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永远的巨蟹座爱人(下集)

作者:kylelong  于 2020-1-5 08: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8评论

关键词:

夏日,一个似火的季节。

 

过了不久,莹莹又说要去西湖看荷花。我说,上次我们去泰山,你妈不停地打手机,2天时间,话费用掉100多,好像我要绑架你似的。莹莹这次好像特别温柔,没有动手动脚,诡秘地一笑,说:“我有主意:我们偷偷走,回来后,我带你去见我妈,你说点好听的。”

 

“你是说‘私奔’?”我试探说。

“没这么难听!这叫先斩后奏!”莹莹后来教了我几招,如何“对付”她妈。一股冰山上的清泉流进我的沙漠心田,我哪有不答应的,一边点头一边说:“なるほど原来如此啊!”。

 

8月的一天,我们乘火车“私奔”到了杭州。在到达杭州火车站前,有很多旅店拉客的。我们人生地不熟,就选中一家小旅店,火车站有小车直接送我们到旅店,倒是很方便,被宰就被宰啦,花钱买舒适嘛!莹莹也觉得有道理,给我一个“Kiss”奖励。

 

“有结婚证吗?”旅店服务台问。

“没……”我刚开口,莹莹就接话说:“没带!”

 

“没有证明,你们不能住一起!”旅店服务台很肯定。莹莹把我拉出去,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莹莹找到和我们一同坐小车来的一对年轻人,叽哩咕噜说了一通,那对年轻人也很高兴。我们4人来到服务台,莹莹说:“我们是一伙的,要2间房,2个男生一间,2个女生一间。”

 

那位年纪略长的女服务员看了我们一眼,说:“不要和我耍戏啊。给你们2间可以,你们绝对不能一男一女住一起。如果不听话,我可要报警啦!”

 

“哪能啊!我们都是好青年啊!”莹莹说,大家也一起说,还不停地说谢谢。我心里却是暗中佩服莹莹的才智,有点军事家的天赋。

 

第二天,我们4人真的结伴旅游了,还可以互相照合影。我们租了自行车,沿着西湖转了一大圈,包括岳王庙、花港观鱼和灵隐飞来峰等等,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处:西湖十景之一的“曲院风荷”。不过,第三天,他们要去六合塔,而我们则选择了上山,去农家买西湖龙井。莹莹的母亲喜欢喝茶,我一定要记住。

 

上山的路不是很好走,但对我们也是一种锻炼,空气也是十分新鲜,还有鸟语花香。我觉得这样的远足,要比在市区看高楼大厦强百倍。莹莹一个劲地在前面走,要比我快多了,她说,部队经常拉练,这点路真是小意思。我真是服了!

 

“我带着丘比特之剑追呀追,你穿着防弹背心飞呀飞!慢点吧!”

“喂,有没有新鲜一点的?尽说些老掉牙的话!”

 

“有啊!你听着:给我1年的机会,我会给你……365个感动!给我100年的机会,我会……守住……你100年不动!”我踹着气说。

“我100年不动?你想让我变成僵尸木乃伊,然后你再去找一个是不是?”莹莹一个茶壶动作,又要“训话”了。

 

“没有啦,佛祖保佑你前生后世,我守护你今生今世!”莹莹一笑,甜美无比;山风吹来,落满一地。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惊讶,大概是昨天在灵隐寺受到启发。再次赢得一个“Kiss”!

 

我们在一个农家买到西湖龙井后,又沿着农妇指引的小路下山。快到山脚的时候,遇到一个算命先生,一通“胡言乱语”的恭维话之后,又说:浪漫公主和激情王子要美满一辈子,必须要有一张“爱信子”!

 

“何为‘爱信子’?”莹莹问先生。

“就是在此地照一张结婚照!”算命先生往后一指。原来是专门做年轻人生意的照相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好!结婚就结婚吧!”莹莹马上给了钱。我觉得莹莹显然是被刚才的“胡言乱语”蒙骗了。

“结婚照?定婚照吧?”我问先生。

“定你个头啊!”莹莹转过身来,一把将我的手反扭,用对付色狼的擒拿术将我按住,说:“你想学孙悟空把我定住,自己逃之夭夭?だめ(没门)!”

“我早就是俘虏了,逃得了吗?老婆大人!”这是我第一次叫她老婆。

“哼!才说结婚1分钟就嫌我老?罪加一等!”

“不是老婆,是娘子!我的白娘子!”突然想起白蛇许仙的故事。

“你还想把我压在雷锋塔下,永世不得翻身?说,还有什么招?”

“不是老婆,不是娘子,是领导!”我没招了。

“好啦,看把你吓的,好像我要吃了你似的。”莹莹对我来了一顿“小猫咪吃鱼”,“虽然有点臭汗,但农夫山泉,有点甜。”自己却留下一口清香。

 

算命先生戴着墨镜,假装没看见。后来,我们进到照相馆,来了一套唐装、一套西装和一套和服装。还用自己的相机多照了一些,收获大大的有!

 

回到大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未来的岳母大人”。

 

一进门,莹莹母亲看见我,简直笑得合不拢嘴。我把礼物拿出来,“妈妈”前“妈妈”后的,将莹莹“教唆”的几招都使上了。莹莹母亲马上给我拿水果,又吆喝莹莹给我倒茶。真是印证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这句千年古话。

 

一阵寒暄问候之后,莹莹母亲说:“小莹子从小能干,就是脾气不好,你可受得了?”

“我虽然有点小聪明,但就是缺乏主见,正需要这样的‘领导’啊。”一句话,把莹莹母亲逗乐了。这还能不“过关”?

 

进到莹莹的“闺房”,一片温馨的粉红色暖色调,将我带入一个童话世界。原以为墙壁都是军舰、潜艇或者枪炮什么的照片,此刻尽是莹莹的各种艺术私秘照,而且,很多照片还是戴着棕黄色的、卷卷的、长长的假发的照片,与平时那种短发的学生模样,或者军装军帽的战士英姿全然不同,几乎认不出了。

 

“我原来的头发也很长的。”莹莹说着,从抽屉里拿出高中时的照片,我一看,简直就与杨钰莹一个模样,有点小胖,有点小傻,有点小嫩,还有点小可爱。“你是不是杨钰莹的妹妹?”我终于忍不住了。

 

“大家都这么说。不过,参军以后,我觉得还是做我自己比较好。”

“那是部队不允许长发吧?”

“我喜欢军旅生活。”

“我就喜欢那个喜欢军旅生活的丫头。”

我还没说完,莹莹含情的双眼一闭,充满磁性的舌头伸得老长……

 

这之后,每个周末,我就把衣服、被单、毯子等等拿到莹莹家里去洗,当然,清理洗衣机、空调滤网、吸尘器等等,都是我的活儿。俨然一家人,不,其实就是一家人。

 

有一次,莹莹问我:“你在老家时,下班后一般做什么?”

“看看书啦,有时候帮母亲洗洗衣服、帮父亲做做家务。”

“你为什么不去下海经商?买股票?挣点钱?”

“工作就是挣钱啦。经商?我又不是商人。说实话,我没那天赋。”

“除了看书,你还懂什么?”

“我还懂你,你就是我最喜爱的一本书,每天看不厌!”

“最近是不是喝了蜂蜜?嘴巴越来越甜了啊!”

おねがいします(拜托)!

 

时间过得很快,秋天到了。莹莹又说要去蓬莱看仙境、看红叶。我也没去过,听说蓬莱的景点很多,而且还可以乘海船,感受一下大海的滋味。

 

这是一艘往返于大连和蓬莱之间的海船。莹莹换了一身打扮:长长的假发和高跟鞋,与身体形成自然的流线型;一对耳环和项链,形成一个闪光的倒金字塔;一条粉红色连衣裙宛如一对盛开的郁金香,被腰带紧紧扎在一起。一路走过,随着船体的摇动,莹莹在海浪圆舞曲中踩出起伏流畅、温和优雅的旋律,让青春吹动着她难得一见的长发……

 

对于莹莹的父亲来说,这是我们的第三次“私奔”。我们站在4层的船头,那种感觉有点“泰坦尼克”的味道。迎着傍晚的凉风和天边的晚霞,莹莹问:“什么东东破了好?”我说:“黎明破晓。”

 

“什么东东烂了好?”

“阳光灿烂。”

“什么东东死了好?”

“死心塌地。”

“什么东东碎了好?”

“情人……心碎?……”说出来,就好像觉得不对,还没来得及更正,莹莹大吼一声:“哼!和我在一起,你就心碎?为什么不给我完整的心?”

 

“你的爱,把我的心融化了啊!”我瞬间找到一个词。

“天哪!しんじられない(令人难以置信),水面上全是鸡皮疙瘩!”莹莹手一指水面上。显然没好话,又一句讽刺。

 

“喂,你和很多我认识的人不一样,没有公务员的官味,也没有商人的钱味,更没有书生的呆子气。单纯得可爱,傻得可爱。这才是我喜欢的。”莹莹很严肃,好像在说心里话,“我喜欢什么事都让我拿主意,但又什么事都帮我做主的人;我喜欢他全部都听我的话,但我又想听他的话。”

 

“嗯。”我从后面抱住莹莹,没有说话。

“我知道,所以,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开心,うれしい(很高兴)!”其实,我何尝不是?爱在心底的感觉,如同小提琴的和弦,奏出内心痴迷的乐章。

 

轮船一声鸣笛,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大清早,轮船到了蓬莱港。我们随一个旅游团的车,直达蓬莱阁。蓬莱阁高踞丹崖极顶,看红叶是极佳的地方;虽然没有海市蜃楼,但海雾飘来时,层层裹缠山腰,仿佛乘风飞去的感觉。还有八仙渡、蓬莱水城等等,也逃不过莹莹的身影和我的相机。

 

傍晚,我们找到一家旅店。莹莹拿出军官证,很容易就找到落脚的地方了。

 

“把东西都放下,先洗个澡吧!”莹莹好像很累,躺在床上。

“是啊,放下包包,放下相机,但就是放不下你哦!”我上前将莹莹按在床上,退去她的上衣。

“我可是军人,不要让我犯错误啊!”

我知道这是圈套,继续纠缠说:“年轻人本来就喜欢明知故犯嘛!”莹莹却咬住我的嘴唇……

 

突然,外面下起了雷雨。好像是一天的爬山有点累了,我躺在床上仿佛在做梦,梦到莹莹的双手在雨中滑翔翻飞,犹如一艘军舰在雷雨交加的海面上飞驰。雷声似乎越来越大,雨点打在窗口上,帘子仿佛变幻多姿的郁金香,在梦雨潇潇中起落回舞;雨中的花瓣一片一片地弹起,在翻云覆雨之间接受洗礼……

 

元旦前夕,我们毕业了。同学们都拿到了结业证书,莹莹和另外6个同学拿到了4级证书,而我只拿到3级证书。同学们免不了一一道别,护送礼物;联欢会上合影留恋、签名祝福。毕业时的速成班,最后竟然有3对速配,50%!

 

去莹莹家告别时,莹莹说马上要参加部队的冬季集训,元月初到2月底。她只能等到3月份去拜见我父母,我说好一定去车站接她。因为心底的承诺,我与莹莹的分别,反而没有普通恋人那种离别的缠绵。爱情,就是一个约定,一份情感的约定。

 

可梦想真的就那么容易实现吗?

 

离开大连的前一天,莹莹父亲的秘书来到我宿舍,给我一封信。信中的内容是:

 

我知道你是一位好青年,也相信你和小樱子(莹莹父亲称呼莹莹)的感情是真的,你将来也可能会成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但是,我是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的。你也不要激动,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们家是一个海军世家,小樱子的曾祖父就曾经是清朝时期的海军大将。我们对她们姐弟俩寄予的期望,远比对我们自己还要高得多。小樱子的前途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挡的,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给与的。我不知道小樱子是否对你说过没有,她是一个热爱军旅生涯的人。你的才华,可以给她生活的乐趣和人生的支柱,但你能够给予她一个海军世家的光辉前途吗?

 

其次,我与小樱子母亲最大的分歧,就在于小樱子到底应该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3年前,小樱子母亲无端否决了我们部队一个有背景的海军中校,小樱子当初与那位海军少校的感情,也是发展到如同你们现在一样。这件事直接导致我与小樱子母亲的分居,也给小樱子带来极大痛苦,这都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

 

其它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应该知道自己如何做事才不会伤害小樱子,也不会让我们一家出现进一步分裂的局面。

 

……

 

那一夜,我彻底失眠、欲哭无泪;猛击自己的思想,找不到答案。

 

回到老家。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母亲问我恋爱的事情,说是我们单位的领导已经找她谈话了,上级某个部队首长要求我要在短期内断绝与部队方面的一切关系。母亲见我没有说话,又说:“你们单位新来了一个女大学生,还是你校友,长得很漂亮,人也很贤惠,我和你爸已经见过她了。至于部队的那个女朋友,你可以解释说,父母之命,难以违抗。你说呢?”

 

这是孔孟之道的“孝”?还是权力社会的“威”?

我无语,仿佛被冷冻激光烧灼。

 

春节期间,我匆匆举办了婚礼,没有告诉莹莹。就好像《永不消失的电波》里的那对主角一样,先结婚后恋爱,还不知道枕边人是什么星座。3月初,莹莹来了,虽然一路上,莹莹起初只是觉得我在逗她,但进屋后,看到这一切,看到墙壁上悬挂的结婚照,新娘却不是她。我以为她会嚎啕大哭,或者至少应该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我也真是希望如此,以安抚她内心的无奈与悲愤,安抚她对老天无能和瞎眼的哭诉与诅咒!

 

然而,莹莹没有这样,反而笑着说:“我相信你的解释都是对的,我不怨你。能够曾经做你的女朋友,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虽然我可以给你婚前的柔情与浪漫,但却不能给你婚后的厮守与缠绵。你需要的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而不是一只水上飘。”我感觉到莹莹的声音变调很多,我根本就没有力气站起来去车站送她。

 

水上飘,我的水上飘,就这样轻轻地、带着微笑地飘走了!彼此听不见相互心碎的破裂声……

 

人的一切痛苦都可以找出原因,犹如头破了就有血流那么简单,唯有失恋找不到谁来“埋单”,也不知道向谁去喊冤!我心里的感觉难以用词语形容。因为自己一时的脆弱,导致我失去了自己的真爱,落得一个完美的心碎!1年前那个美丽的邂逅,原来是一场虚幻的春梦。梦太美,美得太真实;梦太美,美得太不现实!脆弱的一见钟情的爱情和已经变得厚实起来的爱情,会让人们知道要历练一段爱情成熟的故事,并不简单。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不久,我收到莹莹从大连寄来的一封婚庆祝福信,记得信的最后有一句话是:只要你心中有真爱,两心相印,就是我最真诚的祝福!祝你真正地快乐、永远地幸福!我立即打电话过去,莹莹母亲说,莹莹已经去了日本。那时,我的日本签证也到了。虽然电影中男主角追女主角,通常都是没得追,但我还是一心要去日本找她,去找回我的真爱!我几乎走遍了日本大大小小的城市,从北海道到东京,从名古屋到大阪,从京都到长崎;我散发了近10万份传单,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却始终没有找到莹莹的踪迹。莹莹的微笑,是她留给我永恒的记忆!

 

莹莹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第一个发妻!玉皇顶上有我们的“同心锁”,生日晚会上有我的承诺,西湖之畔有我们的结婚照,莹莹是我永远的爱人!我不知道莹莹对后来发生的这一切知道多少,但我却知道,即使心碎了,也应该坚守心口如一的承诺:默默祈福、爱在心底!真心希望莹莹一生快乐、前途光明!唯有如此,才能真正领悟“为爱放弃天长地久”的含义。情到浓时人自醉,爱到深处不后悔。

 

孤独与迷茫之后,我终于开始明白,浪漫、心动、冲动与私奔,只是爱情的同位语;责任、信赖、理解与包容,才是婚姻的同义词。我也不相信世态炎凉,只能让自己更加坚强!理智看世界,爱情不一定就是通往婚姻殿堂之路,但爱情一定是启迪人类之爱的最完美的情感!心雨落下的时候,不要撑起雨伞,好让心灵之窗,感受心胸的坦荡!每一滴雨水都会让你播下的种子成长,让希望的花朵在人间更加芬芳!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有过受伤与痛苦,也许对爱情的珍视才会真正地从内心深处迸发。这使我更加珍惜身边的“她”,不愿再让任何人遭受无情的风雨洗刷脆弱的情感!

 

 

 

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3 回复 史无前例 2009-1-27 06:14
一口气读完,还觉得是龙鱼的亲历呢?
3 回复 新新 2009-1-27 07:33
哈哈, 原来是小说
3 回复 Waterlily888 2009-1-27 07:40
谢天谢地是小说。让那样的女人从生命中消失,是男人的巨大损失。
3 回复 xqw63 2009-1-27 09:02
一开始真当楼主的事来咂味,等看到这样的一句话,才发现楼主在编故事。
(“你是不是杨钰莹的妹妹?”我终于忍不住了”)。楼主的大头像告诉了大家,他和杨歌星不是一个年代的产物,但硬往嫩地方挤。
严重抗议楼主,以后再写这样的小说,先给注明虚构,要不然,把咱们这些软心肠的读者看得吃不下饭。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7 09:30
xqw63: 一开始真当楼主的事来咂味,等看到这样的一句话,才发现楼主在编故事。 (“你是不是杨钰莹的妹妹?”我终于忍不住了”)。楼主的大头像告诉了大家,他和杨
杨钰莹的生日是1971年5月11日。不过,第一次写小说,难免有考虑不周到的地方。爱情故事,如果都是喜剧结尾,恐怕就没有什么读者了。谢谢阅读!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7 09:32
Waterlily888: 谢天谢地是小说。让那样的女人从生命中消失,是男人的巨大损失。
也曾想把故事结局写得完美一些,让大家高高兴兴,但生活却不是如此。感受人生,从苦难开始。谢谢阅读!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7 09:33
新新: 哈哈, 原来是小说
谢谢阅读!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7 09:33
史无前例: 一口气读完,还觉得是龙鱼的亲历呢?
谢谢阅读!有意见一定要提,下次才能提高。
3 回复 stellazhu111 2009-1-27 15:57
dou mo a li a do gu da yi ma si!
3 回复 已夜 2009-1-27 16:15
我也想说呢你年轻的时候,杨钰莹还是娃娃呢,你哪知道她阿
3 回复 JEFFSON 2009-1-27 22:50
写得好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8 05:23
已夜: 我也想说呢你年轻的时候,杨钰莹还是娃娃呢,你哪知道她阿
没那么夸张,年龄差绝对在5岁以下。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8 05:27
stellazhu111: dou mo a li a do gu da yi ma si!
a   li  ga   do !
3 回复 已夜 2009-1-28 05:34
kylelong: 没那么夸张,年龄差绝对在5岁以下。
哦?? 那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啊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8 05:37
已夜: 哦?? 那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啊
大概吧,用脑过度,头发掉了不少。
3 回复 雪的烟花 2009-1-28 08:51
好喜欢这首音乐。文字很幽默有趣,故事也很感人,如果是真故事我就掉眼泪啦:)
女主人公也是军人啊,龙老师是不是有军人情结呀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8 08:55
雪的烟花: 好喜欢这首音乐。文字很幽默有趣,故事也很感人,如果是真故事我就掉眼泪啦:) 女主人公也是军人啊,龙老师是不是有军人情结呀
这个故事是应了去年你的提问,我答应你写一个有关军人的故事的。
3 回复 雪的烟花 2009-1-28 08:59
kylelong: 这个故事是应了去年你的提问,我答应你写一个有关军人的故事的。
我想起来了。谢谢。那么这么故事还是有很大真实性的了
3 回复 kylelong 2009-1-28 09:10
虽然小说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过本故事的确有些不太真实。只是按照一般的爱情故事写一个悲剧结尾。大凡爱情故事,如果写一个喜剧结尾,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3 回复 lankexu 2009-1-28 14:12
还真下了我一跳!幸好是故事,没有人受伤害,最怕看到谁在感情上受伤害!
不过故事一开始就漏了馅,怎么那个年代会有手机短信?不过后来的故事编得挺圆满,很动人的。
我的第一次婚姻是军婚。此前,因我出身不好,部队跟本不批准我们谈恋爱,挺痛苦的,所经历的那种,凄凉的感觉至今难忘!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20: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