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雨艳(族友为我写的作品)

作者:超人族雨艳  于 2011-11-22 22: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第一卷  五彩牡丹

 

1

气清,日柔,雾山锁翠,幽谷藏菁。

雨艳坐在窗前,心随景动,意境缠绵。

十七岁的她,已出落得体态婀娜,笑靥如花。

此刻,她正在洛城古镇母亲开的茶馆,悠闲地等着一个电话。对方是石榴,她俩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并且一直是同班同学。

不一会,手机铃声响了,雨艳拿起来一看,正是石榴。

“喂,石榴……”

雨艳刚一开口,就听见石榴兴奋得几乎喊叫地说:“雨艳!告诉你一个特大喜讯,你的五彩牡丹入围花赛前十啦!都说它是花魁呀!”

“没骗我吧?”虽然雨艳毫不怀疑石榴的话,但还是装作不信地问了一句。

“啊呀!是真的呀!骗你是小狗!”石榴喊着、笑着。

石榴说的“入围花赛前十”,就是洛城“倾国园”一年一度的牡丹花大赛,赛事由洛城牡丹花协会主办,按比赛规则,先由评委选出前十名,然后通过大众投票,确定最终的名次,再颁发奖牌、奖杯和奖金。

这个花赛举办至今已是第27届了,而且近些年日益红火,许多主流媒体都参与了进来。对于参赛者来说,得奖意味着鲤鱼跳龙门。

雨艳是第一次参赛,她送去的作品是家里的一棵五彩牡丹,这是他们全家幸运和智慧的结晶。

雨艳的父亲人称“雨爸”,是个高级园艺师,同时兼任几家园艺公司的技术顾问。雨爸研究了几十年牡丹花,一直希望开发出品质上乘的新品种,可惜条件有限,长期未能如愿。

去年秋末,雨艳陪母亲到山上的庙里去烧香,回来的路上,途径一处山谷时,雨艳见两只小白兔在路边吃草,就想带回去当宠物玩,于是轻手轻脚走过去,伸手要抓,但两个小家伙一蹦一跳躲进大石头后面的灌木丛了,雨艳追到大石背后,兔子已不见踪影,正要反身退回路上,却被一抹光彩吸引住了,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簇红花,有点象牡丹,但花形特异,花枝更粗壮,花体、花瓣更饱满、更张扬,乍一看,象一团猛烈燃烧的火。雨艳很诧异,秋末本是肃杀的季节,它却顶着寒气,迎风招摇。雨艳把母亲叫过来,说:“妈,你看,这株花样子很奇特,健硕、灵气逼人,可能是野生牡丹,我感觉它是特别好的品种,我们把它带回去给爸爸吧。”

“那太好了!”母女俩达成共识。

她们找来几块碎石片,把这株花挖出来带回了家。

雨爸如获至宝,立即把它种在自家花圃的暖棚内。他虽然是行家,但也没见过这个类型的野花,而从几个关键特征判断,估计是珍稀的野生牡丹。

为弄清它的身份,雨爸去植物研究院查看资料。连续几天,几乎翻遍了所有相关书籍和文献,最后在一本古籍中,找到了关于这种花的介绍,原来,它是上古文献记载的野生牡丹之王——“百花妒”。

雨爸高兴得不行,此后二十多天都围着它转,浇水施肥、精心呵护。

这野生牡丹在营养充足的暖棚里长得很快,许多新枝从根部长出来,慢慢的,原来的一株自然地分裂成了三株。那些开着的花,竟一直不凋谢,而且又有许多新的花蕾长了出来,渐次盛开。雨爸说:“花期如此之长,超出我的经验和知识范围,绝了!”

兴奋中,雨爸拿出了藏在家中多年的三只手绘图案的工艺瓷花盆,把三株牡丹从根部分开,分别种在三只花盆内。这天石榴也在雨艳家,她和雨艳一起帮着培土浇水。雨爸边干活边用数码相机记录装盆的过程。完工后,他把相机调到自拍状态,然后三人站到花盆后面拍了合影。

过了一星期,石榴再到雨艳家。此时,三棵“百花妒”已稳稳地扎根于盆中,而且又有新花盛开了。石榴说:“这花象用绸缎剪裁出来似的,特别有韵味。”

雨爸得意地说:“怎么看都觉得盆与花很协调、很美观。它们都是宝贝啊!”

雨艳一个转念,说:“那把它和其他牡丹嫁接在一起,会长出什么样的花来?或许更好看、更有价值。”

“嗯,完全可能。”雨爸说。

“那我们试试看。”雨艳提议。

雨爸抓了抓脑袋说:“这种野生牡丹的特征显示,它是极端条件下基因变异的品种,可能排他性很强。但不试不知道,我们尝试一下吧。”

雨爸从花圃中找出几株不同品种的牡丹,剪下一些枝丫,再从三盆野生牡丹中拿出一盆,试着嫁接了几处,然后放到暖棚中。

第二天、第三天过去,尽管悉心照料,各种抗排异技术都用上了,但嫁接的花枝还是逐渐枯萎,无一成活。

雨爸将枯枝剪下来,拿到化验室分析,在嫁接点发现了有机毒素,显然,这是“百花妒”排异时产生的。

雨爸很无奈。

回家后,他对雨艳说:“跟我估计的一样,排异性特强,现有技术解决不了这个难题。”

雨艳走到那盆野生牡丹前,蹲下身子自言自语说:“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雨爸目光内收,陷入沉思。朦胧中,他感到眼前有粉色的光弥漫开来,他揉了揉眼睛想看清楚,但却看不见了。他抬起头,望向雨艳,突然灵感一闪。

“我想到一个办法。”他说。

“什么办法?”

“这办法要靠你了。”

“靠我?”

“你忘了?你身体的能量场对植物生长有利。”

 “对啊”, 雨艳兴奋起来,“那快试试吧!”

雨爸所说的能量场,是指雨艳的特异功能,这是雨爸发现的,他现在觉得,说不定这特异功能对嫁接有所帮助。

雨艳出生那年,家里的花圃一反常态,变得茂盛起来,春季的景象,是从未有过的烂漫。以后年复一年,又发现另外一些现象。凡是放进雨艳卧室的盆景,或靠近雨艳卧室的花木,比其他地方明显健壮。而在雨艳玩得开心时,一些花蕾会在她面前迅速绽放,尤其和石榴一起玩的时候,两个女孩蹦蹦跳跳兴奋了一阵子,附近的花立即开放了。

雨爸说:“雨艳好象有强大的能量场,对植物有催生作用;而且和石榴在一起,能量场更强。这孩子特别。”

对雨艳的特异功能,雨爸更多是一种感觉,是粗略判断,以前并未加以利用。这次嫁接野生牡丹失败后,雨爸绞尽脑汁寻找救助办法,最后还是在雨艳身上找到了希望。

于是再次嫁接,每一个嫁接点都让雨艳用手捏一会。完工后,再把这盆牡丹搬进雨艳的房间里,让雨艳守着它。

几天过去,嫁接的花枝都存活了。

雨艳高兴地喊道:“起作用了!我的能量场!”

“是啊,不服不行啊。”雨爸更高兴。

嫁接成功后,这盆花又放到暖棚里。

由于棚中温度变化不大,加上雨爸肥料和激素巧妙搭配,牡丹枝叶继续生长,并长出二十来个花蕾。慢慢的,花开了出来,有红、橙、黄、紫、白五种颜色,而且花体超大、饱满,花色鲜艳,花形灵动,花瓣有强劲张力和弹力,无风自舞,勾人心魄,让人想嗅、想吃、想捏、想吻……

很多欲望蠢蠢欲动。

原来其他几种颜色的花开三四天就要凋谢,而这五彩牡丹盛开几星期后依然鲜活如初,直到三十多天后才凋谢。然后又长出新的花蕾,不停循环着。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奇迹啊!”雨爸感慨万千,“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他看了看美丽的女儿,算是找到了一种合理的解释。

“这花一定要参加明年的牡丹花大赛!我感觉它能夺魁,还能为雨艳读大学准备学费。”他脸上洋溢着幸福。

“太好了!”雨艳乐得合不拢嘴。欣喜和憧憬,让她的双眸更透射出甜美沁人的波动。

转眼到了第二年四月,花赛又开始了。

报名的那天,雨爸雇用一辆小货车,装上五彩牡丹送去参赛。途经他兼职的一家叫“挺俄园艺”的公司时,去借了一辆手推车,然后再到花赛场地倾国园门口,把花放到手推车上,让雨艳推到报名处。

这天,公园变成了花海,参赛者、赏花者摩肩接踵。

只见报名处广场上,雨艳一身鲜红的裙装,点缀着白色丝巾,她缓步推车,五彩牡丹花枝招展,一人一物如霓虹突现,瞬间艳压群芳,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真美啊!”

“太美了!”

人们由衷的赞美,分不清是赞人还是赏花。

雨艳走到报名处,微笑着问工作人员:“谁帮我把花搬下车?”

“我来帮你吧!”没等工作人员反应过来,旁边走出一个穿休闲西服的男生,英俊,高雅,神采奕奕。

两人目光相遇,一种亲切感在雨艳身上蔓延开来,雨艳连忙说:“谢谢!”

男生按工作人员的指示把五彩牡丹搬到花架上,然后转过身走到雨艳面前说:“我是古城高中的,也来参加比赛。”

“咦,我也是古城高中的,怎么没见过你?”雨艳有些诧异。

“我刚转校过来。我叫董哲。”

“啊!你就是董哲呀!”雨艳脱口而出,但马上发现自己失态,脸微微红了一下。

眼前这个叫董哲的男生,是高三毕业班的学生,刚随父母从外地迁回故乡洛城。虽然如此,但他的名字最近却在古城高中很“热”,女生中风传着他的各种讯息。

的确,董哲有很多让人羡慕的地方。他家境优越,父母是珠宝商,洛城新富,他自身也是个品学兼优的青年,是传说中的迷倒无数少女的超级帅哥。

雨艳没想到,这个帮助她的人正是董哲。

“能否告诉我你的姓名呢?”董哲问道。

“我叫雨艳,高二的。”

“雨艳,很美的名字,正如你的容颜。你送来的牡丹堪称花王,是我见过的最美、最奇特、最大气的品种,今年的花魁非你莫属。”董哲连人带花赞美了一番。

“过奖了,谢谢!我想你的花也一定很美吧?”雨艳谦虚地应了一句。

董哲一指花架上那盆橘黄色形态奔放的牡丹,说:“那是我们家的作品,我母亲培育的。本来信心满满,现在甘拜下风。”

寒暄几句后,大赛工作人员叫雨艳去办报名手续,董哲说:“那么下次再见。”

“嗯,再见。”雨艳挥了挥手,又送出一波甜滋滋的眸色。

经过三天的筛选和初赛,到了公布前十名的日子。

雨艳本来是要亲自去拿入围通知书的,但她对进入前十胸有成竹,就托石榴去拿,石榴家刚搬到倾国园附近,也比较方便。当她看到张榜公布的结果,以及听见人们的一致好评,显得很兴奋,打电话给雨艳报喜时,又叫又嚷的。

这时,围上来三个奇装异服的少女,为首的那个十分妖艳,漂亮脸蛋带着邪邪的笑,她伸出手搭在石榴肩膀上说:“什么事这么高兴?你说五彩牡丹是谁的?”

石榴一看,原来是本校同学乌娜和一胖一廋的两个跟屁虫。

乌娜生性刁蛮,其父乌挺俄经营着几家夜总会,而且是实力雄厚的“挺俄园艺工程公司”的老板,更重要的是,他是洛城黑社会老大。这次,他让乌娜送来一盆黑牡丹参加比赛。

乌娜在学校里一贯仗势欺人,大部分同学都惧她三分。

但石榴不怕。

石榴也是个美丽出众的女孩,她从小是班干部,学习成绩全年级第一,有众多男生的拥护,而且秉承父母的善良天性,养成了不畏权势、嫉恶如仇的性格。

她见乌娜一副找茬的样子,就想羞辱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女。她把乌娜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推下来,说:“雨艳的五彩牡丹是今年的花魁,公认的。就可惜有钱也没这个福分。”

“什么?什么?五彩牡丹是雨艳的?”乌娜目光直逼石榴,又问:“雨艳从哪儿弄来的?是她爸的吗?”

“是上天赏赐的。”看着乌娜气歪的脸,石榴心满意足,扭身离去。

“切!”乌娜妒嫉之火燃烧起来,对着远去的石榴,表情变得更加阴邪。

“一个破花匠的女儿也想咸鱼翻身,没那么容易!”她恶狠狠地说。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0 回复 笑臉書生 2011-11-24 23:55
文笔不錯,小才女,賀之!
0 回复 bayern 2011-12-19 05:45
怪佛得侬额牡丹拍了嘎有灵气,现在刚刚接灵子,勿要-特-嗲-噢   
0 回复 超人族雨艳 2011-12-20 13:34
bayern: 怪佛得侬额牡丹拍了嘎有灵气,现在刚刚接灵子,勿要-特-嗲-噢    
上海话,很亲切。
你是上海人?
0 回复 bayern 2011-12-22 04:04
母亲是在北京的上海人,所以家里的“母”语是上海话
0 回复 超人族雨艳 2011-12-22 18:20
bayern: 母亲是在北京的上海人,所以家里的“母”语是上海话
1 回复 LUG 2012-1-2 01:14
超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11: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