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 (6) 刺杀季云卿

作者:戴老板  于 2013-2-5 07: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自传|通用分类:自我介绍|已有2评论

血拼 (6) 刺杀季云卿

1939828,汪精卫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藉以取得党魁资格,联合各党各派及无党无派人士组织政府,配合日军宣传大东亚共荣中日亲善,贯彻和平、救国、反共的政治纲领,并以还都南京相号召,结束南北两伪政权。会议地址就在极司非而路76号内西首,参加者有两百多人。大会的筹备主任是褚民谊,主席团为汪精卫、褚民谊、周佛海、梅思平、高宗武、陶希圣、溥侗等。秘书长为周佛海(一曰梅思平),秘书为陈春圃、罗君强、汪曼云、卢英,司仪是汪曼云。

为了保证开好这次大会,76号甘为汪精卫保镖。当时汪精卫住在愚园路1136弄,与极司非而路虽然距离不远,但汪的目标毕竟太大。于是,丁、李便向汪建议,要汪早一天到76号,迟一天回愚园路。李士群特别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汪,汪叫陈春圃也睡在房里,副官保镖睡在房门外面。在“六全大会”结束后,又在汪精卫的家里召开了“六届一中全会”,成立了汪伪国民党中央党部,把76号,安上了一个“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工作总指挥部”的名称(简称特工总部)。76号特工总部以丁默邨为主任,李士群、唐惠民为副主任。

为了趁着汪精卫召开六大的机会下暗杀汪精卫,我派了一个名叫詹森的独行侠协助陈恭澍詹森原名尹懋萱,四川人。军统著名杀手之一,枪法如神,暗杀对手基本都只用一枪,很少开第二枪。他来去无影,驰骋于十里洋场。他还有一个外国化名叫哈特这人不但李士群他们不熟悉,就是军统内部见过他的人也不多。然而六大期间,丁李二人早有防备,不但提前清空了76号附近的住宅,使得詹森毫无机会接近,还因为汪精卫提前1天进场,退后1天离场,詹森准备在来回路上伏击汪的计划也落空。不得已,詹森和陈商定将目标对准了李士群的老头子季卿。詹森多次潜伏,摸清了季老头每天都要出么打浴。

1939919日下午,季云卿由两个女郎搀扶着下车走回家。一位英俊小生从街角拐出来,跟在后面。正走之间,一位女郎掉出一块手绢。小生赶紧走上前,说:小姐,您的手帕掉了。 一边却抢上去扶住季老太爷,女郎一时不及多想,走回去捡手帕。走好詹森一边说,一边将一只手悄悄伸到季云卿胸口上。只听到吐痰般一声轻响

女郎捡好手帕回来,小生将自己扶着的那一边让给她。两位女郎继续扶着季云卿走了十来步,感觉很不对劲。季老太爷似乎一下子变重了,脚也不再移动。一看,季云卿头也歪了,吓得她魂飞魄散:老太爷死了!那个英俊小生早已无影无踪了。季云卿死时72岁。

季云卿(1868—1939),生于清同治七年,无锡石塘湾人。早年学做银匠,后开设茶馆、戏院。后去上海拜青帮字辈头目曹劝珊为老头子,成为青帮字辈,与上海滩流氓三大亨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过从甚密,并与黄金荣结拜为兄弟。季云卿在沪、锡等地开香堂,广收徒子徒孙,一大批政客、党棍、劣绅、兵痞、流氓及三教九流等投其门下。其中有奉军旅长毕庶澄、无锡四一四事件的发动者邹广恒、李士群、丁默邨、唐惠民、义女佘爱珍与吴四宝夫妇都是76号的重要人物。他依靠众多爪 牙,在沪、锡等地绑票勒索、贩毒抢劫、开设赌台、包揽讼事。抗日战争期间,季云卿每月接受特务机关为收买他从事所谓和平运动而支付的可观费用。

季云卿死后,突然有人给李士群送来了一把不足三寸的小手枪,白朗宁掌心雷。李士群打开弹夹,发现少了一颗子弹。子弹的型号和季云卿中的那颗子弹是一模一样。送手枪的人叫张德钦,是一个律师。

而詹森完成刺杀季云卿的任务后,本应该暂时离开上海,再回来执行潜入76号安装定时炸弹毁了汪伪特务机关的任务。可是他没有走,在全城搜捕之际,住到了红粉佳人卢文英的家里詹森向他的红颜知己和盘端出了他最近的暗杀行动,而且还将那把小手枪作为礼物,送给了卢。卢后来去拜访她的干爹,律师张德钦,得意之下说出了自己的情人哈特的事情,还把哈特的礼物——那把小手枪拿出来炫耀。

詹森因自泄天机而被76 号逮捕,李士群先是利诱詹森,没想到詹森骨头极硬,李士群无奈,对詹森施以酷刑。詹森在酷刑下坚强不屈。季世卿的老婆金宝师娘要求一定要对詹森执行死刑1939年秋末,由汪伪特工委员会主任周佛海批准,李士群下令将詹森枪决。于是詹森成了76号公开枪杀的第一人。枪决詹森的是林之江。

林之江(1905-1951),浙江温岭人,黄埔六期。早年投入军统。上海沦陷时,任军统上海区行动二组组长。193837日,林之江刺杀了组织维持会,谋图出任浙江伪省长的周凤岐。1938年夏投敌变节,加入汪伪76号。进入76号后,他先跟李士群,杀害詹森、郑苹如。后来被周佛海手下大将熊剑东收买,又回归军统。上海解放,林之江逃到香港。1950年患精神分裂症,举止怪诞,每每在梦中大呼恶鬼缠身,次年吐血而亡。

詹森死后,公共租界的总督察长陆连奎成了陈恭澍的第一个报复目标。陆连奎勾结李士群,破坏了不少公共租界的军统组织。但陆连奎有武装保镖,还有保险汽车,防备极严。军统上海区行动组的陈默为陈恭澍献上一条妙计: 据陈默调查,陆连奎每天下午必定要到中央旅社去一次。如果派十来个人将中央旅社的电话、警铃和附近的巡捕控制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手,陆连奎必在劫难逃。一旦功成,不要几分钟,行动组就可飞车窜过法租界。陈恭澍听完,拍手称妙。他就让陈默负责这次行动。

过了几天,中央旅社门口突然多了许多拉车的、卖糖人的、挑馄饨担的、擦皮鞋的。到了下午,陆连奎果然来了。他穿着纺绸长衫,戴着平顶礼帽,从保险车里下来,手撩着长袍下摆,其实是握着下摆里的手枪。下车走了几步,陆连奎感觉到气氛异样。他迟疑一下,走回保险车。

陈默一看不好,赶忙抄起一支快慢机,一梭子弹点射过去。陆连奎一只脚刚踏上汽车踏板,就被打倒在地。陈默飞车而去。中央旅社门口一阵骚乱。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病枕轭 2013-2-5 07:33
惊心动魄~好故事!
2 回复 心随风舞 2013-2-5 12:25
太残酷。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6 19: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