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故事(连载之三):正月正的炸麻花饺

作者:kylelong  于 2008-11-18 12: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生活经历|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2评论

关键词:

革命春风吹万家

牛鬼蛇神好怕怕

孩童憧憬吃和穿

百姓家事和最大

 

“政审”结束后,“组织上”给我们家在工厂附近“分配”了一套房子,前中后3间。前面是正房(父母亲使用),中间是小房(我和姐姐使用),后面是厨房,尤其是有了电灯和拉线开关。这给我们家带来了一个崭新的生活。

 

这是一种当时较普遍的平房,没有自来水,但在2栋平房之间有一个公共的自来水龙头。平房的居民全部在一起共同使用自来水,包括洗菜、洗衣服、刷牙、洗脸等等。家家户户的厨房有一个大水缸,平时要储备一些水,以防停水时没水用。另外,家家户户还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专门洗澡用的木盆,热水要用蜂窝煤炉现烧现用。大家也都使用一样的蜂窝煤炉,放3块蜂窝煤,中间和上面的是燃烧最好、温度最高的蜂窝煤。如果有一家的炉子熄灭了,可以找另一家把中间的一块借来“过火”。在一起玩的小伙伴,也比在十方庵时多了很多。真正一个美好的社会主义大家庭啊!

 

然而,这煤炉,却给我们家带来了一次灾难。

 

有一年春天,外面气温低、风也大,家里门窗紧闭。煤炉不仅烧通宵,而且比平时火大,可以提高室内的温度。第二天一大早,我感觉是被人叫醒的,头也昏昏的。当被人抱到室外时,立即开始呕吐,而且吐了很长时间,胃已经是空空的了,到最后只有吐水。这时,父母亲和姐姐也是同样状况。后来听别人说是父亲勉强开的大门,叫来隔壁的邻居。厂医和保卫处都来人了,“鉴定”为煤气中毒,并将我们家的通风系统做了一次维修。这是我第三次死里逃生!

 

如果说是大自然寒冷的春天导致我们一家中毒,而声势浩大的一阵又一阵“革命春风”,却让全国人民“中毒”。

 

“全民挖防空洞运动”开始后,我们家也挖了一个地道,与隔壁一家的地道相通了。再后来,我们这里附近3栋平房的地道全部都通了,整个连成了一个地道网。我们几个也常常到处钻,就像钻地鼠、土拨鼠。我就觉得特兴奋、特高兴,心想:我再也不怕美帝国主义的原子弹了。《地道战》就是我当时最喜欢看的电影之一。有点遗憾的是,一次大雨过后,西头有一家的地道塌方,后来只好把他家的地道封了。还召开了“全体会议”,“革委会”派“工作组”来调查,看是否有“阶级敌人”搞破坏。

 

紧接着是“一打三反”运动。街上很热闹,满街都是游行的人群,手里还举着红旗或标语,人人胸前都挂着毛主席像章。父母亲所在单位指定的游行路线经常是市区,从大庆路到五一路,经过大湾,再到中山路,然后返回。这条路线是当时沙市(湖北省直辖市,级别仅次于武汉;西接荆州,但还没有与荆州合并)最繁华的地段,解放前曾经是日本和英美人的“租界”,建筑也是多有欧洲风格。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游行,几乎所有人都不上班、不上学。记得父亲送给我一枚有夜光的毛主席像章,晚上发出淡绿色的光,是我最珍爱的一枚,现在我还一直珍藏着(据说目前市场价达到千元人民币以上)。有一次,我们游行到“铁栏杆”附近,看见一位解放军叔叔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枚白色陶瓷的毛主席像章,呆呆地一动不动。走近一看,才发现那枚像章已经破了,大概是他不小心摔破的,正在那里“思过”。

 

那时候,“阶级斗争”非常“尖锐复杂”。东头一位平时很和蔼的独身老头,因不满每天开会、游行、唱革命歌曲,说了一句“什么东方红、西方红,烟都没有抽的”,结果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戴白色高帽游街,胸前还挂着白色的“现行反革命”牌子。我们这帮的“革命小小将”,每天都有人在他家门口对他“批斗”,让他好好“反省”,还把燃烧完的蜂窝煤往他家门口扔,高唱流行的革命歌曲《你不打,他就不倒》。心想:这就是“阶级敌人”的下场!

 

不巧的是,另一场“家庭灾难”也随即发生,这就是清查“五一六”运动。记得父亲只是个“工宣部”的“笔杆子”。在父母亲两家几十口同辈人当中,父亲的才华是唯一可与外祖父的才华相比的人。

 

第一次被“抄家”是什么时候,我已经不记得了。据母亲说,失去了很多外祖父留下的字画,还有玉镯子什么的,后来母亲回娘家时,又带过来不少。外祖父是当地有名的秀才,虽没有唐伯虎那样的名气,但外祖父经商时,官场商场交往甚多,有很多人喜欢收藏他的字画。即使在民国时期和解放初期,母亲娘家那边一大家十多口人的生活也是比普通人家要好很多。而父亲这边人口也多,兄弟姐妹10个,祖祖辈辈却都是苦力,完完全全的无产阶级,没有任何财富。

 

但这次“抄家”,我还是有点印象。大约45个穿军装、戴红袖章的人在家里胡乱折腾一番,就和电影里面完全一样。最后剩下的东西,只有放在我和姐姐床头垫絮下的一本外祖父的手工字画册(因为里面夹满姐姐的作业)、衣服抽屉里面剩下的一枚清朝大龙邮票(总共有78本清朝及民国邮票册)和一副挂在父母床前蚊帐上方的白底绣花布匾(母亲说是外祖父所绘、外祖母亲手所绣)。除此之外,家里再没有值钱的东西了。而那枚清朝大龙邮票,我现在还一直珍藏。邮票有价,历史无价啊。

 

父亲被打,具体原因不清楚。舅舅在抗美援朝时就是军医,当时在一个县的卫生院做医生。舅舅来信说喝“童子尿”可以医治,结果,我的尿就成了救命的土方子。后来,父亲在家里休息了好长时间,前后门也加了锁。每天晚上睡觉时,父亲将一把斧头放在枕头边,还经常用磨刀石磨。父亲也教我如何磨刀,如何用力,如何看刀刃,到现在也没有忘记。这都是“阶级斗争”的需要。我只知道“阶级斗争”就是打人、砍人、游行、批斗、逃跑、躲避。每天晚上,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我就觉得是最安全的时光。

 

很快到了春节,那是我小时候最高兴的日子,仿佛又可以回到当初那个祥和的社会主义大家庭。那时的春节,虽然没有鞭炮、没有春节晚会,但我们有新棉袄、有父母亲亲手做炸“麻花饺”,还有左右邻居相互问候,谈笑风生,这就是我童年最奢望的时光。虽然没有电话,但在春节前很多天,就收到从舅舅和姨妈家寄来的祝贺新年的信件,里面还夹寄了全国粮票和布票。还是那个煤炉,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终生难忘的快乐。

 

记得在节日前很多天,母亲就买回面粉和红糖(印象中当时没有白糖,总是有人宣传,只要解放了台湾,我们就有白糖吃了)。虽说还是凭计划票购买,但春节时有另外的“加票”,就是每人可以多买一些,包括鱼、肉、面粉、红糖等等。春节前一天晚上,我和姐姐围坐在饭桌旁,父亲和面、擀面,母亲把锅放在蜂窝煤炉上,把火调得很旺,再将菜油倒入锅里(家家户户只有菜油,油烟非常大)。然后母亲和父亲一起做麻花饺”和“猪耳朵”,一个一个摆在饭桌上。待油滚了,就把做好的“麻花饺”和“猪耳朵”放入油锅里面炸。此外,还有花生米、虾片、肉丸、豆腐丸等等。不一会儿,母亲就用筷子品尝,尝试生熟。最后放进筲箕,让它们自己凉下来。

 

我和姐姐就等待这个“辉煌”时刻,还没等完全凉,就用手抓起往嘴里放。那个心情,现在也印象深刻。孩童时,平时的零食几乎没有,除了工厂医务室免费发给儿童的“宝塔糖”(一种给儿童打蛔虫的甜味药,形似宝塔,五颜六色)外,没有吃过其它的;也可能国营商店有一些品种,我们普通人家都买不起。唯有春节可以这样“开怀大餐”,而且是一直吃到第二天凌晨,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第二天一早,父母亲会给我们压岁钱,然后,我们一家还会去祖母家拜年,我们又拿压岁钱,还可以在大街上看别人放鞭炮。我和姐姐各有一个泥巴做的彩色猪猪储钱罐,自己的钱从来不买玩的,只是买糖果等吃的东东。整个春节期间,到处都是一片喜庆、温馨、美满和祥和的气氛。

 

没有恐惧、没有害怕,只有笑声和炸“麻花饺”,这样的春节,为什么一年才一次呢?如果天天都有这样的“春节”该多好啊!这是我童年时最大的愿望。其实,孩童时的憧憬并非一种奢望。人生有此处、彼处,岁月有今年、明年。如果能时时怀抱希望,则生机无限,才会有未来;天天活在希望里,才能不断完善自我,努力奋斗,实现自己的目标。

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8 回复 宜修 2008-11-18 12:35
龙老师:近来比较忙。闲下来再细读。留下脚印让您知道我来过。
7 回复 ww_719 2008-11-18 12:39
宜修: 龙老师:近来比较忙。闲下来再细读。留下脚印让您知道我来过。
您怎么还没走呀...
7 回复 宜修 2008-11-18 12:42
ww_719: 您怎么还没走呀...
那么讨厌我啊?
7 回复 ww_719 2008-11-18 12:44
宜修: 那么讨厌我啊?
不是很关心你..让你早睡早起...
6 回复 kylelong 2008-11-18 13:10
宜修: 龙老师:近来比较忙。闲下来再细读。留下脚印让您知道我来过。
谢谢鼓励。很久没有做语文作业了,我努力,我开心。
7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9 00:48
一股清泉流过心田的感觉。。
8 回复 妈妈咪 2008-11-19 03:38
“宝塔糖” 好亲切啊。。。。。。
6 回复 四合院的闲人 2008-11-21 07:20
麻花加国宝,蛮有深意
7 回复 kylelong 2008-11-21 11:23
妈妈咪: “宝塔糖” 好亲切啊。。。。。。
同感
5 回复 kylelong 2008-11-21 11:24
四合院的闲人: 麻花加国宝,蛮有深意
南方的麻花饺,不同于北方的麻花。
6 回复 秋天的云 2011-8-28 13:16
我弟弟也在那时候被哄去为一个因说了一句:“你们要文斗不要武斗喔。”而被暴打的一个什么人献过“童子尿”
8 回复 kylelong 2011-8-28 23:00
秋天的云: 我弟弟也在那时候被哄去为一个因说了一句:“你们要文斗不要武斗喔。”而被暴打的一个什么人献过“童子尿”
文革,的确不堪回首。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9: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