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雨艳6

作者:超人族雨艳  于 2011-11-23 20: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6

三天后的早晨。

上海花山植物园门口。

雨艳来了。

风尘仆仆,但信念依旧。

她内心有些许忐忑,怕自己见到五彩牡丹后,感情失控,举止失态,崩溃得一塌糊涂。

“我会大哭吗?”

“我会被人当成精神病扔出来吗?”

雨艳问着自己。

举目眺望,见不远处的山顶屹立着一座大教堂,高耸的钟楼传来阵阵沉稳的钟声,雨艳忽然觉得,有一股神圣的力量在抚慰她的心灵,让她渐渐镇定。

她走进了植物园。

在一个巨大玻璃穹顶的展厅中央,雨艳找到了五彩牡丹。它仍种在雨艳家的那只工艺花盆里,被放在一块玲珑剔透的太湖石上,四面围着郁郁葱葱的绿草,将它烘托得十分显眼。

花,依然鲜艳地开着,形态奔放,张扬不羁;又象在遥望远方,翘首企盼,似乎在等待雨艳的到来。

五彩牡丹已成为镇园之宝,摆在前面的简介牌上写着:

“五彩牡丹,多年生灌木科,用珍稀野生牡丹嫁接而成,每朵花的花期约35天,控温条件下四季开花,为红、橙、黄、紫、白五种颜色,花体硕大,形态多变,美妙传神。该品种牡丹,目前世界上仅有一棵,十分珍贵,据传,它是一位蒙冤少女发现并培育成功的。”

雨艳触电般僵在了简介牌前。

“它是一位蒙冤少女发现并培育成功的!”

这最后一句话,雨艳读了五遍。

“为什么要写这句话呢?”

“难道是对真相的确信吗?”

“或是传说的神秘感,更能吸引人,而故意写上去的吗?”

雨艳想着各种可能。

郁结的心情,被这句话化开了。

久久凝视着心爱的五彩牡丹,雨艳思绪万千。

“爸,我又见到我们的五彩牡丹了”,雨艳在心中默默对父亲说,“我相信,世上自有正义在,平反昭雪的日子必将到来。”

雨艳拿出带照相功能的手机,以五彩牡丹为背景,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制作成彩信,加了一行字——我找到五彩牡丹了——发给董哲和石榴。

一分钟后,董哲回复彩信,是竖着大拇指的照片。然后又发来一个短信,写着:“祝贺!再祝贺!还是祝贺!爱你。”

石榴也发来彩信,是她的照片,打着“胜利”的手势。

雨艳顿感暖意融融,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在雨艳刚刚走进展厅的时候,一个摄像头对着她并跟着她的步伐转动,现在,又象在凝视雨艳的笑容,把图像放大、再放大。直到雨艳离开展厅,摄像头依然跟着她,最后对着大门停了很久。

雨艳回到旅馆,和母亲商量下一步计划。

“我们一块儿去找工作吧。”雨艳很懂事,知道轻重缓急,也要减轻母亲的负担。

第二天起,母女俩穿行于植物园周围的城区街道和工业区,一次次的碰壁,又一再寻找新的方向。

数天后一个傍晚,筋疲力尽的母女来到一处休闲广场,打算找快餐店吃饭。正走着,她们发现一个茶楼,招牌很醒目,名称是:心缘茶楼。见里面既有茶又有水果和点心,雨妈说:“我们到里面吃点东西,再休息一会吧。”雨艳点点头,同母亲一起走了进去。

这茶楼的水果和点心是自助式用餐的,品种很多,按标准付钱后,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一阵狼吞虎咽后,雨艳恢复了精神,她倒了点菊花茶,一口一口品尝着,眼睛也有了神,于是往四周扫视一遍,这才看清楚,店内客人不多,有点冷清。再把目光转向吧台,看到上面立着一块小黑板,用粉笔写着四个字:本店出租。

雨艳走过去,把黑板拿到母亲面前。

雨妈花了五秒钟反应过来,说:“这是我的老本行,我们租下它吧。”

服务员把母女俩带到楼上的仓库,指着一对老夫妻说,这是我们老板。

老两口七十多岁的年纪,子女在国外。随着年龄增加,渐渐没有精力照顾茶楼,所以打算把茶楼租出去。他们见有人来承包,非常高兴。

雨妈把茶楼的生意经讲得头头是道,老夫妻见她是内行,且看上去人很老实,同来的女儿既漂亮又可爱,想必能使生意红火,于是双方签订合同。

茶楼有三层,共二十多间包房、一个大厅、一间仓库和一间宿舍。租价不高,每年只要20万,因为原来每年营业额就不多。雨妈按合同要求先付了5万元,就把茶楼生意接了过来。

母女俩把仓库清理了一下,摆了两只床,作为自己的宿舍。另一间宿舍仍让几个服务员居住。

雨艳第一时间把租下茶楼的消息用短信通知了董哲和石榴。

几天后,雨妈搞了个简单的开张仪式,在门口放两个花篮,燃放一些烟花、炮仗。然后让雨艳在门外发小广告。很多人围过来看,但明显是冲着雨艳来的,雨妈说:“这也算是好兆头。”

茶楼的生意果然迅速红火起来。

私企老板、白领、公务员进进出出、络绎不绝,似乎这茶楼一直是他们谈生意、交朋友的地方。

众多茶客中有一个中年妇女,雍容华贵、气质高雅,熟人都叫她“东姐”,她每星期至少来三次,雨艳和她渐渐熟悉起来,且很谈得来。一天晚上,东姐一个人来喝茶,她又和雨艳聊了起来。

“雨艳,你泡的茶真香。”

“谢谢夸奖!”

“在哪儿学的泡茶手艺?”

“妈妈教的。外公家祖传做茶馆生意的。”

“噢。我也开了一家茶庄,但泡茶的水平总提不高。”

“原来阿姨也是开茶楼的。”

“嗯,算是吧。但茶庄不是我的主营业务。”

“那你主要做什么生意?”

“经营植物园。”

 “哪一家呀?”

“花山植物园。”

雨艳拿茶壶的手抖了一抖。

抬头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抿嘴,把话咽了下去。

“去过吗?”东姐问。

“没、没去过。”雨艳不知自己为何说“没去过”,也许只是想逃避痛苦。

“抽空我带你去玩。”东姐试探着。

“嗯。”雨艳若有所思的回答。

东姐凝视着雨艳小鹿般清纯可人的双眸,从里面读出了八个字:美丽、善良、无辜、委屈。

然后又问:“喜欢种花吗?”

“喜欢,我爸是园艺师。”雨艳说着,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微微带着抽搐的颤音。

东姐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雨艳,我看得出,你不是一般的人,你会很有出息的。”

“阿姨逗我。”雨艳的表情半喜半嗔,洋溢着可爱。

“真的,我不开玩笑。”东姐很认真,然后说:“上海的几家大植物园明年要联合举办花卉节,现在正在选形象大使,委托我寻找合适人选,我想推荐你,不知你愿不愿意?”

“我行吗?”雨艳问。

“你这么漂亮、这么可爱,你不行还有谁行啊!”东姐说着,用手在雨艳的发上爱抚了一下。

“那我试试看。”

“不是试试看,而是就这么定了。”

“哦。”

“星期六上午我带你去跟花卉节组委会成员见面。”

“哦。”

雨艳用手抓着后脑勺,将信将疑。

“我准时来接你。”东姐口气坚定,又在雨艳手背上有力地捏了一把。

很快到了约定的日子,东姐开车把雨艳母女接到花山植物园的会议室。那里坐着十几个人,都是花卉节组委会成员,东姐把雨艳介绍给他们认识。其实,雨艳在刚进门的一刹那,只用一秒钟就征服了所有人。于是当场签订了协议,正式聘任雨艳为花卉节形象大使,代言费100万元。

雨艳还觉得自己在做梦,用手拧了一下耳朵,痛的。

手机铃声响了一下,是董哲发来短信,问:“在忙什么呢?”

雨艳回复:“签约,做上海花卉节形象大使。”

董哲回复:“棒!真棒!太棒了!爱你!”

雨艳给董哲发了一个红色的“心”字。

数日后,雨艳开始试镜头。

摄制组把雨艳带到各拍摄点,花卉植物、城市建筑,各种场景都拍了照片和录像。雨艳所到之处,总是成为热点和焦点。一日到市中心的外滩取景,雨艳的亮相,顷刻引起围观。在游客的眼里,这个女孩的出现象仙女下凡,几乎让外滩厚重的老建筑和对岸的东方明珠黯然失色。

经过数日的外景拍摄后,摄制组回到了花山植物园。

五彩牡丹当然是拍摄的重点。在它面前,雨艳欣慰之至,浓情蜜意从灵魂深处流淌出来,这是美丽的源泉。

连续忙了几天后,雨艳回到茶楼。

雨妈拿着一本账本对雨艳说:“这个月,扣除工资、茶叶点心、水电煤成本,以及平摊到每个月的租金,净赚3万元。”

雨艳说:“爸爸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那当然。现在,我们可以作下一步打算了。”

“嗯,要尽早救出爸爸。”雨艳说道。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0 回复 黄笑吾 2011-11-24 12:40
嗯? 新秀!顶!
0 回复 超人族雨艳 2011-11-24 20:02
黄笑吾: 嗯? 新秀!顶!
谢了!
0 回复 ryu 2011-12-2 12:53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2: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