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最残忍的海上杀戮(上)

作者:远洋副船长  于 2016-1-16 08: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2评论

关键词:纪实

最近读到微信群里一个长篇纪实,因为事件发生在海上,所以关注的人并不多,我能一口气读完是因为我曾经写过一篇海上杀戮的博客(一个山村英语教师的命运(上)(下),但比起这里的血腥和野蛮顿时就觉得野蛮也得分出级别!作为一个曾经的航海人,读完这篇长篇纪实报道,内心波澜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不胜唏嘘感叹:我们的社会离文明和秩序到底还有多远!我们还有多少不可知的原始和野蛮被都市的光怪陆离掩埋着!因为很长原文有点太乱,我忍不住要把它重新编辑整理与广大海外衣食无忧的无聊闲人们分享:原来还有这样一群“海外游子”在这样的环境下过着这样的日子!

我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以为别人即使不像自己一样对世界安之若素,也不会离经叛道到哪里去,并在庸常的时日里养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见解:平平常常是人生的常态。善,平平无奇,恶,也大半属于所谓“平庸的恶”!但是他们,他们经历的世界却是这样的动人心魄这样的令人心惊胆颤----------

原标题:山东渔船远洋杀戮亲历者:我们11人杀了22名同伴

核心提示: “鲁荣渔2682号”隶属于山东荣成市鑫发水产公司,属大洋鱿钓船,船长三四十米,主机功率为330千瓦,2010年12月,渔船载33名船员出海,前往秘鲁、智利海域钓鱿。其间渔船失去踪迹。出海8个月后,被中国渔政船拖带回港时,船上只剩11名船员。历时近两年的侦办和审理后,11名生存船员被判杀害22名同伴,其中6人判处死刑。《时尚先生Esquire》记者找到了其中第一位刑满释放者,请他讲述了整个故事。

2015年临近霜降的时候,为了四年前的“鲁荣渔2682号”远洋杀戮事件,我在东北一座小县城的郊外找到了“赵木成”。

为受访者考虑,此为化名。当时的船员赵木成因卷入杀戮事件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我去找他时他刚好羁押期满。初次见面地点是条寒风吹拂的乡村公路。他不满30岁,面庞粗糙黝黑,眼角耷拉,矮壮的身躯裹在土黄色的夹克里,像是从一百年前的照片里走出来的人,带着那种时不时望向你背后的、犹疑的眼神。他问我,想知道些什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我想知道人。

“历时一个多月杀掉22人的杀人的全过程,还有刘贵夺(主谋)这个人。”我说。

我们在他家乡的柳河堤坝上钓着鱼,就像某种对比和象征——当初把他引向灾祸的正是遥远秘鲁和智利海域的钓鱿作业。他似乎时常感到焦躁,四下无人,仍不时回头、站起,在身后的空地兜转一圈,又坐回去,继续呆呆地盯向水面。

他终于开始向我讲述4年多前的亲身经历。

第一天就发生诡异的事情

鲁荣渔2682号”接船的第一天,就发生了某种征兆式的事情。赵木成说道。

“第一天出的事就挺诡异的。那时还是11月份,最开始去的一个大师傅(厨师)姓严,他也是大连的,大副找的人,以前在别的船的时候还好好的,那天晚上他们在船上打扑克,我用手机没事看小说,有8 点多钟,那个大师傅就在那儿喊‘杀人了、杀人了’,喊了反正连着作了有10点到12点多吧。在哪个屋都喊,给他那屋好几个人都吓什么了。将近1点的时候,他让船长给叫上去骂了一顿,骂了一顿老实了,在那儿坐着。

快1点左右吧,在那屋待了不一会儿之后自己出去了,我们都以为他去上厕所了,以为他好了。直接跳海里去了。那天正好降温,刮大北风,五六级,在石岛蚧口码头跳下去了,往港口中间游的。我们船就出去找,找了得有半个多小时,天当时黑黑的,中间正好有个站锚的船,发现了给他救上去。

大副当天就给他送家去了,他家人说脑袋多少受过刺激,他妈死的时候受过点刺激,后来告诉回家之后几天就好了,还想上船,最后没用。就换了个大师傅老夏。”

本文作者在这里补充一个事实:后来替换上船的厨师老夏就成了第一个被杀的船员。“这个事儿确实是挺诡异的。因为是接船的第一天,不是时间长。接船第一天,还没有正式出发,要上物资,机器也得大修一次。”

鞭炮一响,前往秘鲁

“我是崔勇打电话叫去的。崔勇是大连本地人,我跟他关系还行,反正算是比较不错的,以前在同一个饭店干过。当时我在镇上,自己在家弄一个烧烤摊,路边摊,那年夏天一直下雨,不赚什么钱。正好给他打电话,没事闲唠嗑,过两天他又给我打,告诉我有这个活。他当时说工资一年是四万五,完了之后还有提成。那阵儿我刚处了对象,知道家里条件不好,达不到她的要求,想挣点钱回来,最起码有点资本,所以我想先看看。之后先让我们办那个海员证,我想想先办吧,反正公司掏一部分钱。一共就上了三天课,考试也是连抄带那啥,基本就给证了。办完之后从大连10月5号去的山东。当时倒也没什么太大顾虑,唯一是工资。主要当时想挣钱嘛,在陆地上攒不下什么钱,出去吧两年之后最起码,有钱也没处花在那块,还能攒下。想上去挣点钱,完了之后回到陆地上做个小生意。到公司之后,我们那艘船还在海上没回来,就搁那儿等。船员一共找了33个,最开始是35个人,后来有一些走了,都是因为家里的事,有一个因为他妈是被车刮倒了还是自己摔了,反正胳膊摔断了,家里没人照顾,他下来不干了。留下来的这些,开船前我都见着了,平时也一块吃饭啥的。没觉着他们怎么,跟我一样,都打工做点小生意。有个叫项立山的,头发全白了,有50多岁,说他以前弄死过人,打过两回劳改。”事实上,项立山两次犯罪记录都是盗窃。船上至少有两人有犯罪记录,其中一人曾被判无期徒刑。33名船员中,除了船长李承权外,管理人员还包括大副付义忠、二副王永波、轮机长温斗、大管轮王延龙等,其他为普通船员。船员主要来自辽宁沈阳、朝阳、丹东、抚顺、大连,吉林长春,内蒙古,山东等地。船员们多数也是亲戚、熟人之间互相邀约,比如温斗与船员温密是叔伯兄弟,二副王永波是船员吴国志妻子的表兄。来自大连的25岁船员王鹏也是受同时学驾驶的“师兄”温斗邀约,抱着到外面闯一闯的念头,不顾家人反对登上“鲁荣渔2682号”。“还有几个内蒙古人,说话用他们那蒙古语,别人也听不懂。这伙人里面我只认识崔勇。崔勇在小客运上班的时候,几个人在出租屋打牌,喝酒耍酒疯,把房子一把火点了,后来家里赔了很多钱,他想挣点钱给人还债。他比较大大咧咧,比我稍微高一点,胖乎乎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5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3 回复 fanlaifuqu 2016-1-16 08:19
我早上也读了,很难想象。或许处了人性,还有环境的因素!
4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6-1-16 09:02
fanlaifuqu: 我早上也读了,很难想象。或许处了人性,还有环境的因素!
人,在撒旦的面前和命运手里是多么的无助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12 16: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