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诈

作者:潇湘妃  于 2011-10-27 09: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9评论

 
 
              尚太高兴了:网上 结识了将近三个月的泰国女友, 答应跟他见面了!
 
            尚是典型的德裔美国人。 50 来岁, 中等身材, 饱满, 但不肥胖。早年的一头金发已日渐稀疏 , 其中夹杂着些许银丝, 但修剪得整整齐齐,有型有致。 尚给人的感觉总是干净利落, 性情清高, 一副细边金丝镜带出了文致彬彬。 他出生于军人家庭, 父亲是美国陆军中搞技术的文官,年青时也南征北战, 跟着部队去过不少国家。 母亲一生则养尊处优,夫唱妇随, 从没工作过。夫妻俩对尚这独生子宠着爱着, 悉心教诲。
 
            尚是个争气的孩子, 一路苦读, 年近三十拿到了博士学位。 不久后, 他父亲过世。 尚在母亲居住的城市找了工作, 买了房子, 为的是时常照应一下寡居的老母。
 
            三十六岁时, 尚有了第一次婚姻。 妻子是西班牙裔女子, 热情奔放, 能歌善舞。 开起Party 来可以三天两夜不睡觉。 她也根本不想工作, 每天就是跟小姐妹们凑在一起, 喝酒 Margarita,吃 Cheess , Party,狂欢。或逛街, shopping, 买起衣物包包, 从不考虑价钱。 新婚燕尔, 尚痴迷于她的美丽单纯, 活泼俏丽, 日久天长, 难免觉得这浮华燥闹的生活太没有内容了。 尚妻也烦恼于尚的学究作派, 枯燥乏味, 了无情趣。 相互忍耐折磨了八年之后, 两人终于平和地离了婚。 两条狗每人分得一条,好在没有孩子。
 
            时光荏冉, 一晃, 尚已近天命之年了。 每天看看书, 听听音乐, 上上网, 不时地想想: 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尚当然也想赶快找到另一半, 过那有滋有味有温暖的生活。 可身边哪有合适的人啊?顶多去泡泡酒吧, 可酒吧里的女人能带回来做老婆吗? 还有那第一次婚姻的惊吓, 尚发誓绝不找美国的物质女人。

             尚也时常在网上遛达遛达, 交友网真是姹紫嫣红, 百花争艳啊。 肥环瘦燕, 黑珍珠, 白玫瑰, 东方碧玉, 直看得尚眼花潦乱, 心旌摇动。 可动归动, 那是真的吗? 谁知道网的那边是谁啊? 尚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几个女子网聊过, 大都不了了之, 没啥感觉。 可有一 位, 却让尚越来越上心了。
 
             那女子芳名单字: 安。 28岁, 现居泰国曼谷, 一口英文爽利。 细问之下, 有段一波三折的动人经历: 安是私生女。 母亲生下她后, 丢给了在泰国的外祖母, 孤身远洋, 到新西兰打拼。 多年辛苦, 攒得血汗钱开了一家泰国餐馆。 苦苦经营, 终于顺了风水, 赚了些钱。 安妈思女心切, 日子刚好起来, 就迫不急待地把 十八岁的安接到新西兰。 指望着女儿好好读书, 将来有出息。 可安已成年, 有了自己一套价值观, 况且与母亲骨肉分离多年, 怎么也难弥合那感情的鸿沟。 而且刚到新西兰的安根本不会英文, 很难跟上课程。 上了几个月的大学, 实在受不了那压力。索性辞了学, 帮母亲料理餐馆。 她的行为很让母亲失望。 原指望女儿成材, 到头来却掉在了餐馆里, 安妈每天唠唠叨叨, 碟喋不休, 难免说出来不中听的话。 母女反目。
 
              安 25 岁时从新西兰逃回泰国。 宁可忍受清贫, 绝不想回新西兰了。 安与另外一女孩苔拉合租了一间小屋, 算是有了自己的小窝。 在一家咖啡馆找到份工, 早出晚归, 自食其力。 每月有五, 六千泰铢合两, 三 百美圆的收入, 还要算计着存起来一点, 将来上大学用。
 
              "我不需要什么, 就是想自立, 不靠别人!" 这句安轻轻说出来的话, 着实打动了尚的心: 这不就是我在寻找的吗? 美国的物质女人绝对说不出来这种话! 有了这句话垫底, 尚急不及待地想一睹芳容。况且自相识以来, 安从没有跟尚有过任何经济方面的要求。见面当然好啊, 是真是假就一目了然了。可安是个非常规矩保守的女孩. 尚跟她商量行程, 打算带她单独在泰国游玩几天, 同吃同住, 安死活不答应. 理由非常让人叹服: " 我成长于传统家庭, 结婚之前, 一定要遵从传统, 洁身自爱,虽然母亲不在身边, 也绝不能被旁人为耻. "
 
              尚感慨感叹: 天下居然有这样的女人! 心情大好, 不由得和母亲时常叨念安. 尚母年轻时随丈夫跑过一些国家, 丈夫去世后少有机会出门. 听说尚要去泰国, 就一再要求同往, 不仅观光, 也想见一见儿子口中的完美泰国女孩. 老母虽年近八十, 身体还很硬朗. 尚不忍拒绝, 就答应了.
 
               听说尚母同来, 安异常高兴. 痛快地答应了与尚在泰国相见, 而且主动要求做尚母子的导游。 收拾行囊, 购买机票, 尚一刻没耽误。 终于与安在曼谷相见。
 
                那真是网上结缘的安吗? 只见她那双闪亮的眼睛满含笑意, 热带阳光晒出的宗色皮肤漾着逼人的青春气息, 唇红齿白, 苗条的腰身充满弹性, 比照片漂亮多了。 尚心花怒放, 脑袋蒙蒙的, 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事。 尚母原来还对东方女孩心存疑虑, 一见如此东方佳丽, 也是满心欢喜:若此女成为儿子的另一半, 真是他的福气啦。
 
                 比起东方女子的殷勤和温柔, 漂亮的模样还得屈居第二: 安极尽地主之谊, 把尚母子照顾得无微不至。 尚母吃不惯味道酸辣的或满口异域调料的泰国食物, 安就跑出很远, 买来汉堡; 所有入口的水果, 安都要洗得干干净净, 去掉皮核, 收拾得清清爽爽, 再请尚母子进食。 尚母没有女儿, 美国人又不讲什么孝道, 平生哪里享受过如此照顾? 老太太拉着安的手, 几乎热泪盈眶了:"安, 我的孩子, 欢迎你能加入我们的家庭。 我想有个女儿啊。"
 
                  从见到安的那一刻起, 尚的头脑就没清醒过: 心啊, 也被甜蜜浸透了。

                  本来这次行程就不是以玩为主要目的, 又带着老母亲, 所以一行三人只去了芭提雅, 住在芭堤雅律實塔尼度假酒店 (Dusit Thani Hotel Pattaya) 的海景房里。美人在侧, 尚难免心里犯痒, 多希望单独在一起良宵一度啊。 可老母随身, 太不方便。 况且与安有言在先, 不能有任何冒犯行为。尚尊重安的洁身自爱, 虽然房价不菲, 还是为安单独订了一套。
 
                这晚待老母睡下, 尚实在难以抑制内心的燥动, 想跟安好好聊一聊. 白天东走西看的, 哪有机会说说知心话呀? 尚几次想悄悄拉安的手, 都被她红着脸抽开了. 尚来到隔壁安的门外, 轻轻叩门. 过了好一阵安才开开门, 见是尚, "你还没睡?" 面露羞色, 勉强闪到门边, 让尚进了屋.
 
               尚刚要开口, 谁知安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安慌忙奔过去, 看了下来电号码, 又快速瞟了一眼尚"我必须。。。" 尚点点头。
 
                安用泰语快速地讲着。 对方是个男人的声音, 断断续续的。 尚站在旁边, 自己觉得不自在: 好想在偷听别人的通话。 安却越讲声音也高了起来, 情绪有点激动。 尚想安慰她一下, 她却按断了电话。 "Calm Down, 有什么麻烦吗?" 尚微笑, "啊, 没有," 安让自己镇静下来:"老板让我明天上班, 店里缺人。" 她笑了笑:"不管他了。 我今天很高兴, 有些累, 我们明天TALK, 好吗?"
 
                尚只得绅士地离开。
 
                回到曼谷, 尚与母亲找了饭店住下。 安不敢再耽搁, 马上回去上班。 尚问了她几次她工作的咖啡厅在哪里? 能不能去看看. 尚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可这次来泰的目的, 不就是要了解清楚些吗? 几次询问, 都被安婉言拒绝了:"我忙起来, 照顾不了你啊。 我可不想丢了工作. 你们去参观一下大皇宫和金佛寺吧, 下午我会来看你。"
 
                尚哪有心思看什么金佛寺? 盼星星盼月亮, 盼来了下了班的安。 尚母善解人意, 推说累了, 在饭店里休息, 催着尚和安出去转转。
 
                其实尚最想多多了解安的生活, 爱好, 性情。 在这纷乱的城市里, 这性情坚毅的女人是怎么生活的啊? 两人走着聊着, 尚问到:"你住得远不远?我知道你有室友, 方便去看看吗?" 安想了想, 答应了。
                出租车转来转去, 过了不知几条小路. 尚在后座上, 小心翼翼地握着安的手. 趟过漫着污水的小街, 拐来拐去, 到了安的住处。 这是一幢单坯砖楼, 不新, 也还说得过去。 一层的角落里有一个土黄的小门, 安掏出钥匙, 开了门, 一股辣嚎嚎的咖哩味扑了过来。 这是一间综合体小屋, 厨房, 卧室都在一起, 约十来平米。 一张小小的双人床上堆着待洗的衣物, 灰突突地缠在一起, 倒象是男人的做派。 楼上的人在走动, 踏得楼顶咚咚地震人, 还夹杂着吼声, 夫妻吵架? 离窗子不远处, 汽车刷刷地驶过, 不时传来刹车声, 路人嘈杂。
 
               右边的破旧书桌上, 一台斑斑泊泊的电脑盖在尘土里。想必这就是安和尚的网聊视频工具了, 难怪通话时断断续续的, 总是影响两人的情绪呢。 书桌上放着的英文书吸引了尚:"你还在学英文?"
           "是啊, 我想上学。 等攒够钱, 就回学校。"尚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五味翻滚:" 安, 跟我去美国吧, 我一定支持你上学。 那里会容易一些。" "哪有那么容易?" 安温柔地看着尚, 眼里满是泪水。 尚再也控制不住, 一把把梨花带雨的安揽进怀里。
                回美国后, 尚直奔两个地方: 银行和律师事务所。 到银行直接给安入帐了两千美元:"亲爱的, 别在那里住了, 换个好一些, 更安全的住处。 你的工作收入和付出的时间太不合理。 如果你想, 可以辞去工作, 全职学英文, 来美国上学就没有什么困难了。 我会支持你的。" 安在电话那边声音哽噎:"尚, 我会的, 我一定好好准备。 我去咨询律师, 看怎样尽快去你那里。"
 
                尚也同步咨询了美国律师。 结果是安要申请未婚妻签证, 大约需要两年时间。 若是两情能长久, 两年又算什么? 尚决心已下, 说办就办。 按照雇佣律师的建议, 尚填写了 I-129F 申请书, 递交给了USCIS office。 只等批准后, 转去国际签证中心, 安就可以在泰国开始未婚妻签证的申请程序了。
 
                 几翻换人, 安也终于请到了满意的律师。 虽然收费贵一点, 每小时也要 300 美元呢, 可安觉得他可靠。 尚当然不愿意半路再出什么差错, 贵点就贵点吧。 律师开价押金5000 美元, 尚想都没想, 当即打了过去-不能让安为难啊。 应安的律师要求, 填写I-134 表格, 需要尚的全部财产资料。尚给安寄去了他能想到的所有可能用到的材料, 包括他的年薪 W-2, 401K, 房产, 和 存款。 盼妻心切,尚掐着指头盼着时间过得快一点。
 
                   每天, 这对被爱煎熬的有情人都要通话, 视频。 安的心情看上去很好。 她已辞了工, 找了一位私人家教专攻英文。 为了有足够的时间, 专注的心境来学习, 安规定只能在美国的晚上跟尚通话。 何况尚也要上班啊, 这样对谁都好。
私人家教非常认真, 每天四小时的课也不便宜。 安又搬到了好些的公寓。 更何况象安这样的美女没有衣妆岂不是浪费? 泰国女人对黄金饰物情有独衷, 每次安添制了新衣首饰都忘不了在镜头前让尚一睹芳容。 尚看着自己女友生动美丽的容颜, 满心欢喜。 每个月寄给安的钱很快就升到3000美元。
 
                 尚激动的心一直在盘算着和安去哪里度蜜月。 大峡谷吧, 按时间推算, 安应该在秋天来美, 正是大峡谷最美的时候。 租一辆RV, 请几周年假, 带着心爱的新娘, 漫游大自然的天赐之美。 尚想着盼着激动着。
 
                  几个月转眼就过去了。 这天深夜, 尚睡得正香, 被骤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惊醒。 话筒里传来安带着哭腔急切的声音:"尚, 我的律师刚通知我, 申请资料寄丢了, 要重新起草。"
                 尚没反应过来:"那就再做一份吧。"
               "可律师说要重新收费。。。"
                尚醒过来了:" 多。。。少?"
                "他说押金全用完了,再需要 5000 美元。" 安哭了起来。
               "别急,"尚迟疑了一下, 算了算, 支票帐户里还有足够的现金。"明天早上我就给你打过去。"

                 第二天上班前, 尚赶到银行, 成了第一名顾客。美国人大都没有存钱的习惯, 这几个月的花消, 让尚几年的储蓄见了底。
 
                五千美金入了安的账, 尚却左等右等等不来安的电话了。 按他们通话的规律, 当天晚上安应该接尚的电话的。 可尚拨了几十次都无人接听, 后来干脆关了机。 这是怎么啦? 她没收到钱? 生气了? 该不会这么孩子脾气吧? 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尚如热锅上的蚂蚁却无人能问, 在泰国, 安是尚唯一认识的人。
 
                又过了两天, 尚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是安。
              "亲爱的, 你还好吗?" 尚迫不急待。
              "好," 安的声音微弱, 沙哑:'我刚醒过来, 你别担心。" 说着, 安抽泣起来。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尚有点急了。
               "呜呜。。。" 安哭到:" 那天我取了你寄给我的钱, 急忙往律师楼赶。 谁知被别人盯上了。 半路上三个男人抢我的包, 我死死地抱着, 他们就开始毒打我。 我后脑受了伤。腰部也出了问题。 有人一拳打在我的鼻子上, 我的鼻骨骨折了。这几天一直昏迷, 还不能动。包和钱都被抢了。"
 
                  电话突然被旁边的人抢了过去: "安不能多讲话, 她还在尿血。" 是个男人的声音, 口音很重, 尚费了半天劲才听懂。 "等一下医生会和你讲她的情况。"
 
                  电话肯定是被遮住了, 一阵穸穸簌簌的噪音。 尚抖着手, 把话筒紧紧贴在耳朵上。
          
                  "Hello," 是个讲略带美国口音的英文的男人" 安的情况不太好。 她的鼻骨骨折, 压迫了神经, 所以还不能动, 需要马上手术。 而且她一直血尿, 我们刚拿到化验结果, 她的右肾破裂, 已经坏死, 需要手术摘除。。。。"
 
                   "你是谁?" 尚问到。
                    "我是鲍, 安的主治医生。 哦, 我在美国拿的Ph.D, 回泰国行医。"
                   "我马上就订机票, 去曼古。" 尚急道。
                   "嗯。。。 我看还是等一下吧。 安和其他的女人住在同一病房, 你又不是她的丈夫, 怎么照顾她? 她只需要护士。"
                    "什么时候手术? 安全吗?"
                   "情况很紧急, 手术越快越好。 只是她的手术费没有着落。 两个手术, 和手术后的营养康复, 止痛药, 抗生素加在一起大约需要两万美元。" 鲍 叹了一口气:"安好可怜, 不停地哭。 我帮她联系了她母亲。 现在经济太差, 他母亲手头只有一万元现金。 她已经打算把餐馆卖掉。 她正在往泰国赶, 明天就到。我想问你一声, 能不能帮安一把, 把手术费先凑齐?"
又要一万块! 尚有点愁, 积蓄都没了, 哪来的钱啊。 可想着安还在痛苦地挣扎, 尚咬咬牙:" 好, 我想想。"
"很好, 我等你的电话, 越快越好, 这可事关安的性命啊。" 鲍挂了电话。
 
                   这医生口气挺硬。 尚的心理有点不舒服: 医生管得着跟病人在海外的亲属联系吗? 咳, 也许泰国人比较热心。。。。。 心里七上八下的, 还得赶紧琢磨钱从何来。 信誉卡的利息太高, 驴打滚的高利贷, 借了, 这辈子可能都还不清。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401K, 虽说提前取现金会有 10%的罚款, 可碰到这么急的事, 唉。 尚百般地不愿动这笔养老金, 可实在想不出别的辄。
 
                     其实提取401K 的程序, 在网上就能完成。 可尚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为了稳妥起见, 尚还是给他的401K 管理 Manager 箩拉打了个电话。
                    "你需要填个表, 在网上递交也行, 来我的办公室也行。" 箩拉向来热心. 从尚开了401K帐号, 箩拉就是他的管理Manager加半个 Finacial Advisor , 也算是个朋友吧。
                    "谢谢你帮忙。 我有点急用。" 因为很久没动过401K, 尚忘记了帐号的密码, 看来还是找箩拉比较方便.
                   "谁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 希望不是很严重," 箩拉关切地安慰尚。
                   "我的女朋友发生了点意外, 需要动手术。"
                   "希望她尽快好起来。 转帐应该很快, 不用担心, 我会帮你。"
                   在箩拉的帮助下, 尚很快就拿到了支票, 换成了现金。 还没来得及寄出去, 手机响了, 是安。
                    "尚," 安有气无力, 抽泣着:"我服用了很多镇静止痛药, 刚醒过来, 就是。。。。很想你。。。"
                    "安, 我能去看你吗? " 尚心如刀绞。
                    "别," 安喊道"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这倔女子。
                     "你妈妈到了吗?" 尚问道.
                   "我妈? 哦, 到了。 她在帮我办手术的手续。" 安呜呜地, 有些思路不清。
                      尚心里动了一下: 这么快她就到了。 没容他多想,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话筒里想起, 夹杂着抽泣:" Hello, 尚, 帮帮我们吧, 安不久就是你的新娘, 可她。。。。 我可怜的孩子! 呜呜。。。她随时有血液中毒的危险, 急须手术。"
                    "我已经准备好了, 马上寄出。" 尚的心又烧起来。

                     不知那边收没收到钱? 寄入安给的帐号后, 尚连忙给安打电话, 那边的手机却象死了一样, 无人接听。 到底收没收到? 手术做了没有。。。。 尚急得嘴角起泡。
 
                   入夜, 尚拨弄着手机, 还准备打给安, 可他却突然冷静下来, 好象有哪里不对: 不管是谁给尚打电话, 从来显示的都是安的手机号, 难到医院没有电话? 而且安的妈妈从新西兰往泰国赶要第二天才到, 怎么只隔了几小时就已经在安的身边了? 好象每个人都极力阻止尚去看安, 而安总是在关键时刻才能从药物所致的昏睡中清醒。。。。尚越想心里越乱。
                   过了两天, 安的手机又打给了尚。
                  "安, 你还好吗?" 尚尽量保持冷静。
                   "哦, 我是鲍, 安的医生。感谢你的资助, " 那个美音英文的声音。 "安做了手术, 恢复得不错。 还在使用止痛药物。" 鲍顿了一下:"不过她还有些其他问题。"
 
                   尚耳朵贴着手机, 不知说什么。
                "安的肺部发生了感染, 我们发现她断了两根肋骨, 伤到了肺。 她还需要另一个手术。"
                 尚的心沉了沉:"需要多少钱?"
                 "嗯。。。。大概四万。 因为这次手术风险比较大, 要请好医生。。。"
                "对不起, 我实在没有积蓄了。。。。" 尚感到心里泛凉, 狠着心才说出这话。
               "安很危险。 这次耽误不得的。" 鲍的口气急切, "她还年轻啊。等等, 她可能醒了。。。"
        
                 "尚,"电话里传来安的声音:"呜呜。。。 是我没福气, 可能去不了美国, 再也见不到你了。。。。。"
                 "别这么说," 尚的眼泪掉下来了: 那美丽,鲜活的生命在跟他, 跟这个世界告别吗?
                 "好在我妈在这, 如果我死了, 她还能把我埋了。。。告诉我, 为什么我的命运这么坏啊。。。" 安边说边哭。
                 "Hello, 尚, 我是安的妈妈, 请救救我女儿吧, 上帝会看顾你的! 借我些钱, 我的餐馆卖掉后马上还给你! 我实在没办法啊。。。。"安妈有些歇斯底里。
                  "我。。。我也实在没有现金了。。。" 心里的疑虑不停地往上翻, 尚迟迟疑疑。
                   "为什么只是现金? 你可以抵押房产啊, 只要一点就够了。。。。"
                    尚没说什么, 挂断了电话。
 
                   是诈骗还是真的, 尚实在没底. 所以也没心思继续送钱. 又惦记着401K 的罚金等细节, 就去了趟箩拉的办公室.
                  " Hi 尚, 好吗? 女朋友康复了吗?" 箩拉热情依旧.
                  "嗨, ..... 还OK吧, 可能还需要一个手术. 泰国的医疗真是差劲, 全要自己付..."
                  "你女朋友是泰国人?" 箩拉惊讶, "你从没说起过呀."
                  "认识没有太久," 尚微笑.
 
                  "哎, 记得周吗? 真巧, 他刚走, 也是急需一笔钱. 他的女友孤身一人在马来西亚. 唉, 惨啊, 听说刚遭了车祸. 多处骨折, 肾也破裂, 可能终身残疾, 要穿一辈子尿片啊......" 箩拉喋喋不休, 尚渐渐冒出了冷汗.
 
                   看着安的美人照, 尚时常还是冒出来不死心的念头. 可安如石牛入海, 从没再打来电话.
                   眼看过了两个星期, 尚试着拨了安的号码. 只有盲音..... 尚明白了, 死了心.
 
                   是诈骗. 报案吧. 可去哪报啊? 美国? 钱出境了, 又是现金, 怎么追? 泰国? 唯一能提供的线索就是安的电话号码和照片, 还要远渡重洋. 再说几万美金的案子, 在跨国案件中实在算不了什么. 唉, 尚叹口气, 自认倒霉了, 多亏那最后四万没寄!
 
                  窝囊, 尚需要散散心. 跺跺脚, 去了缅甸. 私人导游贴心细致, 尚很尽兴. 佛国的一切都是那么地平和, 姑娘们羞涩圆润, 与世无争, 只会合十微笑. "缅甸是一片净土啊, 要是能娶位姑娘回家......." 尚心里暗暗盘算着.
 
 
 
 

高兴
1

感动
6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9 个评论)

1 回复 oneweek 2011-10-27 09:26
这个故事好
1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1-10-27 09:27
还是那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11-10-27 09:38
  
1 回复 德州龙 2011-10-27 09:42
哈哈,太傻了吧,到中国去至少可以做几天夫妻的
1 回复 yulinw 2011-10-27 09:52
   人傻钱多么?
1 回复 平凡往事 2011-10-27 10:06
很好
1 回复 xqw63 2011-10-27 10:54
  
1 回复 Laile 2011-10-27 11:14
xqw63:   
只许看,不许摸。着急呀。
1 回复 Laile 2011-10-27 11:15
好故事,等睡醒了再看。
2 回复 xqw63 2011-10-27 11:17
Laile: 只许看,不许摸。着急呀。
问题是,老美有这么傻吗?
老美对钱可不傻啊
2 回复 水影儿 2011-10-27 11:27
“安”并不安,这名字起的,真有讽刺意味儿。
1 回复 8288 2011-10-27 12:57
傻冒
1 回复 yuki-1217 2011-10-27 13:56
  
2 回复 练精化气AAA 2011-10-27 14:04
好长呀 没看完就

总结为一句话为  多情总被无情伤。
1 回复 铜山 2011-10-27 15:10
前半部感人~~    后半部不愿再看了~~
文笔专业, 学习了~
1 回复 霜天红叶 2011-10-27 17:50
大千世界 什麽样的诈骗都有!写得好!
1 回复 潇湘妃 2011-10-27 21:02
oneweek: 这个故事好
谢猪猪, 咱有好多故事, 就是苦于中文打字。。。
1 回复 潇湘妃 2011-10-27 21:03
meistersinger: 还是那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是哈,
1 回复 潇湘妃 2011-10-27 21:04
rongrongrong:   
是哈,
2 回复 潇湘妃 2011-10-27 21:05
德州龙: 哈哈,太傻了吧,到中国去至少可以做几天夫妻的
别说, 这故事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有比这还傻的呢。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07: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