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三寸金莲

作者:kylelong  于 2010-6-7 09: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生活经历|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42评论

关键词:

 

 

小时候,师范毕业的母亲给我讲过一个“狼外婆”的故事。说是从前有姐弟俩在家里,而父母都外出走亲戚去了。到了晚上,一只大灰狼化妆成“外婆”来敲门。姐弟俩都不知道是大灰狼啊,就让那个“外婆”进了家。谁知半夜里,那个“外婆”吃东西“嘣”“嘣”“嘣”“嘣”响。弟弟问“外婆”吃什么,“外婆”说吃胡萝卜。正在这时,父母亲回家了,“狼外婆”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怜的姐姐被“狼外婆”吃了,弟弟十分伤心……

 

从那以后,我就害怕“狼外婆”。

 

可有一年秋季,好像是吃过月饼之后,母亲说外婆要来与我们一起住,我怕得要死,哭着对母亲说,我怕“狼外婆”。母亲安慰我说,我的外婆不是“狼外婆”,她会讲很多故事。可我怎么相信呢?

 

在外婆来之前,父母亲就把外婆的床铺整理好了,而且就是在我和姐姐的房间里增加了一张床!外婆进门的时候,有很多亲戚来帮忙。我第一次见到外婆的时候,我的外婆,居然有那么一对小小的脚!从来没有见过的,走路还用拐杖。我百思不得其解。

 

外婆坐下之后,母亲让我去给外婆磕头。我伸出小手看了看,觉得果真就像几根胡萝卜!我赶紧把手缩了回去,躲在父亲身后,死也不去!去了也是死!

 

那时候流行“三转一响”――手表、缝纫机、自行车和收音机。自从外婆来了之后,家里才有了收音机。外婆喜欢听相声、评书,听完之后,就自言自语,有时候还跟着学几句。我那时候念小学,不仅放学早,而且家庭作业也不是很多。下午父母亲回家之前,家里就我和外婆一起,姐姐经常在文艺队训练。后来,我也开始喜欢听相声和评书了,有时候还与外婆一起听天气预报、水文公报,还有革命歌曲。尤其是那个水文公报,只要听到“涨”“涨”“涨”,心里就高兴。外婆说,“涨”有什么可高兴的,长江涨水,发大水把家里给淹了,好不好?后来才知道“涨”是这个意思,所以后来就只听“落”。

 

慢慢地,我发觉外婆也不是那么吓人,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而且真的会讲很多故事、说很多谜语,还拿出饼干点心给我吃(“狼外婆”会这样吗?)。那时候饼干点心的品种不是很多,我和姐姐都是分开存放的,各自都有自己的饼干盒子,以防“有人”偷吃。外婆吃的饼干完全不一样,都是很酥软很脆的那种。其实,后来发现外婆的牙齿还是很好的,居然没有假牙。会不会就是吃胡萝卜的呀?

 

外婆喜欢睡一种青花陶瓷的方枕头,硬梆梆的,外面包裹一层棉布,一侧可以打开,里面放金银首饰和现金之类值钱的东东。不过,外婆就放一些饼干点心。外婆的床头还有两样东西,一个是鹅毛扇,白白的鹅毛软茸茸的,摸起来特别舒服;一个是一串银饰,上面有耳勺、牙签、指甲磨等,还串有一块银元。估计很值钱,应该是从清朝时期祖辈传下来的。

 

后来,母亲回忆过一些外公外婆的事情。外公是当地著名的秀才,不仅能吟诗作对,还能泼墨绘画,一大家人就靠这个谋生,但似乎谁也不愿意提起外公之死。那时的外婆也应该是当地的一代名媛了。老家有房子和田地,日本人入侵时,家里也曾遭殃,鬼子霸占老家的房子作为鬼子据点。解放初期,政府没收了几乎全部财产。外婆是何等精明之人,“私藏”了很多值钱的东东。父母床前蚊帐上方的白底绣花布匾,母亲说就是外公亲手所绘、外婆亲手所绣。外婆认识字不多,清朝时期的女性是不允许识字的,但“女红”绝对是一流的。

 

估计是受外公的影响,外婆也会很多古诗、农谚和民谣。我当时认识的字也不是很多,也记了满满一个笔记本,至今还收藏着,虽然很多地方都是用汉语拼音代替的。有时候,外婆也能用铅笔写几个字,我十分惊讶。除了那些,我记忆中最深的,就是外婆讲的《女驸马》,还有就是外婆教我打纸牌。什么“上大人、丘已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这些字句,我现在还记得。

 

        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姐姐和我经常给外婆帮忙收拾。我对外婆最好奇的,就是那双小脚。母亲说是“三寸金莲”,很多人都没有亲眼见过的。第一次给外婆洗脚时,的确是非常惊讶:大拇指没有什么不同,后面4个脚趾卷在一起,形成一个45度的角,包住脚底。用尺子一量,就是三寸!当时就想:看着都疼,怎么走路?但在封建时代,如果女性没有“三寸金莲”,是永远也嫁不出去的,何况外公家里也不是普通人家。母亲回忆说,舅舅也曾经帮外婆“裹脚”,一边裹,一边哭,棉布上总是有血!我也帮外婆剪过脚趾甲,手一直发抖,担心剪出血来!

 

后来,姐姐去市里较好的学校上学了,中午不回家,而父母亲在工厂吃饭,我每天中午只能回家吃饭。外婆白天在家里听收音机、或与金鱼说话。中午我一进门,外婆就已经把我的饭菜做好了,热在锅里。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感受美味!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难相信:外婆踏着她那“三寸金莲”,是怎么做饭做菜的?

 

我们家当时住三楼。当一楼有人吆喝“爆米花”时,外婆就是迈着那双小脚,一只手里拿着一碗米和一个筲箕,另一只手扶着墙壁,一步一步走下楼,然后又拿着爆好的“爆米花”上楼。当我回家时,就有松脆的爆米花吃,有时候是爆玉米花或者红薯(老家叫红苕)片,心里只有“开心”二字。有时候,我也牵着外婆的手,一大一小两个人去爆米花,看着那水葫芦式的高压罐在炉子上烤,直到震耳欲聋的响声传遍四周,赶紧捂住外婆的耳朵,而外婆却捂住我的耳朵,然后是眼泪随着笑声和爆米花的香味一起出来……

 

与外婆在一起的时光,真的是太幸运了!外婆的那个“三寸金莲”,第一寸是外婆经受的人间苦难,第二寸是外婆感受的人生美满,第三寸是外婆给与我的幸福与快乐!我至今无法忘怀。

 
(图片来自网络)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0 回复 戈壁沙海 2010-6-7 09:22
想起了奶奶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09:24
戈壁沙海: 想起了奶奶
0 回复 戈壁沙海 2010-6-7 09:25
kylelong:
奶奶就是小腳,受了一輩子的罪。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09:29
戈壁沙海: 奶奶就是小腳,受了一輩子的罪。
是啊,那时候就是这样的。
0 回复 light12 2010-6-7 09:35
土改没受罪?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09:36
light12: 土改没受罪?
《童年故事》中有一些描述。
0 回复 一树繁花 2010-6-7 09:47
"狼外婆”的故事,有点恐惧,不应讲给小孩听。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09:48
一树繁花: "狼外婆”的故事,有点恐惧,不应讲给小孩听。
0 回复 light12 2010-6-7 09:49
kylelong: 《童年故事》中有一些描述。
同病相怜
0 回复 snortbsd 2010-6-7 10:14
thanks. reminded me my grandma....

me and grandma had our "bed" in the room-kitchen, right next to the "zhaodo"...

good thing was i can steal food easy; i don't even have to get down from the "bed". she couldn't see very well, excessive crying ruined her eyes.

well surely she 经受的人间苦难

人生美满? i don't think so. she was caught up in the history and we were all that part of history.

与我的幸福与快乐??? well, that would depend on how you define this 幸福与快乐...

but for kid in that environment, we didn't need that much to be happy. so i guess i was pretty 快乐...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10:30
snortbsd: thanks. reminded me my grandma....

me and grandma had our "bed" in the room-kitchen, right next to the "zhaodo"...

good thing w
0 回复 菰鲰 2010-6-7 11:03
见过见过!想起了我的祖奶奶和外婆了。
0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0-6-7 11:29
龍老師﹕﹕﹕
沒看到''鵝毛扇"已經數十年了,那是解放前富有人家夏天所用.
0 回复 蓝天雨天 2010-6-7 12:08
哈哈很新鲜,“三转一响”,不过,你外婆的“三寸金莲”好像·让人心疼。
0 回复 cartoonyang 2010-6-7 19:49
中国旧社会的陋习让妇女白白受苦!!!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21:12
cartoonyang: 中国旧社会的陋习让妇女白白受苦!!!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21:17
蓝天雨天: 哈哈很新鲜,“三转一响”,不过,你外婆的“三寸金莲”好像·让人心疼。
是啊。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21:20
來美六十年: 龍老師﹕﹕﹕
沒看到''鵝毛扇"已經數十年了,那是解放前富有人家夏天所用.
现在好像也有啊。
0 回复 kylelong 2010-6-7 21:22
菰鲰: 见过见过!想起了我的祖奶奶和外婆了。
0 回复 我是北极兔 2010-6-7 21:34
俺姥爷家也有青花陶瓷的方枕头,俺试过,枕上去脑袋很疼!那时想,大人的脑袋一定比小孩硬很多。呵呵!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7: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