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对许渊冲翻译法的一些看法

作者:刘小曼  于 2016-6-15 05: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诗词翻译|通用分类:英文分享|已有51评论

 作者:路
对许渊冲翻译法的一些看法

多年来,我一直想谈谈我对许愿冲先生翻译方法的不同看法,但因怕引起误解,就一直未动。不过,许先生影响之大,很多人都学他的翻译法,我最近觉得,不管我说得对不对,都应该把我的看法告诉这些人,让他们去思考,去甄别。思考再三,就写了下面这些文字。

我很尊重许渊冲先生。在中国,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把汉语文艺作品译成英、法两种文字,也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出版过据说一百二十来本作品。但是,尊重归尊重,对他的翻译方法我一直不敢苟同。许先生诗词翻译原则是三美:意美,形美,音美。但其实,他的所谓三美,都是为了音美。而他的音美,也都是为了押韵。总而言之,他的所谓三美,就是调动一切方法把韵押起来。这些方法包括调换词汇,倒换语序,变换翻译角度,增加含义,改变意象,等等(当然,其中一些用得合理是可取的)。结果韵是押得朗朗上口了,但有时遣词生硬、语序突兀,离原诗所表达的含义相去甚远,出现母语读者看不懂的杜撰英语。更糟糕的是,他常常无意中改变了原诗的语势,使被译诗走了原文的味道。下面我用他英译的“沁园春《雪》”的第一节来作一个简单的说明。

原诗词第一节:

北国风光,See what the northern countries show:
千里冰封,Hundreds of leagues ice-bound go;
万里雪飘。Thousands of leagues flies snow.

评论:

1.        简单地说,原诗词里的“北国”是指“北方的土地”或者“北方的区域”,而不是“北面诸多国家”。而许先生所用的country一词作不可数名词解是“土地”,作可数名词解是“国家”的意思。许先生既然在这里用了它的可数形式,那就是用了它作“国家”解的那层含义。因此,他的译文the northern countries就是“北方的一些国家”。这是错误的,因为那时的北方应该是在一个国家内。许先生之所以用了country这个词的复数形式,我认为,是因为他不想让show后面加s,以影响它与下面的go和snow押全韵。这是典型的因韵害意。为了一个装饰音,宁可违背原文的含义。

2.        “北国风光”这行原文,许先生用了See what…show的句型来翻译。See what…show的意思是“看……显示了什么”,在这里就是“看北方那些国家显示了什么”。这就颠倒了人与物之间的关系。这里的景象,是毛泽东看到的景象,也是他的抒怀,而不是北国自己主动显示出来的的景象。同一个北国雪景,有人看到的可能是它的洁白,有人看到的可能是它的萧瑟,而毛泽东看到的则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不是北国主动显示出来给诗人看的,而是诗人看到并感受到的。

另外,原文是“北国(的)风光”,我们一读到它,就知道诗人接下来要说的是北方的景色。
而See what the northern countries show则是“看北方的诸国显示出了什么”。读者如果读到这里就停下来,他虽然有可能认为诗词接下了要说的是北国的某种景色,但也完全有可能会认为,诗词接下了要说的是北国的工业情况,或者农业情况,或者某个社会现象,等等。这就不像原文那样直截了当,开篇即点明下面要说的是北国的“风光”。

3.        Hundreds of leagues ice-bound go是杜撰英语,非常生硬。我认为,英语为母语的读者很难确定它究竟是什么意思:Hundreds of leagues为什么要go?Go又为什么要ice-bound?把这句英译反译成汉语就是“数百里格趋于冰绑”,这是已经被冰冻了还是正在呢?

另外,Hundreds of leagues和Thousands of leagues可以指水域,空域,地域等,而并不一定非指地域,所以它们后面应该加一个被指对象,比如:Hundreds of leagues of land。

4.        Thousands of leagues flies snow是Snow flies thousands of leagues的倒装。这个倒装本无可非议,但这个译文的意思是那snow(从这里到那里)飞行了数千里,而不是在数千里上空飞舞。比如The plane has flown 2000 miles是“飞机飞了2000英里”的意思。而原词的意思是“万里空中都是雪在飘”,不是“雪(从这里到那里)飞行了数千里”。

5.     许先生为了一个韵,在第一节里不惜做了下面几件事:

a.        用了跟原文毫不相干的句型See what…show
b.        用了生硬的杜撰英语ice-bound go
c.        把Snow flies thousands of leagues倒装成Thousands of leagues flies snow(当然,这个倒装是允许的)。

他为什么这么做?我认为,他是想让这首词的开首一节押上全韵。但英语不像汉语,汉语是一个极擅押韵的文字,打开中国的韵书看一眼,你就知道同韵字有多少;而在英语里,某些全韵同韵词少到可怜。所以,虽然我们能用上面提到的调换词汇,倒换语序,变换翻译角度,增加含义,改变意象等方法把韵押得朗朗上口,但用来用去,无非就是那几张老面孔,比如[ai] (fly, dry, high, lie, sky…), [ait] (light, bright, fight, right, site, tight…)等等。

所以许先生的所谓“意美,形美,音美”其实就是“音美”,而他的“音美”其实就是“押韵”。为了这押韵,他调动了一切手法,而这些手法恰恰影响了他译文的意思和形态。

要知道,韵在一首诗里所占地位是十分卑微的:简单地说,它只是一个装饰音。诗里有很多比韵来得更重要的东西。当然,翻译中国古诗词,如果你能在保留原诗或词的意念、口气、意象、意境等更重要的那些诗的因素的基础上,让你的译文比较自然地押上韵,那是上策,因为中国古诗词毕竟是押韵的。但是,你绝不能为了韵而影响其他更重要的诗的因素。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1 个评论)

0 回复 十路 2016-6-15 08:44
同意。
1 回复 唐贝勒 2016-6-15 09:59
理解很重要,学习了
1 回复 刘小曼 2016-6-15 22:12
十路: 同意。
谢谢十路!:) 我也同意。
3 回复 刘小曼 2016-6-15 22:13
唐贝勒: 理解很重要,学习了
谢谢唐先生支持! 一起学习,谢谢不吝赐教。
3 回复 泥马 2016-6-16 03:28
别的不敢说,但许教授的north countries翻译是是基于他对中国古代历史地理和对毛泽东诗词的理解。文章中揣测许教授为了show不出现s而用countries是望文生义。多年前曾经有幸听过许教授的一次课,他精通英语法语,讲课声音洪亮,充满激情,人称“许大炮”。

(北国:该词源于中国古代的分裂时期,如宋称辽、金为北国,东晋称十六国等为北国,南北朝时代南方的各朝代称在北方与之对抗的各朝代为北国等。毛泽东中的“北国”使人在不觉中产生出一种我国疆土广大的民族自豪感。)
2 回复 刘小曼 2016-6-16 10:14
泥马: 别的不敢说,但许教授的north countries翻译是是基于他对中国古代历史地理和对毛泽东诗词的理解。文章中揣测许教授为了show不出现s而用countries是望文生义。多
谢谢泥马评论!
2 回复 刘小曼 2016-6-16 10:14
“前几天看到方先生的连接,有感而发,随手写了顶楼那些文字,当时并未想到打黑枪的问题。现在想想也是,如果他不知道我写了那些文字,他就永远无法提出相反意见。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上面的文字抄送给他;再说,如果我直接抄送给他,那就真是挑战了。所以,如有人愿意抄送,我并不反对。为了方便将来跟许先生讨论,也为了不节外生枝,我把原来未打算写的但后来加上去的文章的尾巴裁掉了,因为我想说的毕竟只是个翻译的方法问题。”

以上是路的话。方先生---方壶斋

以下是翻译:

A few days ago, seeing the link about Mr.Xu posted by Mr.Fang inspired me to readily write down the words for the top of this thread. At that moment I didn't think about that writing this would become the question of attacking Mr.Xu. But now on second thought I agree that is right. If he doesn't know I have written this down, he will never have a chance to respond to me and give me his opposite opinions. However, I neither know where Mr.Xu is nor know how to send him a duplicate of this piece; furthermore, if I send him a copy directly, I will indeed be doubted to have a tendency to challenge him. Therefore, if anyone wishes to send him a copy, I will not say no. So in order to have the convenience of having a discussion with Mr.Xu in the future, and for the purpose of staying from getting the unexpected troubles, I removed the last part which I originally didn't plan to write, but added later anyway, because, what I wanted to talk about after all, was just the issues regarding the methods of translation.
1 回复 刘小曼 2016-6-16 10:28
泥马: 别的不敢说,但许教授的north countries翻译是是基于他对中国古代历史地理和对毛泽东诗词的理解。文章中揣测许教授为了show不出现s而用countries是望文生义。多
是的,Country 或 Countries ,Hero 或 heroes  都是看怎样理解原诗。

以下是路翻译:
Snow

North China scene:
A thousand li of land is sealed in ice
And still more caught in falling snowflakes.
I see, over both sides of the Great Wall,
Nothing but immense whiteness;
Up and down the great river,
Waves lost in the freeze.
The mountains, dancing like silver serpents
And the highlands, racing like waxed elephants,
Vie to loom over the heavenly vault.
Soon, all will clear up,
To be clad in red sun shines,
What a sight.

Our land, so rich in beauty,
Inspires so many heroes to dedicate their lives to it.
But Qin Huang and Han Wu
Are not as cultured;
Tang Zong and Song Zu
Not as literate.
Even Genghis Khan,
The proud son of heaven,
Only knows how to bend his bow to shoot a falcon.
While they are all gone to this day,
The true heroes,
Will emerge today.

路译
2 回复 刘小曼 2016-6-16 11:06
泥马: 别的不敢说,但许教授的north countries翻译是是基于他对中国古代历史地理和对毛泽东诗词的理解。文章中揣测许教授为了show不出现s而用countries是望文生义。多
转贴路的回复:

"1936年2月,毛泽东率“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渡过黄河,准备转往绥远对日作战。在陕西清涧县袁家沟筹划渡河时,突然飘起鹅毛大雪。他登高远望,写下了这首词。毛泽东在沁园春《雪》里描写的雪景就是那个时候的雪景,而不是古时候的中国北方的雪景。毛泽东是在看到了当时的那场大雪后,才对历史人物加以回忆的。然后在诗词的结尾处,又回到那时,发出“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请不要把时间搞颠倒。如果用country一词的复数形式的理由是因为中国历史上北方曾经有过很多国家,那么这个译文就犯了更大的错误,它把诗词本来所指的1936年的时间倒到了中国的宋、辽、金时期。我想许先生不会犯这个错。

虽然北国可以指中国宋、辽、金时期,但是到了现代,这个北国的含义已经变迁,泛指中国北方,如北国风情、北国之春等。我们翻译时,如果它指现代的中国,我们当然要取其新意。试问,你是要让读者在读到“北国风光”时想到宋、辽、金时期的中国北方,还是1936年的中国北方?当然是1936年的北方!

下附这首诗词,仔细琢磨一下时间关系。

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余 通:馀)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原驰 原作:原驱)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红装 一作:银装)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2 回复 唐贝勒 2016-6-16 12:27
刘小曼: 谢谢唐先生支持! 一起学习,谢谢不吝赐教。
  
1 回复 泥马 2016-6-16 15:00
谢谢回复和诠释诗作的地理和历史背景。

我是这样认为的,古典诗词的英语翻译有点类似莎士比亚剧的理解,不同的人心中会有不同的哈姆莱特,说不上是谁对谁错。许教授选用北国的经典来源并且在英译文中采用复数肯定有其道理;同理,路先生的翻译中采用诗作当时的地理背景选用单数也有其道理。不一定非要分出谁对谁错。因为:

第一,如果抛开英译的因素,在中国诗词赏析或诠释时几乎很难摒弃其历史地理出处,尤其是那首诗词中涉及大量的古代历史和地理,采用当代地理习惯来替代古典历史地理出处似乎并非正路。
第二,即使采用当代地理概念,北国多指东北地区,地理范围在扩大些也就是东北加上华北地区。陕西在当代大概属于西北地区,与当代的北国似乎不同。而且,诗词中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显然是地理区域极为广阔的千里万里,远远超出陕北一隅的冰雪。所以,断定诗词中的北国风光指的是陕北的雪景显然是武断的。从北国的历史地理来源出处和诗词中的地理范围广阔无垠气势推测,诗人只是由陕北的冰雪触发灵感,其诗词的气势和地理范围远远超出陕北一隅,而是遍及北国历史地理范围的广阔地区。而且,诗中的黄河和长城均不在诗人当时目视所见范围,显然与北国风光一样,都是诗人引用来抒发胸怀的,而不是诗人描述目视范围的风光和景物。
0 回复 泥马 2016-6-16 15:17
刘小曼: 是的,Country 或 Countries ,Hero 或 heroes  都是看怎样理解原诗。

以下是路翻译:
Snow

North China scene:
A thousand li of land is sealed in ice
A
不同的人翻译的不同英译版本很多,“孩子是自家的好”,每位译者大概都觉得自己的版本不错。这里的十路网友也尝试了自己的翻译,是一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局面。如果挑毛病,不仅是许教授的版本会受到批评,就是钱钟书先生主持的翻译班子花了前后20年功夫翻译的“官方”版本也饱受批评或有不同意见。这里,路先生翻译的版本也反映了这样的情形。如果把路先生的版本放在接受审视评论的地位,肯定也会受到批评性评论和有不同意见。

我觉得,把各种不同的版本看看,再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取舍,形成自己认可的译文或看法就可以了。钱钟书先生是许渊冲西南联大时的老师,许与杨政宁朱光亚等是西南联大同学,并担任美国飞虎队翻译,后又在巴黎读研究生,担任北大教授。他们都对许先生评价甚高。许先生不仅著作等身,而且荣获翻译界最高奖,并曾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对于许渊冲先生这样的翻译大师,可以有不同意见看法,但也要慎重些,不宜轻易否定或蔑视。
0 回复 刘小曼 2016-6-16 21:27
泥马: 不同的人翻译的不同英译版本很多,“孩子是自家的好”,每位译者大概都觉得自己的版本不错。这里的十路网友也尝试了自己的翻译,是一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局面。
许先生的作品我读得不多,不敢多说。 但我佩服他脚踏实地的做学问态度:他翻译了120本书就说是120本,不说成200本。
1 回复 刘小曼 2016-6-16 21:37
“我觉得,把各种不同的版本看看,再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取舍,形成自己认可的译文或看法就可以了。钱钟书先生是许渊冲西南联大时的老师,许与杨政宁朱光亚等是西南联大同学,并担任美国飞虎队翻译,后又在巴黎读研究生,担任北大教授。他们都对许先生评价甚高。许先生不仅著作等身,而且荣获翻译界最高奖,并曾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对于许渊冲先生这样的翻译大师,可以有不同意见看法,但也要慎重些,不宜轻易否定或蔑视。”  

说得好。泥马先生提到很多名人,在他们那个时代应该是顶级优秀。 我个人认为就这首而言,路先生译得比许先生好,做到准确,传神又不失对美的追求。但请不要误会,路的本意只是提出对许先生译法的看法。  是我挑战他,我说你不译出来人家会说你吹牛。结果路就译了。

著作等身的翻译家固然让人敬畏,我是很尊敬许先生的。但也不可否认,一些年青一代的翻译家,他们平时深藏不露,但偶尔出手也是非同凡响,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在学习中,谢谢各位高见!
5 回复 刘小曼 2016-6-16 23:04
方教授的诗词翻译,洒脱飘逸,长袖善舞:https://fanghuzhai.wordpress.com/
0 回复 泥马 2016-6-16 23:44
刘小曼: 许先生的作品我读得不多,不敢多说。 但我佩服他脚踏实地的做学问态度:他翻译了120本书就说是120本,不说成200本。
文人相轻是毛病。当年教我们的教授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看不上许教授(西南联大英文系,留学在法国,没在英美留学)。但我觉得文人相轻不好,可以有不同翻译方法或意见,但还是相互尊重较好。
0 回复 泥马 2016-6-16 23:52
刘小曼: “我觉得,把各种不同的版本看看,再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取舍,形成自己认可的译文或看法就可以了。钱钟书先生是许渊冲西南联大时的老师,许与杨政宁朱光亚等是西南
你当然可以有自己的喜好,但判断说这位先生翻译的比许先生好只能是你的个人意见,并不具备普遍认同。比如,我就对这位先生翻译的不少地方不认同。当然,我也尊重他的翻译和理解,不会犯文人相轻的毛病去贬损他的翻译。
0 回复 刘小曼 2016-6-16 23:55
泥马: 文人相轻是毛病。当年教我们的教授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看不上许教授(西南联大英文系,留学在法国,没在英美留学)。但我觉得文人相轻不好,可以有不同翻译方
泥先生所言极是。 听说当年挤兑许先生的人有不少。 老一辈翻译家的作品我读得少,如果我去读,应该学习前人的优点。
1 回复 刘小曼 2016-6-17 00:08
许先生语录:““我是狂,但我狂而不妄,句句实话。是120本就是120本,我绝不说成200本。”许渊冲将毛泽东的“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改成“自豪使人进步,自卑使人落后”,认为“我们中国人,就应该自信,就应该有点狂的精神”。他声如洪钟,表情激越,一双青筋凸现的大手在空中比划着,不时朝自己竖起大拇指。”

来源:http://wenhui.news365.com.cn/html/2016-06/02/content_427905.html
1 回复 刘小曼 2016-6-17 00:13
泥马: 你当然可以有自己的喜好,但判断说这位先生翻译的比许先生好只能是你的个人意见,并不具备普遍认同。比如,我就对这位先生翻译的不少地方不认同。当然,我也尊重
当然,那是是我个人看法。 欢迎大家有不同看法。

我判断路先生译作的标准是:准确,传神不失美的追求。

许先生在翻译过程中摒弃了其他东西过多追求押韵,我就觉得这样不好。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4: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