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的歌聲》 4-2

作者:Chaos75  于 2009-8-31 15: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創作歷程|通用分类:音乐欣赏|已有1评论

关键词:

26、          夜,内。歌手大赛组委会办公室。

 

贾经理正在电脑前忙碌着,念念有词,道:如果你的眼睛……不成!……当我的视线第一次落在你身上……”觉得这条很好,忙得意地在手机上输入短信。手机忽然响了,吓了他一跳,懊悔万分地接起来:哎,丛大仙啊,我刚要发短信,你一来电话全没了!……什么?明天?时间太紧了吧?……”他忽然转念一想,马上说:好好,没问题。

 

27、          夜,内。湖滨黄楼一楼姜夏房间。

 

小静迷迷糊糊地接着电话,说:“……好吧,明天早上见。

穿着泳装的姜夏浑身是水的从窗户里爬进来,怪声怪气地叫着:水晶来了啊……”

小静翻了个身,睡眼惺忪地说:求求你别闹了,我明天还有工作呢!姜夏跳到床上抱着小静说:乖宝宝,你明天不是没有团了?小静大叫:哎呀,你全身都是水!把姜夏从床上推下来。

姜夏在地上哈哈大笑。

小静完全醒了,忙着起来收拾湿了的毛巾被和床单,一边埋怨道:你自己疯,也不让别人睡。……今天你又消失,害得我不但替你撒谎,还要替你带团,累死我了……”

姜夏爬到小静面前,抱着她的腿假装痛哭着说:我错了……你告诉我你明天去哪儿?

小静痒的大笑,推开她逃回床上,笑着说:别闹!我今天认识了一个人,刚刚打电话说明天要去湖上,说是有个什么导演……”姜夏趴在床边好奇地说:我也去!小静拍拍她的头说:那你就快点睡觉!

姜夏忙往床上钻,小静嬉闹着推她,叫着:去洗澡!湖水多脏!小静一边收拾床一边唠叨着说:今天来了两个人,说是要买这栋房子,把爷爷给气坏了……”她回头看到姜夏,忽然愣住了。

姜夏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嘴里喃喃道:湖水不脏,不脏……”小静忙跳下床,心疼地抱着姜夏,安抚地说:好姜夏,对不起,别这样,你醒醒……”

姜夏瞪着的眼睛忽然闭上,沉沉睡去。

小静紧紧地抱着姜夏。

 

28、         晴,外。湖上。

 

一艘甲板上搭着凉棚的观光用的大船在湖上乘风破浪。

海风一个人站在船头,望着被船尖劈开的湖水愣神。姜夏拿着两杯饮料冒出来,递给海风一杯。

海风接过来,看着姜夏笑笑。姜夏好奇地问道:你是导演?海风故意逗她,说:什么导演?我是打鱼的。姜夏也笑了,说:骗人。你还会打鱼?

贾经理走进凉棚,递给小静一杯饮料,坐在她身边嘿嘿笑着。小静客气地笑笑,往旁边让了一点。

贾经理忽然唐突地说:你干吗不讲?

正在喝饮料的小静吓了一跳,忙问:什么?贾经理说:那个什么水晶的故事。小静松了口气,说:哦。丛先生根本没有在听我说的是什么,所以我就省略了。哈哈。

贾经理忽然柔情地说:我想听……”

小静觉得话头不对,逃避地站起来走向船头,说:那我就讲给大家听。

海风正在给姜夏解释道:“……我真的是医生!姜夏将信将疑地问道:你治什么啊?海风认真地说:其实我是个,心理医生。

姜夏忽然沉默了。

海风没有发觉,接着说:专门治各种神经病啊!姜夏幽幽地说:是吗?海风真诚地说:对啊,我还会催眠呢。姜夏依然幽幽地说:是吗?海风发觉不对,调侃地说:你不会就是吧?姜夏还是幽幽地说:是吗?海风发现姜夏不正常,关心地问:你怎么了?

姜夏忽然直勾勾地看着海风,凶恶地说:心理医生怎么治病?

海风看着姜夏,莫名其妙。

小静走过来,轻轻拍拍姜夏,安抚地说:又想什么呢?姜夏努力镇定着自己,厌烦地说:别理我。走到凉棚下去坐着。

海风莫名其妙地问小静:她有病吧?小静忽然凶恶地说:你才有病呢!贾经理忙打圆场说:哎,大家别开玩笑了!小静扭身靠在栏杆上。海风悻悻地接着看湖面。

 

29、          昏,内。心理诊所。

 

何言正在给王娴按摩头部。十个手指熟练地在头上各个部位按摩着。

一滴眼泪沿着王娴的太阳穴滑下来。何言的手指轻轻擦去眼泪。王娴的手抬起来擦泪,两只手碰到一起,顿了一下,自然地离开。

宽敞的诊室,王娴躺在治疗椅上,何言放下正在按摩的手,站起来走到窗前活动手腕。

王娴依然闭着眼,淡淡地问: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哭?

何言头也不回,也淡淡地说:我的工作不是问,而是找到答案。

一阵沉默后,王娴委屈地哭出声来。

何言回头看着她,一言不发。

何言蹲下把一块湿毛巾递给坐在治疗椅上擦眼泪的王娴,温柔地问:舒服了?……这是我的毛巾。

王娴擦着脸破涕为笑,说:我怎么在你面前哭?

何言也笑着说:对医生的依赖。……何言是你可以呼来喝去的朋友,何大夫是你的精神寄托。

王娴若有所思,何言刚要站起来,王娴拉住他的衣领,含情脉脉地把他的脸凑近。

两人几乎要贴在一起地对视了一会,何言轻轻推开她的手,微笑着说:移情依赖!

王娴岔开话题,问:什么叫移情依赖?何言笑笑说:病人会爱上心理医生啊。

王娴叹了一口气,躺倒回治疗椅上,侧头看着窗外。

王娴忽然说:他怎么没爱上你?何言笑笑,想了想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王娴嗯了一声,低低地说:我当然知道。

树叶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响声。

 

30、         晴,外。湖上。

 

姜夏躺在长凳上睁着大眼睛。

贾经理看看小静,不敢跟她说话,凑过来对海风说:哎,好看吧?海风慵懒地说:好看有什么用?你看看这儿的人,守着这么片好地方受穷。我要在这儿大展宏图!让所有的人都记得我的作品是如此美妙!海风越说越激动,伸开双手迎风而立,不可一世。

贾经理也被这一切所感染,感慨地说:还是成总说的对啊。志当存高远,一览众山小!我们很快就要在这儿建起……”

观光船开过黄楼。

贾经理指着黄楼对海风豪迈地说:“……现在只要拆掉那座小楼,就万事俱备了……”

小静听到这句话,侧头看了一下两个人。回头看看姜夏。

姜夏躺在长凳上睁着大眼睛。

小静冷冷地说:我朋友不舒服。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海风和贾经理聊得正高兴,听到这句话都看着小静。

 

31、           晴,内。咖啡厅(迪吧)。

 

海风和贾经理两人在喝着咖啡聊天,舞台上一个小乐队正在懒洋洋地演奏着室内乐。

贾经理说:“……所以说这些水晶会唱歌。……这故事我也是刚听来的。

海风不屑地说:都是骗人买东西的现代民间故事,这招我十年前就不玩了。

贾经理笑着讥讽地说:对对,你玩的都是艺术……还有为艺术献身的人。

海风反击说:你的想象力也就到此为止了!……哎,你喜欢上那个小静了吧?

贾经理惊讶地问道:看出来了?

海风哈哈大笑,半开玩笑地说:哥们是情场老手!教你两招!女人啊,都是很自我的,喜欢不喜欢都看自己的感觉,根本不会把你放在考虑范围之内!贾经理仰慕地听着。

姜夏急匆匆地推门进来,走进舞台后的一个小门,没有看见海风和贾经理。远远坐着的海风无意中看到了她,好奇地盯着。

贾经理如获至宝地说:这招不错!我试试看。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站起来说道:你自己坐着吧。早上九点,我来接你。

海风默默地喝着咖啡,看着窗外。

姜夏换了一条洁白的长裙,走上舞台。小乐队换上乐谱,开始演奏海风那天晚上听到的歌。

海风听到熟悉的歌声慢慢回过头来。

雨刚落在空山里,

季节牵着傍晚的徘徊。

松林散播月色的游弋,

泉水渗透你的心怀。

风吹皱了谁的衣带,

琴声应着天际的色彩。

走过竹林是谁的期待,

水中飘荡有我的所爱。

海风的手停下来,出神地听着。

 

32、          日,内。录音棚。

 

姜夏的歌声中。

海风正在指导录音师给姜夏录歌。

 

33、          夜,外。歌手大赛颁奖台。

 

姜夏的歌声中。

海风把一个水晶晶体造型的奖杯郑重地颁给姜夏。

 

34、          晴,内。五星级酒店大堂。

 

姜夏的歌声中。

海风和姜夏亲昵地走出电梯,马上被一群记者围住采访。

 

35、          夜,内。海风家。

 

姜夏的歌声中。

海风和姜夏在暧昧的灯光下缠绵。

 

36、          晴,外。湖滨公路。

 

姜夏的歌声中。

僻静的公路旁,海风的车冒着白烟,骑靠在一棵大树上。

海风满脸是血,抱着奄奄一息的姜夏,拼命的呼唤着。

姜夏脸上带着圣洁的光芒,慢慢合上双眼,喃喃道:我爱你……”

海风仰天长啸,泪水纵横。姜夏的声音温柔地问道:你干吗呢?

 

37、          晴,内。咖啡厅(迪吧)。

 

姜夏好奇地看着海风。

海风掩饰地擦去眼泪,抬头看着姜夏。

依然穿着白色长裙的姜夏在窗外阳光的照耀下宛如仙女。

海风愣了愣神,忙打岔说:这是你的工作?

姜夏坐下来,不好意思地说:不不,我也是导游。我只是喜欢唱歌……很难听吧?我自己写的……”

海风忽然想起来,说:真的?很有前途啊!……晚上是你在湖上唱歌吧?

姜夏不好意思地说:我以为没人听见……对了,那天不好意思啊。

海风根本没听见姜夏的话,自己接着说:我也看过你游泳,你游得很好。

姜夏有点害怕地问:你还看见我干吗了?

海风边想自己的事情边说:不知道。……哎,你来参加我们的歌手大赛吧。

姜夏愣了一下,说:你不是心理医生吗?

海风嘲讽地说:我以前倒真的学过医,现在不是了。我说什么你都信啊?

姜夏不好意思地笑笑。

海风接着说:来吧,你很有实力。

姜夏好奇地说:是那个到处打广告的吗?

海风得意地说:是啊。我是总策划啊。

姜夏佩服地说:哎呀,你好厉害啊。原来你是办歌手大赛的。

海风忙解释:我不是!我是导演,策划人。

姜夏更加不明白了,说:导演不就是拍片子吗?导演什么都会啊?……哎,导演好像没什么好人吧?

海风有点气急败坏地说:胡说!……跟你说不清楚!你来参加吧,我帮你。

姜夏甜甜地一笑,说:不去。

海风拿起咖啡杯砸向姜夏。

姜夏瞪着眼睛看着海风问:你怎么又愣神了?你没事吧?

海风忙说:没事没事。端起咖啡一饮而尽。

 

38、         夜,内。烛光餐厅。

 

小小的餐厅里一片黑暗,小静走进黑漆漆的餐厅,警惕地四处张望着。

贾经理点起桌上的蜡烛。

小姐走过来,认真地说:贾总,您约我谈什么?

贾经理看着蜡烛,深情地开始背诵: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们的面前,但是你没有珍惜。等到失去我的时候你才追悔莫及。……”

小静看着贾经理的样子,偷偷笑出来。

贾经理余光看到小静笑了,更加信心百倍地背着:“……如果上天能够在现在就给我一次机会,我要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前面加一个期限,我愿意是……一万年。

小静笑着坐下,说:您还会演戏啊。贾经理不好意思地说:演得不好。……噢,不是,不是演戏……”

小静端起面前的杯子抿了一口,表情痛苦地说:这是什么啊?这么难喝。

贾经理忙解释:这是干红葡萄酒。我给你换可乐吧。抬头对躲在黑暗中的服务生说:上菜吧。来个大可乐,要冰的。

小静笑笑说:我就觉得可乐好喝。贾经理顺口接道:好,好养活。小静嗔怒道:你说什么?贾经理忙说:哦,不是,我说好习惯。

小静看着服务生端上来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说:你请多少人吃饭?

贾经理得意地说:就我们俩。

小静脸色一沉,想了想说:你说有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贾经理给小静夹着菜,轻松地说:我已经说完了。

小静放下手里的杯子,忽然说:……你们可不可以不要拆了爷爷奶奶的房子?

贾经理的笑容僵在脸上,无言以对。

小静站起来走了。

贾经理看着她,低头抓起一只对虾大啃起来,塞得满嘴都是。

 

39、          晴,内。歌手大赛组委会办公室。

 

海风站在投影仪前向众人展示着自己的创意。海风得意地说:“……接合这个水晶的传说,我们就把这次大赛定位为寻找水晶的歌声。所有的宣传和包装都从这个核心上处发。而且,我还找到一个当地女孩作为这次大赛的代言人。对了,她的歌唱得很好。海风手插在裤兜里,望着大家。

老成摸摸自己的光头,故作为难地说:这个是不是……是不是太好了?其他人包括贾经理都热烈鼓掌。

老成笑着说:大导演就是不一样啊!好,就按这个,我们下周开新闻发布会。

所有的人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忙碌着,海风在收拾文件。老成过来拍拍他,欣慰地说:你也辛苦了啊。那个小旅馆住的怎么样?要不还是到市区来住?海风刚要说话,忽然手机响了,他做了个抱歉的表情,走到一边接电话。

海风站在窗前接电话,假装高兴地说:“……你终于知道我不是小强了?好好。他忽然发作地说:你知道我不是小强还打什么电话?!

海风挂断电话,气呼呼地对老成说:一个神经病!前一段老是打电话找小强,这几天又开始打电话告诉我他知道我不是小强!过几天还不知道什么花样!老成笑笑说:名人嘛,没人骚扰多寂寞。哈哈。

海风的手机又响起来。他把手机递给旁边的贾经理,说:你就说你是神经病院。

贾经理郁闷地接起电话,说:他在神经病院。把手机递给海风,说:姜夏。

 

40、         晴,外。旅行社门口大巴旁。

 

海风从出租车上跳下来,跑向大巴。姜夏迎着他跑过来,急匆匆地说:那个随队医生出车祸了,这一车老人家,没个医生死活不肯走,我想你不是学过医吗?反正你也没事,挺闲的,怕你闲出毛病来,就找你了……”

海风沉着地冲她点点头,宽厚地一笑。

姜夏放心地露出灿烂的笑容。

小静冲着车下的姜夏说:怎么是他?

海风问姜夏说:你不去啊?

司机也过来问姜夏说:走不走啊?

姜夏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说:怎么这么多问题?对三人喊道:出发!

 

41、           晴,外。湖滨公路,大巴上。

 

海风从车后巡视完,走回第一排,挨着姜夏坐下。

坐在驾驶座旁小座上的小静回头问道:有情况吗?

海风后排的一个老太太伸过头来问他:你是硕士?海风安抚着说:对,大妈,放心吧。对小静胸有成竹地说:没问题!他们自己都带着药哪!再加上有我在!

姜夏仰慕地看着海风,又得意地看看小静。

小静回过头去,嘟哝着说:就是有你在我才担心哪……”

老太太又伸头问:你真的是硕士?海风依然安抚着说:您放心吧。海风看看手里的记录,惊讶地说:三十八个高血压,二十五个冠心病,十六个糖尿病,还有五个脑血栓后遗症,两个老年痴呆。……你们怎么凑的这一车啊?这钱也敢赚?心太狠了!

姜夏忍不住笑起来,嗔怒地说:别胡说!是托老所的!公益活动!

老太太执着地又伸头问:你到底是不是硕士?海风傻了,姜夏在偷笑。

小静明白了,拿起话筒对老太太说:大妈,他说自己是硕士!您放心吧!

老太太终于放心了,唠叨着说:哦。那就好了。怎么问了好几遍都不理我……”海风无奈地低下头。

姜夏边装睡边笑。

小静回过头去,皱起眉头。

 

42、          晴,外。湖边山路。

 

灿烂的阳光下,从山路上看到的湖面宛如一块巨大而晶莹的翡翠。老人们兴高采烈地沿着山路缓缓行进,姜夏在队伍最前面举着小旗,一边张罗着大家,一边拿着话筒讲解。

海风背着十几个大包,远远落在后面。

满脸是汗的海风抬头望望队伍,咬着牙继续往上走。

队尾的小静回头看看海风,走过去。

海风正低着头艰难行进,小静说:真不容易啊!海风感动地抬头,笑笑说:没什么,献爱心嘛!

小静嘲讽地笑着说:是说你煞费苦心不容易!……我们歇会吧!

两人坐在路边石头上,小静看着前面的队伍,海风看着小静。

小静平淡地说:姜夏就是吃了不读书,不看报,不关心世界大事的亏……你这么著名的大导演,什么时候学过医?

海风看看小静,试探地解释说:我真的学过的。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心理医生。……再说,煞费苦心有好多种,有的重如泰山,有的轻于鸿毛……”

小静冷笑一声,说:还不都是为了同一个反革命的目标?海风马上否认,无限诚恳地说:不不,我只是想让她参加我们的歌手大赛,绝无他意!小静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姜夏看到两人远远地坐在路边,对老人们喊道:爷爷奶奶们,我们的医生都走不动了!大家累不累啊?老人们高兴地齐声回答:不累!姜夏继续逗老人们说:你们这些老年人为什么身体这么好啊?老人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吃得好!”“有姜夏陪着!

海风听着远处的对话,嘲讽地说:因为我们都吃牦牛牌奶粉!小静扑哧笑出来,一边站起来一边半真半假地说:你要是敢打别的主意……哼哼……”

海风觉得已经说服了小静,进一步阐述说:我要把姜夏捧成大明星。她有潜力。

小静忽然严肃地说:你别害她!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海风莫名其妙但是很不服气地说:她是我想完成的作品!……你要帮帮她。

小静恨恨地说:你们这些人,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们的作品,产品,都可以卖钱!说完快步向前走去。

海风诧异地看着小静,无奈地摇摇头。忽然小静把自己的包也扔在海风头上,喝道:给我背着!海风咬着牙向前走去。

海风在山路上艰难地跋涉,队伍已经在他前面很远的地方了。他无意中侧头看了一眼湖面,阳光耀得他睁不开眼。

如同仙境的湖上风光。

海风用手擦掉自己眼里流出的泪水,自语道:我有毛病啊?

 

43、          夜,内。心理诊所。

 

何言关上灯,对王娴说:走吧,我送你。

王娴靠在墙上,抬头看着天花板,何言走过来,也抬头看看天花板。

王娴忽然从背后抱着何言。何言呆了几秒,猛地转身抱住王娴,忽然又推开她。

王娴冷笑着看着何言。

何言摇摇头说:我不能让他觉得我在勾引你。我们是……”

王娴依然冷笑着说:你们是十年的好朋友了,从大学就在一起!别忆苦思甜了!有毛病!

何言叹了口气,好言相劝说:好了,走吧。到时候我会跟他说的。

王娴抢白何言道:我们俩的事情怎么轮到你去说?

何言忍气吞声地说:好,好,你去说。真是麻烦。

两人关上门出去了。

 

44、          晴,内。宴会厅。

 

豪华宴会厅挂着天女湖华夏百川杯歌手大赛新闻发布会的横幅,红男绿女与媒体镜头济济一堂。

海风潇洒随意地靠在演讲台旁,说:“……所以,结合这个不知道是哪个商人编造出来的民间故事……”

观众一片笑声。海风宣布说:这次大赛的主题就是……寻找水晶的歌声!

观众鼓掌,媒体纷纷对着海风拍摄。

海风接着得意地说:这次歌手大赛要在湖上举行所有的比赛;参赛女选手要增加泳装表演,会花样游泳更好;我们要颁给获奖选手水晶造型的奖杯,是纯捷克水晶制造的啊;最后,还要用水之晶灵的定位包装获得第一名的女孩,把她推向演艺界,先投拍160集电视连续剧……”

台下掌声雷动,媒体疯了似的拍摄海风。

贾经理看海风吹得有点收不住了,忙上前打断,对媒体说:刚才说的只是意向,意向。现在媒体提问。

一个稚气未脱的男孩记者不识时务地大声问道:那男歌手呢?

海风笑着说:那就做水锈吧!一片哄堂大笑。

台上的老成笑得无比灿烂。

 

45、          夜,内。组委会办公室。

 

一片杂乱的办公室里,海风和一群工作人员正在开会。

海风在一块白板前边画边讲。白板上方是倒计时表格,表格中醒目的位置用红字写着美人鱼宣传片

 

46、          日,内。游泳池。

 

海风和贾经理等人坐在池边的评委桌后百无聊赖地看着。泳池中一个女孩正在努力地表现自己的泳技。许多穿着泳装的女孩坐在池边,有的刚刚上岸,有的正热身准备下水。

海风一脸无奈,拿起一张报名表挡住了自己的脸。

 

47、          晴,外。繁华街头公交车站。

 

繁华街头的公交车站后面搭了一个大舞台。海风和贾经理等人从舞台旁的一个小门里出来。海风边走边说:“……还是得去做姜夏的工作。否则这宣传片没法拍。贾经理满脸憔悴,敷衍地说:对对!……”

挂着天女湖华夏百川美人鱼杯歌手大赛报名处的大舞台前排起了长队。海风等人上了奥迪车开走。旁边的公交车站,姜夏和小静正在等车,姜夏看着报名处发愣。舞台旁边,电视台的记者正在采访报名的一个小姑娘和她的母亲。

 

48、         夜,内。海风家。

 

电视上正在播出对那个小姑娘的采访。她故作大方地面对镜头说:……我不是想当明星,而是有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我会通过这次大赛努力学习,提高自己……”记者插话道:如果你获奖会签约公司吗?小姑娘马上回答:当然,我就是……”母亲忙抢话说:那也得看情况,我们女儿的条件很好的……”母亲喋喋不休地夸奖着自己的女儿。王娴冷冷地看着电视,拿起遥控器换台,电视里传出牦牛牌奶粉的广告语,她关掉电视,倒了一杯酒,走到窗前看着脚下车水马龙的大街。

 

49、          夜,内。湖滨黄楼一楼客厅。

 

姜夏、小静和老两口正在看电视。电视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我们专门采访了地质学家……”一个带有口音的老头的声音:水晶是一种矿物,是不可能会唱歌的。有时候在水中,经过亿万年的冲刷,也许有些能够发出一定的乐音,就是好听的声音啊。我们勤劳勇敢的祖先充满想象,就当成仙女的化身……”

孙老头起身去倒水,照着一张单子拿了很多药片准备吃。孙老太唠唠叨叨地说:你看,我原来还以为这孩子不是好人哪……”

小静淡淡地说:他原本也不是好人。

孙老头把一把药片塞进嘴里,干咽下去,喝了一口水,喘着气说:“……搞艺术的,应该不是坏人……”孙老太心疼地抱怨说:你个傻老头子!非得咽下去才喝水啊?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哎,你说的不对!那谁谁谁还是电影导演哪,不也照样……”孙老头气急败坏地争辩说:谁啊?谁啊?孙老太说:你急什么?你一急我也想不起来了!……就那谁……”

姜夏笑着劝道:好人坏人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爷爷奶奶别吵了,我们看电视剧吧……”

海风从楼上下来,跟大家打招呼。

孙老头忙说:孩子啊,电视上播你了,说你是好人,他们都不信,非说你是坏人……”孙老太抬手打了老头一下,笑着说:你大爷根你逗呢!

海风尴尬地站在电视机旁,正巧手机响了,他走到门外接电话,边走边哄劝地说:“……你干吗啊?……我没有啊!……”

姜夏一直看着海风,转回头来表情有些不自然。

小静看看姜夏,装作无意地说:你看这些电视剧里,上当的女孩都是特单纯的。真可怕。

姜夏偷偷看看小静,小静假装看得入迷。

 

50、         夜,内。海风家。

 

夜风吹拂着王娴的长发,她坐在窗台上,对着手机轻轻地说:看了刚才的采访了?……你不觉得她很像我当年啊?……对,你造就了我。……你觉得我应该感激你是不是?……”

 

51、           夜,外。湖滨黄楼外。

 

海风坐在地上,烦躁地辩解道:“……这叫什么话?……不是这个问题。……半夜打电话就为了吵这个?娴娴你怎么总是神经兮兮的?这些话你去跟何言说好吗?我不是心理医生……”

 

52、          夜,内。海风家。

 

王娴慢慢地说:我还要做你的作品多少年?我有话告诉你。

 

53、          夜,外。湖滨黄楼外。

 

海风走来走去,气得大叫:你到底想怎样啊?你可以离开我啊!你去登报声明啊!你觉得怎样能彻底跟我断了关系都行!他挂上电话。狠狠地把电话扔在地上。

 

54、          夜,内。海风家。

 

王娴扬手把手机扔到房间的角落,面无表情,泪水流下来。

王娴坐在窗台上抱膝而泣。

 

55、          夜,外。湖滨黄楼外。

 

姜夏站在门口看着远处的海风。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3 回复 putongren10 2009-9-9 01:27
sf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 21: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