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就够》 七十五 那一顿晚餐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1-1-23 13: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一天就够|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门外一阵说话声,子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群学生。推门而入,大家看到了相拥相抱着的刘坤云和紫屏。

“刘老师!和紫屏姐!”宝树走在前头,一看愣了一下,傻头傻脑喊了一句。
紫屏脸一红,唰一下坐了起来。

“大哥,你好些了?”石子英走上前来。
坤云无声点点头。
“紫屏,你好吧?”子英转过去和紫屏打招呼。
紫屏同样无言地点点头。
“大哥你看,”子英指着身后的孩子们给坤云看:“同学们看你来了!”
刘坤云一抬头,耳边一片问好声:“刘老师好!”
“刘老师,您上次布置的额外练习我全做完了,您看!”刘德威翻开练习本给坤云看。
“我也是。”一冬过来说。
“刘老师,这是我自己画的看图说故事。”桐生打开了自己钉的像连环画一样的小本子。

刘坤云伸出手来摸摸每个孩子,他笑着,眼睛湿湿的。他接过来孩子们的作业本,一一仔细看过。 那几分钟里,他手里捧着的,仿佛是沉甸甸的果实;近一年的辛苦和挣扎,全都补偿了回来。

紫屏看见刘、石两位老师正和孩子们谈得欢,自己悄悄回到炉边。药煎好了,她把药温在灶头,开始升火做饭。

等那头安静些了,她便把药盛好端了过去。
“刘老师,该喝药了。”她说。
坤云看着她,双手接过了碗。“谢谢你,紫屏!”坤云说完,便咕鲁咕鲁一口气喝尽了那碗药。
“刘老师,苦吗?”白花问。
坤云笑了,擦擦嘴,“不苦!”
“刘老师,您明天能来上课吗?”宝树问。
“能,刘老师明天一定去!”
石子英和紫屏对视了一下。

送走了学生们,刘坤云、石子英、紫屏和紫顺便围着饭桌吃晚饭。那是很简单的四碗鸡蛋面,四个人吃着,竟无人言语。子英和紫顺低头吃一会儿,抬头分别看看坤云和紫屏,又互相对看了一下,接着低头继续吃。

“紫屏,你碗里怎么没有鸡蛋?”刘坤云终于打破沉默问道。
“我,我吃下去了。”紫屏说。
“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坤云说着,把自己碗里的那一个夹到了紫屏碗里。
紫屏低头看着碗里那个鸡蛋,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扑朔扑朔往下落。

刘坤云见状,放下了筷子。“紫屏,你又怎么了?”
“没有,没有。”紫屏拿出手绢来轻轻抹了抹脸颊。
“我看你有心事瞒着大家!”坤云又说。
三个人的眼睛都注视着她。
“紫屏,有什么难事说出来,我们人多力量大,一定可以解决的。”子英帮着说。
“坤云哥,”她抬起来,“我没事,真的没有。”她低下头来紧着吃她的面。

刘坤云掏出烟来,走到了门外。
“去,叫你坤云哥别抽烟。”紫屏轻身吩咐紫顺。
紫顺便跟着坤云到了门外。“坤云哥,我姐说了,你病刚好,不能抽烟的。”
“好孩子,就听你姐的,我不抽了。”坤云摸摸紫顺的头,熄了烟。

一顿晚饭断断续续地吃完了。紫屏起身收拾桌子上的碗筷,把它们拿到外头的水槽里去洗。洗完了,又把它们拿回屋里,整整齐齐地放好迭好。完了,她走到坤云面前,用异常低柔的声音说:“坤云哥,我走了。”

那句话让刘坤云心震魂颤。他抬起头来,伸出手来拉住紫屏的手,使劲握了握。
“你走吧。”他说。
紫屏拉着弟弟,步出了坤云的房门。

姐弟俩离开的几秒钟后,刘坤云突然无端喊了句:“紫屏!”接着只听咔嚓一声,灯泡灭了,四周一片昏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3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09: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