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2)

作者:戴老板  于 2013-1-22 12: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自传|通用分类:自我介绍|已有1评论

叛徒 (2)

为找一处保险的藏身之处,李士群煞费苦心,最后选中大西路路南67号的一幢洋房。这座洋房的对面是飞云汽车行,车行门前两边是十几米的高墙。在大西路67号的车库里,经常停放着一部自备汽车,可是李出门时总是临时雇出租汽车。他出门后,叫人把车库门敞开,等李回来后,就把车库门关上。在老头子季云卿的帮助下,陆续有在沪西开赌台的朱顺林、许福宝以及义女佘爱珍与吴世宝夫妇投奔李士群,还有一个翘嘴巴的苏北人张鲁,做他的随身保镖。

李士群本人是中统特务出身,对军统方面他却一些路线都没有。这时,国民党中央宣传部派驻上海的特派员是章正范,是李士群在与丁默邨、唐惠民编《社会新闻》时的熟朋友。李知道章与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委员汪曼云是幼年的拜把子弟兄,而汪则是杜月笙的学生。杜月笙是军统大人物。李就利用章的牵线,与汪曼云见了面。汪也愿意与李士群见面。国民党的一些留沪人员,虽是敌后抗敌,实则时时怕给敌人抓去,想预先铺好一条路,以备万一。

汪曼云随章到了大西路67号,来开门的是张鲁。这个苏北人保镖,就是后来在汪精卫所住的愚园路1136弄任特工总部直属警卫大队队长。李士群对汪曼云并不讳言他给日本人作事。因为中统过去对待李手段太辣,他希望汪能理解。汪曼云也提出自己的要求:你的事,既承相嘱,我当尽力而为,不过要是我给日本人抓去,老兄将何以善我?”李说:这简单,万一你给日本人抓住,你就说,同我有关系就行了。

几天以后,李士群收到日本方面发给他的一份由上海法租界华人纳税会秘书张师石写的一份资料,题为:《杜月笙在上海的势力》,便觉得这是向杜月笙巴结讨好的好机会。杜虽在香港,但军统在上海的活动,他或许能预先知道的。于是,李士群又约汪曼云到他家里去看份资料。资料里面谈到了杜月笙与虞洽卿、王晓籁、黄金荣、张啸林、杨虎、陈群等人的关系,也罗列了杜月笙手下的一批虾兵蟹将,如顾嘉棠、高鑫宝、叶焯山、陆京士等。李对汪说:“老杜待张不错,而张却出卖了他,未免太无良心。我激于义愤,请你来看看,也使你和老杜知道知道张是怎样的一个人。这份材料太长,你带回去看吧! 不过必须原件归还。汪如获至宝,马上动身去香港,把这份资料送给了杜月笙。三天后,才交由汪曼云带回上海。汪还在香港买了一只金怀表与两套西装,推说是杜月笙送给李士群的。

在上海孤岛的人们,正准备度过他们啼笑皆非的1939年元旦之时,有个不速之客,来到了上海杜美路(今东湖路)11号汪曼云的家。这个不速之客就是于松乔,军统上海行动股股长,杜月笙的学生,与汪曼云是“同参弟兄”。奉命来处死李士群。

第二天在67号对面的云飞汽车行的墙角前,多了一个测字摊。翘嘴巴张鲁过去对那个测字先生说:“这里风大,你要做‘工作’,不妨请到对过里面去。”那个测字的听了不置一词,踉跄而去。于松乔体味到李士群是在告诉他,汪曼云已把他出卖了。秘密既已泄露,军统策划的这桩暗杀,也只得就此收场。

1939年年初,汪曼云去拉都路(今襄阳南路)章正范的家,章对汪说:“我正想找你,因为默邨已到了上海,他想请你去谈谈。”汪听了觉得奇怪。章又说:“丁是奉立夫之命而来,他的行踪,目前还不能对外公开。你们见了面,他会和你谈的。”汪也不追问丁默邨来干啥,只问:“丁住在什么地方?”章像开玩笑似的说:“这我也要卖个关子了,反正你到了那里就会知道的。”

翌日清晨,章正范就打来电话,约汪到他家里去吃饭。饭后,章才对汪说:“我已与默邨约好了,稍待一会儿,我便陪你去看他。”章又说:“默邨这次到上海,是李士群把他从昆明找来的。李之所以要把丁找来上海,是因为日本人要李做‘行动’,李自知他的声望地位都不足以号召,所以李自己宁可退居幕后,把丁找来做前台经理。丁正在犹豫,适在这个时候陈立夫要他到上海来活动,丁遂毅然来沪。”

说完,汪、章偕同到大西路67号。这一次来开门的,还是那个苏北人张鲁。起坐间里家具照旧,使汪感到意外的是墙上悬有两面“青天白日满地红”,还有孙中山先生的遗像。正在这个时候,丁默邨已走进了起坐间,互相寒喧了一番。丁随手指着在墙上的国旗和孙中山先生的遗像说:“你看,这些情景,你已久违了吧?”汪听了只报以会心的一笑。丁说:我们在大后方看到抗战这样抗下去,总不是办法。兄弟这次奉立夫先生之命而来,立夫先生要我到上海来开路,就是要和日本人交涉。一旦时机成熟,立夫先生也要来的。

日本特工头子土肥原在重光堂召见了丁默邨和李士群。土肥原亲自递上烟说:重庆方面近来上海的恐怖活动十分猖獗,不知丁先生有何高见?” 丁默邨声音很平静:上海恐怖活动的罪魁祸首是重庆特工,要阻止这种恐怖活动,必须瓦解重庆特工组织,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这方面,我对他们了如指掌,现在要做的事是尽快成立一个针锋相对的特工组织。希望阁下能给予指导和支持!”土肥原点头称赞,丁默邨欣喜若狂。 

第二天,土肥原即派日本特工机关上海负责人晴气庆胤来见丁默邨,了解组建特工组织的具体计划和方案。丁默邨早有准备,将两份材料交给晴气,一份是《上海特工计划书》,对组建特工的方针、要领、情报工作、人员网罗、据点开辟、行动队的编制和管理以及经费、武器等都有详尽的说明。另一份是《上海抗日团体一览表》,里面调查了国民党市党部及下属10个学校、工会、文化团体中的特别党部,共产党系统的抗日救国会、人民阵线和青年抗日会、妇女抗日会,以及抗日锄奸团等。对这些组织的负责人、成员人数、活动情况都有记录。尤其对忠义救国军、中统、军统局的情报站都有比较详细的报告。晴气如获至宝,几天以后专程去东京汇报。丁默邨的计划和情报得到日本陆军省影佐祯昭的重视。

1939210日,日本大本营参谋总长向晴气庆胤发出训令:支持丁默邨、李士群的特务工作,作为对付上海恐怖活动对策的一个环节。三月份以后,每月贷与30万日元,提供枪支500枝、子弹5万发及炸药500公斤。另望该组织与汪精卫的和平运动合流。晴气庆胤带着30万日元分装在两只大柳条箱,与助手冢本城宪兵大尉和中岛信一少尉同回上海。这一下,丁默邨神气透顶。李士群受不了了,这计划书和一览表,都是李士群和叶吉卿的心血,没想到成了丁默邨的晋见礼。他越想心里越气,找来汪曼云,指着汪的鼻子埋怨说:都是你出的歪点子汪曼云说:现在的局面看,日本人已经开始重视了,这是好事。丁默邨不算什么,要想干大事,必须联系汪精卫;你为汪精卫效力,一定能事半功倍。李士群说:也对,汪对丁恨之入骨,没他的好果子吃。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病枕轭 2013-1-22 22:33
内幕不少~看样子lz是个知情人~鲜花鼓励~请继续!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02: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