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上海乘客:我们在名古屋机场为何拒与武汉乘客同机

京港台:2020-1-29 23:49| 来源:腾讯 | 评论( 86 )  | 我来说几句


上海乘客:我们在名古屋机场为何拒与武汉乘客同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疫情恶化!武汉肺炎最新动态

  武汉游客回国回家的需求实实在在,其他地区民众对武汉游客的警惕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调和。在名古屋机场的冲突里,对峙的双方各有委屈。流落在外的武汉人觉得受到排挤。拒绝同行的人愤怒于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口述丨王宏(名古屋机场纠纷亲历者)

  1月27号上午,上海游客王宏和家人结束了在日本(专题)一周的旅行,准备从名古屋搭乘南航CZ380航班返回上海。航班原定9点25分起飞,但因为发现同机乘客中有一批湖北游客,其中一人疑似发热,王宏跟其他七十几位返沪乘客,没有登机,在候机室僵持了8个小时。

  根据湖北游客“徐小柚子_pomelo”在微博上的发言,他们的确是武汉人,她声称“上海人不愿意同我们(武汉人)同坐飞机”,枉为同胞,自称“无家可归”。在一条询问他们有没有自我隔离的评论下,她回复“我们没事,出来八天了”。王宏等拒绝登机乘客,也在网上发表了看法,他们在“徐小柚子_pomelo”的微博下质问:“你们在机场偷偷量体温吃退烧药,我们不愿意登机有错吗?”

  航班滞留5个小时后,湖北游客搭乘飞机离开日本,飞往上海。不愿登机的七十几名乘客随后在中国驻名古屋领事馆协调下改签。

  上海乘客该不该拒绝登机?武汉游客该回国还是就地隔离?该送回武汉还是送到上海?送到上海后如何处理,有没有处理?这些问题在网络上引起广泛讨论。

  而在这些热络的争辩背后,是被突发疫情模糊掉的权利边界和责任边界。无论对于航空公司、机场工作人员还是各持立场却无法彼此理解的旅客,这样的冲击和碰撞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最终指向的,则是哲学家反复探讨而无法有完美答案的命题:正义的天平上,多数人的利益和少数人的权利,如何处置才能维持公允的平衡?

  1月28日,上海市政府作出回应,称当天CZ380共搭载27位旅客返沪,其中19人在14天内有武汉旅行史。到达上海后,19名旅客的体温没有发现异常,被统一转送到集中隔离观察点隔离观察,采样送检第一阶段的结果皆为阴性。

  春节长假是赴外旅游的小高峰,集中返程逐渐来临,航空公司已经开始想办法,避免类似的矛盾再次发生。1月28日,吉祥航空一架原计划由日本大阪飞往上海浦东机场的航班,向民航局申请了航线变更,改飞武汉天河机场,将滞留的湖北籍乘客送回了家。

  武汉游客回国回家的需求实实在在,其他地区民众对武汉游客的警惕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调和。在名古屋机场的冲突里,对峙的双方各有委屈。流落在外的武汉人觉得受到排挤。拒绝同行的人愤怒于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这个小冲突的余音在网友的讨论中不断外溢和扩散,甚至引发了跳脱事件本身的思考和辩论:有人谈到了地域歧视,有人谈到了非常时期的责任心和公德心。

  当天具体发生了什么?整件事是如何发生和发展的?

  以下是亲历者王宏的口述:

  发现量体温吃药的湖北人

  最开始发现问题的是一个上海老太。她在出入境填健康声明表时,听见几个人窃窃私语,“我们填湖北的,会不会不让我们上机”。她就比较关注这群人。后来在候机室,她看见其中一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坐在那儿量体温,然后吃了个什么药。这就比较吓人了。

  老太太发现后就给家人讲了。他们去跟南航的工作人员说,这里好像有疑似湖北那边的乘客,好像有发热现象,能不能处理一下。南航工作人员给出的说法是,让那群人坐飞机的最后两排,跟其他人隔出三排。

  当时已经8点三四十分了,我们是9点25分的飞机,还有十几分钟就要登机了。那个家庭不同意这种处理办法,就过来讲,同航班有湖北的发热的人怎么办?大家一听,马上就围过去了。我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这回事的。

  我们那班飞机差不多有三四个旅游团,加上一些散客,还有个别外国人,加起来不超过100人的样子。这几个团普遍是拖家带口,有不少老人和孩子,我也是带着家人出来跟团玩。

  他们那群人我目测也是一个小的旅游团,大多是年轻人,互相是认识的。我们团里有一个人在武汉读的大学,他说他能确定他们讲的是湖北方言。事后我想起觉得很诡异的一件事是,那个量体温的姑娘和她朋友,两人是和他们团里其他人分开坐的。我觉得他们内部是知道的。

  当时我们候机的100来个人,只有不到20人戴着口罩。我在日本玩了一个星期,一次口罩没戴过,团里大部分人不戴口罩。日本还没有那么严重,只有便利店、旅馆这些地方的服务人员全部戴口罩。但是他们那个团,所有人都戴着口罩。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立马把在日本囤的口罩拿出来,每人至少戴三层。

  年纪大的人比较激动,因为目前的死亡案例大部分是年纪大的人。

  

  机场滞留 图丨王宏

  当时我们还听到另外一个信息:原本他们是回武汉的,但是武汉封城了,所以改签到上海。这个说法我不敢百分百确认,因为我不懂日文,是那个会日文的大叔替我们交涉信息传达回来的。

  没有人发起呼吁,大家是一致认为,不应该让他们上飞机,他们应该被就地隔离。提出来之后,机场方面不同意,他们给出的说法是:我们没有权力不让他们登机。

  这个过程中,他们团一直坐在一边玩手机,没有说话。好像我们沟通的不是他们的事。我们当中有个小姑娘,在微博上看到那个“徐小柚子”发的微博,大家群情激愤,我们当场都上微博,在那条下面评论。

  我们在线上比较激动,但我们没有和他们正面接触。很多人后来问我,说你们当时有没有跟他们沟通,问问他们是不是有发热史什么的。我都是一个回答:如果你七八十岁的父母和三四岁的孩子都在身边,你会过去跟他们聊天吗?你肯定带着家人戴着口罩逃远点。

  

  

  图丨徐小柚子_pomelo微博

  坚决不上飞机

  机场工作人员做了一个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操作,让他们先登机了。给出的说法是,愿意登机的人就登机,不愿意的可以改签。他们当然就愿意上了,我们就不愿意,坚持不登机。

  上去的还有两个看皮肤是南亚那边的人,再加上两个日本人。他们也不知情。我们就呆在那边,也没有闹,就是不愿意登机。

  工作人员给了好几个方案,赶时间要当天走的,可以坐晚一点的航班,要一万二。第二天走的话,差不多要补两三千块钱。等到11点还是1点半,我有点记不清了,那个时候还没登机的,就自动取消,飞机起飞。

  工作人员也劝过我们登机。我们当时意见很一致,就算把他们请下来,全面消毒,这架飞机我们都不敢上了。

  改签的建议我们也是不同意的。报团旅游,很多人旅游签证是一次性的,一出关就消签了。再者,国内都出台了相关政策,疫情时期所有出行机票、高铁票都免费全额退,为什么让我们自费改签?

  现场有几个游客想要改签,被几个阿姨说服了,意思是这个时候我们要团结,不能走掉一批人,后来他们就没走。

  我们就开始采取别的方式,打领事馆电话,打上海12345市民热线,包括微信上的疫情督查举报,都在做。当时有个年轻人,他说日本人很怕搞事情,建议我们全部席地而坐,意思是静坐示威。上海的长辈们就说不要这样子,没有必要,丢中国人的脸。就作罢了。

  我们全程是很克制的。

  他们上去前是没有重新测体温的。之后来了一个光头的男工作人员,可能是个领导,就跟我们这边唯一会日文的大叔交涉,提议他亲自上去量体温。他上去了很久,大概有两个小时。我们越来越担心了。然后飞机旁边来了一辆车,一个人上了飞机,穿着防护服。

  又过了很长时间,两个日本乘客下来了。我们这边会日语的大叔过去问他们,他们说检测出来一个人有热度,所以他们逃下来去改签了。后来就看到穿防护服的人把之前测体温的姑娘带下来了。下来重新测了一次,又没有热度了。日方给了一个说法,说飞机上面比较热,可能上面测出来偏高了,下面的比较准,就放她上去了。

  我们肯定不服,说不定是她吃的药效到了呢?

  让老人先走

  大概10点多,我们终于联系到了领事馆。他们其实已经放假了,但还是尽快来了。隔了大概两个小时,12点多,来了两个人。一直到下午5点,都在商量解决办法。

  领事馆工作人员一来,就给了说法——具体的再协调,但是能够保证,不愿意上飞机的,可以给我们免费改签。这个话说出来,我们就安心多了。当时飞机还没走,领事馆的人口径跟机场是一样的:无权让他们下来。只能让他们走。

  之后我们来来回回沟通了很多轮。起初说可以把我们拆开,塞到还有空位置的飞机上,我们不愿意。因为害怕拆散成五六个人一组,到别的飞机上又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提议给滞留的七十几个人,安排一次专机送回去。南航直接拒绝了。

  后来南航又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操作,引发了那天唯一一次短暂的喧嚣。当天下午就有一个航班,可以先安排12个人走。他们提出,让我们这群人中的南航金卡会员先走。这些金卡会员就开始在那边登记护照。大家就有意见了,说这算什么意思?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让老人孩子先走?老太太老爷子们就在那边用上海话大声质问。

  日本人听不懂,就说了句“你们这样子我们要报警抓你们了”之类的,懂日语的翻译过来,我们这边更激动了。但很快就消停下来,因为领事馆的人也在。之后来了两个警察,并没有真正介入,就站在很远的位置,大概是登机口外20米的厕所边站着看着。

  几个金卡会员把位置让出来了。最后哪些人先走,是大家一起商量出来的。现场有一个老太太是坐轮椅的,还有两个老人说出国带的心梗药已经吃完了,如果药不及时吃上,就比较害怕,就让他们先走了。最后差不多就是这两组家庭先走了,我们也都没有意见。

  他们大概五六点到达上海。我们建了一个群,他们在群里也发了照片。到达上海后大概停了一两个小时,有穿着防护服的人来给他们做全面检查。

  

  机上检疫 王宏供图

  食宿航空公司那边最开始是不肯的,慢慢磨下来,达成的协议是剩下的人免费住在机场下属的一个酒店里,给了我们每人1500日元的抵用券,可以在机场里吃饭,相当于伙食费。第二天还是9点25这趟航班,一起飞回上海。

  我们其实没想把事情闹大。我们在“徐小柚子”下面评论之后,有个热心网友给我发私信,说他看到了我们的事情,花钱给我买了头条,后来又被大v转了,后面我就看到我的手机一千多条提示,直接就爆掉了。有很多评论,有人比较负面,说你们上海人有什么权力叫武汉人下来,他们也是花钱上飞机的。也有人评论说,非常时刻私权要让给公权。

  我们从来没有特地去强调地区,反倒是那个博主,第一条微博就说“一群上海人”怎么样,让“武汉人”怎么样。她发微博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武汉的,我们只根据口音判断他们是湖北的。

  而且拒绝登机的大概只有一半上海人,也有东北的,都有。我们根本没想搞事情,不是歧视或者怎么样。根据政策,如果是武汉来的,就应该隔离。我觉得我们做的既合理又合法,又合情。

  

  事件后续 图丨徐小柚子_pomelo微博

  *应采访者要求,王宏为化名,刘心雨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专题:武汉,武汉肺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9 18: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