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湖北医生口述:那张双肺全白的CT片,是我的(图)

京港台:2020-2-4 19:00|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湖北医生口述:那张双肺全白的CT片,是我的(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那是一张“典型”的病毒性肺炎的ct片,白色,双肺外带渗出影,高度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医生胡晟对它太熟悉了。在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发热门诊,他每天接诊一百多个病人里,大概一半都是这样的肺:像一块磨玻璃影,密度随着病情发展越来越大,从薄薄的白纱变成一块厚实的白幕。

  病人们的ct片大同小异,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像眼前的这张——但这张又太不一样了,那是胡晟自己的。

  他有些意外自己感染上新冠,却又很快用他一贯的冷静,做出专业判断:情况还好,在家自行隔离,服药,应该可以治好。

  这天是大年三十。胡晟在战场一样的发热门诊“负了伤”,暂时退场。在家休整的十来天,他整个人都“很慌”,想到同事们在外“拼命”,他很想尽快回去。

  

  

胡晟在发热门诊 。图片来源: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

  以下是胡晟的自述:

  1

  刚开始生病的时候,我感到乏力,伴有食欲减退和轻微的咳嗽。可能有低烧吧,但我没有注意,一开始觉得是没休息好。

  之前天天都住在医院里,晚上没在家里吃过一顿饭。大年三十,因为要和家人见面吃年饭,我觉得要提前做个CT检查排查一下,以防万一,到时候传染给家里人可不好,结果一做就发现真的有问题。

  唉……那张片子是非常典型的。我看过的患者当中,十个人有四五个都是这样的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以前在住院部很少看到有病毒性肺炎住进来,平时要是见到一张这样的CT片,会觉得很稀奇。现在不知道怎么说,到处都是。

  结果出来之后,我周围好多女同事都哭了,其实我这个人是不喜欢哭的,不到万不得已一般是不会落泪的,但是他们那种情绪,搞得我当时都有点控制不住了。

  但是我沉着下来分析一下目前的情况,觉得还好,不过是个小小的意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我们是搞这个的,病情多重,到什么程度,需要怎么治,心里大概有个谱。

  当天我把片子给主任看了,汇报了下情况,然后他们给我拿了点抗病毒药,我就回家了。

  在家里我一个人隔离,孩子和老人住在一起。得病之后,我跟家里人说了一下情况。我妈也是学医的,她大概知道这些东西,我告诉她不必惊慌,平时注意科学的防护就行了。我没跟我爸说,他在外地,本来过年要回来的,但是因为这个事(疫情)也没回来,我就没跟他细说。

  我姐姐听到我得这个病,那哭得真的是吓死人,我说哎呀你哭啥,我在家里休息几天就好了。一般人都觉得得了这个肺炎会很恐怖,像瘟疫样的,实际上没想象的那么严重,对于年轻人来说,就是比感冒要重一点的一个病。我接诊的患者中间大部分都是轻症,很少有六十岁以下的病人出现危重症。

  当然如果没见过这个病,肯定还是怕。如果是刚工作第一天,我要是得了这个病还不是吓得要死。

  我也有同事感染,前段时间我还去看过我的一位同事,大家都在一起上班的,现在病倒了。我还看到有医生进来住院的,住了十多天了,现在还没好。

  还有一位医生病情很重,被转到传染病医院去了。虽然平时跟他打交道不多,但我还是很担心他的情况,因为这位医生不是呼吸科的,是神经内科的,所以面对这种情况,他心理上的压力可能更大。

  2

  医务人员感染对我来说是很意外的事情,就像当时我看到自己的检查结果时心里还是会咯噔一下。当然我只是很惊讶,并不是害怕,怕的话我就不会去发热门诊干。

  我原先是呼吸内科的医生,以前在住院部,门诊去的少。1月8日,医院里的发热病人越来越多,医院紧急把发热门诊重新开业了,我被派去发热门诊做负责人。

  

  

胡晟(左)和他的同事 。图片来源: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

  当时发热门诊成立的时候,主任把我们叫到一起,问现在你们谁想报名的,我想我就勇敢一点吧。

  我们科室这一排医生都是女的,就我一个男的,而且这些女生都比我大,都是我大姐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体谅一下。哪知道这个病情根本不是一个发热门诊能够解决的了的,他们上面(住院部)也忙疯了。

  呼吸科原来只有1个病区,现在有4个,这是什么概念,想都不敢想的。我们呼吸科的人现在稀释到了4个病区里面,人员非常紧张。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I级防护,要戴口罩。到1月中旬,我们觉得问题变得严重了,赶紧就把防护等级提升了。

  在发热门诊,一天我得看100来个号,以前各个号之间能休息一下,中午也能休息,现在是全天候连着不停地看,看得慢了病人还有意见,有些人比较急躁,有的想要插队,护士就会出来维持秩序。

  我们搬了很多椅子,多数人可以坐下,排在外面的只能站着。我会对急躁的病人说:“你越吵,我工作效率越慢,你要等的时间越长”。有时其他病人会帮我劝说这些人,多数病人能耐心地等。

  现在最头疼的事就是床位不够。住院部的压力非常非常大,可能也就一两张空床,那你说送哪个病人进去呢。我们门诊医生要不断跟住院部沟通,需不需要收,能不能收。

  每个病人我都想送进去,但是住院部那边已经是饱和状态了。一个隔离病房只能收一个病人,现在病人多了,传染的风险也在增大,好多人都打我电话,还有很多熟人都说要住院我说怎么办呢,我不是不帮忙,确实医院就这个条件,没有办法。

  这是我非常矛盾的地方。有病人需求我们满足不了,但是我们又很想为他去解决这个事情。说得冠冕堂皇一点,真的可能有这种职业使命感。医生看到病人排队多的不得了的时候,就想怎么样把这些病人(的问题)快点解决。

  我觉得一个医生的出发点就是想尽各种办法给病人解决问题。病人治好了是没感觉的,病人治不好,只会非常的内疚。

  医生大多数时候是比较冷静客观的形象,给人看病时需要有客观依据,开的药,治疗方案都是根据病人的具体的客观情况来决定的,

  但我们跟病人打交道久了,多少也会有感情。一些经常来的老病人,基本上都有我们的私人电话,有什么问题可能在微信里面或者电话里面沟通。有些人在外地,逢年过节,还会发个消息互相问候。

  病房其实就是一个社会,里面每个行业的人都有。有些病人对医生很关心,有时候医生忙,有些事情没跟他说清楚,他们也很宽容和理解。你跟他说什么事情的话,他也容易站在你的角度去想,这样就比较好沟通。

  3

  我这个人个性不是那么急躁,比较淡定一些。但有时候我也很焦虑,门诊那么忙,每天回去都很晚了,很累,晚上半夜还要交报表。要克服这种焦虑,只能早点睡觉,睡好了第二天早上就会好一些。难不成还找个心理医生跟自己咨询一下?没有那么高大上,也没有时间和精力。

  像这种经历我以前从来没遇到过,2003年SARS爆发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学,虽然是医学生,但对SARS也不是很懂。不知道它会造成什么影响,我所知道的都是通过看新闻。至于这个病到底会对人造成多大影响? 到底会对整个社会、家庭、整个人,那个时候很多东西都是笼统的。

  直到现在工作跟这种传染疾病有亲密接触之后,我才能懂得一些跟这个疾病相关的东西。之前上学的时候只知道课本上的一些知识,跟对这个疾病真正的认识还差得太远了。

  我现在一个人在家,自己给自己做饭,我妈把原料送到门口,然后之前冰箱里还有一些储备,应该够我撑一段时间。

  最近我都在家休息,锻炼,看看书,看看新闻,体力和精力恢复得还可以,感觉跟正常人差不多了。

  只是整个人都很慌,大家都在拼命,我却在家里,这样不行啊。我还是想要尽快回单位,至少可以替同事分担一点工作。

  

  

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科医护的对话 。图片来源: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

相关专题:医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4-3 04: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