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过的地方-嘉定城中1973~1975

作者:卉樱果  于 2011-8-31 01: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陈年芝麻|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5评论

关键词:

每次填写学历,偶总是要犹豫再三,这段经历算不算。

偶年轻时候是淑女但不窈窕,机床旁边没有好逑的君子。就从马克思恩格斯信件中寻觅爱的语言,阴差阳错地被公认为“书虫”。

七二年,毛主席觉得大学还是要办下去的,就说“七二一大学好”。我被推荐到浙江大学读仪表设计,结果由于老爸的政治问题被刷下了。七三年我我陪一个 要申请读书的同龄工友去报名另一家位于上海嘉定的七二一仪表学院,那个干部说,上次你运气不好,这次的七二一对成分要求不高,再写个名字吧。

就这么,把床单铺盖脸盆二胡统统转移到上海另一个郊区-嘉定城中。

那是个安静的古镇,从车站下来到学校大约十分钟的路,沿着窄窄河道边干净的石板路,看河边人家的姑娘走下台阶,在河里洗菜淘米。

青浦也是郊区,风格不一样。青浦比较贫穷,草屋多,嘉定和现在的周庄有点相似。相信挖掘下去,一定有些个著名人士出生在此,最近的就是那个50年代生人的女工人作家,名字忘了。一向记不住权贵名字。

好了,说到学校,那就是要学习的。学生都是来自仪表工业局的工人,肩负两项重要任务,除了学好知识,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还要做好教育改革的先头兵。

第一年一切很正规,用三个月的时间赶了高中的数学课程,而後开始教高等数学。学生听课做作业,老师上课布置测验,像模像样的。我的成绩总是在85分 以上,很有成就感。可是有一天发现一个女生昏倒在厕所,接着提出退学。于是,有些人就跟着报刊上的一篇文章:警惕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复活,写了很多大字报贴 在校园里。

上课也停了,要先解决路线问题。辩论来辩论去(我对辩论一直游离在外),最後决定,课-还是要上的;笔记-还是要记得;作业-还是要做的,可以不交;测验考试是要取消的。同学们还发表了雄心壮志:我们不是为证书学习,因此我们不要毕业证书。

十年後,我们的学校合并到上海科技大学,後来又合并到现在的上海大学。当年那些最坚决地拒绝毕业证书的同学们组织起来,要求教育局补发毕业证书,最後还搞成了。所以,那张大专毕业证书上面的照片都是布满沧桑的老脸。

回过头来再说这场辩论,貌似工农兵学生取得了胜利。我们一下子轻松了,每天夹着书本去课堂,笔记也懒得记,作业也懒得交。回到宿舍,写情书的写情 书,绣嫁妆的绣嫁妆。我那时有了男友,他是浙江大学的工农兵学员,我们准备结婚,那是毫无疑异的-因为一起外出看过电影逛过街拉过手,这就算定下了终身。

我跟着同宿舍的一位缝纫能人,绣了四对枕头套,一幅床沿(那时候房间小,床也起着沙发的作用,允许来客坐的),一条餐桌台布,五斗橱台布(压在玻璃 板下)。别人绣花,先把花样细细地描在布面上,用圆圆的绑格绷住一块。兰花指一翘,优雅地缓慢地拉针走线。我呢,前面的程序相同,只是飞针跑线速度不要太 快哦,同学瞪大眼睛:你是绣花还是纳鞋底呀?

三年的嘉定校区生活,最丰硕的成果就是在宿舍里完成了两套绣花嫁妆。其次是学了几个专业名词,比如电视机的帧扫描是有速率的,比如电感就是线圈绕在一个铁芯上产生的,还认识了晶体管、二极管、电阻电容等。最後两个 糊里糊涂的收获,在学校里根据图纸要求装了一台电视机;业余时间为自己装了一台音响。每周日到上海虬江路旧货市场掏便宜的电子元件,等到有一天那个喇叭在 我旋动不甚灵活的电台指针和连线时候突然唱了起来,乐得我大叫大笑,邻居伯伯进来:不就是个大体积半导体收音机吗~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7 回复 练精化气AAA 2011-8-31 01:54
  
6 回复 fanlaifuqu 2011-8-31 02:01
轻松的笔调写着沉重的岁月!
6 回复 华东26 2011-8-31 02:15
这里有个大环境,73年是邓小平上台,所有学校都有起色。74年反击右倾翻案风,所以又不用读书了。
4 回复 三Y老豆 2011-8-31 02:24
你运气好,那时上大学讲究根红苗正
5 回复 hr8888hr 2011-8-31 03:24
那时上大学,没有什么原则, 根正苗红是充分条件, 但后门(即认识相关人事和有权的人士)是必要条件.
721后来都作大专对待了, 721的好处是保持读书状态, 为后来恢复的高考比别人提前到达起跑线.
说起来俺与LZ有相同的爱好: 无线电发烧友, 而女发烧友LZ是我到现在仅见到的一个. 当时食无三餐夜不闭寝地自学无线电技术,数字电路技术, 直至77年还在自装音响,电视, 80年代开始兴电脑, 俺还自装用电视显示的Z80和8086电脑. 回过头来看, 当时那些技术是相当的粗糙, 但却锻炼了动手能力
5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03:33
练精化气AAA:   
  
7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03:34
fanlaifuqu: 轻松的笔调写着沉重的岁月!
那时不觉得沉重哦
5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03:35
华东26: 这里有个大环境,73年是邓小平上台,所有学校都有起色。74年反击右倾翻案风,所以又不用读书了。
一个学校的态度变化也能反映大环境,确实如此。
7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03:36
三Y老豆: 你运气好,那时上大学讲究根红苗正
1972年单位包送我去浙江大学,因为父亲走资派而退回。这个学校貌似不讲什么出身,就进了。
4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03:37
hr8888hr: 那时上大学,没有什么原则, 根正苗红是充分条件, 但后门(即认识相关人事和有权的人士)是必要条件.
721后来都作大专对待了, 721的好处是保持读书状态, 为后来恢复的 ...
你很行的。其实我是误入那一行-包括后来进了厂里的自动化仪表设计科。我自觉应该是喜欢文科的。
5 回复 hr8888hr 2011-8-31 03:42
卉樱果: 你很行的。其实我是误入那一行-包括后来进了厂里的自动化仪表设计科。我自觉应该是喜欢文科的。
上海南京自动化仪表技术当时闻名全国
7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03:45
hr8888hr: 上海南京自动化仪表技术当时闻名全国
是的,我们厂还是物位仪表的头块牌子。后来一开放,被进口仪表打败。
7 回复 hr8888hr 2011-8-31 03:50
卉樱果: 是的,我们厂还是物位仪表的头块牌子。后来一开放,被进口仪表打败。
机电轻工很多方面的技术及产品上海在当时执全国之牛耳, 可一开放改革, 对比进口技术和产品, 就显得幼稚和粗糙
7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03:54
hr8888hr: 机电轻工很多方面的技术及产品上海在当时执全国之牛耳, 可一开放改革, 对比进口技术和产品, 就显得幼稚和粗糙
是的,其实上海很多产品也是拷贝国外的,设计上可以拷贝的很好,但是工艺跟不上,这也是国产仪表打不过进口仪表的原因之一。
8 回复 三Y老豆 2011-8-31 06:07
卉樱果: 1972年单位包送我去浙江大学,因为父亲走资派而退回。这个学校貌似不讲什么出身,就进了。
你属于“漏网之鱼” ,还好,终有学习的机会
6 回复 kind 2011-8-31 07:01
好文,又读到了那个年代,那个事。。
那时的概念是读完721工大,仍然在原单位工作。后来恢复了高考,记得有的人即便考进外地的一个普通学校,因不想毕业后被分配到外地,宁愿选择放弃上大学,去读工大之类的。
8 回复 pengl 2011-8-31 08:39
有意思的经历。
6 回复 billhuangtx 2011-8-31 09:04
那时我母亲在科大工作,夏天一直去加定
7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10:07
billhuangtx: 那时我母亲在科大工作,夏天一直去加定
科大当时很有名气的,可惜后来合并到上大了。
6 回复 卉樱果 2011-8-31 10:07
pengl: 有意思的经历。
确实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5: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