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往事 - 歪打正着(中)

作者:徐福男儿  于 2011-12-17 23: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61评论

前尘往事 歪打正着(中)

            1973年春天,我从崇明被抽调回上海当工人。那时候,伟大领袖还在念念不忘地呼吁“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不过那时候他的接班人副统帅已经出事儿了。想必这件事对老人家打击沉重,自己千挑万选指定的接班人,明文写进党章,全国人民天天祝他“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怎么料得到他会想在背后捅皇帝的刀子呢?事败出逃,折戟沉沙,让伟大领袖情何以堪啊! 所以尽管“进行到底”的口号还例行高呼,毕竟中气不足,政策上也渐渐向宽松转移了。

            宽松的结果就是知识青年不必“扎根农村一辈子”,可以回城当工人了。我被分配到冶金局属下的901厂。这是一个编号工厂,按理我这样的资本家狗崽子是不够资格进去的。但是厂里生产的铍、钛、硅等稀有金属技术落后国外几十年,还有什么“密”可保?大概上头自觉这个保密保得没趣,所以放宽政策,把我这种出身墨墨黑的人也招进去了。第一天上班,我们一行二十几个人,个个兴头得了不得,来到卢湾区泰康路的分厂报到。我心中计算着从家里到厂里的距离,大概骑自行车二十分钟,想想都会笑出声来,今后下班,有的是时间,总算可以轧女朋友了。君子好逑,不是吗?

            厂长致欢迎词,第一句话便是:“你们这一批新工人,全部安排在松江总厂,下星期一上班。”我的天哪!当头一盆冷水!那时候,松江地处上海远郊(与崇明同一地位),单程汽车需一个半小时,当天不能来回,必须住在宿舍里,一星期回家一次。901厂生产的稀有金属,过程中排出很毒的氯气,厂里一支当时全中国最高的120 米烟囱,就是用来排放氯气的。为此,厂址坐落在松江的郊区,四周全是农田。从农田到农田,这种“回城”所为何来?!但是生米煮成熟饭,后悔也来不及了。

            进了工厂,当起电工,屁股上晃悠着电工皮带,成天在车间里兜圈子。前两天看到63兄的博文,说在美国碰到跳电,电闸合不上去,花了40元冤枉钱。要是我在,那是小菜一碟,可以帮63兄省下一笔铜钿银子。工厂里八小时上班,空闲时间更多。我依然不喜欢打扑克,但轧女朋友的心思却是有的。问题是上海的女孩子挑选男朋友的标准之一:必须是当地人。我在松江工作,一星期才能回市区一次,那已经落入半个外地人的层次,哪能入得妹妹们青睐?在同一个厂里找吧,冶金局的工厂阳盛阴衰,女孩子寥若晨星,多数是名花有主,也轮不到我。那时候上海的年轻人结婚,男方必须准备“三十六只脚”。我月薪三十六元,还要奉养高堂老母,怎么省也省不出三十六只脚来。看来纵然君子好逑,物质条件不具备也是枉然。百无聊赖,只好重拾看闲书的旧营生了。

            那时候的看书,选择余地略微大一点。比方说批林批孔,孔子怎么讲的总得让吾伲工人阶级晓得吧?不然怎么批呢?于是乎,有了赵纪彬教授的《论语新探》,有了杨荣国教授的《简明中国哲学史》。这两位教授都是向来批判孔子的,这本是他们的学术立场,无可厚非,偏偏赶上政治的浪头,把他们拖将出来,胭脂花粉地打扮起来,当作批孔英雄般的供着。等到四人帮倒台,这两位又跟着倒霉。做学术的被玩政治的折腾来折腾去,这可算是中国特色,却又偏偏充满了悲剧色彩。有了这两本书,我又学会一套“反书正看”(也是我杜撰的词)的本事。赵、杨教授的批判文字匆匆掠过,着重看的是孔子及诸子的原文和一些训诂解释,这些书的价值就被看出来了。古人云“读书得间”,我的经验也算现代的无可奈何的“得间”吧。

            伟大领袖喜欢卖弄学问,一会儿叫人看《红楼梦》,一会儿叫人看《水浒传》,把几个粗人出身的将军像许世友之辈弄得晕头转向,对主席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是他这点花头骗不过真的读书人,所以伟大领袖最恨读书人,说“高贵者最愚蠢”,把他们赶到乡下去劳改。有了御口金言点名《红楼梦》、《水浒传》,这两本书也就名正言顺地可以看了。我喜欢《水浒》,钟情里面性格鲜明的人物;对《红楼梦》则不甚恭维,觉得脂粉气太重。当然黛玉、宝钗教香菱作诗这一段很喜欢看,也郑重推荐给我们古韵诗社的诗友们,那可是金针度人,受益匪浅的。

            车间领导见我经常在电工间看书,有时候上头交代大批判的差事,就叫我去应差,写几篇批判文章。没多久,厂里大概见我文字还过得去,便借调我去厂宣传处临时帮忙。不需要在充满氯气的车间干电工活,我也乐得清闲。写大批判稿是“天下文章一大抄”,找两张解放日报、文汇报拼凑一下就搞定。多下来的时间,可以舒舒服服坐在办公室看书。不过要看一些从朋友处借来的好书,我还是不敢太放肆。便想出一个很妙的方法,把书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将抽屉拉开来看书,办公桌面上则堆满各种报章文件,作“努力批林批孔”状。偶尔领导走进来,我便恭敬起立迎接,顺便挺直身子,将抽屉自然地归位,不落丝毫痕迹。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从来没有失风过。可惜那年头不尊重知识产权,否则我可以去申请“安全读书法”专利的。

            大概7475年左右吧,伟大领袖又说“大学还是要办的。”于是各地停办的大学纷纷重新开张。我们用老眼光看新事物,以为要考试招生,着实兴奋了几天,却马上被一条新闻醍醐灌顶。人民日报报道辽宁省朝阳农学院招生,考生张铁生交白卷,同时在考卷上撰文批判资产阶级的教育路线,毛泽东的侄儿毛远新届时主辽,一见大喜,赞为反资反修的模范,拍板录取。一时间,白卷英雄全国闻名,还有读书人什么余地呢?过了几天,上海戏剧学院也来招生。厂党委书记老钱对我印象不错,就推荐我去上戏的编剧系。名字报到局里,组织部找他谈话,劈头一句:“你什么人不好推荐,怎么推荐他?”老钱不解:“小伙子表现不错啊!”组织部:“他这样的出身,父亲自杀,叔叔在台湾政府当高官,有可能上大学吗?”老钱默然,回到厂里将宣传处应处长找去,关照他做做我的思想工作,不要灰心。应处长同我一讲,我马上表态一定继续革命,他颇为意外,但也松了一口气。其实我心里明镜似的,出身这么黑,有可能读大学吗?我感激钱书记和应处长的器重,他们是基层干部,良心犹在,看人还真是重在表现。文革后我离开厂子,同应处长也失了联系。今年年初,通过当年的同事联系上他,大家都非常兴奋,计划着我回国时好好聚一聚。谁知没隔几天,同事来电邮,说应处长心肌梗死,突然去世。我闻讯泫然泪下,不知说什么好,从电邮中送了一副挽联去,表达对他的无穷哀悼:暌违三十年,方期重剪窗西烛;噩耗两万里,讵料遥对灵右灯。

            75年,我还放弃了一次机会。那是一家电子专科学校,来招自动化仪表专业的学生。我是电工,专业对口,车间领导也同意推荐。当时电工组的副组长也想去学,同我商量能否将名额让给他。我思忖他出身工人阶级,推荐上去一定能通过,我何必占着位子,最后浪费一个名额呢?就让给他了。他感激不尽,我也心安理得。出身这块大石头压在头顶,是永远挪不走的,心思放平,还是看闲书罢。从73年进厂,到78年离开,这一看又是五年的光阴。(待续)

           

 


高兴
2

感动
2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1 个评论)

2 回复 wcat 2011-12-17 23:40
77届的喽!
0 回复 看得开 2011-12-18 00:12
喜欢你的文。"那时候上海的年轻人结婚,男方必须准备“三十六只脚”。我月薪三十六元,还要奉养高堂老母,怎么省也省不出三十六只脚来。" 9494
9 回复 徐福男儿 2011-12-18 00:45
wcat: 77届的喽!
不是,请再看下去。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1-12-18 00:47
看得开: 喜欢你的文。"那时候上海的年轻人结婚,男方必须准备“三十六只脚”。我月薪三十六元,还要奉养高堂老母,怎么省也省不出三十六只脚来。" 9494[em ...
比起现在的要房子、汽车,要三十六只脚还算心平的。
2 回复 wcat 2011-12-18 00:51
徐福男儿: 不是,请再看下去。
那就是78的,估计你是学文科的。
2 回复 秋天的云 2011-12-18 01:31
一样的出生一样的经历,只不过晚几年。尤其是因为出生影响上学影响找另一半。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记忆尤甚,恨得牙咬。
0 回复 徐福男儿 2011-12-18 01:42
秋天的云: 一样的出生一样的经历,只不过晚几年。尤其是因为出生影响上学影响找另一半。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记忆尤甚,恨得牙咬。
希望现在一切都成过去,您都还如意。
7 回复 活水涌泉 2011-12-18 01:45
至今仍不理解,为啥老毛和知识过不去。捧出一个白卷张铁生,就是要全国人民的知识水准维持在认识字的水平上,这对国家有害无利,看不出他英明在什么地方。
0 回复 徐福男儿 2011-12-18 02:17
活水涌泉: 至今仍不理解,为啥老毛和知识过不去。捧出一个白卷张铁生,就是要全国人民的知识水准维持在认识字的水平上,这对国家有害无利,看不出他英明在什么地方。
有了知识,就会思考,就不可能再被他愚弄,所以他不希望百姓有知识。一切听他的。
2 回复 oneweek 2011-12-18 02:29
Bucuio
1 回复 oneweek 2011-12-18 02:29
Bucuio
8 回复 xqw63 2011-12-18 02:52
老兄,买8个凳子,一张桌子,就是36条腿啦
下次咱家跳闸,就请你啦
7 回复 dwqdaniel 2011-12-18 03:33
期待下文------学而优则仕!
2 回复 fuji 2011-12-18 03:37
那个年代,那些往事~~,记忆犹新。
0 回复 门外照斜阳 2011-12-18 04:08
写的传神,当年的磨难,多年以后,犹记忆犹新,也许对您以后的拼搏,还不无帮助。
4 回复 丹奇 2011-12-18 04:17
喜欢看大哥徐徐讲来,那段许多人伤痛的故事
0 回复 tea2011 2011-12-18 04:19
徐福男儿: 不是,请再看下去。
老三届吗?
6 回复 徐福男儿 2011-12-18 04:30
oneweek: Bucuio
谢谢猪兄。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1-12-18 04:32
xqw63: 老兄,买8个凳子,一张桌子,就是36条腿啦
下次咱家跳闸,就请你啦
老兄好主意,奈何人家不干哪。
下次跳闸,我免费服务。
0 回复 徐福男儿 2011-12-18 04:32
门外照斜阳: 写的传神,当年的磨难,多年以后,犹记忆犹新,也许对您以后的拼搏,还不无帮助。
是的,不无帮助。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0: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