里乡亲们的帮助,我一个人把Soyoung抚养长大。1964年春,韩国中央政府推出新政之后,我们一家的身份也得到了认可。后来的生活,还算比较满意,只是一直在暗中打探盛儿的消息。Soyoung后来嫁给了一位韩国药材商,结婚后,我就随他们一起在汉城生活,而Julyoung19782月生的。1992年中韩建交之后,Julyoung来上海寻找你,但没有结果。要不是这次Julyoung在多伦多遇到Kyle,这么巧的机遇,我们这辈子真的是难以再见面了。

 

“那么,爷爷,您又怎么成了Kyle的舅爷了呢?”Julyoung用不太流利的汉语问。

 

舅爷一声叹息,说:“唉,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之后,我就转业回到了上海,在一家工厂工作。1966年,文革开始了。不久,父母亲因为有海外关系被批斗,说我们里通外国,是间谍。平时妒忌在心的邻居小孩正值红卫兵的年龄,硬是揪住我们一家。为此。我们家成了他们抄家的对象,家里值钱的东西,统统被没收了,还有很多字画也被焚烧,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字画也是很值钱的。

 

父母亲因为经常被拉出去游街,扫大街,后来累病。也是在那段时间,我妹妹芬芬走失了。那年冬季,在我们一家三口蹲牛棚的日子里,那个革委会的书记还要我们送礼,我一气之下,杀了那个狗官。在那天夜里,父亲告诉我,一定要找到你们,找到我们龙家的大本营,找到龙家的根。当天夜里,我就从上海逃走了。几经周转,到了重庆,希望找到龙府和王府。

 

在重庆的一条小巷子里,我身无分文,也没有身份。在饥寒交迫之际,遇到了一对卖面条的老夫妻,是他们收养了我。后来一打听,原来是一家逃难到重庆、老家在湖北的破落小资本家的家庭。就这样,那对老夫妻就成了我的养父母。而我的养父母当时有5个儿女,其中,老二就是Kyle的爷爷,我也就成了Kyle后来的舅爷了。

 

“我搞糊涂了!爷爷,你刚才说你是Kyle的舅爷,可从照片上来看,为什么你又是Kyle的晚辈呢?”

 

Julyoung,我有两重身份,两个家庭,分别在不同的年代:一个是20世纪40年代,一个是21世纪的现在。我以后再与你详细讲讲。”我一下子也很难解释清楚了,不过,晓菁、方芳、玲儿和茜儿对这事儿还是蛮清楚的。

“哦,好复杂啊!这么说,你和你表妹没有血缘关系啦?”

“不!还是有啊!”

“啊!我真的是弄糊涂了!”

“哈哈!让舅爷继续讲。”

 

舅爷真还没有讲完,喝了口茶,继续说:

 

1978年底,邓小平上台。不久,中央政府就给我们一家平反了。那时候,我才知道我父母早在1967年那个冬季就去世了。不过,好的消息就是,我又回到了上海,并认识了上海肇嘉宾路医院的护士。结婚后,生下一对儿女。

 

听完舅爷的故事,大家的泪水和笑容交织在一起,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虽然有很多不如意,可如今的相见与重逢,给大家带来的只有希望与美好。这正是:骨肉分离因战乱,亲缘重逢皆因情。

 

其实,心头还有另一件事令我感到疑虑的。我拿出小兰子的照片递给舅妈,问道:“舅妈,您认识这个人吗?”

“啊!这,这是我奶奶年轻时的照片。你怎么会有这个?”舅妈十分疑惑。

“是您奶奶?难怪了,当年,她是复旦大学的学生,我那时候是上海同德医院的医生,与您的舅爷,也就是您奶奶的哥哥是同班同学,所以就认识了。而且,我和您舅爷同时毕业于上海医学院,就是后来的上海医科大学。”

“我和杉哥,也就是阿刚结婚的时候,您奶奶还做了我们的伴娘。”晓菁(小羽)也高兴得叫了起来!

“这里有照片为证!”

 

“果然果然!”当初我一直就觉得表妹与小兰子这么像!

“哎哟,阿刚!我还一直以为你是我们的外甥,可现在来看,你还是我们的长辈呢!”

“别介!就按照原来的叫法,这个也太罗嗦了吧!”

“表哥,我还是喜欢这样称呼您!习惯了哦!”

“哈哈!”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天下竟然有这样的事情!”2011年的圣诞节家宴,就在这时光穿梭的来来回回的瞬间,给在场的每一个人留下深刻的印像。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和悲欢离合,让几代人相聚的梦想,成为现实!虽然不是那么十分圆满,但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20111225日,来自中国、加拿大、美国、法国、日本、韩国的家人,终于能够在这上海的平安夜里举杯,祈祷与祝福,愿龙府的所有亲人安康、幸福!

 

Apple当时也在场。偶尔,我也会与她聊聊,可Apple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虽然我们大家已经认可Apple是辰辰的亲人,但毕竟在这个节日期间,Apple也难免会思恋远在它乡的父母和亲人。我和晓菁(小羽)也总是让她多陪陪星星辰辰,即使我和晓菁(小羽)对Apple的意图有过一些怀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03: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