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梦断秦淮河(上)

作者:kylelong  于 2010-1-10 00: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0评论

关键词:

(本故事纯属虚构)
 

“秦淮八艳”,是明末清初在南京秦淮河畔留下凄婉爱情故事的8位才艺名妓,而我对董小宛却是情有独钟。金陵城中的青莲女史,这名与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那样一位聪慧灵秀,神姿艳发,窈窕婵娟,国色天香,是秦淮风尘女子中的一流才女。

 

记得老家有一个青莲巷,巷口朱红圆形拱门上有“青莲阁”三个字,巷子全都是青石板路。相传唐代“诗仙”李白李青莲,于公元726年从故里四川绵州彰明县来到老家那个地方,写下“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著名诗篇。由于这份情怀,也许这就是我喜欢董小宛的缘由。

 

        参加工作后,我得到了一个在南京某院的学习机会,而且在那段难忘的岁月里,我认识了一位名叫董筱颜的女生。这使我对董小宛的爱慕之心,真真切切地转移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现代才女身上,一个秦淮河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

 

位于南京紫金山麓的南京某院,有一个英语(专科)学习中心。我有幸与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名学子一起,参加这里的高级英语培训。院内树木成林,鸟语花香,也是明孝陵和中山陵的外围地区;安静的环境,更是提高英语学习成绩的绝好条件。

 

那年圣诞节前夕,南京还没有下雪,外教老师提议举办一场英语舞会。同学中,有很多南京本市的,建议邀请附近几所大学的部分学生参加。因为我们英语中心的女生,个个都是“害羞”的,基本上不怎么会跳舞;再加上我们同学之间跳舞,总感觉有些别扭,就只好邀请外校的女生参加了。

 

其实,我大学毕业后,也不怎么跳舞。舞会开始后,跳舞的同学还是很多的,我就在一旁看着,听听曲子,感受一下气氛。舞厅内虽然没有空调和暖气,但人多,加上有热饮,并不感觉到冷,还有点嘈杂闷热的感觉。忽然间,我在一堆“看客”中间,发现了一位穿白色短羽绒服的长发女生,令我眼睛一亮;我仔细看了很久,不是我们中心的。便端了一盘水果走过去,借机认识一下。

 

AngelsPlease!”

 

“这叫什么?如果有胆量,就应该请家人跳舞啊。”旁边有人提意见了,当然也知道我的来意。水果盘子是被女生们抢走了,我两手空空,有些不自在了。只好硬着头皮说:“Please!”

 

“干嘛呀!我又不会跳舞。”那位长发女生被同伴们推出来了,一下子脸都红了。

 

“我也不会,一起学吧。”我开始沉着应战。那位长发女生见我这样,俨然一笑,露出两个酒窝,然后低下头。退去羽绒服之后,她穿一件粉红色毛衣,十足女人味,而我穿的是白衬衣加黑色皮马甲,当然还有一条枣红色暗花领带。我拉起她的手,便要开始舞步。

 

突然,我停下来了。她的手,小巧、温柔而娇嫩;我很担心我粗大而有些冰凉的手,会冻伤她。“Sorry。”我用口吹了吹热气,温暖了一下自己的手,然后继续。

 

这本应该是一场很漂亮的开始,然而,不知道是大家都害羞,还是大家都不会跳,反正就是不合拍,要么我踩她的脚,要么她踩我的脚。最后,没心情了,我们只好停下来了。

 

“我们出去走走吧,这里有点闷。”我试探着,也不管什么英语不英语了。

 

“嗯。”长发女生点点头。没想到,第一次进攻,就如此顺利。

 

南京12月的冬季,也有天晴朗月。我们走出舞厅,舞曲渐渐远去。我看看她,她只是笑,转过脸去,然后用戴着手套的双手弄一弄长发。然后,她又看看我,我也假装没看见,弄一弄眼镜,双手放进口袋里,把夹克整理一下。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家居然都没有说话,眼看就要转一圈回来了,心里那个急啊。

 

“你是哪个学校的?”我还是开口了。灯光下,我看见了自己口里冒出的热气。

 

“金陵女子学院。”声音很小,但很地道的南京味儿。

 

“你……”我刚开口想多问几句,就被一群女生的声音打断了。“喂,筱颜,我们要走了,你走不走啊?”长发女生头也不回,飞快地跑进同伴们的身边,慢慢消失在我的视野。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仔细回味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很了解自己,今天已经是很大方了,那种冲动,是从来没有过的;我很努力,虽然没有结果,但至少我知道她叫“筱颜”,也许是“小颜?”、“笑颜?”,当然,后来还是弄明白了,那是后话。

 

一星期的课,没精打采,同学们问我是不是生病了。还用问?不就是相思病吗?这个也说得出口?只能自己嘲笑自己了。这么漂亮而温柔的女生,也许人家早就是名花有主了。但为何又喜欢和我在一起?不行,我一定得弄明白,不然,这个学习呀生活呀,全都乱套了。

 

那时候每周上6天课、休一天。周日一大早,我便按照平时打听好的路线,从大门口乘坐中巴进了城。中巴经过中山门,从中山东路到中山路,在鼓楼又换了另一辆中巴,进入南京师范大学校区。

 

因为只知道金陵女子学院在随园校区,又没有去过,只好在南师大门口下车,然后问路。结果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金陵女子学院。一想到“女子学院”,就有一种“女儿国”的感觉,会不会是像美国大片《出水芙蓉》里面的住校女生一样,有那种非常刻薄的“女管家”或者“女院长”?男生还要偷偷翻墙进去?然后被当场抓住,被罚做楼道卫生?期待这样的机会啊!

 

果然不假,我出示了学生证,不让进,只好在大铁门外面等机会。好不容易有女生出来了,将近两个小时里,一共问了十几个女生,最后,还是问到了,英语专业三年级2班有一个叫董筱颜的,根据描述,就是她了。又打听了课程表,还有学院的作息时间。这位女生刚开始不愿意说,我把自己的学生证,还有工作证、身份证都给她看,这位女生感觉我是值得信任的,才肯“透露”一些情况。其实,后来才了解到,这位女生就是董筱颜的同班同学,那也都是后来的事儿了。

 

了解到“金女院”的学生还是有上大课的时候。学生们的很多课程,都是在自己院内上课,有专职的老师;但周三下午,她们班与其他学院的两个班一起,在新电教楼的阶梯教室上公共的《西方文明史(导论)》,最后一次应该是期末考试。

 

那天阴天,天气预报说有大雪,但我还没看见雪真的下来。最后一节英语听力课时,我就开溜了;从这边的听力课室到那边的电教楼阶梯教室,要花大约1个半小时。因为决定了一定要见到她,所以其它一切都放弃了。虽说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恋爱,但在这个时期能有一次疯狂的恋爱,也是自己对自己的馈赠。

 

中巴车在路上行使,过了中山门,就开始飞小雪;到了鼓楼,已经变成中到大雪了,而且地上很多地方都已经有积雪。我到了电教楼,但大门口有老师执勤,非考生一律不得入内。我想也是,再说考试已经开始很长时间了,也不会再有人进去了。问了一下老师,说还有大约半小时,我就放心了。

 

天暗下来了,四周灯火通明;雪越下越大,我开始感觉有些冷了,因为只是一件夹克,里面虽有毛衣,但晚风还是很刺骨的。大楼外面没有屋顶和凳子,只有风雪和光影。那时候,我也没考虑其它,相信自己一定能够等到她的。那种激情,只会让自己的心中充满温暖和温馨。在风雪中,我迷迷糊糊有点僵硬的感觉,好像看见长发飘飘的筱颜走出教室,正向我招手。忽然,一阵刺耳铃声响起,我惊醒了,我才明白刚才只是一场梦幻。

 

同学们一群一群地从大楼出来。我站在大门中央,白花花一个“雪人”,眼睛瞪得老大。果然,白色羽绒服的筱颜,被几个女生簇拥着走出来了。看见我,筱颜一下子惊呆了,傻了半晌,才说:“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一下子兴奋了,显然,筱颜是在乎我的。虽然嘴有些冻僵的感觉,还是大声说道:“吃火锅去呀!”其实,我也是有意让她的同伴们听到的。

 

她的同伴们好像见到了菩萨:“哎呀,大哥!真是大慈大悲啊!我们坐了2个小时,已经冻僵啦!正想吃火锅呢。”赶忙用自己的围巾帮我打掉身上的雪。

 

筱颜没有回话,似乎不愿意去,毕竟才第二次见面。然而,这可由不得她了。女生们连推带拉地把筱颜和我“挤”到一起,走出校门。

 

我随女生们一起走进苏州路一家餐馆,人虽然很多,但仍有大桌。服务员带我们到一个靠玻璃窗的位子,点了羊肉火锅,还有其它一些小菜。因为大家还不是很熟悉,估计女生们也不想太为难我,就选了这么一家,但感觉上还是可以的。当时我的工资还是够用的,毕竟是有工作的人士,眼前的这一堆美女也只是学生。

 

我们一边说,一边吃,但她们都只是谈论当时的考试情况。可不?考试刚结束嘛。大家也不会这样问:你们俩什么关系?进展如何?那时候,筱颜大三,估计也就二十一、二吧,虽然我年长一些,比这些学生大三、四岁,但也还算没有代沟。因为大家都是英语专业,就各自谈论自己的英语老师,尤其是外教。我介绍说,我们那个男外教,经常带我们到郊外去上“野外课”,感受大自然,比在室内上课好玩。这些公主们听了羡慕死了,说要去报名参加我们那个班。

 

晚餐结束后,我要送筱颜回宿舍,但公主们建议还是我先走,因为时间不早了,又是大雪,还不知道有没有去郊区的中巴车;再说筱颜有她们“护驾”。我想知道筱颜的意见,因为从开始到最后,我们几乎没有真正说过一句话。我就问筱颜:“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宿舍的电话?”

 

801538309。”一个女生抢先答了。看来,请客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收买”她的同伴。但筱颜似乎不太高兴,也许她觉得我这个人不太稳重,像个花花公子,不想与我继续交往。但我还是死心塌地,不会回头。总有一些相遇是浪漫的,也相信总有一些爱情是暧昧的唯一结果。

 

乘车到了鼓楼,果然没有中巴车了,就只好走路到附近的一个车站,然后转去郊区的长途汽车。回到院里,已经是深夜了,宿舍大门已锁。借着雪地的亮光,我翻墙进到宿舍。这是我从小到大做学生以来,第一次翻墙。后来回想,真的很刺激!真想下次能够翻金女院的院墙。

 

躺在床上,感觉有些累了,但心里面是一种喝米酒的味道。虽然与筱颜交流不多,毕竟是一次重逢,那就意味着还会有下一次。猛然想起电话号码,打开手电筒,从夹克口袋里拿出纸条,然后把号码写在笔记本上……

 

那时候,学校都是只有公共电话,没有手机,更没有电邮。在一次上课时,外教老师说平安夜那天,圣保罗大教堂有活动,就很想约筱颜一起去看看,便在晚自习时间,给筱颜打了电话。谢天谢地,筱颜终于接了。

 

“平安夜是星期几啊?”

 

“星期六。”显然我已经做好了“家庭作业”。

 

“嗯……好……吧。”一阵兴奋,我忘记说什么了,真的好希望马上见到筱颜,感受她的气息和温柔,触摸她长长的秀发,还有她深邃而动人的目光。

 

周六下午,我就没有去上课。我给班长请假,说我进城去买春节回家的车票。由于周五晚上下了一夜的雪,地上的积雪已经可以盖住我的大靴子了。天虽然有些阴,好在没有继续下雪;穿上羽绒服,我就进城了。

 

我们约好的地点是夫子庙,而圣保罗大教堂在太平南路,不是很远。因为筱颜说我们可以在下课后,一起去夫子庙吃东西,晚上再去教堂。我到达夫子庙时,大概3点钟,天还没有黑,就在附近的几个店铺转,因为想好了要买一件十分不同的礼物给筱颜。时间很多,可以慢慢逛。后来终于看中了一个金属的十字架项链,十字中间有一颗“红心”,我很喜欢,就让店主包好,付了款。

 

来到约好的那个牌坊下,就靠在大柱子旁等。天黑以后,筱颜终于来了,穿一件紫色的长羽绒服,脖子上围一条白色的围巾;而陪伴她的就是上次在学院大门口遇到的她同学――小燕子。筱颜说下课很久了,早就饿了。我们三人一起进了附近一家小餐馆,点了小笼蒸包、煎饺、鸭血汤,好像还有馄饨。在餐馆,我们慢慢吃,边吃边聊,不过,总觉得因为小燕子在场,说话有些不自在。

 

“还是小时候好,无忧无虑。”我无意中发出感慨。

 

“现在我们也是无忧无虑啊,谁让你想那么多?”小燕子一句话,让我很尴尬,不知道如何回复。这叫我怎么不想?我想天天与筱颜在一起,又担心筱颜不喜欢我;希望筱颜天天快乐,又担心自己不会挣钱,没有足够的能力让筱颜得到幸福。我找谁说呢?这里又不会有淮阴树!

 

6点的时候,我们走出餐馆,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风。因为平安夜的活动是6点半开始,我们走路过去,也就差不多了。可小燕子说很冷,不知道半夜会不会更冷,一定要回家。筱颜与小燕子说了半天,看筱颜着急的样子,我真的很担心筱颜会与小燕子一起回家,这可怎么办?不过,筱颜最后还是留下来陪我去了教堂,看得出来,筱颜是希望了解我更多的。我心里是十分感激的,当然这也是最好的选择,说不定小燕子就是有意这样安排的。

 

我和筱颜向教堂方向走着。虽然是有寒风的冬季,但因为这里是南京的主要商业区,还是比较热闹的。走了没多久,身体就暖和了,手套、帽子和围巾也取掉了;远远地看见教堂时,我们停了下来,我说有圣诞礼物要给她。

 

“是什么?”筱颜瞪大眼睛问。

 

“你把眼睛闭上。”筱颜很“自觉”,但脸上露出笑意,耐心地等待“惊喜”。当我的双手扰过她的脖子和长发,给她戴上项链时,筱颜显然已经知道是什么礼物了。

 

“不要睁开。”我继续保持“神秘”,欣赏着这眼前的天然“艺术品”:既有费雯丽的凝露之美,又有周璇的秀丽之躯,更有她自己独特的才女之气,这是上帝送给我的最贵重的礼物!然后,趁她不注意,用嘴唇轻吻了她的脸,绸缎一样的嫩滑、玫瑰一样的柔软。筱颜没有说话,一动不动。我已经感觉到她的呼吸,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清香,我们几乎同时克制不住自己,相拥而吻,身体紧贴在一起,感受对方的“真实”……

 

我完全记不清我们是怎样进入教堂的,牧师说的话,我似乎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只是默默看着她;筱颜也是不时地看着我,然后低头含笑,也不说话;手心有汗了,就换另一只手,反正是一直就“粘”在一起,最后感觉心跳得有点痛了,但还是一直坚持到仪式全部结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0 回复 琼台鹤 2010-1-10 00:59
真实~
0 回复 lfeich 2010-1-10 01:32
琼台鹤: 真实~
真实的虚构。哈哈
1 回复 fressack 2010-1-10 01:39
写的真不错
0 回复 杏林一虹 2010-1-10 02:15
先送花,再慢慢读!
0 回复 xinsheng 2010-1-10 02:23
哈哈,看得出 龙老师 有很多经验
0 回复 一池清水 2010-1-10 22:54
我对那两件羽绒服很感冒!这衣服总感觉有点跟文章描述的时间背景不是很相符,或者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比较早拥有羽绒服。

最喜欢这一段,“天暗下来了,四周灯火通明;雪越下越大,我开始感觉有些冷了,因为只是一件夹克,里面虽有毛衣,但晚风还是很刺骨的。大楼外面没有屋顶和凳子,只有风雪和光影。那时候,我也没考虑其它,相信自己一定能够等到她的。那种激情,只会让自己的心中充满温暖和温馨。在风雪中,我迷迷糊糊有点僵硬的感觉,好像看见长发飘飘的筱颜走出教室,正向我招手。忽然,一阵刺耳铃声响起,我惊醒了,我才明白刚才只是一场梦幻。”
1 回复 一池清水 2010-1-10 22:56
男生的羽绒服如果变成蓝色的军大衣,那就更有感觉了,浪漫啊!
0 回复 kylelong 2010-1-11 06:09
一池清水: 男生的羽绒服如果变成蓝色的军大衣,那就更有感觉了,浪漫啊!
0 回复 kylelong 2010-1-11 06:09
一池清水: 我对那两件羽绒服很感冒!这衣服总感觉有点跟文章描述的时间背景不是很相符,或者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比较早拥有羽绒服。

最喜欢这一段,“天暗下来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3 07: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