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大学室友轶事之二:机房风波

作者:Giada  于 2011-9-2 11: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往事回忆|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01评论

章同学的上铺是肖同学。肖同学长相一般,学业一般,不事打扮,也不爱说话出风头。总而言之,就是老实巴交,站在一群女生中间特不显眼的那种人。肖同学在我们宿舍里是唯一的一个和我同班的。


等上到大学四年级的时候,最后一个学期课已经全部修完,整个学期拿来做毕业设计。系里决定毕业设计不必再按照班分,于是把班拆开,混合起来分成好多设计小组,一个小组大约是十几个人,每个小组作不同的设计。肖同学恰巧和我分在一个组里,同组的还有和章同学一个班的男生华同学。


华同学的学业说不上好,听说家庭背景十分强,是什么某某军队大院的,父亲好像是个挺大的官儿。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和他们班上的女同学相处得特别融洽。华同学自称已经有了女朋友,在另一个大学里上学。女同学们一听说这个,一般都没有了戒心,把他当成哥们儿好朋友,这样,他和班上的大多数女生都快成了哥们儿。那时候北京对男青年的身高有调侃,把身高一米七五以下的叫成半残废,一米七零以下的叫成全残废,华同学恰恰刚刚过了一米七五,所以说是个不残废的人。对于这点,他是非常自豪的,时常挂在嘴边。


因为我们是毕业班,学校非常照顾我们。腾出来一排教室,专门给我们做设计用,做设计需要绘制大量的图纸,所以那些教室基本上就是绘图室。自从分到同一个小组,大家互相接触的时间多了,华同学果然名不虚传,没有多久我也跟他熟悉起来,说说笑笑的也快成了哥们儿。


我们做设计时,需要用计算机处理数据。说到这里,也卖卖老资格。那个时候的计算机是真正的计算机,现在的七十后八十后九十后大概都没见过,英文应该是叫做mainframe的,不是现在这样的个人电脑。写计算机的程序可不像现在的CC++,什么if.. then..else 等等,那是真正的01的二进制。一张纸卡上许多排,每排打不同的洞代表00111010等等不同的二进制数字。我们当时都学过如何写这类的程序,但由于平时也不常写,一旦真的要用了,难免会出错。学校的计算机房里专门有人帮助我们,基本上就是我们写好了程序,排队交给机房的人检查,看看我们有什么错误,有了错误要重新打卡,重新检查,然后再排队去让计算机做数据处理。因此,我们到了机房都看得很紧,早早把自己的程序交进去,一旦错过了机会就要重新排队。


设计做到一半的时候,有一天在机房,华同学和肖同学吵起来了。具体是因为什么不清楚,无非就是排队等着用机的问题。他俩吵着吵着,华同学做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动作,他对着肖同学的脸上狠狠地给了一个大耳光。那天是个星期天,大部分同学不在校园里,机房里除了他俩,就是两个机房的工作人员。事后,这两个工作人员人怎么也想不起来因为什么导致华同学这样暴怒。他们能够想起来的就是,他俩在外间吵架,两个工作人员在里间也没有太在意,等到华同学大打出手后,他们才赶快跑出来干预。一个人急急忙忙地出来找老师,但都是大学生了,到底找什么老师也费琢磨,总不能去麻烦教授们这些破事吧。想了半天,跑到系党支书家里去把他找来。这时候,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肖同学哭得两眼红肿,华同学还在愤愤不平。支书问了半天,也没弄清楚因为肖同学都说了什么引起的,好像就是抱怨华同学自私。说华同学自私,那也不至于就动手啊。


不管怎样,耳光华同学是打了。我们星期天晚上回来后听说了这件事,男同学们本来平时看着华同学在女生那里很讨好,都有些嫉妒,现在这事一出,就更瞧不起他了:一个大男人打女同学,也太没有风度了。女同学们不用说了,都是非常地义愤填膺。我当时是设计小组的副组长,到了今天我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让我当副组长。我平时吊儿郎当的,从来不说政治正确的话。而且组里已经有了组长,我这个副组长其实就是形同虚设,不知道老师哪根筋短路了,给了我这么个虚名。但这件事一出,我就有事做了,因为我们那个组长是个男的,替肖同学打抱不平,舍我其谁?


星期一在绘图教室里,本组本班的女生,还有我们宿舍的女生都来安慰肖同学。肖同学窝囊啊,捂着脸呜呜地哭。大家都围着她坐着,就我站在那里慷慨激昂。我先是把华同学破口大骂一番,无非就是骂他一个男人竟敢打女同学,是可忍孰不可忍,简直就是流氓军阀作风,捎带着批判了一通中国的大男子主义封建思想。然后,对着肖同学下指示:你不能让他白打了,你要把这个耳光打回来!


大家一直听着我骂骂咧咧的觉得挺解气,现在一听我说要去把耳光打回来,都愣住了,全都看着我发呆。肖同学哭得更厉害了。我不管,还是一个劲儿指手画脚地说,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冲上去扇他大嘴巴!


后来还是孙同学头脑清楚,她说,你得了得了,这是馊主意,怎么打回来?华同学高肖同学矮,要打还很不好打呢。


我想了想,也是,是不太容易打。最重要的是,还得有打人的勇气,肖同学不恨到极点,估计也出不了手。


那怎么办?我气鼓鼓地问,总不能这亏就白吃了?


大家都不出声,不白吃又能怎么样?大家都想不出什么别的不吃亏的主意。我灵机一动说,对了,他不是有个女朋友吗?咱们把她的地址找来,给她写信!让她知道她的男朋友是个什么烂人,居然打女同学!


好几个人应声说好。我来了劲,对孙同学说,你们跟他一直交情不错,想个办法把地址找来,咱们写信!


那天本组的男同学看到我们在教室里,都不敢进来,瞄一眼就溜开了。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反正华同学打人是真,系里总得做点儿什么。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耳光,给个处分好像又重了点;不给处分就是对打人这个行为的姑息养奸,说不过去。当时情形比较尴尬,担任我们设计的指导教授在校园碰到我,还特地问我这件事怎么办?其实我哪儿知道怎么办,就一个劲地说,肖同学不干,我们女生们也都不肯善罢甘休。听了半天教授也不得要领,具体肖同学要怎么样才干,我们也不知道。


系里于是决定要把这件事化小,搞政工的老师跟肖同学华同学轮流频繁谈话。后来有一天,老师特地来找我们组里的女生们,说以后不许再提这件事,这事已经跟肖同学华同学达成协议,算是解决了。华同学当着老师的面跟肖同学道过歉了,以后要考虑肖同学的脸面和心情,不能当着她的面再说这件事。老师看着我说,特别是你,要注意你的语言用词,不要火上浇油,不要说不利于同学团结的话。


回到宿舍,趁着肖同学不在的时候,告诉了其他室友。感叹了一番,也就只好这样了。但是我以后再也不跟华同学说话,见到他只把他当成空气视而不见,满脸写着大大的“鄙夷”两字。


我对面胡同学的上铺刘同学,是跟华同学关系最铁的几位女同学之一。这件事过去了大概几个星期,她抹不开面子,又跟华同学说起话来。这天宿舍里只有我和孙同学,刘同学进来后就对着我笑,笑得我疑心大起。问她笑什么,她说,那天我在教室里慷慨激昂,华同学全听见了。他正好往教室里去,听到女生们说话,就没有进去。但没像其他的男同学那样离开,而是站在门外偷听。据说,他听到我出主意给他女朋友写信,冷汗直冒。他对刘同学说,这一手也太毒了。孙同学听着也笑,说,是毒,但咱们也没做。他也有害怕的时候,他女朋友要是真的知道,八成要吹了。


这么多年,女同学扇男同学的耳光,我倒是听说过好几回。但在大学里男同学扇女同学的耳光,这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倘若我们不在同一个小组做设计,肖同学在四年中跟华同学统共也说不了一两句话,华同学在这件事上实在是很过分。不管他是不是真有个外校的女朋友,反正他想在本校女生中找女朋友是没戏了。一直到后来大学毕业,包括我在内的不少女同学再也没搭理过华同学。


高兴

感动
1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7

支持
4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01 个评论)

2 回复 yuki-1217 2011-9-2 11:56
捧着花,先坐下~~~
2 回复 Giada 2011-9-2 12:00
yuki-1217: 捧着花,先坐下~~~
谢谢,上茶。你真快。
2 回复 yuki-1217 2011-9-2 12:18
读完了,华同学欠风度!
2 回复 yuki-1217 2011-9-2 12:18
Giada: 谢谢,上茶。你真快。
难得坐头排的~~
2 回复 宜修 2011-9-2 12:34
yuki-1217: 读完了,华同学欠风度!
您太客气了。缺的是家教!
2 回复 Giada 2011-9-2 12:34
yuki-1217: 读完了,华同学欠风度!
应该说他很糟糕。
2 回复 Giada 2011-9-2 12:35
yuki-1217: 难得坐头排的~~
是不容易,我就很少抢到沙发。
2 回复 yuki-1217 2011-9-2 12:38
宜修: 您太客气了。缺的是家教!
也许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具体情况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2 回复 yuki-1217 2011-9-2 12:41
Giada: 是不容易,我就很少抢到沙发。
一旦坐上了就有点得意~~
2 回复 宜修 2011-9-2 12:42
yuki-1217: 也许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具体情况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有理。但动粗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何况是对女同学?
2 回复 bluemei 2011-9-2 12:42
华同学的确过分,一个耳光风度不再。
2 回复 yuki-1217 2011-9-2 12:43
Giada: 应该说他很糟糕。
可能这事对他是一辈子的糟糕.
2 回复 yuki-1217 2011-9-2 12:45
宜修: 有理。但动粗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何况是对女同学?
只能说他缺涵养.
2 回复 宜修 2011-9-2 12:46
yuki-1217: 只能说他缺涵养.
准确。
2 回复 Giada 2011-9-2 13:00
yuki-1217: 一旦坐上了就有点得意~~
94,我也为你得意。
2 回复 Giada 2011-9-2 13:00
宜修: 有理。但动粗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何况是对女同学?
就是,同意!
2 回复 Giada 2011-9-2 13:01
bluemei: 华同学的确过分,一个耳光风度不再。
就是啊,应该去上愤怒管理的课程,可惜那时没有。
2 回复 Giada 2011-9-2 13:04
yuki-1217: 可能这事对他是一辈子的糟糕.
要是他一辈子的糟糕他倒还可救药。我有个预感,觉得他毕业后换个地方又人五人六的了,家里有权有势。预感对不对不知道,后来也没有再联络。
2 回复 yuki-1217 2011-9-2 13:11
Giada: 要是他一辈子的糟糕他倒还可救药。我有个预感,觉得他毕业后换个地方又人五人六的了,家里有权有势。预感对不对不知道,后来也没有再联络。
   他如果知道还有人记得这事,还写了出来,对他来说难道不糟糕吗?
2 回复 Giada 2011-9-2 13:23
yuki-1217:    他如果知道还有人记得这事,还写了出来,对他来说难道不糟糕吗?
   也许他看不到,看到也可以赖说不是他呀。
123... 11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Giada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16: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