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红色的手袋(上)

作者:kylelong  于 2010-7-19 02: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学文字|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66评论

关键词:

 (本故事纯属虚构)

 

前几天在韩国城卡拉OK厅,偶然听到有人唱日本歌曲《酒红色的心》,勾起我对往日一段恋情的回忆……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后,我得到一个到重庆医科大学进修的机会,那是一个月的分子生物学实验技术学习。因为回程时间是自己安排,报到的时候,就找学校接待部门预定了从重庆到武汉的旅游客票,希望能够沿江看看风景。这可是难得的机会!高几届的同事们都已经给我计划好了,我只需要照办就是。

 

学习结束的那天,晚餐之后就告别了老师和同行们,背着自己的小背包以及给父母买的合川桃片和磁器口陈麻花等重庆特产,乘坐公交车直接到了朝天门码头。因为是晚上10点的船,还有2个多小时的自由时间,就把背包存放在码头的行李寄存处,自己去市区闲逛。回过头还仔细记住一下船名:“神女号”!

 

报考大学的时候,姐姐说四川出美女,一定要我报考四川的大学。但后来,我还是去了上海,见见大世面,去攻读自己喜欢的专业。在重庆医科大学学习期间,似乎也没有看见什么美女,可能是因为暑假,学生们都放假了。当我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时,我才真正相信了姐姐的话,四川的美女可真多!

 

8月的雾都,晚上并没有大雾,只是有些闷热。我也只不过从一个“火炉”到另一个“火炉”,不觉得有什么异样。“神女号”是一艘4层的旅游船,下面还有一层仓库。我的3等舱卧铺在2层,8人间,高低铺,价格比较便宜(如果太贵,担心老板不给报销)。上船之后,感觉身上粘乎乎的,就去公共澡堂用凉水淋浴。

 

回到客房时,感觉人很多,估计是人都到齐了。不过,好像还有一对年轻人在做旅游介绍,大概是某个旅行社的吧?一打听,原来真是旅行社拉客的。本来我是打算自己一个人旅游,但听他们一介绍,可以节省很多费用,就参加了他们的团队。说是游完每一个景点之后,再付钱,而且不一定要参加全部景点的集体旅游,因人而异。这个计划的确不错!

 

第二天早上大约7点,“神女号”到达丰都鬼城。

 

在那两个导游(一男一女)的带领下,我随大队人马一同游览了以“鬼国京都”、“阴曹地府”闻名于世的鬼城。团队统一发放了黄色的太阳帽和黄色的胸牌;导游则举着黄色的三角形小旗,并不时用话筒喊,大家跟着走。

 

鬼城的规模真是大,全部建在一座山上。什么鬼城门坊、天子殿、白子殿、鬼门关、黄泉路等等,山上古木参天,寺庙林立。尤其是庞大的阴曹地府,诸神众鬼盘踞各庙,等级森严,并以苛刑峻法,统治着传说中的幽灵世界,让人毛骨悚然。我当时带的就一傻瓜相机,在黑暗的房间里,效果不怎么好,但也只能将就了。

 

过了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导游介绍说,这奈何桥上有位孟婆,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凡是喝过孟婆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下一世的轮回。这人生可真是罗唆!

 

奈何桥上有两排水泥栏杆。当我转身准备照相时,在一个栏杆的圆球扶手旁,发现了一个精致的酒红色手袋,缎面的,金色手柄,应该是女生的了。我拿起来问了问四周的游客,居然没有人回答;打开一看,有钥匙、指甲钳、口红、发夹、发圈、船票、面巾纸等等,还有200多人民币。等了一会儿,还没有人过来,而大队人马都走了,我看了看表,时间也不早了,也只好拧着那酒红色的手袋,离开了鬼城。心里面有些异样的感觉,毕竟是从奈何桥上带了点什么东西,不会有什么东西粘着我吧?

 

随着回船的人群,我走在上船的甲板上。突然船头有人叫了起来:“哎呀,这手袋是我的!”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位身着白底淡兰色碎花旗袍的女生,那婀娜多姿的身段,令人不敢过多地停留目光但那眼神,很有点张曼玉。

 

“说说看。”我打开那手袋。

“我船票在里面,3等舱,16号上铺。”旗袍女生嫣然一笑。

 

当我把手袋递给她时,有意无意地触碰到她的纤纤玉手,一种触电的感觉,传遍全身。就这样,我认识了她;巧的是,我也在3等舱,28号。当然,我不会接受任何感谢的财物,但总觉得不应该就这样结束,尤其是如此鲜花盛开般的美眉。晚餐时,本来我是可以吃快餐面的,但对于这个诡秘的际遇,也不甘心放弃,我终于找到一个接近她的理由。

 

“喂,一起去餐厅吃饭吧?”我站在门口。

“哦,好啊!”旗袍女生在床头看杂志。

“怎么称呼你呢?”

“林玉。你呢?”

“萧山。你怎么不就叫林黛玉?”

“哈哈!很多人这么说。她那个命苦,我又不是她那性格。”

 

不用问年龄,只要说是单名,准是60后的,与我是同龄人。不过,我在大学里见过的女生,却从来没有穿旗袍的。因为是刚认识,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好意思,我没有直接问她的职业,只是说旗袍很好看;想必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感觉有些自卑。林玉看看我惊异的神情,也低头不语;那温婉可人的神态,令我内心一阵颤动,几乎无法呼吸。

 

然而,在餐厅的窗口,居然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的钱包不见了!我打开背包找了几遍,还是没有。林玉瞪大眼睛说她请客,但这不是请客的事情,回武汉还有好几天呢!吃饭费用和旅游费用等等,问题大了!

 

匆匆吃过晚餐,回到房间在皮箱里找、床铺上找,都没有,这让我完全失去希望了。可偏偏在这时,那对旅行社的年轻人来收款了。我当时身上值钱的东西,就是傻瓜相机和手表了。那男的说要用相机抵押,那女的说要用手表抵押。对于我来讲,都不可以,因为傻瓜相机是借的,手表是我刚参加工作时姐姐送的。

 

站在一旁的林玉早就从那酒红色的手袋里面拿出20块钱,打发他们走了。

 

“实在不好意思。是不是觉得我故意让你掏钱呢?”

为什么这么想呢?没关系的,钱是可以挣回来的,但开心不是可以随便得到的,是吧?”

“嗯。那我要知道你的电话和地址,我一定要还的。”说出这话来,我才真正明白,这正是上天的安排,让我有机会认识林玉,也加深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后来的时间,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如果是一个人在船上,除了看黑咕隆咚的江水,就是看黑咕隆咚的大山,当然,还有从底部船舱传来的轰轰隆隆的马达声。有人聊天就不一样了,时间也过得特快,似乎站在船舷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我只知道林玉的老家是合川,去年毕业于湖北大学(低我一届),中文系的,现在武汉工作。其它的没有告诉我,似乎也不想让我知道;问到一些敏感问题,她就说“你问那么清楚干嘛”,我又无言以对。

 

于是,我真的就诗兴大发:

 

天并不黑

其实天很蓝,

因为心中没有阴暗;

江并不深,

其实也不宽,

因为此岸连着彼岸;

梦并不远,

其实梦很香,

因为花开芬芳自然;

情并不难,

其实很难忘,

因为你的笑容灿烂……

 

林玉听得入迷,要我用纸笔写下来,送给她。但她也即兴来了一句:

 

风雨萧萧山巍巍,

翠竹林林玉缀缀。

 

“好啊!太妙了!”真想不到她也出口成章,才女啊!

 

第三天的白帝城以及第四天的屈原祠,我们都没有去看,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只是觉得对方才是这世上唯一可以欣赏的。白天,她一件白底淡兰色碎花旗袍;晚上,她一件红色绣花旗袍,而我除了白短袖还是白短袖,这倒不是我所关注的。林玉说我很健谈、很幽默,还问《红楼梦》是不是我写的,不然,怎么记得那么多。而我刚好就看了这一部小说,而且是连看3遍,自然记住很多内容。但在我看来,无论何处来的风,林玉的短发都是如此精致,很少随风飘动,仿佛一尊雕塑的神女,在我心底升华;微风带来的,只有从林玉体内散发出的美眉的肉香。最初那不敢停留的目光,现在也毫不忌讳地仔细端详面前这如雪的白玉,好像这一生中的全部期待就在眼前。

 

 

林玉喜欢唱歌,在我面前,她也毫不掩饰,很大方。虽说她说话有些嘶哑,她说是从小吃辣椒的结果,但她的歌喉却一点也没受影响。就在那天晚上,在一楼的歌舞厅,林玉唱了一曲《酒红色的心》的卡拉OK之后,我再也不犹豫了,是应该有一点什么计划了。摇晃中,我带她到了船头,心底是一种浪漫的探戈,在风中……

 

“闭上眼睛,我送件礼物给你。”

 

林玉没有说话,面对高大健壮的男生,她仿佛在等待千年一回的那个时刻。我抱紧她,用唇舌轻轻敲动了她小小的红唇,然后马上就放开了,心里却是怕的要死,怦怦直跳,咬紧牙关,随时准备林玉给我两耳光。而此时,林玉的高跟鞋在甲板上跺得直响,双手背在身后,摇摆着高高的玉峰,但眼睛并没有睁开,也不说话,红唇翘起老高。我心有灵犀地将唇舌送入了她温柔的“红色港湾”,两岸微弱的灯火与天空中钻石般的繁星连成一片……

 

“你要憋死我啥!这么大的舌头!”林玉终于说话了,一把将我推开。这次可由不得她了,我再次将她拥入怀里,接受来自“红色港湾”的“一叶小舟”,在宽阔的江面上波浪起伏,撞击起无尽的浪花……

 

回到武汉之后,首先就是向领导汇报学习情况和处理出差报销事务(当然,因为丢失钱包而补办身份证,是后来的事儿了)。从扩印馆拿到照片时,心里真的很兴奋、很激动。并不是因为一路旅游饱眼福,也不是因为那些鬼城的照片,而是心中的一种感觉,让母亲也觉得我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喂,林玉吗?”

“嗯,萧山?!”是她。

“我晚上把照片拿给你……”

“太好啦!嗯……6点,‘五月天’门口。”

“‘五月天’?什么‘五月天’?”我有些莫明其妙。

“建设大道的‘五月天’歌舞厅,科技大厦斜对面哈!”

“哦!好的!”挂上电话,赶紧打扮一下,这毕竟是第一次约会呀!

 

8月的武汉,正是开锅前的蒸笼;6点之前,依然是阳光明媚。

 

从出租车里出来的时候,我眼前出现的,是比阳光更明媚的林玉。从她一身“合川桃片”式的淡蓝色碎花旗袍,可以联想到林玉真真切切就是来自合川的一朵“白玉兰”。

 

“你住在这里?”我问。

“不是,我在这个歌舞厅上班。”

“啊?你?”

“怎么啦?是不是我唱歌不好听?”

“不是不是,我是说……”

 

我想说什么呢?当初我对林玉职业的猜测,也就是某个公司的职员,喜欢唱歌跳舞而已,没想到她会是武汉著名歌舞厅“五月天”的歌手!真是后悔我在大学期间没有把吉他学会,要不然,现在就排上用场了。

 

“中文系毕业,为什么想做歌手?”我的确不解。

“上大学,也就是为了学点理论以及独立生活本领;而自己的职业,才是自己喜欢,并且能够满足自己精神需求的工作。我在大学期间,也是学校的歌手,经常参加比赛的。”

 

林玉用温柔的眼神望着我。如此自信的言词,我真的是好佩服好佩服;这样真心的话语,我真的是好感激好感激。不用多说,拿出刚买的妃子笑,递给林玉,并一字一句念出复习了N遍的诗句:

 

我不知道流星能飞多久,

但我的心还在流汗;

我不知道荔枝能甜多久,

请你的唇张开尝尝……

 

林玉一笑,恰似白玉兰的美丽,又如恒星般永恒,驱走了两个孤独的世界。当漫步在江滩公园,如果说整个长江是那条浪漫的五线谱,我们则仿佛是点缀其间的温馨的音符。林玉带给我的如痴如醉,不是来自鬼城的幽灵,而是来自仙界的神女,值得我用一生去回味这曲酒红色的乐章!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66 个评论)

14 回复 8288 2010-7-19 02:12
sf
2 回复 此山中 2010-7-19 02:20
完啦?
2 回复 kylelong 2010-7-19 02:21
8288: sf
上茶!
1 回复 kylelong 2010-7-19 02:21
此山中: 完啦?
以后再写吧。
3 回复 此山中 2010-7-19 02:21
做沙发有奖么?为什么大家都抢啊?
4 回复 珍曼 2010-7-19 02:29
很有味道...
4 回复 此山中 2010-7-19 02:30
kylelong: 以后再写吧。
期待中。。。但不可以把人写死了啊,也不可以出车祸,不可以得癌症,不可以有第三者,不可以父母不同意,一个字,不可以俗套,只可以有纯纯的爱情
3 回复 RNSandi 2010-7-19 03:15

好故事!
好文笔!
3 回复 John1400 2010-7-19 03:35
有机会再写一下虚构故事背后的真实背景,恳求。
3 回复 Goodwin 2010-7-19 03:47
想知道后来有没有听姐姐的话找四川美女做太太?
2 回复 菰鲰 2010-7-19 03:58
艳福不浅啊
5 回复 Doug2 2010-7-19 04:20
琼瑶小说的翻版,轮流丢钱包玩,能不能来点新的,真的。
3 回复 342702027 2010-7-19 05:25
回味
3 回复 roaming 2010-7-19 06:10
好文,那照片是哪来的,像是真的?
4 回复 茉莉清茶Jasmine 2010-7-19 06:11
美女好美,令人浮想联翩。
2 回复 9438 2010-7-19 06:13
不错,吻写得很文化。这么文化的美美应该叫体香,不应该肉香。哈哈。
写得真不错。强烈推荐。
5 回复 枫树下 2010-7-19 06:15
说老实话,两张照片为文字增添不少光彩。
2 回复 Ao太太 2010-7-19 07:29
听故事来了
3 回复 caro 2010-7-19 09:03
后来怎么样了?
3 回复 大西洋人 2010-7-19 09:26
很有味道...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5 18: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