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梦断秦淮河(下)

作者:kylelong  于 2010-1-10 00: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9评论

关键词:

(本故事纯属虚构)
 

第二学期开始后,我和筱颜见面的时候就很多了;在一起说话,也不感到拘束了;我也经常讲笑话给她听,因为我喜欢看她的酒窝。我说家乡的话,筱颜听不太懂,我只好说普通话,而南京话还是很好懂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周日逛公园,附近的清凉山公园、莫愁湖公园、鼓楼公园、玄武湖公园等等,早就走遍了。有时候下午没课,也打电话过去。已经没心思上课了,无药可救了!

 

筱颜似乎懂得很多生活常识,每次打电话,最后总要叮嘱我早点休息,不要开夜车;多喝牛奶,补充营养;晚上睡觉前用热水泡脚,可以恢复疲劳。而我却总是问她明天上什么课,周末可以去哪里玩。

 

后来,我发现筱颜也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姑娘,不像我想象中的那种死读书的丫头,虽然总的来讲还是一个文静的女生。每一处的风景,她都能说出典故,有时候还能用英语解释一下,我很佩服。筱颜的唇很薄,舌很小巧,“打啵”的时候,我担心会不小心吞下去;筱颜也喜欢笑,还有那两个酒窝,非常迷人,让人有一种想用面粉或口香糖之类的东东填补上去的冲动。那时候,我给她写了不少诗:

 

筱筱玲珑轻飘飘

颜容飞霞在云霄

如花如蝶秦淮醉

玉女媛媛胜天骄

 

还有:

 

莫愁莫愁

上帝保佑

筱颜一笑

石头也走

 

玄武一个湖

筱颜两酒壶

若要比海量

两壶赛一湖

 

筱桥流水清又清

颜笑一开轻又轻

美舞柔姿琴上琴

丽人之吻亲又亲

 

虽说不是什么很高雅的诗句,但每次都能够博得一笑,有时候还会有“额外”的补偿,也算是中学时期的语文课没有白学。也曾经试着用英语情诗说两句,但总觉得太别扭,明明是恋着一个中国妹,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六朝古城,岂能用洋文?!那个美国外教还鼓励我们使用“Chinglish”,那就更别谈了。

 

3月的时候,桃花开了。周日,我们乘车去栖霞山看桃花,那天的天气很不错,还有太阳。上次在圣保罗大教堂参加平安夜活动,没有带相机,非常遗憾。这次是找同学借了一部,傻瓜的,还买了两卷富士和一板电池。筱颜特意从家里带来她母亲做的桂花糯米藕,因为还是热的,我们在路上就解决了。

 

位于郊区的栖霞山,不是很高,我们到达的时候,早已是人山人海。因为是靠近长江边,可以看见长江,还有江中的小船。这栖霞山不是一座,而是有好几个山头;虽说桃花是主要品种,但也有其它的花草,而且桃花的种类也有很多,白的、粉红的、朱红的、深红的、大红的等等。所以,游人们都是漫山遍野地“游走”,到处都有人,没有可以隐藏的地方,想做点“其它的事情”都是不可能的。好在多数都是年轻人,估计也是这附近的学生。山上有不少带袖章的“花农”、“果农”在巡查,制止一些人随意折断开花的树枝。

 

走累的时候,我们就在一处亭子歇息。那时的栖霞山,可以照相的亭台楼阁不多,多数照片都是“人面桃花树连树,山坡后面江水路”。筱颜本是穿的一件小红夹袄,热了,就脱去了,露出一件白色的羊毛衫,在花海中犹如出水芙蓉,纯洁无暇。后来,居然遇到了她同学,然后就帮我们照合影。只是照片冲洗出来后,画面很黑,大概是逆光。在另一个山头,又遇到了我们班的同学,我和筱颜的事,就是这样传开的,两边的同学都知道了。那时候,学生谈恋爱不是十分普遍,但同学们都是十分喜欢传播这类“gossip”的。其实,大家都没有恶意,只有祝福。

 

望着漫山遍野的桃花,筱颜突然开始念念有词:“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趁着筱颜朗诵的时刻,我拿起相机就拍。筱颜不高兴了:“真是对牛弹琴!”

 

“不会吧?!我听着呢!柳永的《蝶恋花》。”

 

“就那样?”筱颜翘起小嘴。

 

“衣带渐宽终不悔呀!你再脱啊!还有胶卷呢!”一句话没说完,筱颜扭头就走。我追上去,把筱颜抱住……

 

“你……你……我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呢!哼!”筱颜开始用她那小巧的双手“捶”我,就像“马杀鸡(Massage)”一样,感觉很爽、很到位。这反而更加增进了我与筱颜之间的感情与接触。缘份让我们慢慢靠近,然后,孤单被吞没……

 

秦淮河的夜景,如诗如画。经常与筱颜一起在晚上看河畔两岸的灯火、小桥的倒影,还有店铺成串的红灯笼。我们有时也会去乘坐有彩灯的游船,而最令人难忘的就是放一叶有蜡烛的纸船,顺河漂走。纤细的河道,彷佛筱颜纤柔的身躯,曲美而又幽静;小吃店飘来的美味,掩盖不住筱颜的肌肤散发出来的诱惑……

 

随着天气慢慢转暖,我们“踩踏”的地方也越来越多,雨花台、中华门、中山陵、明孝陵、“总统府”等等,筱颜就像一个导游,待我游遍了南京城,还有很多南京的小吃,我都尝过了。后来几次拍拖,筱颜显得有些乏力,我认为是走路远了,累的,于是每次都是背她去坐车,就像恩爱的小两口。我也没有想任何其它的事情,因为总是觉得男生精力旺盛,而女生的体力一般都是比较差的。

 

然而,我后悔就是这里,我真的是很糊涂,一点基本的医学常识也不懂……

 

一天中午,小燕子给我来电话,说筱颜生病住院了。怎么会呢?!怎么可能呢?!才两天没有打电话过去?!我这时才回忆起前几次在逛公园时的情景:筱颜体力不支,是不是某种疾病的征兆呢?

 

我赶到医院,找到当班护士,那个护士问清楚我的身份后,说筱颜正在打静脉点滴;然后拿出诊断结果指给我看: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我的头“嗡”地一下,眼睛有些模糊:“这么快就下结论了?有没有搞错?!”那个护士摇摇头,显然不知道详情。

 

我赶忙跑去另一边的特护病房。当我在隔离室看见筱颜时,她似乎是昏迷不醒。我隔着玻璃给筱颜做手势,筱颜没有反应,但又不能叫喊,如何是好?急死人了!这时候,一旁的几位同学将我拉到椅子旁,坐了下来。显然,他们都是筱颜的同学和好友。他们怎么不着急呢?一个个都这样?

 

“筱颜的父母在那边。”一个女生对我说。

 

我模模糊糊看见两位年长者在休息室的内屋,那位躺着的,一定是筱颜的母亲了,而旁边坐着的,就是筱颜的父亲了。筱颜生病,应该都是因为我糊涂造成的,本来是可以早点发现治疗的。我赶紧过去请罪,谁知,我腿脚一软,跪倒在筱颜的父亲面前。筱颜的父亲赶忙把我拉起来,这时,那个女生才介绍说:“他是筱颜的同学,星儿!”

 

“星儿!?听筱颜提起过你,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伯父伯母,实在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最近一段时间,筱颜时常体力不行,头晕,我都没有意识到她会生病,我早应该让她来检查的。都是我不好,请你们原谅!”我不敢正视筱颜的父母。

 

“你有什么错呢?傻孩子。别担心啊,医生说了,下周还要再做一次骨穿检查,专家还要会诊,最后才能确定治疗方案。”真是一位很开明的父亲。

 

“谢谢你一直在陪伴我们的颜儿。”筱颜的母亲也说话了。我猛然发现,这母女两个真的长得很像,尤其是那眼睛。那双眼睛,我不能再熟悉了,我更加克制不住了。告别了筱颜的父母,我就去护士站找护长,要求在筱颜的病房内加床,我要陪伴我的筱颜,我要和我的筱颜在一起!

 

护长是一位中年人,从她的问话方式和处事风格,可以看出,护长是一位十分通情达理、办事果断的白衣天使。护长去筱颜的病房转了一圈回来了,大概是了解了筱颜家里的情况,还有我的情况后,护长同意了我的要求,当然,首先还要我做个人体检,因为要进隔离室。

 

我内心一直就有这种感觉,这就是缘份!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将筱颜和我分开的!上次在教堂,牧师好像说过一句:只要心愿意,希望就会与我们同在!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就每天陪伴在筱颜身边,帮她处理所有的治疗手续问题和个人饮食起居。多数时候,筱颜都是在睡觉。有时候筱颜也很清醒,一次她问我:

 

“星,你烦不烦啊?每天做这些事情。”

 

“现在只是实习阶段,以后还要做一辈子呢!”我很坚定地回答。

 

“谢谢你!我真的好希望马上好起来,和你一起去江边吃田螺。”筱颜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嘴唇上。我感觉到她的唇是那样干枯、发烫,我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流……这哪是我原来的筱颜啊?怎么会这样?这儿的医生都怎么啦?

 

筱颜看见我的样子,从枕头下面拿出那枚金属十字架,嘴里在说些什么,我没有听见,但我知道她在祈祷。我握紧筱颜的手,闭上眼睛……

 

“毕业以后,我们要去圣保罗大教堂举办婚礼。”筱颜留着泪。

 

“是的!一定的!我会给你买那种长长的白色婚纱!”我止不住自己的泪水。

 

“嗯,上面还要有那种紫色的小碎花。”

 

在那段时间里,筱颜的父母,还有亲朋好友经常来看望她;筱颜的老师同学也时常过来,把学习笔记给她参考,也不希望筱颜把课程落下。筱颜有时候也看看,有时候,我就读给她听。当然,我自己的课程也没有丢,我的同学也帮我拿笔记过来看,还有很多英语听力磁带。护士们看到后,都很感动,经常主动帮我们买饭菜。其实,这也是一个常见病,很容易治好的,医生护士们给我们讲了很多病例,让我们放心,积极配合治疗。这些都给了我们很大的勇气和信心!

 

然而,1个月过去了,筱颜的病情并没有多少好转,时常反复,筱颜也一天天消瘦,而且已经转移到重症病房。就在那次,那次我回校参加一次考试之后……

 

(其实,我本不想写这个故事,但这毕竟是生命中最痛心、最悲凉的回忆。)

 

当我再次进入病房时,人很多,我在外面,进不去……

 

(我有些写不下去了,但还有些事情,想想还是需要写一写。)

 

突然,人群中,有人转过身来,叫我的名字,让我进去。我换好衣服,进入里屋;我跪在床前,筱颜看着我,我握紧筱颜的双手;筱颜的脸有些浮肿,呼吸有些急促……

 

(写到这里,文字上修改了很多,有些语无伦次。)

 

我已经看不清楚她的面容,眼前都是泪水;筱颜好像在说着什么,我听不见;旁边的医生护士把我和筱颜分开了,我紧紧抓住筱颜的手,然后又紧紧把筱颜抱住,我呼喊筱颜的名字,我亲吻筱颜的脸,还有她的唇……

 

为什么要分开我们?

 

她的手还是热的!

 

为什么要分开我们?

 

她的脸还是热的!

 

为什么要分开我们?

 

她的唇还是热的!

 

…………

 

我醒来的时候,同学们在我的身边,我才发现我躺在床上。

 

我坐了起来,看见窗外的阳光了。一个同学给我端来了一杯水。伸手的时候,我发现枕头边有一个很新的红色缎面笔记本,好像只是开头几页写过。打开扉页,露出那枚金属十字架;那颗红心,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刺眼的光……

 

“星,我爱你!别人我谁也没爱过,以后也不会!永远不会!”

 

“星,你以后一定要找一个爱你的医生或护士,好好照顾你!”

 

“感谢你,星!你对我那么的爱!是我承受不起!再见,我亲爱的星!”

 

……

 

很多天以后,她的声音和笑容还在眼前浮现。后来发生的一件一件事情,让我开始慢慢接受事实,孤独与寂寞再次回到我的身边……

 

她走得那么安静,宛如秦淮河幽远流逝的水波……

 

很多年、很多年,我都一直相信她在天堂,因为她是天使!

 

很多年、很多年,我都不敢妄想明天,因为明天都是有情人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越湖 2010-1-10 00:53
很好的文笔。
不管是不是虚构,都是感人的故事。
2 回复 Rolly 2010-1-10 01:21
文章好,姑娘更美啊
1 回复 fressack 2010-1-10 01:46
好文
1 回复 lfeich 2010-1-10 01:47
梦断圣保罗大教堂.
1 回复 xinsheng 2010-1-10 02:16
好文好故事
回复 cookervip 2010-1-10 03:46
爱情的故事,美丽的图片,百看不厌。
1 回复 longking 2010-1-10 04:29
很好的故事。。。爱情有时离的很远,同时却又很近。。。。
回复 hu18 2010-1-10 11:21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05: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