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科普 | 若要谈论澳洲大山火,你应知道的十点常识

京港台:2020-1-18 03:21| 来源:讲武堂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科普 | 若要谈论澳洲大山火,你应知道的十点常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图:澳大利亚大山火

  每当看到澳洲大火这样的国外灾难新闻,就会有人感到庆幸甚至说“换了我们就不会如何”。其实这多是建立在一些“常识错位”,如果稍微看看南半球的一些“常识”,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一、火场规模是“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的10倍

  曾有人拿今年澳洲大火同我国“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做比较。“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过火面积1.7万平方公里(加上了苏联境内的面积),投入5.9万军民,其中解放军3.4万人,历时28天,灾民1万多户5.6万人,3万多人无家可归,死亡211人,烧伤266人。

  而截止1月14日,目前澳洲这场大火过火面积18.6万平方公里,是“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大火面积的10倍,而且分散在澳洲各处,根本无法全国集中力量。

  二、兵力只有1/8

  当然会有人说,如果早就调集力量,就不会泛滥到18万平方公里。

  其实这里忘了一个问题,澳洲是个“地广人稀”的国家,人口密度只有中国的1/8-1/10。

  就拿目前灾情最重,过火面积12万平方公里的新南威尔士州来说,全州80万平方公里,面积是黑龙江的2倍;人口虽然在澳洲排第一,但人口密度仅有每平方公里9.6人,而黑龙江是是84人,相差8.7倍。

  新南威尔士州林业消防局总共900多名专职消防员,另外有个号称全球最大的7万名志愿消防员队伍,其实就是接受过基础消防培训的普通男女老幼志愿者,出勤和能力都远不如专业的,目前也动员了2000多在一线。        

  而2018年6月内蒙和黑龙江的大兴安岭过境林火,武警黑龙江森林消防总队一次就能抽调现役3200名官兵灭火,还不计算民众。

  据中国政府网2018年透露:“国家层面我国有2.5万森林消防救援队伍,地方有10多万人的专业森林消防队伍和数十万人的兼职、群众灭火队。”

  像中国“大兴安岭大火”那样调集5.9万军民的规模,对澳洲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澳洲国防军总共才5.9万现役军人。

  三、还不是澳洲最大火灾

  即便是这样,你会发现澳洲政府似乎状态很“不在线”,笔者也联系了几个澳洲的朋友,人家的反应是“大惊小怪”。因为,这场十倍于“5.6大兴安岭大火”的火灾,在澳洲历史上还排不上号!

  查了一下维基百科关于澳洲野火的词条,按照过火面积排名:

  No.1:1974-75年全澳洲野火,过火面积117万平方公里,是现在这场大火的6倍多,15%的澳洲国土面积被烧了一遍!更神奇的是,因为主要在澳洲中部影响甚微(仅3人遇难),以至于事后澳洲人看了卫星照片才发现有“居然是这么一场大火火?!”

  No.2:1969-70“干河-维多利亚河“野火,过火面积45万平方公里;

  No.3:1968-1969 killarny top springs野火,40万平方公里;

  No.4:2002年NT野火,38万平方公里。……澳洲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是2009年2月的维多利亚地区的“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过火面积才0.45万平方公里,但却造成173人死亡,烧毁住宅2029间,大量伤亡的原因是大风推动下的火灾快速席卷了几个小镇。……          

  可见澳洲大的野火是十几年就来一次,基本上就跟周期性的“厄尔尼诺现象”等一样,所以一开始澳洲政府真的有点不太上心。所以友人来了一句:“幸亏1974年大火灾没靠近居民区,网络不发达,也没有自媒体,否则……”

  四、高温干旱的极端气候

  为何澳洲这么多大火?这也是个“常识错位”。          

  不同于我们熟悉的北半球,还是冬天。南半球目前正是澳大利亚的夏季,澳洲又是全球最干燥的大陆。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全球气候变化,近年来澳洲持续干旱和高温,2019年是澳洲有气象记录来温度最高的初夏,也是自1900年来最干旱的一年,降雨量比平均低了40%。这是因素之一。

  五、“不点都能着”的森林

  炎热的气候下,森林干枯缺水,火灾隐患大大提高。更要命的是,与我们熟悉的寒带针叶林、温带阔叶林树木略微不同,澳洲的很多树木更容易着火,甚至能不点就着!

  比如澳洲最代表性的原生树种,也是考拉的最爱——桉树,覆盖澳洲整个大陆,叶子富含桉树油,极其易燃。无论是已经掉落的含有叶片、断枝,还是高温下能挥发易燃油脂的树皮,都是“燃烧弹”啊。

  根据中国驻澳洲大使馆一篇文章的说法——“由于桉树皮富含桉树油,它们脱落后堆积在树根处,气温达到40摄氏度时就会自燃!”      

  但桉树这样可不是为了“自杀”,而是一种澳洲植物特有的“生存策略” ,桉树树皮厚实可以隔断火焰,一场大火过后,周围树木,尤其是灌木被惨烈燃烧殆尽。而桉树只要树干的木心没有被烧干,雨季一到,树皮之下的休眠芽可以更容易地“破皮而出”,又恢复生机。所以桉树又是出了名的速生树种,很快就浴火重生,重新郁郁葱葱。

  这也是很多国家处于经济考虑引进桉树后,突然发现林火灾害猛增,叫苦不迭的原因之一。

  类似的还有美国加州和墨西哥的“查帕拉尔植物群落”,不仅耐干旱耐热,而且极其易燃,本质是靠野火来消灭竞争对手和繁殖。如加州的桂叶漆树,种子发芽的最佳温度是95~115℃。在自然界,要达到这样高的温度,只有等来野火,有时候一等就是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在每棵桂叶漆树下的土壤里,都密密麻麻地隐藏着历年生产的种子,它们休眠着,等着野火把它们唤醒。在大火过后种子才发芽,因为地面的植物都烧光了,新苗才能接触到阳光和雨水,茁壮成长。       

  六、动物“纵火”

  因为澳洲的野火是如此频繁,千万年来动植物都进化的与之相适应,会使用利用野火扩大地盘的不只是桉树,一些动物也会,甚至进化为纵火犯。

  比如澳洲迪克曼教授说:“在澳大利亚中部,人们已经看到一些蜥蜴,有野火时就躲在深深的洞穴里,大火后从洞穴中爬出来,并捡起受伤的动物大快朵颐,包括鸣鸟,幼鸟,小型哺乳动物。          

  甚至还发现了澳洲一些鸟类,如黑鸢(black kites),啸鸢(whistling kits)和褐隼(brown falcons),甚至会主动捡起燃烧的树枝,飞到未烧过的草丛里,扔下火种,在那里引燃新的大火。从而暴露那些逃避火焰的猎物:小型哺乳动物,鸟类,蜥蜴和昆虫。整个儿一个飞行“纵火犯”。

  七、完全不同的消防理念

  所以这里面隐含了三个跟中国“常识”(我国人口密集,林火会危及国家和人民财产损失,所以遇火必扑)略有不同的南半球林火消防理念:          

  一方面是“火多火大,实在灭不了”:作为全球最干旱的大陆,最易燃的森林,动辄数万平方公里的火场,不到1/8的有限消防人力,换了谁也无法做到每场火都努力扑灭啊。

  而且大自然面前,人力,哪怕是波音747巨型灭火飞机,也是很渺小。还记得造成几十名消防员牺牲的2019年木里火灾,就是林地地下多年积攒的腐烂可燃气体瞬间“爆燃”,威力堪比燃烧空气炸弹一样,让人猝不及防。而一些森林的大火的火焰高达100米,可以从一个树顶“跳跃”到另一个树顶,借助风力速度可以高达100千米/小时,开汽车都逃不掉。完全不是我们平时想象的火灾。          

  另一方面是“人烟稀少,烧了不心疼”:澳洲的确是地广人稀,一场大火受影响的人是在有限。

  据统计,澳洲自1851年一个多世纪以来,野火造成累计800多人死亡。而论文《我国森林火灾中人员伤亡时空分布特征研究》透露中国仅1988-2012年森林火灾死亡就多达1363人。

  房屋财产损失也不能相提并论,大兴安岭大火导致3万多人无家可归,估计受损民宅6000多间。而澳洲此次十倍过火面积的大火,烧毁民居目前才3000间。地广人稀可见一斑。澳大利亚房子和财产烧了有保险公司赔偿,政府林地烧了也就烧了,而且很快会自然恢复不心疼,只要人尽快撤出来。这也是南半球灭火的差异吧。

  尤其是说到烧了森林不心疼,看看各国人均森林占有面积比较吧:

  澳洲,森林面积1.47亿公顷,人口0.25亿人,人均5.88公顷美国,森林面积3.03亿公顷,人口3.3亿人,人均小1公顷中国,森林面积2.07亿公顷,人口13.9亿人,人均0.15公顷

  所以在澳美人眼里,的确森林烧了没我们那么“心疼”,尤其是澳洲。

  最后结论就是“野火是正常的”。这是最近30年来在澳洲很流行的观点:“野火是自然界生态环境的一部分,很多原生物种甚至适应和依赖野火来生存和繁殖等”的观点。       

  甚至澳洲学者们追朔到千百年来,澳洲原住民就知道应该时不时烧一烧丛林,以此清除丛林火灾隐患、增强林木防火性能,同时引发降雨、改善局部天气状况。后来人们把这种做法称为“文化燃烧”(cultural burns)。

  有观点认为这场大火与澳大利亚一些极端环保主义者和绿党反对砍伐和清理树林植被有关。目前从澳大利亚以及西方媒体的报道来看,这两者没有直接的关系,绿党的影响力也没有宣传的这么大。更多的澳大利亚媒体认为,在大火面前争论责任已经没有意义。         

  无独有偶,美国这边管这个叫“减少林地燃料负荷”reduce fuel load。还记得那个描写美国亚利桑那州大火,一支消防队全部遇难的电影《勇往直前》里,主人公对着加州的灌木丛说:“你看到了什么?灌木?不!燃料!都是燃料!fuel!”。

  2018年根据美国总统13855号行政命令,美国总共处理了140万英亩公共土地上的燃料负荷,方法包括拿着小油罐去主动放火,也包括推土机推,甚至用几十米的大铁链、去扫……无所不用其极。      

  八、美国加州大火也差不多

  多说一句,其实前几年(其实是年年都有)的加州大火也差不多。          

  不像我们常识里熟悉的夏天高温多雨冬季干冷的“大陆性气候”,加州是全球13种气候类型中,唯一“夏天又热又干”的 “地中海式气候”。每年5月-10月,加州高温可以高达40-45摄氏度,还干打雷不下雨,落地的闪电遇到灌木丛就是火啊!几个月降水累计才30毫米,已经连续7年干旱,还有加州特有的又干、有高温、又风大的“焚风”效应。加上覆盖率高达45%的又干又易燃的灌木,火灾少了才见了鬼。

  根据《环球时报》2018年报道,中国每年森林火险才3000多起;而美国仅加州2018年野火就8527起,全美国更高达58083起,最高的是在德州,每年1万多起野火,就德州那地广人稀的地方,哪里扑得过来?          

  九、欧美山火救援突出航空和机械化

  因为地广人稀,火灾频发,澳洲为代表的欧美,森林防火一般有4个特点:

  第一,突出航空和机械化力量;第二,隔离为主;第三,预防和自救;第四,救命不救财产。

  曾经的动画片《飞行总动员2》就是欧美森林消防的典型写照,直升机、固定翼灭火机、机械化车辆,就是主要装备。尤其是航空灭火。          

  比如美国林业局USFS,掌管193万平方公里林地,每年应付1万起火情,除了1万多消防员,还有40架自己的飞机和每年租用的120多架飞机,分工非常专业而明确。

  灭火飞机分为小型灭火机、波音747这样的大型灭火机、水上飞机、能一次空降8-10名跳伞员的伞降飞机、巡视侦查火情的无人机、负责指示起火点的灭火引导机、负责整体指挥的空中指挥机、日常管理和运输机、既能运人有能灭火的直升机等。          

  平时无人机、日常管理飞机会对林区进行日常巡视。一旦返现火情,第一时间派出跳伞员跳伞到起火点,争取48小时内把火情控制住;随后,直升机运载灭火人员增援,划出隔离带,隔离山火;如果火场有公路可达,大批地面的消防员和车辆会赶赴起火区域增援,进一步隔离和灭火;如果先头部队搞不定,地面部队也难以抵达,各种灭火飞机就要登场了。      

  其中最强悍的就是波音747改装的超大型灭火机,一次装在70吨灭火剂,能一次喷洒出宽50米,长5公里的灭火带,而这种红色的灭火剂不同于水,是染色剂、防腐剂、阻燃剂、增稠剂、稳定剂、杀菌剂、流动性调节剂的混合物,即使水分全部蒸发后,也能持续发挥阻燃作用好几天。当然还有机动灵活,能就近补水的消防直升机、水上飞机等。

  整个过程中,直升机随时准备部署或者撤离地面人员。

  今年澳洲大火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美国加州也山火频发,美国那边的灭火飞机调不过去。

  十、预防自救和救命不救财

  因为欧美澳都地广人稀,经常几公里、几十公里只有一家住户,分布极为广阔,就像新南威尔士州,相当于2个黑龙江省的面积,却只有900多名职业森林消防员,所以的确不能指望专业队伍能随时随地及时赶到,必须平时预防和第一时间自救。

  所以新南威尔士州才组建了全世界最大的一个7万人的志愿消防员队伍。这些十几岁年轻人到70-80岁老人组成的业务队伍,更多是定期接受森林火灾和消防相关的培训,其实更类似于防火“朝阳大妈”。

  首先是确保自己,在平时的林区生活和林区工作中,不会犯愚蠢的违背防火常识的错误。或者加强防范,比如林区的自家房前屋后,与什么样子的树木应该保持多少安全间距?每年定期清理易燃灌木等,确保发生林火时不会殃及自家木质住宅等等。遇到自己农场、家附近的小的野火,可以第一时间自己处理,而且是正确地处理。是在搞不定,也知道及时而准确地报警、求助,以及及时跑路。

  其次争取影响到别人。比如普及林区森林用火、建筑施工、伐木、开荒等常识。同时指导身边的人——就是中国常说的“增强防火意识,普及防火知识”吧。

  第三就是在当地需要时,作为志愿者响应征招,参加1天或者几天的灭火行动。这就类似于我们的林区参与灭火的民众了。而且从2019年这次看,被征召10天以上,才会有薪水,大概是每天300澳元。但因为征召对志愿者的身体素质、时间等都有要求,实际上7万人里能顶用被征召的只是很小一部分(就像不能指望“朝阳大妈”能街头追小偷,徒手制服歹徒一样)。比如此次新南威尔士州保持在一线的就只有2000多志愿消防员。

  除了预防自救,就是救命不救财。

  中国现在也是逐步意识到,钱可以再挣,而人死不能复生。在澳大利亚,公有林地是全体纳税人的财产,烧了还能恢复,尤其前面对比过中美澳人均森林面积,美国是我们的6倍,澳洲更是我们的40倍,的确不值得拼命。

  私有房屋、财产,烧了可以走保险,所以消防员一般就是把你人弄走,不会费劲去帮你防火。如近几十年来澳洲死亡人数最多的2009年“黑色星期六”大火,对于被毁的房屋等财产损失,保险公司赔偿12亿澳元,覆盖达到了损失财产价值的84%,平均每栋房子几十万澳元。而173条人命的损失,政府用“生命价值评估法”评估为6.45亿美元,人均372万美元,远比房子宝贵。

  即使是面对火场,更多的是通过化学/机械方法开辟隔离带,阻止大火进一步蔓延;实在拦不住就就撤离,尽量避免伤亡。欧美对土地都要评估森林火险等级,如果危险性太高,政府会强制回购土地,禁止居民在当地居住,意思也是只要不死人,就让它燃烧吧。

  上述措施的结果就是,无论是消防员还是普通民众,伤亡都很小。

  中国森林消防专业委员会委员,武警警种指挥学院灭火教研室主任,朴金波大校在2007年的《森林火灾中的人员伤亡案例分析》一文中坦言:“1950-2005年,我国因森林火灾死亡的人数达3万多人。”

  而如前文所述,澳大利亚自1851年有记录以来,只有800多人丧生林火。

  东北林业大学杨广教授等人2015年发表的《我国森林火灾中人员伤亡时空分布特性研究》对比了同一时期中国、美国、加拿大(专题)的森林火灾数据:

  1988-2012年,中国发生森林火灾19万2765次,烧毁森林2万0650平方公里,人员伤亡4418人,其中死亡1363人,重伤562人,轻伤2523人。

  同期,美国共发生森林火灾190万7692次,是我们的10倍;烧毁森林52万9530平方公里,是我国的26倍;但美国人员伤亡123人,仅是我们的3%。

  同期,加拿大发生森林火灾20万7556起,与我们相当;烧毁森林60万8240平方公里,是我们的30倍,但伤亡仅43人,是我们的1%。

  更让大家记忆犹新的是2019年3月广泛关注的木里火灾,过火面积不大,却瞬间造成30名灭火人员牺牲,让人深感痛心。

  结语

  所以我们在新闻里看到的欧美的野火新闻里都是那种场景:

  1、森林里烈火熊熊,烟雾遮天蔽日;2、老百姓的木头房子火光冲天;3、民众驾车拥挤在公路上撤离逃命;4、一些消防队员不是在灭火,而是拿着个油瓶放火……       

  这就是“各国自有国情”吧。当我们了解北半球和南半球巨大的气候、生态、社会背景差异后,就明白,人均林地只有0.15公顷的中国绝不会像人均林地40倍于我们的澳洲那样放任林火燃烧;而拥有极端气候、易燃林地特点、十倍于我们火情、1/8我们人力、40倍“奢侈”林业资源的澳洲也不可能拿出堪比中国的消防力量去力挽狂澜。

  不过澳大利亚大火,西方媒体也进行了铺天盖地地报道,进而引发国内关于“谁的国更厉害”的争论。除去贩卖焦虑和爱国情怀之外,这次火灾事件背后的根本实质,还是人与自然如何共处的问题。

  对于这次澳大利亚火灾,国外媒体基本上将其归罪于气候变暖(稍有政治正确的嫌疑),国内媒体基本上跟随这一方向,实际上国外一直有人认为,气候没有变暖,澳大利亚干旱并没有创纪录。

  我们刨除这一争论,姑且认为是气候变暖的锅。那么面对气候变暖,哪一种社会制度更能够有效应对呢?是发挥社会大协作能力,通过自上而下的强力政策推动,来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还是一人一票,成天高呼环保口号,然而政府却没有资源和权力来统筹社会发展从而口惠而实不至?

  气候变暖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必然需要强有力而又具备长效性的施政方案,而这是与西方政治制度是格格不入的。这一根本性的矛盾,事实上被很多媒体有意无意所忽略。事实上早在2007年,IPCC就开始警告澳大利亚的气候变化将令火灾更为频繁和猛烈,类似的报告此后层出不穷。

  但是澳大利亚又作出什么显著改变了吗?没有。很多西方媒体痛骂特朗普(专题)是阻挡气候变暖的罪魁祸首,但没有特朗普,西方世界就能够阻止全球气候变暖吗?澳大利亚自己还不是每年看着山火烧,有大量二氧化碳排放到空中吗?(文/默虹)       

  今年的国际风云人物,呼喊为气候变暖采取更多行动的瑞典小女孩桑柏格肯定榜上有名。虽然很多人认为她的呼吁不过是团队作秀,在中国国内社交媒体上更多人嘲笑她是光说不练的西方“白左”。但透过澳大利亚对火灾的应对,我们或许可以体会到,桑柏格不正是呼吁人们、特别是政治家拿出更多行动吗?她并没有说错。

  参考资料

  1.中国政府网,国外森林防火概况,2.环球网,加州为何“火”的总是我,3.澳洲丛林大火词条4.Australia's deadly wildfires are showing no signs of stopping. Here's what you need to know,CNN,5.新兰威尔士州农村消防局,6.武警森林部队投入7000余名官兵扑救大兴安岭森林火灾,7.澳大利亚山林大火跨年连烧四个月 “以火防火”是否可行,8.《1950-2010中国森林火灾时空特征及风险分析》9.《林火伤亡案例分析与避险研究》,森林消防,2018.0210.2018全美森林火灾年度报告,national interagency coordination center11.2017中国林业统计公报,国家林业局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军事微信公众号《讲武堂》独家稿件,禁止商业转载,欢迎朋友圈分享。

相关专题:澳大利亚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4 16: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