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许渊冲翻译的【满庭芳】苏轼

作者:刘小曼  于 2016-6-18 07: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诗词翻译|通用分类:英文分享|已有26评论

 评论许渊冲翻译的【满庭芳】苏轼

 

许先生的诗词翻译我读得不多,不敢多说。昨天和泥马先生讨论路教授的论文,让我今天想起要读多一些许先生的译作。 读了以下这首许先生翻译的苏轼的满庭芳,我更加同意路教授的论文观点,许先生为了韵押得美而不惜摒弃诗词中的原意。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挑战任何翻译家,昨天泥马先生以许先生代言人的身份跟我对话,说我喝咖啡时思考的翻译不值一提,他说我不自量力,许先生的翻译与我的比较就是天地之别。 其实我一点不介意他这样说,显然泥马先生有些take it personally, 因为他上过许先生的课 (按泥马先生的留言), 这个我表示理解。 我只是想告诉他,我没有挑战权威 (按泥马先生的留言),真没这个想法,而且帖子是转贴路先生的,泥马先生应该正视路先生的论点和译作,展开反驳,讨论,而不是针对我和我的翻译。

 我是抱着学习的态度读许先生的翻译。 苏轼【满庭芳】翻译,发觉几处需要修正:
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

1
Could I be drunk in a hundred years,
Thirty-six hundred times without shedding tears?---倒译:我能否在一百年里醉上三万六千次而不掉眼泪。

原诗:

百年里,
浑教是醉,
三万六千场。

评:原句没有眼泪。 原句不是问句。 原句意思:即使只有一百年的时光,我也愿大醉它三万六千场。译文没有译出原句意思。
重点词:浑字没有译出。这个“浑”字抒发了以沉醉替换痛苦的悲愤。

许先生之所以要加Tears--原句没有的东西,是要和Years这个字押韵,他不惜加入原来没有的东西去押韵,去达到他所谓的意美的追求。


2)Though sad and harmful storms I’ve passed.
Why should I waste my breath Until my death,

原句:

思量,
能几许,
忧愁风雨,
一半相妨。

一半相妨没有译出。   原句意思:沉思算来,一生中有一半日子是被忧愁风雨干扰。


3) The Southern shore is fine With a thousand cups of wine
And the courtyard fragrant with song.

江南好,
千盅美酒,
一曲满庭芳。

评:一曲【满庭芳】不见了。

原意:江南的生活多好,一千钟美酒,一曲优雅的《满庭芳》。

 

4) Not yet grown old and having leisure
Let me be free to enjoy pleasure!

原句:

且趁闲身未老,
须放我、些子疏狂!

评:未能译出那种狂放不羁。

疏狂:狂放不羁。

5) 事皆前定, 没有译出。



以下的译文来源:http://www.en8848.com.cn/fanyi/sx/sushi/299351.html


Courtyard Full of Fragrance


满庭芳


For fame as vain as a snail’s horn
And profit as slight as a fly’s head,
Should I be busy and forlorn?
Fate rules for long,
Who is weak? Who is strong?
Not yet grown old and having leisure

Let me be free to enjoy pleasure!
Could I be drunk in a hundred years,
Thirty-six hundred times without shedding tears?


蜗角虚名,
蝇头微利,
算来著甚干忙?
事皆前定,
谁弱又谁强?
且趁闲身未老,
须放我、些子疏狂!
百年里,
浑教是醉,
三万六千场。


Think how long life can last,
Though sad and harmful storms I’ve passed.
Why should I waste my breath Until my death,
To say the short and long Or right and wrong?
I am happy to enjoy clear breeze and the moon bright,
Green grass outspread And a canopy of cloud white.
The Southern shore is fine With a thousand cups of wine
And the courtyard fragrant with song.


思量,
能几许,
忧愁风雨,
一半相妨。
又何须,
抵死说短论长?
幸对清风皓月,
苔茵展、云幕高张。
江南好,
千盅美酒,
一曲满庭芳。




作品原文

编辑

满庭芳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1]  

   


注释译文

编辑

   


词句注释

满庭芳:词牌名。又名锁阳台,《清真集》入中吕调。双调九十五字,前片四平韵,后片五平韵。过片二字,亦有不叶韵连下为五言句者。[2]  

蜗角:蜗牛角。比喻极其微小。《庄子·则阳》谓在蜗之左角的触氏与右角的蛮氏,两簇常为争地而战。

蝇头:本指小字,此取微小之义。

些子:一点儿。

百年里三句:语本李白《襄阳歌》: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浑:整个儿,全部。

能几许三句:意谓计算下来,一生中日子有一半是被忧愁风雨干扰。[1]  

苔茵两句:以青苔为褥席铺展,把白云当帐幕高张。[3]  

   


白话译文

微小的虚名薄利,有什么值得为之忙碌不停呢?名利得失之事自由因缘,得者未必强,失者未必弱。赶紧趁着闲散之身未老之时,抛开束缚,放纵自我,逍遥自在。即使只有一百年的时光,我也愿大醉它三万六千场。

沉思算来,一生中有一半日子是被忧愁风雨干扰。又有什么必要一天到晚说长说短呢?不如面对这清风皓月,以苍苔为褥席,以高云为帷帐,宁静地生活。江南的生活多好,一千钟美酒,一曲优雅的《满庭芳》。[4]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2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08:11
总的来说,可以译得更准确,传神。
3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08:21
欢迎讨论和翻译。感兴趣的网友欢迎写回复反驳路先生的论文。
2 回复 笑臉書生 2016-6-18 08:31
挑战权威
1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10:46
笑臉書生: 挑战权威
按泥马先生的说话,我是在挑战。
2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10:46
许先生之所以要加Tears--原句没有的东西,是要和Years这个字押韵,他不惜加入原来没有的东西去押韵,去达到他所谓的意美的追求。路先生的论文主要是反对这样的翻译方法。
3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12:11
世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泥马先生质疑我的评论资格,他问我是否有哪些权威机构承认我的资格,我要说的是,这样的诗词我狂热的时候一下子会翻译10多首,如果不用上班在家,这就是我的资格。
3 回复 泥马 2016-6-18 19:38
所谓代言人之说无非是你需要树立一个靶子供你打靶;你翻译得再多也不过是英语顺口溜水平,构不成挑战权威。如果不服,摘录一段你的翻译,看看是不是英语顺口溜水平,是否够得上挑战权威:

大河上下 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你的译文:

Here and there of the Mighty River,
as if suddenly has lost all the water.
Like silver snakes dancing are mountains,  
Hills on grasslands look like white elephants.
They all wish to compete with the sky,
wanting to see who is low and who is high.

对照诗词翻译:

The Yellow River‘s swift current

Is stilled from end to end.

The mountains dance like silver snakes

And the highlands  charge like wax-hued elephants,

Vying with heaven in stature.

事实胜于雄辩,高低立见分明。
4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21:01
谢谢泥马先生留言,沁园春 雪,我顺手翻译的,经网友指点,修改了一些地方,在那个帖子里都说明白了。这首许的译法确实比不上路的,路反对的是许的翻译方法,方法对了作品自然好。你总是打岔,我说路译得好,你应该去证明路译得不好,这才是辩论的方向。如果这都需要我重复无数次,你觉得有意思吗?

另外,请讨论与我这篇帖子提及到的诗翻译的内容,其他话题,请尽量到原帖回复,谢谢合作! 为方便大家,这是我转帖路先生的关于反对许先生翻译方法的论文http://www.backchina.com/blog/358517/article-252788.html
2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21:05
请讨论我指出五处需要改正的地方,一一反驳,提出反对意见,并提出支持论据。
1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21:14
我说我对许先生的译作我看不多,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而是我怕翻译时受到干扰,选择自己先译,有空再看其他人的。这个,方先生也同意我的说法,路先生也可作证。
2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21:39
若说顺口溜,我还说许先生还溜得不准,相信读者诸君和泥马先生也不爱听这样的措辞。顺口溜是泥马提出的,所以you started it,you stop it.  这是学术讨论。

再重复一次,请留言反驳我提出的5个许先生译得不对和漏译的地方,其他无关闲话,带挑衅情绪的一切能不说尽量不说,毕竟这是学术讨论。谢谢合作!
3 回复 泥马 2016-6-18 21:47
实话伤人,急眼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我明白。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互相拉黑好了。
4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21:48
我一样地对读者,对许先生,各位保持尊重。有话好好说,好好讨论,如你的有道理大家都看出来,我不是不讲理的人。学术讨论不是意气用事。
3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22:43
泥马: 实话伤人,急眼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我明白。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互相拉黑好了。
好,泥马先生已经同意我的“游戏规则”。多谢你!

我的一些言论也有过激和不当的地方,也对你说抱歉。 我明白这里是卧虎藏龙之地,我已经确定的是好几位翻译家老师们在观看。

现在,请泥马先生和各位感兴趣的朋友出剑。哈哈哈! 本帖主宣布,华山论剑正式开始!
        请开始反驳本帖我对许先生翻译的看法和反驳路先生的论文观点。
路先生的论文:http://www.backchina.com/blog/358517/article-252788.html
1 回复 泥马 2016-6-18 23:01
我已经完成加你入忽略名单,你也出手拉黑忽略我吧。咱们话不投机半句多,老死不相往来,井水不犯河水。
2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23:12
泥马: 我已经完成加你入忽略名单,你也出手拉黑忽略我吧。咱们话不投机半句多,老死不相往来,井水不犯河水。
谢谢既然没有相反意见,也就是同意路先生的论文观点. 路先生的译文和论文的确是值得时下喜欢翻译的年轻人学习。
3 回复 泥马 2016-6-18 23:16
刘小曼: 谢谢既然没有相反意见,也就是同意路先生的论文观点. 路先生的译文和论文的确是值得时下喜欢翻译的年轻人学习。
圣人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强加于人或者强奸民意有意思吗?简直是斯文扫地。
3 回复 泥马 2016-6-18 23:22
嗯,你深得阿Q精神胜利法真传,一亮剑就取得了胜利。
3 回复 刘小曼 2016-6-18 23:26
泥马: 嗯,你深得阿Q精神胜利法真传,一亮剑就取得了胜利。
   再次警告,请你保持静定, 好好思考,写出一篇像样的反驳论文我们再论。

本帖主现在要去喝咖啡,你要不要中场休息一下? 我请客。
3 回复 泥马 2016-6-18 23:28
刘小曼: 请反驳路先生的论文观点和译文。可你无法反驳,你拿什么来反驳?
能欣赏你的英语顺口溜已经很开心了。设计离间计岂能引诱俺中你调虎离山之奸计?心机算尽太聪明啦。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6: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