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白雪》

作者:苏小白  于 2016-4-28 13: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短篇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1评论

白雪

 

  记忆中的白雪,一片一片,从蟹青的天幕上掉下来,总是悄无声息地覆落在静

谧的校园里。

  

  那是高三的一个夜晚。晚自习刚下课,走廊上不知是谁第一个惊奇地叫了声:

呀,下雪啦!只知道城市里的同学对于田野中的蚂蚱、蜻蜓、蒲公英之类的很

觉新奇,不料想,今夜下雪了,他们竟也象没了魂儿似的,雀跃着奔出了教室。

  我是插班生。许是在地区上班的父亲望子成龙心切吧,一个星期前,他硬

是打通各种关节将我这个农业户口的安排进了只收商品粮学生的地区一高。

看着这些打扮入时的同学们,而我一身土气,心里就暗暗较劲,非让他们括目相看

不可!这不,他们一个一个奔出教室看雪去了,我还坐在位儿上用功。可我的脑海

里却禁不住漫出了故乡的雪景来:一马平川尽是雪,几株高高的白杨树托着厚厚的

白,太重了,那枝枝条条竟不住一抖,便往下飘撒细碎的雪沫儿;火红太阳,在远

远雪塬上挪动,如村童推动的沉重铁圈,碾出万道若有若无浮动的细痕;寂静的村

落,吐出三两缕炭灰的炊烟,微风一摆散开,散为淡淡的阴影在雪地里失踪;一群孩

子,在雪地里笑呀狂跑呀,挥扔棉帽,头上蒸腾着热气。。。。。。

  哎!白雪——你咋不看雪去呀?忽然一声女声将我从遥远的思里拽醒。抬

眼看时,讲台上神气地站着一位女生。她双手捏握着大大的雪球,飘飘长发落满了

雪花。那大朵大朵的雪花,如一颗颗银星在电棒光里熠熠闪亮。

  感冒了——”轻柔得象雪落的声音。

  这声音,似家乡细细的明亮溪光,霎然耀净我内心——看去:一个纤纤弱弱的

女孩坐在第二排角落里,恰似一瓣淡淡的丁香。

  多好听的名字:白雪。

  从此我便记住了她。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课间操或自习堂的空档里,我的眼

睛总爱往她那儿飘。看着她洁白温柔地坐在那儿,心里便有一股酥酥的暖意流过。

 

  有时,在放学或上学的路上,我们相遇。

  她总是很轻地垂下眸子,云一样从我身旁漫过。她身上那淡淡的药香便丢下,惹得我一整天恍惚。

  我多想和她说上一句话呀,可是见了她,我又自卑得不敢大声大语,更何况与她交谈。

  由于我下死劲地用功,功课在班上总是前两名。这使衣着破烂的我在师生中赢

得了尊重。可总有一群男生,有意或无意地调侃我这乡巴佬儿,他们取笑说我是

棉桃”——因为我穿的棉袄露着絮,活象炸开了的棉桃。一听那几个男生喊我

棉桃,我的心便沁出一阵阵由衷的自卑。于是,我就千方百计地躲他们——

学时尽量走得晚些,不和他们一块出教室;远远看见他们我就埋进课本里,不与他

们打招呼。

  这天放学后,同学们回家的回家、去操场打篮球的打篮球,我将代数作业做完

后,美美地伸起了懒腰。天呀!——我的心格凳一亮:白雪正坐在她那儿静静地往我这儿里看呢。

  我一阵紧张,赶快装出一副自认为很帅气的姿势来。她冲我淡淡一笑,别过身

去。我的内心里充满了幸福。她这笑绝对是给我的。因为班上没有第二个人。这么

说,她也对我有好感?——心情,就如才出水的明月被洗得透亮。棉桃!周末了

也不玩一会儿。还在这儿啃死书呀——”忽然我日里最讨厌和最怕见的外号叫

的男生抱着篮球满头大汗地跑进来。我的心倏然从云彩里跌了下来——一股强烈的

遭奚落的愤怒砰然迸出。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抓起书本向攢去。那男生一

怔,了一声捂住眼蹲下。是不是砸住眼了?我一阵慌乱——正想过去将他搀

起。熊一下跳起:打死你这个乡巴佬!抄起凳子向我砸来。很木的一声锉响,

一股粘乎乎的东西便顺着我的脸流了下来。用手一抹拉,满是血。我扑过去与

撕打在一起。

  别打了!别打了!只听见白雪很柔弱但很坚定的声音。

  但是我们谁也不听。等班主任呵斥着让我们住手的时候,我们俩儿都挂了彩。

 

  那一晚回到父亲的宿舍——我们的后,父亲一句话不说,只将门牢牢地

关住,依着床帮不停地抽烟。我垂下脑袋,腿都要站木了,只等父亲狠克我一顿。

父亲总是一句话也不说。

  笃、笃有人很轻地扣门。

  父亲瞪我一眼叹口气过去开门。

  啊,是白雪!她提着一个大大的包,文静地伫立在门外,像一茎娇柔的白莲。

一抹黄昏的光,扑在她洁白的脸颊上,泛起一层绒绒的红晕。

  叔叔——您可不要吵张苇。不是他的错——”白雪纤细的声音。

  白雪。。。。。我惊疑万分又不知所措。

  ——这是我妈妈让我给你送来的鸭绒袄。

  她也不进来,把那个大包往地上轻轻一放,很静地看我一眼:

  我走了。要不待会儿天就晚了。

  闺女,这不行、不行。。。。。。父亲还要推辞。白雪,云一样地飘走了。

 

  以后我们便常常在一块儿,谈学习、谈理想,日子,不知不觉地滑过了。

  展眼到了夏天。

  快要高考了,可是接连几天不见白雪的人影。

  会不会又病了?会不会转学了?。。。。。。我胡思乱想,坐立不安。这天,

我刚打听到她家住址,正要看她时。白雪来了。她倦倦的,看上去越发的白了,只

是失去了往日的细腻。

  你这是咋啦——我忙走过去急急地问她。

  她很轻地抬起头,淡淡地笑:不咋呀。我不是好好的么。

  看见她那灿烂的笑。我的心放了下来。

  

  高考了。

  我们没有分到同一个考区。她被分到了七中考区,而我还在本校。三天紧张的

考试总算过去了。考生们绷了三年的弦,骤然松驰。满考区都是考生们的笑声和吵

闹声。我急切地想知道白雪考得怎样,便顾不上和相熟的同学对答案,一溜烟地跑

到七中。可我找遍了角角落落也没有找到她洁白的身影。到哪儿去了呢?我只有站在

校大门口等。

  嗨!白雪咋不见出来呀?我和熊是不打不相识,自从那次大干一架

后,我俩成了要好的朋友。他还叫我棉桃我就直呼他。这次考试,我班

只有他与白雪分到七中考区。

  “‘棉桃我正要找你呢!——白雪出事了!他急慌慌地说。

  原来,白雪在第一场考语文时,忽然鼻孔流血不止倒在了考场上。。。。。。

以后就没再来考试。

  鼻孔冒血?

  鼻孔冒血咋就不来高考了?——我一心疑虑。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来到了行署家属院。

  她家在三楼东户。我在楼下徘徊复徘徊,带红袖股的大妈已盯上我了。我才抖

了胆子上楼敲开她家的门。

  开门的是她姐姐。她打量了我一忽:你是白雪的同学叫张苇的吧?

  嗯。白雪好吗?

  她、她。。。。。。她姐忍不住哭了:这是白雪临去前,让我捎给你的

信。我正要送你,可巧你来了——白雪得了白血病。好长时间了。

  那天我不知道是怎样别过白雪的家人,又是怎样一个人远远地跑到半截河的杨

林里读她给我的唯一一封信。只记得她信中有这样一句话:张苇,你是个优秀的

男孩。。。。。。生活中不能有自卑!你的明天会更好!

 

  十年过去了。

  今夜我独自听着窗外的雪轻轻的细语——我的心陡然一揪,泪水吧哒:我多

想一步跳回从前呵,牵起白雪的手,奔进纯洁又宁静的远方。。。。。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0 回复 兰黛 2016-4-28 13:42
坐小白君家的沙发,读好文!
0 回复 蒔花闲人 2016-4-28 14:39
问好!
0 回复 苏小白 2016-4-28 21:17
兰黛: 坐小白君家的沙发,读好文!
感谢兰黛,请多批评
0 回复 苏小白 2016-4-28 21:19
蒔花闲人: 问好!
问夏安!

向您报告一下曹老师的好消息,他最近获得了世界文学大奖——国际安徒生文学奖。
0 回复 蒔花闲人 2016-4-29 00:50
苏小白: 问夏安!

向您报告一下曹老师的好消息,他最近获得了世界文学大奖——国际安徒生文学奖。
高兴!他是当之无愧。
0 回复 刘小曼 2016-4-29 01:40
好文!
0 回复 苏小白 2016-4-29 05:29
刘小曼: 好文!
感谢雅赏!
0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4-29 07:37
一个好心肠的女孩。美丽不一定温柔,温柔一定美丽。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6-4-30 11:59
"禁不住漫出了故乡的雪景来:一马平川尽是雪,几株高高的白杨树托着厚厚的
白,太重了,那枝枝条条竟不住一抖,便往下飘撒细碎的雪沫儿" 好美!赞!
0 回复 苏小白 2016-4-30 12:20
曾经以为的凝视: 一个好心肠的女孩。美丽不一定温柔,温柔一定美丽。
凝视君说得对
0 回复 苏小白 2016-4-30 12:21
sissycampbell: "禁不住漫出了故乡的雪景来:一马平川尽是雪,几株高高的白杨树托着厚厚的
白,太重了,那枝枝条条竟不住一抖,便往下飘撒细碎的雪沫儿" 好美!赞!
谢谢雅赏,谬赞啦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29 18: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