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弃婴玲玲》(15) 告别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5-7-14 21: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篇小说弃婴玲玲|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15  再见,我的三溪


她湿漉漉地回到了家里。
“姐,你到底去了哪里了?我到山上去,到处找不着你!”无辜的宏生还蒙在鼓里!

玲玲没有回答,她心里酸一阵疼一阵,不忍看弟弟的面庞,眼泪却是不听使唤地再度淌了下来。

宏生见状,再也不能沉默了。他跑到阿菊和阿丰面前,问:“阿爹,阿娘,姐姐到底怎么了嘛?姐姐一直在哭呢!”
阿丰:“宏生,懂事点,你姐姐她没怎么了,就是伤心了。”
宏生偏不“懂事”,追问:“姐姐为什么要伤心?”
给宏生这么一缠问,玲玲反而冷静了下来。她连忙抢着回答:“弟弟,姐姐是因为要出远门了,心里难受。姐姐没事的。”她突然又想起一事来,接着对阿丰和阿菊说:“阿爹阿娘,我带相机了。我上大学前,我们全家要照张像,还有阿娘一定要带我去山上看……看那草堆。”
阿丰:“好主意,像一定要照的。”

这天,庄家请来龙须伯,还有银嫂。玲玲自己对好了镜头,教了龙须伯一阵子,龙须伯平生第一次摸相机,帮庄家拍了张全家福。玲玲还跟龙须伯,跟银嫂拍了照。
“奶儿哟,跟奶娘相认了!”银嫂摸摸玲玲的头和肩,“都这么大了,奶娘老了,玲玲要飞了!”她说着,鼻子阵阵发酸。
“奶娘,我不飞。学校放假,我就回来看您。”玲玲安慰这位在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初时刻抱过自己,给自己母乳的人。
宏生的脑袋里疑团层层,不过众人面前,他知道自己不能多问。

阿菊单独领着玲玲上山,带她去看她的“出生”地。那个草堆已经不见了。后来云溪山区不断被开发,现在那个地方是一片茶园。阿菊讲得很生动,当初其实是一只猴子先发现玲玲的,那猴子在阿菊面前晃动着双手,硬是把阿菊引到那草堆前。玲玲当初如何无助地哭喊;大概因为哭久了,又因为饿,她的声音有些沙哑……阿菊抱起弃婴玲玲时,心头都碎成了泥……

讲到这里,阿菊看着眼前的养女。她长得比自己高了,她的眉宇是那样的秀美俊俏。她摸着玲玲的头发,脸和肩膀,最后母女俩抱成了一团……

这天,玲玲就要离家去到两千里以外的京城了。走出家门以前,玲玲深深地看了弟弟一眼。在她的心底她预感,这是她最后一次能够把宏生当弟弟那样地看。龙须伯、银嫂等村民们一直把玲玲送到村口。“记着咱三溪村,多回来看看。”龙须伯叮嘱道。“闺女,北边冷,多穿衣服;学完了可要回咱村哪!”银嫂不住地叮咛着。 玲玲也不住地点头。就在村口,玲玲和自己的救命恩人和养母阿菊道别。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阿娘,你要多保重身体!”
“妞,到了就写信回来,常写信回来!你银嫂说得对,外头不比咱家里,吃的,穿的,自己多照顾好自己,学完了早点回来!”阿菊上下看着养女,忍着心里的不舍。
“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咱美吉从小就自己出去闯荡,为咱村争光,这一次也一样的。”龙须伯安慰两个女人。
阿丰和宏生一路把玲玲送到山下。从云溪山麓到公交车站还有三里路左右。宏生挎着玲玲的包,一路默不作声。 “弟弟,”玲玲先开口了,“姐不在家,家里的事你要多帮忙。阿爹做过手术,不要让他太劳累了。”
“我知道的姐姐,你放心读书去吧。放假了,阿爹阿娘还等着你回来呢。”宏生终于开了口。
“一放假我就回来。”玲玲答应弟弟。
听着姐姐的应承,宏生心里踏实了些,脸上勉强露出了些笑意。
宏生不知道,临赴京城前,玲玲暗地里应承自己的养父养母,她一毕业就回来;她也答应,和宏生成亲。

一声喇叭响,车启动。玲玲不住地向车外的亲人挥手道别;宏生和阿丰也一样挥着手,直到互相看不见了为止。

玲玲坐在车上,频频回望云溪山的峰峦峡谷。云溪山的磁力是如此之大,虽然她向往外面的那个激动人心的世界,可云溪山对她始终有一股强大的引力,不管她愿意不愿意。

再见,云溪山;再见,我的三溪……她喃喃道。

 

中篇小说《弃婴玲玲》(14)真相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0 04: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