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玲玲》(16) 郁闷的宏生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5-7-16 21: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篇小说弃婴玲玲|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玲玲走了,阿丰和宏生几里山路回到了家里。宏生显得有些闷闷不乐,他一个人坐在屋后,漫无目标地在地上画东西。
“宏生,你进来,阿爹跟你说点事。”
“哦。”宏生站起来,拍了拍手,回到屋里。
进到屋里,见阿爹坐在他自己钉的椅子上,阿娘就坐在他的边上靠后的地方。
桌上放着一只空碗。阿丰回来后口渴,阿菊给他喝了一碗菜汤。
宏生站在那里,平生第一次感到在阿爹阿娘面前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他们要跟自己说什么。

“宏生,你阿娘跟你说过,以后就不要再叫玲玲姐姐了。”
这是宏生最不想听的,他抬起眼来,惊讶地看着阿爹。 “阿爹,这都是为的啥?”
“因为,”阿丰看着儿子,说:“玲玲她不是你亲姐姐。”
宏生震惊不能语。姐姐,这个善良的、睿智的、美丽的形象,从小到大,到了今日,在他的心中已经是圣洁无比,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而现在,阿爹一句话,就要把这一部分从他的生命中挖走!
“阿爹,我不信!”
“这是真的,阿爹阿娘要骗你做什么呢?”
“因为姐姐到外面去读书,你们不高兴,才这么说的。”
阿丰苦笑了一下:“玲玲她本来要想到省城上学呢,是我叫她去京城的。”
宏生不说话了。从理性上说,他知道阿爹阿娘说的是真的。这个念头让他几乎要发狂,甚至绝望。突然,他想起了玲玲临别前的那个眼光。当时他觉得姐姐的眼光又沉又深,让他有些受不了。现在回想起来,姐姐当时肯定已经知道了。不是有过一次,阿爹阿娘关起门来跟姐姐说什么,姐姐伤心地哭了起来。他们说的肯定就是这个事。想起这些,宏生心头的痛加了好几倍。他还感到一种耻辱,因为他是男的,竟然没有机会,没有办法分担姐姐当时的苦楚!
宏生心里跟要炸了一般的难受。他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阿菊向喊他,被阿丰拦住了。“让他去吧,让他自己静一静,他会想通的。”

宏生一口气跑到溪边。那里,村里的少女青竹正在溪边捞鱼儿。平日,宏生对青竹很有好感,不过这时他没有心绪过去聊天。跑过溪边,他选了一条人少的山路往上跑。他跑得那么快,惊散了一群野兔子。他跑到一棵大树底下,坐了下来。
他好想念姐姐。他掏出来小时候玲玲给他编织的那个红线球,转动着,看着,仿佛想从那颗球里闻到姐姐的气息。
“不是亲的就不是亲的,为什么还不让我叫姐姐呢?”他不由得想道,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管怎么样,最难过的是姐姐。下次姐姐再回家,一定不让她再感到难过,不让她再哭。
宏生收起红线球,站了起来。天地仿佛变小了,而他宏生,长大了。(发表于《中国文学》2015.4)

中篇小说《弃婴玲玲》(15) 告别
中篇小说《弃婴玲玲》(7) 红线球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06: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