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虾米团儿

作者:mobbn  于 2016-8-24 14: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私房小菜|已有1评论

喝酒、喝茶,老北京人都要讲究喝出“味儿”来,这“味儿”,可就看出人享受的“品味”和“品位”啦!

说老北京人讲究,但不是“穷讲究”,就是说那讲究够“档次”。达官贵人、豪门商贾等在饭庄饮宴,什么档次的“菜”,就配什么相应档次的“酒”。饮得有“味儿”,饮得有“品位”。就是那老北京的平民百姓在小酒馆饮酒或在家里自斟自饮,酒菜的搭配一点不含糊。因为本文不是谈饮酒,所以饮酒篇幅到此打住。我今天谈的,就是恐怕现在的年轻人不用说吃过,连见都不一定见过的一个下酒小菜儿,即老北京的“炸虾米团儿”。

不能说看菜喝酒多么有档次,但是什么档次的酒,配什么档次的菜,还是应当注意搭配的。那酒若是“竹叶青”、“茅台”、“汾酒”、“花雕”等,所配菜肴那是绝对不同。就是小酒馆那些烧酒和一般的“二锅头”酒,再贫困的饮酒者,也要配“炸咯馇盒”、“开花豆”、“五香花生米”、“凉拌白菜心”、“拌豆腐丝”等,一两个时令酒菜。

炸虾米团儿下酒,真是别有风味。这是否完全算老北京小菜不知道,但是过去胡同里有小贩吆喝“活虾米哟”。从沿街叫卖的小贩的桶里,连水带虾米买一两碗,就能炸一大盘儿“炸虾米团儿”。也有的老北京人在夏秋之季,去郊外小河沟或水田沟渠中等,用细纱编成的网,也能捞不少活虾米。所买所捞,都是那一两厘米长的活虾米,不少在桶里仍在欢蹦乱跳。

一些小酒馆卖的炸虾米团儿,进酒馆的门儿就能闻到鲜香味儿。吃起来那滋味儿像“五香味”又像“咸香味”;那口感酥脆鲜香,还略带鲜鱼腥味。酒馆一盘炸虾米团儿,毕竟在当时看来价格很贵,起码在一般酒菜中,价格显贵。所以不少家庭都是买活虾米或到郊外河沟捞活虾米自己炸。要是院子里有位大叔喜欢钓鱼,那他不仅钓来鲜鱼,而且捎带一大桶活虾米。因为那时候北京城城区的面积不大,出了城门就叫郊外,就是乡野景色。找个河沟钓鱼和捞虾米,对人们是一种乐趣。那时候的人们大多为人厚道,彼此相处亲密,院子里那位大叔回来都一定会把虾米分给邻居,到了全院晚饭时,几乎家家的男主人都要就着炸虾米团儿喝几口小酒。

一般家庭在买来或捞回虾米后,都首先用清水洗干净,然后把虾米捞放在一盆“水”里。那“水”可不是清水,里面有姜、葱、醋、酱油等,虾米在里面不一会儿就基本都死啦。把死虾米控水后捞在一个盆儿或大碗里,用鸡蛋和淀粉搅拌(生活困难的家庭就直接用淀粉搅拌啦),也有的家庭直接用面粉加少许清水搅拌,再稍稍放点儿细盐面儿。搅拌成稠糊状的虾米,用大铜勺团成一个个“丸子”,放进油锅炸,那油不能太热,那样容易把虾米炸糊;把火弄小,让油锅里的热油微热时,炸的虾米团儿口感最好。出锅的“炸虾米团儿”趁热下酒最好吃,咸香嫩鲜、焦酥香脆,炸虾米团由于鲜虾浸放了酱油、盐等调料的“水”,本身就有咸味;如果口重的人,也可以蘸花椒盐或少许细盐面儿吃,那就看个人的口感啦。途经乡村野外,那些路边的小饭馆卖的“炸虾米团儿”,似乎更鲜更香。这不仅是难得的美味下酒菜,而且是人们,尤其是孩子们解馋的好菜。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8-24 21:52
纯纯北京风。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0: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