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1)

作者:戴老板  于 2013-1-20 22: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自传|通用分类:自我介绍

叛徒 (1)

    1929年春李士群苏联特种警察学校学习回国后,共党派他以蜀闻通讯社记者身份在上海搜集情报。不久他为公共租界工部巡捕房逮捕,妻子叶吉卿找到恒丰钱庄的韩杰,走通了青帮字辈曹幼珊的徒弟,字辈季云卿的门路,由季云卿通过巡捕房里的熟人,将他保释出来。后来李便向季云卿投了门生帖子。

    1932年,李士群又被上海国民党调查科(中统)逮捕,被带到刑讯室。两个大汉把他的两手反绑起来,将两个大拇指拴在一起,抓他的唐惠民说一声,大汉将绳子一拉,李完全悬空,全身的重量就落在两个大拇指上。唐惠民笑着说:怎么样啊?要不要荡秋千?”说着猛地将李士群的身体一推,李士群顿时疼得昏死过去。他被凉水泼醒后,唐惠民狞笑着从口袋中取出一张照片问:这个人你认识吧?”

李士群一看,正是他的上级丁默邨。但他摇摇头。唐惠民说:“就是他出卖你的,你还装什么好汉?他现在可是中统上海区的代理负责人了。

李士群的精神垮了:好,我招,我全招。他把自己的老婆叶吉卿先咬出来。

唐惠民喜出望外,又将叶吉卿抓起来。叶与李出卖了组织,摇身一变,成为中统上海区直属情报员。李士群叛变后,仍与共党地下组织保持联系,推说他的被捕是叛徒丁默邨的出卖,自首只是为了应付环境。共党组织决定对他进行考验。

不久,中统上海区新调来个区长马绍武,此人五大三粗,好色好赌,一脸大麻子,人称马大麻子。他上任后,对共党叛徒丁默邨处处找茬;对李士群更是颐指气使。一天,李士群得到中共地下党的指示:要他将叛徒丁默邨引出来,由红队予以制裁。

李士群一夜没合眼,想出了个李代桃僵的办法。一天夜里,丁默邨邀马绍武与其他人一起在广西路的长三堂子里打麻将,丁默邨有意当炮手,让马大麻子连坐几庄。酒后,醉眼的马绍武和丁默邨,踉踉跄跄从堂子里互相搀扶着出来,李士群从黑暗中闪出来,对马大麻子肩膀一拍,大声说:丁处长,要不要我扶你走?”话音刚落,只见马路对面电线杆旁一声清脆的枪响,马大麻子应声倒地,丁默邨撒腿就跑。

  中统特工也不是吃干饭的,经过侦察分析,认为丁默邨和李士群的嫌疑最大,就将他们一并逮捕。丁默邨有好友吴醒亚力保,走走过场就被放了出来。李士群被押解到南京,交南京区侦察股长马啸天审讯。负责审讯的一个是总部调查科机要科长顾建中,一个是情报科长徐兆麟。于是,李士群逐一领教了皮鞭、电刑、辣椒水、老虎凳的刑讯。他几次想招供,但转念一想,招了肯定也活不了,就直着脖子大喊冤枉

  叶吉卿为救李士群,带了大批珠宝首饰赶到南京,她先把珠宝首饰分送给马啸天与行动股长苏德成以及顾建中、徐兆麟等人,要他们多多关照。从此,马啸天与苏德成对李士群另眼相看;顾建中和徐兆麟干脆陪着叶吉卿去见陈立夫、陈果夫的表弟——中统首脑徐恩曾。叶吉卿特地穿了一条高开衩丝绸旗袍,十分性感地出现在徐面前,献媚、撒娇带啼哭,把情场老手徐恩曾搞得晕头转向。……叶吉卿依偎在徐恩曾怀里,让徐写手令放李士群,徐笑嘻嘻地拍拍叶吉卿的大腿说:床上没纸,要写就写在这上面!”

叶吉卿早有准备,一手掀起裙子,一手从低开胸的圆领上取下一支金笔,塞到徐恩曾手里:处座一言九鼎,请吧!”徐恩曾在其腿上写下着即将李士群释放的手谕。

  叶吉卿立即起身,叫了一辆黄包车,来到走马巷刑侦股处,见了马啸天,将裙子一撩说:看清爽,是你们老板的亲笔!”

马啸天淫笑着说:这算什么? 我打个电话问问。

徐恩曾在电话中对马说:先放了李士群,但不能让他离开南京!

这样,李士群爬出了牢房,却成了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角色。时间一长,马绍武案子成了无头案。中统局总部派李做对苏联情报的编译员,因为他在那里留过学。

  八一三后,国军溃退,南京政府和中统的二陈迁往重庆。徐恩曾派李士群、石森林、夏仲高等人潜伏南京,以玄武湖边的大树根76号的一座小洋房做联络点。

  一天,两个年轻的姑娘自动上门来做女佣,自称是乡下逃难来的。其中的一位叫花子,有几分姿色,而且干活十分麻利,也很勤快。一天,李士群出门不久,大街上响起空袭警报,突然想起卧室里还藏着中统的文件,慌忙跑回来,发现阿花正用一面镜子给日本飞机打信号。别动!让我搜一搜!”他用枪抵着阿花的胸口,从她身上找到一卷密电码。好你个日本特务!李士群哈哈大笑,抱起阿花往床上一扔,自己就势扑了上去。

  12月南京沦陷前,李士群等人逃到了汉口。他让阿花先赴香港,自己去中统设在黄陂路的国民党平汉铁路特别党部大楼临时办公处报到,暂居日租界中统职员宿舍。

一日,在大门口,他差点被一辆黑色小轿车撞倒,车门一开,李士群看到是的老上级丁默邨。丁默邨在吴醒亚的提携下,青云直上,出任军统第三处(该处负责邮电检查业务)处长。他告诉李士群: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张国焘,借祭扫黄陵的机会,前几天叛逃到汉口。蒋委员长专门命令兄弟我去接待。

在丁默邨的运动下,李士群被委任为国民党株萍铁路党部特务室主任。丁默邨好大喜功,乘机大肆挥霍。被我手下捉住了丁的把柄,到蒋那里告了一状。蒋委员长极为恼火,以国难期间,糜费公帑之罪名下令彻查。结果丁默邨主管的第三处被取消,丁只保留了一个少将专员的空头衔,到云贵高原的昆明疗养去了。

李士群见丁默邨垮了,急忙让叶吉卿回遂昌,自己则挖空余资,去香港与阿花会合。在阿花的引见下,拜见了日本驻香港总领事中村丰一。中村认为李在中统不过是个三流角色,留在香港用处不大,于是说:李先生对上海很熟悉,我写封信,介绍你去上海见日本大使馆书记清水董三。

    李士群又单枪匹马来到上海,为日本驻沪使馆搜集情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4-23 06: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