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贝壳村的理性的思辨方法 ——与翰山老弟切磋

作者:异域堂  于 2012-1-7 00: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9评论

      我确切知道老弟小我数岁,所以不揣冒昧以兄弟相称;下文只是我对你给我的跟帖的答复。
      1.老弟是做学问的,所以凡是讲究理性,这我赞同。但是那种决绝的议论说“中国人整体上缺乏一种合理有效的辩思方法”的结论,我非常反对,因为按照你的统计说法,你也没有让我信服的数据。中国的历史是漫长的,每个时期都有当时当地的文化特点。都有特定特色的辩思方法。而且都一定是有事实依据和科学的逻辑推理的。别以为只有你才懂得什么是事实和逻辑。因为环境决定意识,而意识的表现是不屑雷同的。诚如你所说的王希哲的“理性”,他可是刚从大陆放出来的“囚犯”。他的理性是始终如一的,但是在大陆却是犯法的。附王希哲有关资料:
  • 1968年第一次入狱。
  • 1974年,廣州街頭貼出「李一哲」大字報、呼籲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批評當局倒行逆施。大字報貼出引來看者圍觀,道路塞車。公安追查,該大字報是廣州美術學院學生李正天、高中中學生陳一陽、工廠工人王希哲三人合著的,作者筆名是三人名各取一字而成。
  • 1977年第二次入狱,1979年元旦被释放。担任北京西单民主墙民间刊物《四五论坛》的广州通讯员。
  • 1980年6月10日12日北京甘家口會議上與孫維邦、徐文立、劉二安討論,为着手在中国建立反对党作准备。
  • 1981年,因政府镇压民运而第三次入狱。被判处14年徒刑,後劉山青以身犯險,返回廣州救助王希哲妻子蘇江等人,亦被公安拘捕,控以「反革命罪」,判有期徒刑十年。
  • 1998年在「九八組黨」時期,與王炳章方圓等組建「中國民主黨」。
  • 2000年8月28日,王希哲和太太苏江以及王炳章的太太一同被赵天恩牧师施洗。这位在中共监牢里被关了十几年但从未屈服的铮铮铁汉,居然痛哭流涕!在场的每一位都被感动的热泪盈眶。严家祺先生淌着泪水诚恳地讲:“王希哲,你是我的好榜样。”
  •       至于你赞同的邓小平的“不争论”,其实只是他反对毛泽东“四大”的表现,他用他的霸道否定了毛泽东的霸道,归根结底都是唯我独尊的权大于法。只有法治的环境才可能全面的看待“事实”和科学的逻辑推理。

           2.贝壳村不是理论探讨的讲堂,而是人们感情宣泄的论坛。当然也没有人反对探讨理论,但是一切都是随意。你愿意可以参与,你不愿意也没人拉你。但有有一点应该知道就是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背景和经历,甚至可能是异常的对立。因为“黑九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叛徒、特务、走资派、知识分子)的“狗崽子们”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是被视为平等的人。与太子党的主仆们有着根本不同的感受。你曾经批评过我的文章都是牢骚的发泄,你说对了。我在被迫说了50年别人的话以后,终于可以说自己的真实感受了,自然有人不舒服,可是让我自己舒服就够了。贾府里的焦大永远没有林黛玉的感伤,这是不同境遇所决定的。

           3.我理解的普世真理,就是站在自然界的角度上看人类社会的普遍需求。而站在阶级的角度上看就只有阶级的真理,而没有“普世”。有一个问题必须澄清:今天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是不是近百年来最好的。我要说是5000年来最好的。但是,我们最应该感谢的不是神仙皇帝,而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还要奔向那更好的生活,所以还得奋斗。共产党自己的政治经济学明文规定“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上层建筑;政治要适应经济基础的改变而改变。”共产党的领导只能是政治领导而不应该是社会财富的全部占有甚至与民争利。你说要写专论说明今天的生活是最好的,我给你个“论据”,现在最贫困的老百姓也比秦始皇生活好,可以看电影和电视,可以打电话;不用“飞鸽传信”或“八百里驿站”。

           4.我们在议论中国的好坏时,其实都是因为关心中国。我们在美国长大的孩子,无论你怎么教育,他们大多是置若罔闻地。因为那已经不是他们的祖国了。在具体的经济利益面前,那矛盾都是尖锐地,如邬坎事件,以中庸的态度认为可以不偏不倚最多是书生意气罢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2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9 个评论)

    2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2-1-7 01:05
    各抒己见,包容不同的观点和意见,是大家都应该提倡的!
    3 回复 早安太阳 2012-1-7 01:57
             
    1)赞同:尊重历史,尊重他人
    2)赞同:笑着写自己的博客,让林黛玉去哭吧
    3)赞同:自强不息,诲人不倦。
    4)赞同:关爱中国,求同存异。
    3 回复 dwqdaniel 2012-1-7 02:39
    ZT 我们在议论中国的好坏时,其实都是因为关心中国。我们在美国长大的孩子,无论你怎么教育,他们大多是置若罔闻地。因为那已经不是他们的祖国了。------ 正解!
    2 回复 布衣人 2012-1-7 04:24
    最好是理性探讨。要骂也可以,骂中国,骂美国,骂共产竞,骂共和党,都可以;但就是不要針对群众,网友村友对骂,相互讽刺挖苦。那是没品没素质。
    2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1-7 04:34
    说得非常好,支持!每个人的看法来自他的经历,不能搞网络霸权,谁都可以畅所欲言,任何观点都可以轻松的表达。
    3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6:04
    远洋副船长: 各抒己见,包容不同的观点和意见,是大家都应该提倡的!
    因为在这里可能有政见的分歧,却很少有具体的经济利益的纷争。
    2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6:05
    早安太阳:             
    1)赞同:尊重历史,尊重他人
    2)赞同:笑着写自己的博客,让林黛玉去哭吧
    3)赞同:自强不息,诲人不倦。
    4)赞同:关爱中国, ...
    太阳一出亮堂堂。谢谢。
    2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6:09
    布衣人: 最好是理性探讨。要骂也可以,骂中国,骂美国,骂共产竞,骂共和党,都可以;但就是不要針对群众,网友村友对骂,相互讽刺挖苦。那是没品没素质。
    赞同。
    2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6:11
    活水涌泉: 说得非常好,支持!每个人的看法来自他的经历,不能搞网络霸权,谁都可以畅所欲言,任何观点都可以轻松的表达。
    谢谢,周末愉快!
    2 回复 yulinw 2012-1-7 07:16
       强顶!!老兄的文比老弟的中听又中看~~
    2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2-1-7 07:35
    异域堂: 因为在这里可能有政见的分歧,却很少有具体的经济利益的纷争。
    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试图去说服别人是争吵的根源!大都是自以为是的性格使然!
    3 回复 天涯孤兔 2012-1-7 07:51
    嗯,这才像贝壳村的异域堂,广意堂!
    2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8:22
    yulinw:    强顶!!老兄的文比老弟的中听又中看~~
    周末愉快!
    3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8:23
    远洋副船长: 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试图去说服别人是争吵的根源!大都是自以为是的性格使然!
    因为自以为非的人是不说话的。
    1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8:23
    天涯孤兔: 嗯,这才像贝壳村的异域堂,广意堂!
    谢谢,周末愉快!
    2 回复 无为村姑 2012-1-7 08:40
    我只想珍惜网络带给我们的场地和便利来与同胞们交流思想和感情。要骂可以骂公众人物或者是政府(包括党),不骂个人,不扣帽子(这点有时很难噢)。至于理论探讨,有兴趣的人可以自由去做,我可能会围观或走开,随意了。诚如堂兄说的,大多数人是为发泄感情而上网贴帖。有理论水平的人应该是少数。我觉得能用自己的经历诚意交流就很不错了。

    比如,下面堂兄所言,我觉得没有统计数据不能下结论。可以保留我的意见喽:

    “现在最贫困的老百姓也比秦始皇生活好,可以看电影和电视,可以打电话;不用“飞鸽传信”或“八百里驿站””。
    2 回复 trunkzhao 2012-1-7 09:16
    站得高,看得远,说得好。
    2 回复 翰山 2012-1-7 09:18
    异域老,一回家,上来看到了您这个贴子。首先向您表示一下同情,您“被迫说了50年别人的话”,这确实比较痛苦,让人无法想象。对您的情况,可能我不会体会很深,因为我的情况和您不一样,我是一直都在动自己的脑子,说自己的话,尽管有时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我大学毕业,比别的同学低定一级,就是因为说话,无非就是说了点儿实话。上政治课,老师讲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我提问,“老师,列宁的一个重要论断是‘在帝国主义国家里,劳动人民不仅仅是相对的贫苦化,而且是绝对的贫苦化了’(就是绝对生活水平下降),所以,‘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 帝国主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革命’。现在,在美国英国等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是越来越穷吗?如果不是,列宁‘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的结论还成立吗?”这其实就是学生的一个提问,不过我们的政治老师可没有您大度,他答不上来,就向上打小报告了。你知道,这种事,扣上一顶扰乱安定的帽子,不算太大,因为确实给学生思想引起所谓的‘混乱’。我就是仗着学习好,我们学校副校长保我,学籍没丢,也毕业了,不过档案里还是有一个小黑点儿。

    在国外,一次在苏晓康家里,碰到了一群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为首的是那个工人纠察队的头儿,叫什么,老记不住。苏晓康比我大很多,但我们是一辈儿,因为他的父辈和我的父辈一样是当年闹革命的。我无非也是平实地说了几句话,那几个天安门广场的哥们儿,就跳起来了,就围了上来,晓康赶紧把我拉出来,送出去。在外面,我给晓康讲了上面在学校的故事,我说,我就是喜欢实话实说。晓康说,“那你这样要吃亏的”。也的确有时候要吃点亏,不过我没有您心里那么痛苦。这也算是有失有得吧。

    再次向您表示同情,至于观点,我们互相分享,存异求同。
    2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9:30
    无为村姑: 我只想珍惜网络带给我们的场地和便利来与同胞们交流思想和感情。要骂可以骂公众人物或者是政府(包括党),不骂个人,不扣帽子(这点有时很难噢)。至于理论探讨 ...
    周末愉快!
    3 回复 异域堂 2012-1-7 09:31
    trunkzhao: 站得高,看得远,说得好。
    谢谢,周末愉快!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2-1 07: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